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沒想到今天還會有意外收穫。

秦趙歌將短刃交叉在胸前,在這之前他做了一個動作,他將自己的外衣拋給雲落。

短刃揮出,一股赤紅色的十字刀氣向男子砍去。

對面的男子看了看這赤紅色的刀氣,樣子十分的藐視。

脾氣不小,可是實力不夠。

還不是任由我拿捏。

他袍子一甩,一股白茫茫的劍氣,直奔十字刀氣而去。

只不過這白茫茫的劍氣,卻在空中被凍結了,形成了實質性的,一條長長的線。

「我應該沒有來晚吧。」

冷天殊並沒有向第一個信號彈的地點走去,而是選擇離他最近的第二個信號彈的地點。

冷天殊看了看對面的男子。

「採花盜,雞牛蛇。」

冷天殊的話一出口,秦趙歌個噗的一下就樂了,這名字,太有個性了。

雞牛蛇看著冷天殊。

又來了一個俊美少年,今天自己的艷福不淺啊。

這個少年還認識自己,想來也是應該聽過自己的赫赫威名吧。

看著被凍成長線的劍氣。

雞牛蛇不敢大意,這個傢伙雖然實力不高,可是他那手冰系武技,頗為詭異,竟然能凍住自己的劍氣。

雞牛蛇剛要動手,就被陸陸續續過來的人,圍在了當中。

雞牛蛇看了看眾人。

我靠,今天我人品大爆發。

這男男女女皆是自己的菜。

不過至於實力嘛,全在自己之下,那麼就一股腦的收下吧。

「大家小心,這傢伙有一件六品靈兵,曾經擊殺過圍捕他的一位武宗。實力不可小覷。」

冷天殊對於這位雞牛蛇,還是有一些了解。

「今天老子走運,就將你們全收了吧。」

雞牛蛇手中出現一桿長槍。

……

警告警告。

真命天子秦趙歌有危險……

劉俊之聽見系統的提示,臉色變得很難看,怎麼會出現這種事情。

真命天子怎麼會有危險,而且還不是一個,兩個真命天子加兩個真命天女。

不過系統剛提示完之後,就立刻重新提示了一下,危機已解除。

這啥情況?

劉俊之不解。

……

雞牛蛇發現自己沒事惹這幫人幹什麼?

結果現在可好了,被一個武聖拎著玩兒。

而且自己還修為被封。

「爹爹,你怎麼來了?」小蘿莉燕秦問道。

藍衣男子聽到話后,將雞牛蛇,整個人鑲在了地上。

然後他坐在雞牛蛇的背上,說道:「我過幾天就要回邊塞去了,所以今天特意想跟你告個別。沒想到就遇見了這種事情。不得不說,你們臨陣經驗,要在強上一份,這傢伙早已經是你們的手下敗將了,何須我出手呢?」

「竹林外的那位兄弟,你在外面也看夠了吧,何不進來一敘。」

藍衣男子說道。

他正是秦燕的父親,劍武聖燕秦。

不一會兒,一個男人出現在眾人面前。

赫然是秦趙歌的父親秦迪,只不過他左眼戴著個眼罩。

秦趙歌看著自己的父親,老爹怎麼這副打扮。

「多謝。」秦迪深施一禮。

絕色魅惑:前夫請站邊 「我不出手,你也會出手。」燕狄說道。

這個男子在竹林之外呆了很長時間,如果不是自己進來的話,出手的人應該是他。

武帝實力的修為。

在這小小的渤海郡已經算是很高了。

「好了,既然沒有什麼危險,我就走了,小子,好好修鍊,別給爹丟臉,別給你劉叔添麻煩。」

秦迪說完之後,便消失不見,來去如風一般。

劉叔,聽到這個稱呼之後,冷天殊拍了拍秦趙歌。

「我是劉俊之的結義兄弟,來叫一聲冷叔。」

秦趙歌腦門一條黑線,老爹在坑自己。

「你要是敢叫,今天晚上你不許吃飯。還有你,敢占老娘便宜,是不是皮癢。」

周影雪面色不善的說道,這個冷天殊蹬鼻子上臉。

雖然他是小師叔的結拜兄弟,可是他敢在自己面前稱長輩的話。

周影雪一定會好好教育教育他。

看到周影雪的模樣,冷天殊立馬就認慫了。 ?看著冷天殊,雲航哈哈大笑。

這傢伙,又挨訓了。

藍衣男子看了看冷天殊,然後又將目光移動的女兒身上。

這兩個人終於見面了,可能,他們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女兒,我走了。」燕秦將雞牛蛇提在了手中,然後消失不見。

秦趙歌將雲落拽了起來。

將雲落身上的衣衫,又重新整理了一番。

「對了,那頭紫金熊貓。」

秦趙歌想起來,被他制服的那頭紫金熊貓。

應該還倒在原地。

「原來你們倆有底牌這麼豐厚。」

周晴說道,她剛才認出了藍衣男子。

赫然是劍武聖燕秦。

九州大陸有名的散修。

雖然不知道那戴眼罩的男子究竟是誰?

不過那武帝的修為,也讓他吃驚不小。

一個武聖加一個武帝,他們紛紛將自己的子女送入紅楓山莊,是一時的惡作劇,還是有什麼陰謀呢?

那就不得而知了,不過要提醒一下老公,多多注意才是。

秦趙尷尬的笑了笑,看來還是自己修行不努力,否則的話,也不需要聯絡老爹。

不過小蘿莉秦燕的父親是武聖,也讓他大吃了一驚。

原來這個小丫頭有這麼豐厚的背景。

武聖修為,那可是這個大陸最頂尖的一類人。

眾人紛紛起身,剛才的事對他們的衝擊太大。

每個人心中有不同的想法。

「先處理那隻紫金熊貓,然後我們再繼續趕路。」雲航說的,無論如何,收穫一隻紫金熊貓,這這趟臨海鎮之行,也算是小有收穫。

更何況與雞牛蛇一戰,讓她深深的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秦燕的父親帶走了雞牛蛇,但是將他的兵器全部留在了這裡。

那意思很是明顯,這些東西就是送給他們的見面禮。

作為武聖,這些東西他並不放在眼中。

不過對於紅楓山莊的眾人而言,這些東西就顯得彌足珍貴。

……

「這霧氣真大。」石昊天站在屋外,與旁邊兒的冷倩兒在聊天。開始聊的只是一些成長中的趣事而已,後來慢慢的什麼都開始聊。

慢慢的,冰倩兒開始依偎在石昊天的肩頭,而且臉上,流露出十分欣喜的模樣。

讓石昊天連連失神。

至於屋內的眾人,除了周金明以外,都盤膝而坐,細細的感悟著,今天上午的切磋,對於他們的影響都很深刻。

對於外面打情罵俏的兩個人,很自然的,被他們都忽略掉了。

石昊天覺得現在呆在屋外有些不妥。

於是便將冰倩兒抱起,向那白茫茫的霧氣中走去。

對於石昊天的舉動,冰倩兒只是擰了一下石昊天。

然後便任由他抱著。

有美人在懷。

石昊天自然欣喜萬分。

看來自己已經搞定了冰倩兒。

從昨日的開誠布公,裸體相對。

到今日的肌膚之親。

這速度,讓石昊天都感覺有些快。

不過現在石昊天考慮的並不是這些。

考慮的是以後,更長遠的未來。

作為人皇欽定的侯爺,他註定不會與各大宗門接觸太多,而冰倩兒出生的逍遙學院,自從創建以來,一直保持著獨立。

不會偏向人皇和三大聖地,任何一方。

是中立派。

而現在他們有了這種關係,逍遙學院會如何做出應對,畢竟能在靈路上折冠,那潛力一定是巨大無比。

逍遙學院會真的放人嗎?

依偎在石昊天懷中的冰倩兒,心中美滋滋的。

並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作為戀愛中的女孩,她想的不是很多。

她只是知道,抱著他的石昊天,看到自己裸身的一瞬間,迅速的將衣物蓋在自己的身上。

並沒有在多看一眼。

而且眼睛清澈透明,只是那不爭氣的鼻子稍微的出賣了他,一股鼻血悄然的向下流淌著。

雖然她知道,這傢伙恨不得再多看兩眼,但是卻沒有那麼做。

看來這傢伙還是十分的可靠。

兩人走在迷霧當中,石昊天突然停住了,然後放下自己,盤膝而坐。

冰倩兒很自覺的,趴在了他的肩頭,而且不停的吹氣,戲弄的石昊天。

石昊天一把摟住冰倩兒,並輕輕的親吻了她的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