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自己怎麼收了這麼多,沒有任何志氣的門人弟子。

老者胸中鬱結,一口鮮血從嘴裡噴射而出。

「先生,對不起。在下來晚了。」劉清宇說道。

他沒想到上面出現如此狀況,天幻宗的人居然敢趁火打劫,坐收漁翁之利。

而且是打皇朝的劫,沒想到連他們唯一的斗神都出動了。

但是他更沒有想到,這個疑似劉家血脈的少年,竟然以斗聖的修為,強行將一個斗神鎮壓,這是何等的震撼。

咦,斗聖。

劉清宇終於知道了問題的所在,他們下去的時候做個少年還是斗王層次。

沒想到再次見面,這個少年已經變成了斗聖,這種修鍊速度,又有哪個天才能夠比擬,簡直是妖孽一般的人物。

如果的傢伙不是劉家的人,打死他也不會相信,世間竟然有如此天賦逆天的人物。

簡直是上天派來折磨他們這些天才的。

劉清宇默默的為自己的子侄輩感到悲哀。

和這個妖孽人物處在同一時代,那是他們的悲哀。

「東西拿到手了。」劉俊之向劉清雨問道。

他雖然對於秘寶並不感興趣,不過也不介意看一眼到底是什麼東西?

能讓這麼多人瘋狂搶奪。

劉俊之根本不在意這件秘寶,因為系統明確的告訴劉俊之,這件東西對他並沒有用處,所以根本不需要。

「寶物已經到手,待會兒請先生一觀。」劉清宇說道,因為劉俊之沒有跳下大坑,他就知道劉俊之對這件東西並不感興趣。

至於天幻宗那個太上長老,劉清宇知道,對於那個人,自己並不會觸碰。

因為他是劉俊之先生的戰利品。

所以如何處置,也得要問過劉俊之才行。

大坑之中又上來幾個人,赫然是劉清宇同行的後輩子侄。

他們身上個個帶傷,但是精神氣卻十足。

應該只是受些皮外傷而已,並無大礙。

這些人驚奇的看著天幻宗的太上長老。

以及在他身旁的劉俊之。

他們的表情不一,有的,表現出十分的驚訝。有人表現出十分疑惑的表情。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們很清楚,剛才他們下去的時候,這位劉俊之先生並沒有跟著下去。

但是以他的實力,如何能擒住斗神,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這已經顛覆了他們的常識。

但是現在的情況表明,很有可能是劉俊之先生鎮壓了天幻宗的太上長老。

可是一個斗聖,到底是用什麼方法,鎮壓了一位斗神。

而且這位斗神,是玄元大陸排行前十的強者。

但是很明顯的事,他的排名。會就此除名,不復存在。

而且他的排名,會被鎮壓的人所取代。

一個斗聖,夾在一大群斗神之間。

這樣的豐功偉績,又有幾人能夠創造。

這可能是玄元大陸幾十萬年來頭一次。

武聖震壓武神,而且還沒有受傷。

這一次,估計整個玄元大陸都會震上一震。

這個消息,會以風一般的速度傳遍整個大陸。

到時候皇朝的聲望,就會提高到頂點,在聲望上會鎮壓的所有宗門。 ?「這些人交給這些後輩來處理,劉清宇,我現在要見你們的皇帝,而且要儘快,我只有一天的時間,這一天過後,你們可能再也找不到我的蹤跡。」劉俊之向劉清宇說道。他只有兩天的時間,現在已經耗費了一天半,只有一個下午的時間,能會見皇朝的皇帝,然後就會傳送回神武大陸。

所以要抓緊時間,確認一下,他們到底是誰的後人。

「你們放心的,看管他們。那個老頭已經被我挑斷了手筋和腳筋,封印了修為,所以你們不必害怕。」

劉俊之說完之後。壓在老頭身上的巨手不見了。

老頭本想起身,卻發現不對頭了。

難道剛才那個少年說的都是真的,他的修為被封,手筋腳筋被挑斷。

可是為什麼自己根本沒有感覺。

而且也根本沒有流血。

他剛才還以為那個少年與皇朝的人並不同路,說了一大堆廢話,是欺騙他們的。

剛才到自己雖然被巨手壓著。

但是根本沒有修為,被封手筋腳筋被挑斷。

為什麼這個少年說完之後,自己的修為被封,手腳,完全使不出力氣。

就像被人挑斷了手筋和腳筋。

但是這怎麼可能,自己的武聖之軀,雖然被破。

被那隻巨手碾壓得支離破碎。

可是自己的修為,在剛才根本沒有發生變化。

難道這個少年說的話帶有某種詛咒。

只要被他詛咒的人,立馬就會變成他所說的模樣。

可是老者又一想,這個不對呀。

如果這個少年會詛咒的話,那麼剛才自己,早已經變成現在這般模樣。

為何那個少年還被自己收入古印之內,這明顯是違背了常理。

其實劉俊之根本不會什麼詛咒,這只是遮天手,這套武技。自帶的效果罷了。

中了遮天手的人,會被遮天手的力量不斷的消磨。

之所以會手筋和腳筋全斷。

是因為遮天手的力量不斷壓扯所造成的。

這些中遮天手的人初期還並沒有感覺。

但是只要遮天手離開他們的身上,中了遮天手所有的效果全部都會出現。

修為被封,手筋和腳筋盡斷,那還只是輕的。

至於重的,那麼這個人立馬會被拍成肉泥,三魂七魄盡散,就算修鍊的是天宮神庭的《回春仙法》,也無法復活。

這次使用遮天手的力量,是系統借給劉俊之的。

而且是免費借予劉俊之的,因為系統有求於劉俊之。

因為系統很想知道這個蘇哲到底是誰?

對於這個答案劉俊之是知道的。

所以他能逃離那個幻境。

並將陰陽雙生鏡的碎片收了回來。

系統急切的想知道答案,所以答應了劉俊之的要求。

想要這個答案可以,沒問題。

但要換取一次遮天手的機會。

這個交易很公平。

而且劉俊之已經使用完了這次機會,至於系統所想要得到的答案。

回到神武大陸之後,劉俊之會解釋給它聽。

不過現在的劉俊之卻在半空當中。他緊緊的跟著劉清宇的步伐。

雖然有時候會被這位斗神落下很遠。

但是很快劉俊之就能追了上去。

他一邊追,一邊想一些事情。

不過很快,他就想通了。

原來這個世界所謂的斗神,相當於神武大陸武帝九重的層次。

也就是說,隨便一個武聖來到這片大陸。

並可以以強橫的實力,橫推這片大陸。

而且就算這裡的斗神全體出戰,也未必打得過人家。

這片大陸相當於一個中千位面,離大千位面還差著很大的面積。

況且這裡的武道雖然是盛世,可是和神武大陸明顯不在一個檔次之上。

而且相對來說,玄元大陸和神武大陸的修為兌換。

存在著較大的偏差。

而且這種偏差無法校正。

神武大陸的武侯,在這裡相當於斗聖的修為層次。

而這裡斗神的修為層次,確實武帝九重的實力。

其中略過了神武大陸好多的修為層次。

所以計算起來非常的麻煩。

在飛了很久之後,經過無數山川峻岭,溪流草原。

他們終於到了皇朝的首都。

逍遙城。

好婚晚成:總裁的掛名新妻 聽到這個名字后,劉俊之扁了扁嘴。

逍遙城,正好是逍遙家。

家主所居住的地方。

也就是劉俊只為穿越之前所居住的地方。

這很明顯的就說明了,這皇朝劉家。

肯定是逍遙帝君的後人,是無錯的。

到底是誰傳下來的子孫,那就不好說了。

逍遙帝君的兒子有一百人之多。

但是最後只規劃出十個脈絡。

期中劉俊之屬於人口最少,但是卻實力最為強橫的那個脈絡。

這一脈的後人,負責鎮守著逍遙家。

以及逍遙山之下,那遠古四大凶獸之一的饕餮。

所以就算劉俊之死,逍遙家也會迅速的挑選出下一任家主。

所以根本不用擔心饕餮會破封印而出。

進了逍遙城之後,劉俊之和劉清宇只能步行。

因為逍遙城之上,有一座龐大的守護陣法。

而且那個守護陣法之中,懸浮著一柄利刃。

是一柄寶刀。

而且把刀劉俊之也認識。

七星寶刀。

屬於劉家子弟,驚風刀客,劉奇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