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華新拍了拍根子哥媳婦的美背,旋即鬆開了根子哥媳婦道:「這樣被人看見了可不好,走吧。」

「哼!」

「什麼不好不好的,反正你根子哥認為我已經出去賣了,還怕什麼!」根子哥媳婦賭氣的說道,旋即一把抱住華新,委屈的道,「他盡然罵我去賣了,嗚嗚嗚!」

「呃……」

「根子哥這次確實太過分了!」

逆天遊戲系統 華新不由拍著根子哥媳婦的背部,替她鳴不平的道。

「好了,好了。」

「先去你明叔和李大嬸那裡坐坐吧。」

華新抱著根子哥媳婦說道。

「嗚嗚嗚。」

「嗚嗚嗚。」

根子哥媳婦心裡委屈,抱著華新就不想動了。

「好了,別哭了!」

華新安慰著根子哥媳婦,旋即攔腰就公主抱抱起了根子哥媳婦。

「先分開一下也好,等說清楚了就沒事了。」

華新勸說著,抱著根子哥媳婦,就朝著自家走去。

「媳婦。」

「小花。」

周嬸一邊跑,一邊喊著。

「有看見俺家媳婦么?」

「你看見小花從這裡過了么?」

「小花哭著跑出去了,你們有看見么?」

……

周嬸一邊跑,一邊同路過的人問道。

「你說根子媳婦啊?」

「我剛才好像看見老華家小子抱著你家根子的媳婦呢。」

「你媳婦窩著人家老華家那小子懷裡面哭著呢。」

……

「哦哦哦。」

「謝謝了啊!」

周嬸聞言,連忙向著華新家裡跑了過去。

「哎!」

「你說根子就怎麼惹上了賭呢?」

「欠下了這麼多錢,連高利貸的錢也敢借,也不怕家破人亡。」

「這媳婦不是丟了么?怎麼又回來了呢,還窩在老華家那小子的懷裡面哭哭啼啼的。」

一群人看著周嬸追了出去,不由竊竊私語著。

不過,他們倒是沒有懷疑華新和根子哥的媳婦之間有什麼。

畢竟,那個時候人家華新還和他們禮帽的打著招呼。

而且,就華新現在的身份和地位,還怕沒女人么?

農村裡面的女人,怕也是看不上吧。

「媳婦,媳婦。」

「小花,你在哪裡?」

周嬸不由追到了華新的家裡。

她雖然也覺得自家媳婦窩在其他男人的懷裡不妥,不過也沒想過華新會和自家媳婦發生什麼不正當的關係。

「周大嬸啊。」

李秀花率先聽見了周嬸的聲音,連忙走了出來。

「你找根子媳婦啊,你家媳婦哭的可委屈了呢!」

(本章完) 「怎麼回事啊?」

「媳婦好好的回來了,現在又哭成這個樣子!」李秀花問道。

「哎,還不是那該死的根子,嘴巴就像是茅坑裡面的石頭,又臭又硬。」周嬸跺腳,恨鐵不成鋼的道,「把小花給罵哭了,還說小花出去賣!哎!」

「這根子,什麼話也亂說,這話能亂說嗎?」李秀花聞言,臉色也是一陣難看,「你家媳婦在堂屋裡面哭呢,你去看看吧。」

「好,謝謝李嬸了!」周嬸沖著李秀花點了點頭,旋即就進了堂屋,就看見了自家媳婦趴在華新的腿上哭呢。

「小花!」周嬸不由喊道,一臉的歉意。

「周嬸。」華新聳肩看了看周嬸,「根嫂這是怎麼了,在蓉城受了那麼多委屈,怎麼一回來就哭啊。」

「哎!」

「都是你根子哥不懂事!」

周嬸嘆了口氣道,旋即臉色柔和的看向根子哥媳婦道:「小花,跟媽回去吧,媽一定會好好的收拾根子的,打斷他的腿,看他還敢不敢亂說話!」

「不回去。」

「不回去。」

「就是不回去!」

「他不是嫌棄我出去賣么?那我就是出去賣了,他那麼有本事,讓他去找其他女人啊!」根子哥媳婦抬起頭,沖著周嬸賭氣的道。

「……」

「媳婦兒啊,根子那是嘴巴上沒把門,你消消氣,媽這裡代根子給你道個歉,說聲對不起!」周嬸不由沖著根子哥媳婦彎腰躬身道。

「不回去。」

「不回去。」

「就是不回去!」

根子哥媳婦梗著脖子道。

「……」

「媳婦!」

周嬸為難的看著根子媳婦。

「周嬸。」

「根子媳婦現在還在火頭上,你這個時候勸她,只是火山澆油罷了。」華新不由說道。

「是啊,是啊。」

「周大嬸,你就先緩緩吧,讓根子媳婦先消消氣,氣消了就好了!」李秀花也走了過來勸說道。

炮灰修真指南 「好吧。」

周嬸聞言,也知道是這麼個道理。

「媳婦兒,你就先消消氣,消消氣!」

周嬸沖著根子哥媳婦說道。

「哼!」

「消不了!」

根子哥媳婦火氣異常的大,脾氣也沖。

不過,任誰被自己的老公罵出去賣,也難以抑制內心的火氣。

「周嬸,你先走吧。根子哥媳婦在這裡沒什麼問題!」華新沖著周嬸說道。

「是啊,周大嬸,你先回去好好教訓教訓根子,我會幫你照顧好根子媳婦的!」李秀花示意著周嬸先離開。

「好。」

「那就麻煩李大嬸了!」

周嬸沖著李秀花感激的說道。

「周嬸,等等!」

華新放下了根子哥媳婦沖著周嬸喊道。

「哦,新娃子,什麼事?」

周嬸疑惑的看向華新。

「是這樣的。」

「根嫂呢,被根子欠下的那波高利貸的人給抓了,要送去賺錢,剛好被我給看見了,所以,根嫂還是清清白白的呢。」華新沖著周嬸說道,「那波高利貸的事情也已經解決了,你們就不用再擔心了!」

「真的么?」

「太謝謝你了。」

「太謝謝你了。」

周嬸聞言興奮的說道,看著華新的眸子里閃爍著小星星。

「還是新娃有出息啊,當年全村裡面的唯一的一個重點大學的高材生,果然是不一樣,那像我們家根子就會搞點裝修,是個大老粗!」周嬸不由連連稱讚的道。

「李大嬸,你真是生了個好娃,總算是苦盡甘來了。」周嬸羨慕的說道。

「還好吧,還好吧。」李秀花心裡的苦豈是周嬸能夠明白的,不過,還好,總算度過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機。

「那李大嬸,新娃,周嬸就先走了,根子媳婦就先麻煩你們兩天了。」周嬸沖著李秀花和華新說道。

「好。」

華新和李秀花兩人點了點頭。

「不回去。」

劇透在無數位面世界 「不回去。」

「就是不回去。」

「我要離婚!」

「我要和他離婚!」

……

根子哥媳婦沖著離開的周嬸大叫道,一臉的憤怒還有委屈,簡直哭成了一個淚人。

「好了,好了。」

「根嫂,人都走了,你就消消火氣吧。」

華新不由拍著根子哥媳婦的美背,勸道。

「嗚嗚,嗚嗚!」

根子哥媳婦立刻又趴在了華新的腿上大哭了起來。

「根嫂。」

「別難過了。」

「你看看嫂子,這麼多年背後那麼多人罵她,她還不是堅強的走了過來。」華新見到走過來的秦素素,不由拿秦素素勸說著根子哥媳婦。

「根嫂!」

秦素素感同身受的拍了拍根子哥媳婦的背部:「想哭就哭出來吧,哭出來就好了。」

「嗚嗚,嗚嗚。」

根子哥媳婦嚎啕大哭著。

「嘿嘿。」

看著秦素素,華新的咸豬手就不老實了起來,一把抓住了秦素素的小手。

「根嫂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