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嘿嘿!」

「快點,本鬼王大叼已經急不可耐了!」

華新故意發出陰森的聲音,嘴巴吧唧吧唧著,發出陣陣的聲音!

「死就死了!」

「鄭宏偉,你不是個男人,都是你害我的,老娘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雲清馨一想到自己已經向鄭宏偉低頭了,已經率先走出了和好的第一,但是他居然還和其他女人當著自己的面搞曖昧,絲毫不顧及自己的感受,不然自己也不會遇見如此兇險的事情!

「死就死了!」

「閉著眼睛,就當著被鬼給捅了,瑪的,好像真的是被鬼給捅了!」

雲清馨閉上了自己的眼睛,旋即也豁出去了似的,只想要儘快結束現在這讓人恐懼的糟糕的處境!旋即,什麼也不顧了,豁然就三下五除二的快速的脫掉了自己的上衣,旋即解開了自己的褲子,嘩啦往下一脫,就脫掉了腳踝處!

「快點!」

「全部給我脫的乾乾淨淨的!」

「嘿嘿,不然本鬼王也就把你吸的乾乾淨淨的,讓你魂飛魄散!」

華新鬼氣森森的威脅的聲音,不由傳了過來!

雲清馨聞言,沒有任何的辦法,一直緊緊的閉著自己的眼睛,旋即什麼也不去想,就直接脫掉了內衣以及褲子,然後讓自己變的光溜溜了起來!

「我不管你是什麼鬼,你要來就快點來吧,完事了之後,就讓我快點離開!」雲清馨咬了咬牙說道!

「呵呵!」

「做了本鬼王的女人,你以為你還能走的掉么!」

「既然是本鬼王的女人,就好好的給本鬼王生鬼胎!」

華新陰森森的說道!

雲清馨聞言,一顆心跌瑞了谷底之中!

「隨你的便!」

「死就死吧!」

雲清馨已經妥協了!那就任命吧!

「嘿嘿!」

華新嘴角一鉤,旋即用力一吸,一股陰風吹過,頓時就見剛剛雲清馨脫下來的衣服,就被這股吸力給吸了起來,然後消失不見,被華新放入了萬象山河圖之中!

「轉過身去,趴在馬桶上!」

「本鬼王喜歡后入!」

華新邪魅的笑道!

「……」

雲清馨無話可說,只能如同行屍走肉一般的按照華新的指示,然後轉過了身去,趴在了馬桶之上!

「嘿嘿!」

華新見到雲清馨這麼聽話的按照自己所說得去做,也知道雲清馨是真的被自己給嚇怕了!

「喲呵!」

「這麼水嫩啊!」

「真是好可惜啊,這麼好的一顆大白菜,怎麼就被那頭豬給先拱了呢!」華新低頭凝視著水嫩水嫩的雲清馨說道,旋即就亮出了自己的絕殺武器!

「嘿嘿!」

華新頓時就邪惡的笑了起來!

重生當軍嫂 雲清馨能夠感受到華新已經靠近了自己的身體,並且感覺到了那絕殺的武器在門口磨蹭著,且並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感受到這鬼接近了自己的身體,雲清馨嬌軀顫抖著,綳得緊緊的!

「鬼也能摸得著?」

雲清馨能夠感受到華新的絕殺武器,自然能夠感受的道,心裡不由泛起了這樣的嘀咕!雖然心裡有這樣的嘀咕,但是她腦子是迷糊的,根本就轉動不了,去思考什麼!

「哈哈哈!」

華新見到雲清馨這般狀態,頓時就大笑了起來!

「我說小姐姐!」

「我來了哦!」

華新邪魅一笑,恢復了自己本來的聲音,沖著雲清馨說道!

大佬拯救計劃 「滋溜」

隨著滋溜一聲,雲清馨頓時感覺就是一脹!

她的嬌軀一僵,整個人崩的緊緊的!

尤其是華新的聲音驟然響了起來,恢復了本來的嬉笑的聲音!

雲清馨頓時就聽了出來,不是剛才那個傢伙么!

「是你!」

雲清馨睜開了自己的眼睛扭頭,就向著華新看了過去!

頓時,就看見華新那張帥氣,帶著邪魅氣質的臉頰印入了自己的臉頰之中,一想到華新站在自己的身體後面,而自己身體脹痛的感覺是怎麼來的,她瞬間就瞭然了,整個人頓時就被氣炸了肺!

「你坑我!」

雲清馨立刻意識到,剛剛是華新故意裝鬼蝦自己,所以現在進入自己身體的那就是華新了

「你混蛋!」

「你無恥!」

「你流氓!」

「你不得好死!」

雲清馨似乎想要將自己這一輩子都能想到的惡毒的言語用在華新的身上!同時,也劇烈的掙扎了起來,反抗了起來:「我要殺了你!」此刻的雲清馨瘋了一般,劇烈的掙扎著,咆哮著!

「喲呵!」

「我說小姐姐啊!」

「是你剛剛說得,看你敢不敢進來!」

「怎麼了?」

「難道你想反悔不成?我已經進來了,難道你就不旅行自己的承諾!」華新嬉笑的看著雲清馨,整個身體死死的壓在雲清馨的身體之上,禁錮著雲清馨的一舉一動,儘管她反抗的很是厲害,但是在華新的力量之下,還不是如同螻蟻一般,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

「你深井冰,你進來了,就要老娘和你做,你腦殘啊!你腦殘,你怎麼不去死啊!」雲清馨惡毒的咒罵的聲音響了起來,說道!

「嘿嘿!」

「我不生氣,我不生氣!」

華新笑眯眯的說道:「我就原諒你剛才被鬼給嚇慘了,沒想到你自己被自己嚇死了。我只是進來而已,都沒有裝鬼嚇唬你,可你自己這樣,我也是沒有辦法的,嘿嘿!」

……

「這個該死的婆娘進去了這麼久,怎麼還沒有出來!」

鄭宏偉見到華新和雲清馨兩人都進入了衛生間裡面!

雖然知道華新和雲清馨兩人剛認識不久,不可能發展的這麼快!

但是,見到剛才華新和雲清馨兩人這麼有說有笑的,加上雲清馨和華新兩人進入了廁所裡面!

如果,她要是賭氣什麼的,做出什麼事情,也是可以能夠理解,甚至能夠想得到的!

「死賤人!」

「我們還沒有離婚!」

「這是也是想要和好,你這是要給我人生最大的恥辱么?」

鄭宏偉一想到這裡,整個人頓時就不好了,同身邊的美女打了一聲招呼,就向著衛生間的方向走了過去:」我奉勸你最好別用這樣的方式來發泄心中的火氣,否則,我是不可能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你的,我會恨你一輩子!」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 「哼!」

鄭宏偉怒氣沖沖的向著衛生間的方向走了過去!

「是他!」

蔣璐頓時就看見站了起來的鄭宏偉!

「不行!」

「既然有肉送到老公的嘴巴裡面,好事當然不能被打擾!」

蔣璐受到了華新的迷魂術的影響,此刻心裡只有華新!

她見到鄭宏偉的臉上,就知道鄭宏偉心裡在想什麼,立刻就站了起來,沖著鄭宏偉喊道!

「這位先生,你好!」

蔣璐連忙沖著鄭宏偉喊道!

「幹什麼!」

鄭宏偉聽見有人喊自己,頓時沒好氣的頂了過去,一臉火氣!

「你怎麼了,看你火氣這麼大!」

「哎!」

「我一進入團里,就主意到你們兩口子了!」

「兩口子嘛,床頭打架,床尾和,沒有必要吵架,吵到離婚的地步,你說是不是呢!」蔣璐站了起來,向著鄭宏偉走了過去,並且拉著鄭宏偉的胳膊,向著座位上坐了過去!

「你想要說什麼!」

鄭宏偉皺著眉頭的看著蔣璐!

因為是蔣璐的男人華新和自家女人云清馨一起進入的衛生間,而且時間也過去了這麼久了,要是上個廁所早就應該出來了,現在還沒有出來,鬼知道兩人在廁所裡面是不是做那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所以,鄭宏偉對蔣璐也沒什麼好臉色!

「你先坐嘛,生那麼大氣幹什麼,那不是傷身嘛!」

蔣璐沖著鄭宏偉說道,並且把鄭宏偉向著座位上拉了過去!

鄭宏偉雖然心裡懷疑華新和雲清馨兩個人在衛生間裡面,是不是在做對不起自己的事情,但是蔣璐的態度這麼好,也讓鄭宏偉一時發不出更大的火來!

「你看啊,兩口子吵架嘛,和好就好了,離婚幹嘛,畢竟遇見一個人不容易,走進婚姻裡面更是不容易啊!」蔣璐勸說的道!

「我的事情管你什麼事!」

鄭宏偉雖然做了下來,但是任然沒好氣的說道!

「你管好你自己的老公就是了,你管我幹什麼!」

鄭宏偉沖著蔣璐說了這麼一句,但是眼神還是時不時的向著衛生間的方向看了過去!

「當然是希望你們和好啊!」

「我也是過來人!」

「我和我老公啊,從結婚的時候,到現在都一直很冷淡,現在老公對我很好,所以啊,吵架不可怕,可怕的就是分開!」蔣璐彷彿過來人一般的勸說著鄭宏偉!

「呵呵!」

「你老公也不是好東西,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的老公再說吧!」

鄭宏偉冷言冷語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嘛!」

「我好心好意的勸說你們,也是不想你們以後後悔罷了,你怎麼能這麼說我老公,你太不識好人心了!」蔣璐生氣的說道!

豪門酷少放過我 「呵呵!」

「我什麼意思!」

「你也好意思說,你看看你老公,做了什麼事情!」

「明知道我們吵架,他就開始乘虛而入,勾引我女人!」

「他們兩人一前一後,進入衛生間這麼久了!」

「你別告訴我,上個廁所要這麼長的時間,而且他們兩人一起進去,現在都還沒有出來,難道不是在廁所裡面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嘛!」鄭宏偉冷笑的說道,「所以,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的老公再說吧!」

「哼!」

鄭宏偉怒氣沖沖的向著衛生間的方向走了過去!

「是他!」

蔣璐頓時就看見站了起來的鄭宏偉!

「不行!」

「既然有肉送到老公的嘴巴裡面,好事當然不能被打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