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江寂塵輕易的煉化了陣符,然後,直接可以以神念操控這一艘虛空仙船,在茫茫仙界虛空中飛行。

江寂塵掌控完虛空仙船之後,休欣已經帶領著廢棄仙星的修士,登上了虛空仙船。

虛空仙船巨大,可以容納十萬人都不成問題。

何況,廢棄仙星的修士,遠沒有這個數量,就在剛才,已經有一半被屠戮了,現在只余不到五萬!

顯然,所有的廢棄仙星修士,都選擇了離開。

若不然,哪天又有歷練者降臨,那他們就要成為獵物了。

至於被江寂塵隔離在隔界禁制空間內的那群歷練者,江寂塵沒有殺他們,而是把他們留在了廢棄仙星上,讓他們自生自滅。

沒有虛空仙船,他們便離不開這裡。

只怕很快,他們就會成為了廢棄仙星的居民,以後反而會成為其他歷練者的獵殺對象。

說白了,他們會取代原始古城的修士!

轟!

虛空仙船啟動,向無盡仙界虛空飛雲。

江寂塵只以神念操控,至於坐標,虛空仙船上,早有保存。

最近的,就是天狼仙星。

除此之外,江寂塵從虛空仙船上留下的星圖看出,天狼仙星是最偏遠的一顆仙星。

平時,幾乎是被遺忘的存在。

離天狼仙星最近一顆仙星,名叫仙木星,那已是在億萬里之外,駕馭虛空仙船,也需要一年的時間。

(本章完) 虛空仙船起飛,離開廢棄的落日仙星,漸漸的,直至落日仙星化成一顆閃亮的星辰,廢棄仙星的修士們,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不是在做夢,而是真的離開了那一顆廢棄的落日仙星。

這樣的事,以前他們都不敢想象!

五仆、莫公子、美女城主休欣,站在虛空仙船站台上,從透明的防禦光罩中,看向落日仙星處,臉上都有著無盡的感嘆之色。

「真沒想到,我們真的可以離開,一切,都多虧了仙上,他是我們的大恩人吶!」

五仆無限的感嘆,言語之中,對江寂塵充滿了無盡的感激之意。

「以後跟著仙上混,必能風光無盡!」

莫公子則是雙眼發光地。

他現在對江寂塵可是敬佩得五體投地。

一見到江寂塵,絕對是馬屁拍個不斷,會像一條哈巴狗一樣。

美女城主休欣沒有說什麼話,但是,眼神也異常的明亮,她的腦海之中,則在浮現著江寂塵抱著她的畫面,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與此同時,江寂塵卻盤腿坐於虛空仙船的密室中。

「飛往天狼仙星,需要十天的時間,我可以在這一段時間,進一步的提升修為。」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

不過,哪怕是因為散功重修,修為境界進境,可以勢如破竹。

但是,修行越到後面,也依舊會變慢。

因為,後面境界的突破,需要的靈力太過龐大了,哪怕是以江寂塵的霸道驚人的煉化、吸收靈力的速度,突破,也依舊需要一些時間。

「十天,應該足夠我踏入一級小仙士境!」

江寂塵計算了一下,覺得可以在十天內突破九級仙徒,踏入仙士境。

仙徒和仙士,這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境界,從仙徒至仙士,力量完全就是質的變化。

「我之前,擁有十條仙脈,不知霸仙血脈,能不能凝出第十條?」

「倒也可以試試!」

這時候,江寂塵心中驀然一動,生出了如此的想法。

當下,他的每一條霸仙血脈,對應的是一條仙脈。

如今,但是,第九條之後,再沒有霸仙血脈浮現。

「但是,不顯現,並不代表沒有!」

「也有可能,它是隱藏了起來。」

江寂塵有如此想法,皆因之前,他的霸仙血脈就一直是隱藏著,沒有顯化。

據楚家始祖所說,就算是他本人,也不過是凝出七條霸仙血脈而已。

江寂塵凝出九條,血脈之力,遠比楚家始祖還要強大。

一世纏情:吻安,壞老公 據說,九條霸仙血脈,已是霸仙之體的極限了。

可是,江寂塵卻想打破這一個極限。

在江寂塵看來,九條的霸仙血脈雖然很強,修鍊到至高境界,足可以在上等仙界稱霸,但是,這還不是最強。

上等仙界之上,還有傳說的頂級仙界。

於是,江寂塵倒是不著急衝擊小仙士境了,而沉下心來,感應霸仙第十脈。

若是,江寂塵真的只是一名仙徒境修士而已,必然感覺不到隱藏的血脈。

但是,江寂塵卻擁有一個五品仙將境的靈魂!

所以,神念掃過,體內一切變化,皆逃不過他的感應,若有隱藏的第十霸仙血脈,他亦能感應到。

江寂塵第一遍神念掃過,體內任何一個角落都一覽無遺。

然而,他卻沒有任何發現,尋找不到第十霸仙血脈的痕迹。

「難道,真的沒有?」

江寂塵輕輕自語,卻顯得有些不甘心。

「再掃一遍!」

於是,江寂塵動轉動神念,再次掃過體內。

驀然,江寂塵停留在體內的某一處,那裡看似沒有什麼異樣,很容易讓人直接忽略過去。

然而,江寂塵卻發現了異樣之處!

那裡有一處淡淡的光點,那一點非常淡,幾乎無法感應到。

但是,江寂塵卻發現,這一光點與霸仙血脈是同源的氣息。

「這應該就是隱藏的第十霸仙血脈,但是,它並不是完整的血脈,而只有一個起點。」

「需要霸仙之體擁有者,以這個為起點,自行開劈出來。」

這一瞬間,江寂塵瞬間明悟過來。

所以,江寂塵若要開劈出第十條霸仙血脈,只怕短時期內,無法進行突破了。

江寂塵根本沒有任何一絲的猶豫就選擇了從這個霸仙血脈光點開劈第十條霸仙血脈。

於是,接下來的時間,江寂塵神念不斷與那一個霸仙血脈光點進行溝通。

憑江寂塵如此強大的神念,他很快就與霸仙血脈光點生出了共鳴之意。

吸收進來的仙道靈力,在神念的驅動之下,如潮水一般被霸仙血脈光點吸收。

隨著霸仙血脈吸收仙道靈力,它就在不斷成長,開始由光點化成血脈狀態,向前延伸。

當然,這個過程開始極其緩慢,經過一天的仙道靈力吸收,才長長了一寸。

不過,隨著後面進行,霸仙血脈的成長速度開始變得越來越快。

當然,這個血脈開劈的過程也是異常的痛苦,是要在原來的血肉中,生生長出一條血脈。

如在血肉中,鑽上一條血洞一樣。

只是,對於江寂塵而言,這點痛苦根本不算什麼。

時間就在江寂塵開劈血脈中流逝。

第七天之後,江寂塵驀然感覺到身體一震,第十條霸仙血脈轟然而通。

此時,十條霸仙血脈,當即生出共鳴之意,如同一體。

江寂塵感覺到,體內如有十條靈力江河,奔流不息,匯聚于丹田處。

丹田為海,修仙者,可以築出仙基,再凝出仙嬰。

當然,江寂塵散盡修為之後,體內的雖然還有道基、靈嬰,但皆未仙化。

唯有踏入小仙士境,方可築出仙基!

不過,江寂塵現在丹田如一片仙海,浩渺無邊。

多了第十條霸仙血脈,江寂塵雖然依舊還是九級仙徒境,境界不變,但是,已遠比之前強大一倍不止。

更重要的是,仙道靈力,更加的雄厚。

而且,十條霸仙血脈,以後吸收仙道靈力速度也會大大提升,各種好處,極為驚人。

「開劈出第十條霸仙血脈,接下來,可以試著突破入小仙士境了,但可惜,仙靈石已耗盡了。」

江寂塵暗暗想道。

轟!

但就在這時候,他感到虛空仙船一震,顯然與某物撞上了。

(本章完) 而且,此時從虛空仙船上,傳來一陣吵鬧聲。

「明明是你們故意撞上來,為何要我們賠償?」

這時候,傳來休欣的嬌喝聲。

「故意撞上?這虛空又不是你家的,我們想從哪裡飛,就從哪裡飛!」

「賠償損失吧,若不然,你們走不了。」

隨之,一道冷笑聲傳來。

「嘿嘿…….當然,你是一個絕色大美女,不賠償也行,就都陪我們船上兄弟睡一晚,這賠償我們就免了。」

「哈哈…….」

然後,又一道淫邪的聲音響起,引起整個虛空仙船修士的哄然大笑。

「你,你們無恥,我知道了,你們是虛空強盜!」

「早已潛伏在這裡等我們飛過來吧?」

休欣這時候忽然開口說道。

「呵呵……美女,你現在才明白過來,未免反應也太慢了。」

「沒錯,我們是虛空強盜,你這艘虛空仙船,還有你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們的了。」

「你們可以試著反抗,但一定會死得很慘。」

江寂塵出來的時候,正看到一個大漢,站在一艘虛空仙船上,非常囂張的開口威脅他們。

這一艘一品低等的虛空仙船,比他們這搶來的這一艘還要顯得寒暄,畢竟,他們這一艘虛空仙船可是天狼仙星的。

此時,在強盜虛空仙船上,仙船站台上正站著一群虛空強盜,共有十人,為首的竟然是一個獨眼青年,罩著一隻黑色的眼罩。

當然,這只是為首的十個虛空強盜,在虛空仙船中,只怕還有成千上萬的強盜。

剛才說話之人,正是獨眼青年身邊的一個大漢。

江寂塵一眼掃過,這些強盜修士的修為,便已瞭然於心。

「獨眼青年,一品後期小真仙境,其餘者,九級大仙士,倒是一股不弱的勢力!」

江寂塵心中暗道。

這個時候,江寂塵已經出現在休欣的身邊。

「你說,我們反抗,就會死得很慘?」

「一群螻蟻亦想威脅雄獅,可笑之極。」

江寂塵一出現,便淡淡開口。

言語顯得囂張之極。

這讓這一群虛空強盜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本以為,他們報出身份,進行威脅,對方會驚慌無比。

但是,這樣的場面並沒有出現。

不僅休欣、江寂塵一臉淡然平靜之色,便是休欣身邊的五仆、莫公子都是沒有一絲的懼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