小說軀體的智慧

畢竟雙拳難敵四手,真要是動起手來吃虧的就是他們幽影門了。

不過由於不太放心華鵬的話,姬如影還是想知道另一方勢力,只有另一方勢力出現了才能證明他華鵬所說的是真的。

「共識倒沒有,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會答應的。」

姬如影這一問,華鵬知道他產生了一絲的退意,但是由於另一方勢力還未出現所以還沒有下定決心,不過華鵬並不在意,他相信當姬如影看到那另一方勢力時定會主動放棄的。

「還未達到共識?」

聽到這,姬如影心中暗自鬆了口氣,不過他沒有徹底放鬆警惕,因為他從華鵬的話中感受到了濃濃的自信。

嗖!嗖!嗖!

華鵬沒有再說話,只是右臂緩緩抬起,而後在其後方有七道身影先後來到他的身旁。

「李星、田虎你們倆去幫南宮少宮主,其餘人與我一同攔住幽影門的人。」

華鵬輕聲響起,給身旁的七人下令說道。

「是!」

得到華鵬的命令,在其身後,一個雷劫巔峰和和一個雷劫後期武者朝沐非凡方向掠去。

而其餘之人則隨著華鵬朝姬如影掠空而去。

華鵬的聲音不大,但是卻一字不差的進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而他的話也如同*般在眾人的耳邊轟然炸開,震驚了所有人。

「什麼?他打算去幫南宮華逸解圍!」

華鵬的舉動顯而易見,眾人也明白了他所說的另一方勢力是天瓊宮。

而且看現在的情況他想幫南宮華逸解圍顯然是輕而易舉的事,畢竟如今沒有一個煉陣師是分得開身的,若是從外面攻擊他們絕對是毫不費力的。

「這次不僅姬如影壓力大,就連沐非凡等人也深陷危險之中了。」

對於華鵬的手段,眾人已經認定這場勝利屬於他們這一方了。

「這華鵬倒是個人物,這樣不僅可以分得紫魂果還可以增進九天門與天瓊宮的關係,畢竟華鵬幫了南宮華逸一把,南宮華逸定然不會虧待與他,而且日後有了天瓊宮這一層關係,九天門絕對可以在神洲橫著走了。」

喝酒男子微眯著眼,一眼看出了華鵬心中所打的算盤。

「哈哈哈,沐非凡你就等著老子出來吧,到時也讓你嘗嘗狼狽的滋味。」

南宮華逸自然也聽到了華鵬的話,對於九天門的華鵬他自然也認得,如今此時看向華鵬的眼神那是越看越順眼了,這不趁著大好的心情,朝沐非凡挑釁說道。

被沐非凡困於陣中,在陣法的攻擊之下他們全都受了不少的傷,而且還極為憋屈,時時處於被動之中,狼狽至極。

如今聽到華鵬的話,心情怎能不好,那真是一個一個爽啊。

姬如影則被華鵬驚得不輕,本還想怎麼辦時,就見華鵬已率領九天門的人朝他們而來,這讓他不得不蓄力待發。

這般情況他們不得不應戰,因為華鵬他們已經沖至他們跟前來了,只有待會兒在尋找機會逃離此地了,不然等到南宮華逸出來,那可就慘了。

而華鵬派出去的兩人已經臨近沐非凡等人,這兩人沒有對沐非凡動手,而是朝其餘四名煉陣師中的兩名攻去。

在之前華鵬就傳音留下沐非凡讓南宮華逸收拾。

兩人露出猙獰的冷笑,瀰漫著靈力的拳頭齊齊向兩名煉陣師轟去,氣勢震天,兩拳一落那兩名煉陣師定是重傷。

這一幕同樣被眾人看在眼裡,同時又為那兩名煉陣師而嘆息,而後將目光移至姬如影和華鵬的身上。

與眾人不同的是,那醉態的男子則嘴角微微勾起,頗為神秘。

兩人出手太快,兩名煉陣師已進入了他們的攻擊範圍,根本無法再逃,不過沐非凡眼中凶光乍現,手印變換,陣中的攻擊突然變得兇猛起來,看來他是想最後給南宮華逸等人來一次大攻擊了。

婚不厭詐:前妻,求戰 轟!

兩拳轟出,震天轟響,掀起一片煙塵將他們籠罩在一起,讓人看不清裡頭情況,可即便是看不清,他們早已認定了結果。

噗!噗!

就在眾人心中認定結果時,兩道吐血聲響起,在眾人以為是兩名煉陣師被重創時,兩道身影穿破煙塵疾射而出,落在地上被滑出數丈之遠才堪堪藉助石壁停了下來。

當看到兩道身影時眾人瞳孔驟縮,就連姬如影和華鵬同樣如此,俊眉微凝,心中疑惑不已。

眾人定眼望去,煙塵消逝而去,只見一道身影站在那兩名煉陣師身後,那身影修長挺拔,一襲白袍隨風徐徐而起,臉龐稜角分明,劍眉星目,很是俊朗。

………………! 突然的變故令得除那醉態男子外的所有人都神色大變,他們沒想到本應該被擊垮的兩名煉陣師不僅沒事,反而讓得那雷劫巔峰和雷劫後期武者狼狽飛出,氣息萎靡不振。

相比於所有人的變色,陣內的南宮華逸沒有了先前的得意,看其模樣,絲髮凌亂,錦袍破碎,氣喘吁吁,身形狼狽不堪沒有一處是完好無損的,且其身上多處有著駭人的傷口,血跡斑斑,看來在沐非凡那凶光畢露的最後一擊中他受了不小的傷。

而陣內的其餘天瓊宮弟子同樣狼狽至極,有實力弱者早已癱瘓在地,氣息微弱,沒有一絲的再戰之力。

南宮華逸將天瓊宮弟子召集在一起,盤膝而坐,如今只有保持體內的靈力才能維持到最後了,不然即便沐非凡不會殺了他們,他們也將脫掉一層皮了。

想到這裡一抹殺意從南宮華逸的眼中閃逝而過。

外面的情況他還是知道的,所以如今這般情形他已不再指望九天門的人了。

沐非凡原本擔憂的神色也在看到來者之後變得緩和了不少,目光中充滿著感激之色,沒想到自己又欠下了他的一份人情,一份是地靈乳,一份是出手相助。

這來者赫然便是謝傲雲了。

那正與姬如影相對而立的華鵬在心中疑惑之後便是一陣陰沉,好似被打臉了一般,畢竟先前他可是當著所有人的面說要助南宮華逸等人脫困的,可如今不但沒有達成,反而那兩人被一人狼狽的丟在地上,毫無還手之力。

這是在當眾打臉啊,在他的心裡這不僅僅是打他的臉,同樣也是再打九天門的臉。

這讓他九天門這在一級勢力靠前的勢力威嚴有失,也失去了一次讓南宮華逸欠他一個人情的機會,最重要的是失去了一次九天門接近天瓊宮的機會,這如何不讓原本打好了如意算盤的華鵬心生怨氣。

而且看來人,此人根本不像是大勢力中出來的,在所有大勢力的天驕中他華鵬都有所了解,這突然出現的謝傲雲已讓華鵬心生殺念。

在其對面姬如影看到謝傲雲那一刻臉上的凝重也淡去,倒是增添了幾分笑意,這般結果正是他所想要的,如今南宮華逸沒有脫離困境,華鵬這方瞬間又少了兩人這讓他欣喜不少,更何況還有一個非友非敵的謝傲雲。

不過如今他看到華鵬那陰沉的臉色和帶有殺意的氣息他倒沒有再去激怒對方,在他看來只要等到華鵬與謝傲雲兩強交鋒時再看時機行事。

若是面對華鵬等人謝傲雲敗陣的那一刻他倒是不介意出手相助,這可以得到謝傲雲的好感一同聯手對付華鵬。而若是最終華鵬等人吃虧那他也不吃虧,不過他並不看好后一個想法,畢竟華鵬一方除了他是雷劫巔峰頂尖強者外身邊還有兩大雷劫巔峰強者。

「小子你是何人?」

華鵬沉聲說道,那猶如實質般的殺意至眼中隱隱而現,不過他倒沒有衝動,而是想再次確認,畢竟總有一些人是隱逸於大勢力之內的,對他們來說名聲在外並非重要。

但是這種可能性極其少,除非是大勢力特意雪藏起來,待到有朝一日才會將其公眾於世。

所以他華鵬可不相信眼前的男子是這樣的存在。

「我是什麼人重要嗎?難道我說是超級勢力之人你就會相信?你就會離開這裡?」

謝傲雲也懶得理會華鵬,對於華鵬這散發這陰翳氣息的人謝傲雲從不喜歡,他直徑跨出來到沐非凡身後。

「保持靈力運轉。」

謝傲雲一手按與沐非凡的后心上,靈力緩緩在其手臂上傳送至沐非凡的身上。

聽到謝傲雲這般說,沐非凡知道他是要為自己療傷,於是運起靈力在經脈中緩緩流動。

另一邊的華鵬見謝傲雲話讓得他更是陰沉,這猶如質問般的口氣,如何讓得他這個身份高貴的天之驕子沉得住氣,而謝傲雲的那種沒有任何隱晦的厭惡和無視更是直襲華鵬那狹隘的心胸而去。

「你是在找死!」

華鵬低沉喝道,謝傲雲的話和無視也相當於再次打了他的臉,這讓他那睚眥必報的性格完全爆發出來,雖然他那陰沉的臉和那陰翳的氣息令人極為不舒服,但是大家依舊保持一副看戲的架勢,這情節的發展可是越來越有趣了。

唰!

華鵬消失在原地,一道殘影掠空而出,伴隨著一股強悍的靈力瞬息而發,華鵬一掌拍出,洶湧的靈力源源不斷的沿其手臂匯聚在手掌之上。

嘴角冷意透露著明顯的殺意。

姬如影本想攔下華鵬,可當其動身的一刻,九天門的兩個雷劫巔峰迅速攔至其前方,不讓其追上華鵬。

見此姬如影只能放棄,如今他即便追上去了也起不到任何效果了,心中只能為謝傲雲默哀。

掠空而出的華鵬緊緊盯著謝傲雲,在他看來如今謝傲雲正為沐非凡療傷,大部分精力放在了沐非凡的身上,即便有防範之心,實力也將大大折扣。

所以趁著這個時候出手才能起到一擊必傷的效果,或許這是趁人之危,但是在場的人沒有誰會為謝傲雲可憐,也沒有人會罵華鵬無恥,畢竟這就是叢林法則,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有價值的成果這才是明智的。

若謝傲雲真的受創那也只能怪他太大意了,有誰會在敵人眼前為他人療傷的,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小子記住下輩子可別亂插手別人的事,更不要在敵人面前為他人療傷,不然只會死得更快。」

掌風將至,華鵬冷笑而道,殺意涌動,這一擊可謂是將其九成之力都用上了,可見其想要將謝傲雲一擊必殺。

呼!

風起,掌至,正為沐非凡療傷的謝傲雲衣袍獵獵,但其依舊不動,宛如沒有感知到華鵬那飽含殺意的一掌似的。

眾人見此,輕輕搖頭,看來這傢伙是將全部注意力集中在了沐非凡的身上了,唉!看來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菜鳥啊,不知世間險惡。

眾人一片嘆息!

「滾!」

就在華鵬那氣勢兇猛的一掌距謝傲雲后心只有咫尺時,只聽見謝傲雲低沉一吼,一股無形的氣勢猶如洪荒凶獸從其體內竄出,氣勢滔天,空間劇顫。

這一突然爆發出來的兇猛氣勢令得華鵬神色巨變,其一掌之勢在觸及謝傲雲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時瞬間潰散而去,威勢大減,而其本身同樣躲不過這兇猛氣勢的衝擊。

「噗!」

在這兇猛氣勢的衝撞之下,華鵬猶如斷翅的大鳥,狼狽倒飛而出。

砰!

其身體重重地摔在了石壁之上,順著石壁滑落至地,瞳孔依舊保持驟縮,全身抽搐,絲髮凌亂猶如死狗。

嘩!

如此變故令得在場之人嘩然一片,個個心驚膽戰,眼中的駭然之色猶如見到了極為恐怖之事般,而後眾人面面相覷,久久無法平息。

想到自己剛剛還在想這小子只是個初出茅廬的無知小子,可是眼前所發生的一切讓得他們的喉結都不停地上下滾動,有說不出的苦和驚駭之情。

這他娘的就是對自身實力有著強大自信的人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為他人療傷啊。

「有意思,只是不知這小子出自何處,好像在各大勢力中並沒有這等人物?」

那醉態男子似乎清醒了不少,在見到華鵬飛出的一刻,其眼中的精光不留痕迹的閃動了下,喝著酒眯著那睡意惺惺的雙眸輕聲說道。

那被攔下的姬如影同樣被謝傲雲那強悍的氣勢給震住了,相對於峽谷邊緣的那些傢伙他所感受的比他們還要清晰,謝傲雲那摧枯拉朽的氣勢猶如洪荒凶獸張牙舞爪,給人一種無法反抗的念頭,在這氣勢面前自己猶如小孩子般,毫無還手之力。

這他娘的還是人嗎?這簡直是妖孽,姬如影無奈的晃了晃腦袋。

嗯哼!

華鵬被九天門的弟子扶起,痛哼一聲,鮮血又從其嘴裡流出,表情極為痛苦,看向謝傲雲依舊帶著恐懼之色,對他來說他絕對不想再次面對謝傲雲了,這他娘的就是一頭人形凶獸。

可見謝傲雲在暴怒之下的氣勢是有多麼的可怕,這還是他刻意保留了,若是全力爆發開來華鵬絕對活不下來,畢竟謝傲雲的肉身力量可是達到了半步先天的層次了,絕非雷劫巔峰頂尖可比的。

原在四重天 經過謝傲雲這次震懾,眾人不敢再小看他了,而是靜靜地在等待著謝傲云為沐非凡療傷,甚至連紫魂果都沒人敢出*奪了,誰知道謝傲雲還有沒有幫手。

且看謝傲雲和沐非凡的關係絕對不簡單,而紫魂果對沐非凡等人也是有著巨大的功效,這一點謝傲雲不可能不知道,所以若有人再次搶奪可能就會惹怒謝傲雲,而謝傲雲真有幫手的話,那搶奪之人可就倒霉了。

這種或有或無的猜想,加上謝傲雲的震懾,大家都抱著『寧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無。』的想法。

而在陣內的南宮華逸也被這一情景給驚到了,望向謝傲雲神情中有說不出的凝重,從他和謝傲雲第一次的交鋒到如今再次看到謝傲雲出手,他能夠感受到謝傲雲的實力又增強了不少。

「增強的可不是只有你啊,更何況煉體武者提升難度可比靈修武者艱難地多,我們的事還沒完。」

雙生琉璃:善惡皆為我 說完南宮華逸閉上雙目,靜靜地在陣內調息,如今沐非凡正接受治療,陣法的攻擊也平靜了下來,但是調息的好時機,只是這陣法的防禦強度依舊令南宮華逸惱怒無比。

呼!

謝傲雲右臂離開沐非凡的后心,緊接著左手再次接替,一股精純的靈力流入沐非凡的體內。

「噗!」

不知過了多久,沐非凡大口一張,一口暗紅色的血液從其口中噴出。

這是殘留在體內的瘀血,如今被逼出,沐非凡的臉色也回復了不少。

「就是現在,將靈力匯聚到我身上來。」

在沐非凡吐出瘀血的那一刻,南宮華逸精光綻放,雙手結印厲聲喝道。

………………! 隨著南宮華逸的聲音在天瓊宮弟子之間響起,那些恢復的弟子紛紛將靈力運轉到極致往南宮華逸身上灌輸。

轟!

南宮華逸雙手迅速結印,一股磅礴的靈力自其體內迸發而出,靈力渾厚猶如覺醒的巨龍仰首長嘯。

「天靈印!」

在沐非凡等人還未反應過來時,在南宮華逸的身上一巨大的由靈力凝聚形成的如玉般的巨手往陣法的頂端狠狠拍去。

「糟糕!」

沐非凡見此,臉色大變,顧不上剛剛恢復的傷勢連忙結印欲要再次將南宮華逸等人鎮壓在陣法之內。

可是在沐非凡吐血的那一刻是沐非凡最虛弱和最鬆懈的時刻,南宮華逸怎能放過這等好時機,於是加大靈力的運轉,靈力巨掌迅猛而上。

嘭!

沐非凡的反應終究是遲了一步,只見那如玉般的巨掌早已抵達陣法屏障之上,一股雄厚的靈力瀰漫而開,與陣法相撞在一起。

咔!

靈力肆意席捲,望著那靈力瀰漫的相撞之處只聽見一聲清脆的破裂聲在陣法上漸漸蔓延開來。

「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