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不管怎麼說,還是先離開吧……」他喃喃道。

他轉身便離開了這林子,但他卻沒有注意到,正有一雙碧綠色的眼睛,正在暗夜之中盯上了他。

不多時,紀羽便已經回到了原處,看到林仙兒還站在原地有些急切的樣子,他淡淡的笑了笑。

「怎麼了?剛剛怎麼我聽到吼聲?什麼走?」林仙兒急忙問道。

「恩,裡面有個戰師強者死了,剛剛我送他一程。」紀羽點了點頭。

林仙兒一臉驚駭……又有人死了?那也就是說,裡面定然也有不少的行屍走肉么?

「這林子裡面……有一股恐怖的氣息,我覺得還是不要進去的好。」這時,笑天涯忽然說道。

「恩,我們繞路吧。」 後悔 紀羽點了點頭。

「可是哥哥他們……」林仙兒再看了一眼那林子,她擔心,林磊已經走進去了。

「放心吧,我沒有在這裡感覺到他們的氣息,他們應該是不在裡面的,不過……我們這一次要特別注意一個存在,暗夜王者!」紀羽緩緩說道。

林仙兒一驚,她一臉不解的看向了紀羽,卻見紀羽也搖了搖頭:「我也不太清楚暗夜王者到底是什麼……只是剛剛那個戰師強者臨死前這麼對我說而已。」

「走吧,別呆在這裡了。」紀羽繼續說道。

旋即他們便找了一條比較寬的山路朝著山上趕去。

在他們走後不久,一個碧綠色的眸子,在林中閃現著,異常的撩人。

「仙姐,之前歷練之地開放都會發生這種事情嗎?」紀羽忽然問道。

因為他感覺這一次根本就不是歷練,分分鐘都有喪命的危險,完全超過了他們實力應該有的極限了,若不是早在之前他有過不少的經驗的話,恐怕早就已經不知道死了幾遍了。

「不會,但以往歷練之地也沒有人會來到歷練之地的禁地當中,但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甚至連哥哥他們也跑進了禁地。」林仙兒搖了搖頭。

紀羽恍然,也就是說這一次的歷練其實還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人!

魔鬼山是禁地,身為四大家族的子弟,不管是林磊還是王元都應該非常明白歷練之地的恐怖,但為什麼他們還是要進來呢?

難不成……

他忽然想起來剛進歷練之地的時候聽到的消息,東方域有人進了,還有那個神秘的勢力的人,這一次也膽敢跑進歷練之地,這本身便是顯得非常不可思議的了。

「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么?難道這魔鬼山裡面還有什麼重要的東西不成?」紀羽自言自語道。

而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忽然打斷了他的思路。

「小姐快逃!我們為你抵擋!」

又是那種視死如歸的聲音。

紀羽一聽,心中便非常明白,又有行屍走肉或者幽魂出現了吧!

「走!我們去看看!」紀羽非常乾脆的說道。

與林仙兒他們相視一眼,最後點了點頭,紀羽他們便飛快的朝著那個方向衝去。

白天如黑夜,黑霧瀰漫著,可視範圍並不算遠。

越過了一片岩石區之後,紀羽他們便來到了一片叢林之地。

隱約之間他看到前方有三人在逃命,而他們身後則是五六個行屍走肉在瘋狂的追殺著。

「仙姐,你在這等等。」紀羽朝著林仙兒說了一句。

很快他便朝著那人的方向衝去,說實話……雖然他不是大善人,但他也不是見死不救的人。

距離不斷接近,他的視線便是越來越清晰,最後,紀羽停住了腳步……

心中驟然升起一陣怒火……

他沒趕得及,兩個隨從竟然一下子便被行屍走肉拉倒,不管他們如何掙扎,卻都無濟於事,最後失去了生機。

「可惡!」紀羽更是怒了,剩下一人,他絕對要保下來!

傾世蕭後傳 「可惡! 萌寵鮮妻:老公,抱一抱 別以為本小姐好欺負!」而與此同時,一個嬌喝聲也傳來了,那女子竟然也被逼急了。

但這卻讓紀羽吃了一驚……這聲音,好生耳熟!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好生耳熟的聲音!

紀羽先是一怔,下意識的,他循聲望去。

卻見一名身穿勁裝的女子正手持一把利劍,朝著幾名行屍走肉衝去。

那女子實在是太過眼熟了,礙於這霧氣阻擋著視線,紀羽還是微微的停滯了一下。

一聲綠色勁裝,長發披肩……那熟悉的聲音。

那不是……妖盈盈么?

紀羽一怔,他又靠近了幾步,最後的確發現是妖盈盈……

「她怎麼也在這裡?」紀羽有些奇怪。

這妖盈盈倒也太有意思了一點吧,剛剛還不要命的逃跑的,然後在她手下被殺之後,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立刻就成為了一個強大的女戰士,而且特別瘋狂,手持長劍,一邊大叫著『難不成姑奶奶我還怕你們幾個死物!』一邊又不斷的朝著那行屍走肉攻去。

這場景,如果妖盈盈沒有出聲的話,紀羽還真的會以為那是一名男子在戰鬥,瘋狂的戰鬥。

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紀羽喃喃道:「這小姑奶奶……好猛啊!」

此刻的妖盈盈已經香汗淋漓,她身上的戰氣不要命的釋放出來,似乎這些行屍走肉已經真的將她給逼急了,她祭出一道火焰符篆,而後猛地朝著那行屍走肉轟去。

當下那圍攻她的三個行屍走肉便消散了一個。

「哼!看你們那臭皮囊倒是挺堅硬的啊!」妖盈盈見狀,嬌哼一聲,手中長劍發揮得更加強大了。

這看得紀羽嘖嘖稱奇……「人家都說林仙兒才是天幽城的女強人,卻是忽略了這妖盈盈啊!」

他不禁有這種感嘆,妖盈盈,天幽城第一美女,看上去非常的溫柔,惹人喜愛,在人們的印象之中,此女絕對不是好鬥之人,相反的,林仙兒,與妖盈盈同稱天幽城第一美女,但所有人都知道,林仙兒好男子氣概,她的氣質都有男子的風範,若是此二女打鬥起來,應該是林仙兒穩佔上風的。

但到了現在,紀羽才真正的明白了……這妖盈盈絕對也不是省油的燈,平日裡衣服矜持的樣子,沒想到其實也是這麼勇猛的一個人,甚至絲毫不落於男子。

「看來以後還是少惹她的好……」紀羽喃喃道。

很快,那三個行屍走肉竟然都死在了妖盈盈的手上,妖盈盈的勇猛強勢可見一斑。

但此刻妖盈盈那小臉上也變得蒼白無比了,她不斷的輸出戰氣,但在這個地方卻不能有戰氣補充,接下去她的路就絕對是難走了,毫無疑問,若是沒有遇到紀羽,她絕對會死在這裡。

「哼!小樣,竟然花了我這麼大的功夫!」最後,妖盈盈哼了一句,她轉頭看向了那些死去的保護自己的死士,臉上又多出了幾分可惜。

「你們都是好侍衛,能盡忠職守,如果不是你們我也不能逃到這裡,這一次你們的死,也跟我妖盈盈脫不了干係,你們就放心吧,如果這一次我活著出去了,你們的家人,我一定會厚待的!」妖盈盈又朝著幾具屍體說道。

紀羽對妖盈盈的這番話是非常認可的,他也不曾想到,這丫頭竟然會這樣用心,可謂是顛覆了以往在他心裡的形象了。

「恩!」忽然,紀羽臉色一變,一股強大的力量忽然從山林之中沖了出來,朝著妖盈盈猛然衝去。

「小心!」

紀羽大吼一聲,匕首飄血從手中脫離飛出。

原本還在非常認真祈禱的妖盈盈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一變化,忽如其來的聲音讓她吃了一驚,她一回頭,只覺得眼前閃過一陣強光。

視線逐漸清晰之時,卻發現一隻黑色的蝙蝠正在自己的面前落到了地上……

這蝙蝠長相甚是恐怖,那黑漆漆的毛髮,一根一根的看上去就像是鋼刺一般,還有那翅膀,有著一點一點的小斑點,越看就越讓人不舒服,那長長的獠牙,顯然是已經經過變異了。

當妖盈盈注意到蝙蝠身後的那把匕首的時候,她臉色微微一變。

隨後便見她收起了長劍,雙手背著後邊,露出了一個甜美的笑容,大叫道:「紀羽!是你嗎!」

紀羽差點一個趔趄……這傢伙,怎麼就知道是他了?

「快出來呀!我知道一定是你啦!你這個匕首已經暴露了你的身份啦!」妖盈盈見紀羽還沒有出來,又繼續喊道。

無奈的搖了搖頭,果然還是飄血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么?

他嘆息一口便朝著妖盈盈的方向走去。

逐漸接近之時,他只問道一股體香撲鼻而來,妖盈盈滿頭大汗,但看上去又有另外一種嫵媚。

一時間,紀羽看得有些入了神。

「喂喂!看夠了嗎?姐姐我真的有這麼漂亮?」這時,妖盈盈的小手在紀羽面前晃了晃。

紀羽整個人回過神來,有些尷尬的撓了撓腦袋。

「真是的……你怎麼就跑到這裡來了呀?難道是太想姐姐我了,就跟蹤我過來了?」妖盈盈一臉奇怪的朝著紀羽問道。

紀羽可是聽得一身寒毛啊!都說女人的心就是海底的陣,這句話不只是哪一位前人發明出來的,簡直就是太正確了!

前一秒的妖盈盈霸氣外露,后一秒就立刻變了個人,紀羽一下子都有些不習慣了。

「額……沒,沒有,我只是跟仙兒來找他哥而已。」紀羽緩緩說道。

「仙兒?你跟仙兒一起來的?」妖盈盈聽到林仙兒的名字,心中閃過一分古怪的感覺,但很快就被她忽略了,直接朝著紀羽問道。

「恩,是啊! 假婚真愛:錯嫁老婆很迷人 我在紅岩之森找到的仙兒,仙兒又跟他哥走散了,我們得知林磊兄也在這裡,所以就往這裡趕來了。」紀羽解釋道。

妖盈盈一怔,旋即才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這你獃子想姐姐我了呢!真是失望呢!」

聽著妖盈盈那故意強調的高音,紀羽竟然感覺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為什麼每次遇到妖盈盈,都要被調戲啊!

「我哪裡敢想您老人家啊……」紀羽自言自語。

「什麼?」

「啊?不……不,沒什麼,對了,你怎麼又會一個人來到這裡呢?難道你不知道這裡很危險么?如果剛剛我沒有出現的話,你恐怕就已經死了啊!」紀羽忽然朝著妖盈盈說道。

兩人相視一眼,似乎誰對誰都不服氣。

「唉!算了算了!不跟你扯了,你還以為我自己想來這裡啊!如果不是我哥那沒事找事做的傢伙,我在外邊樂得逍遙自在呢!」妖盈盈白了紀羽一眼,似乎對自己的哥哥妖無痕頗有怨言。

紀羽自然是不明白這是為什麼,但他卻能感覺到這裡周圍一定還有什麼東西在時刻的盯著他們,憑他強大的意念之力,有人盯著他是很快就能發現的。

「走,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去跟仙姐他們會合吧,你再把自己所知道的給我說上一遍吧!」紀羽回頭對妖盈盈說道。

扁了扁嘴,最後妖盈盈卻又不得不跟在紀羽的屁股后,仔細的在紀羽周圍打量了幾遍。最後她才慢慢的頓了下來。

「嘖嘖嘖,怎麼我感覺你變了個人似得?」在紀羽周圍走了兩圈,妖盈盈發現紀羽身上的氣質完全改變了,身上的氣息都不像之前那樣。

「也許……你看到的我不是真的我呢?」紀羽嘿嘿一笑,先走在前頭。

「那怎樣的你……才是真正的你呢?紀羽……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徹底的看清楚你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的!」妖盈盈自言自語,很快便趕上了紀羽的腳步。

林仙兒他們正在不遠處等待,看到紀羽帶著一名女子跑出來了。

林仙兒本身便是對紀羽身邊的女子比較敏感的,這一次她又是一驚。

「妖盈盈?怎麼會是你?」林仙兒吃驚,沒想到跟著紀羽一起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跟她齊名天幽城第一美女的妖盈盈!

現在妖盈盈看上去比她更加的虛弱,顯然又是經過戰鬥了。

「恩,仙兒姑娘,好久沒有見過啦,你還好吧。」妖盈盈看了看林仙兒,不知為什麼,她總是覺得心裡不太爽,便不冷不熱的回答道。

「還好,不過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呢?照道理來說你應該跟妖無痕他們一起才對的吧?」林仙兒點了點頭,旋即又問道。

「那你不也是應該跟林磊他們一起的么?怎麼現在倒是站在紀羽的身邊?」妖盈盈忽然反問道。

二女雙目對視,隱隱之間有種奇怪的波動散發……

紀羽臉色大變,暗叫不好……

難道這兩個人以前是有仇的?現在要算賬了?

「我說……現在可不是算賬的時候,要不我們出去之後再說吧!」他弱弱的說道。

「閉嘴!不關你的事!」二女幾乎同時開口。

紀羽怔在了遠處……這……這又是怎麼回事?

難道真的要打起來?那如果打起來的話,他又要幫誰啊?

他不禁將目光投向一邊的笑天涯……

卻見笑天涯笑著看著他,聳了聳肩,顯然是不打算幫他了。

「你就這麼不講義氣?」紀羽怒極。

「嘿嘿嘿嘿,我說你這小子是你石頭還是木頭啊?這樣你都弄不明白?醋罈子全都打翻啦!」笑天涯陰陽怪氣的對紀羽說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一路上紀羽是非常鬱悶的……

原以為多了一個人應該會熱鬧一點的,但他總是感覺其中有種暗潮,似乎隨時都會爆發似的。

場面顯得非常的安靜,但感覺上似乎又像是正在戰鬥一般。

林仙兒在紀羽左邊,一直都沒有說話,而妖盈盈就在紀羽的右邊,一臉笑意,時不時的叫紀羽的名字,但紀羽卻總感覺……那笑容之下有著某種針對。

再看笑天涯,這傢伙一路上都是一臉幸災樂禍的笑容,紀羽真的想不明白這傢伙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紀羽,前面那條路好像有點危險,要不我們換條路吧!」忽然,林仙兒聽了下來,扯了扯紀羽的手說道。

紀羽一怔,正當他想要觀望之時,卻又感覺另外一條手臂被扯了一下,轉頭一看,竟是妖盈盈……

「誰說的,照我看來,前面的那條路非常的好呀!沒有什麼不妥的,我們就這樣走吧,繞路還要浪費時間呢!」妖盈盈說道。

紀羽一怔……這兩個女人,現在是在對抗嗎?

「別聽他的!」

「聽我的才對!我比你們先來這裡,聽我的一定沒錯!」妖盈盈說道。

紀羽非常的矛盾,將目光再一次投向笑天涯的時候,這傢伙竟然直接就扭頭看向另外一邊,絲毫不理會紀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