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但有一些人早已認得凌塵!

「是他?怎麼可能?他竟然成了藥師系少閣主,啊,我不信,我不服!」

段風得悉,大聲怒吼,非常的不甘。

「凌塵,藥師系少閣主!」

常家中,一名絕美的女子也收到了消息,她只輕輕低語了這句話,沒有顯露出任何的情緒。

「沒想到,也看不出來啊,才幾天過去,凌塵這小子竟然已經是天劍書院藥師系的少閣主了,但他只有大宗師境,只怕有太多的年輕人不服氣,也沉不住氣。 霸寵宅妻 而凌塵這小子肯定不知道,新生少閣主三天之內是不可以拒絕書院中任何不超過一個大境界學生修士的挑戰,也便是說現在整個天劍書院中,只要靈嬰境之下,皆可挑戰他,最可怕的是整個雲水城的天才人物,又有哪個不是天劍書院的學生?」

雲來客棧中,老闆娘泡在靈泉浴池中,一身雪白曼妙在霧氣氤氳中充滿了神秘無窮的誘惑。

此時,她捧起一片水珠,一邊灑落胸前的嫩白飽滿處,一邊輕然自語地開口道。

水珠,在玉峰上滾動,甚至在粉色的葡萄上輕啜,此情此景,唯美、魅惑,卻唯有孤芳自賞!

而正如神秘老闆娘所言,天劍書院幾乎要炸開鍋了!

一名大宗境少年都可以成為少閣主,那他們這些天級道台圓滿境的天才越階者又算什麼?

「挑戰,我要挑戰他!」

「擊敗,我要擊敗他!」

「取代,我要取代他!」

天劍書院,一個個天才發出了聲音,已放言要挑戰、擊敗,甚至取代凌塵。

雲水震動,書院沸騰。

凌塵瞬間成為所有人的焦點。

而身處旋渦中心的江寂塵,對此事還一無所知。

他此時還沾沾自喜,一臉的傲然之色。

「哼,從此之後,誰還敢向我隨便出手,我可是藥師系的少閣主!」

江寂塵得意萬分地想道,臉上掛著愉快的笑意。

葯老頭宣布完江寂塵藥師系少閣的身份后,皮笑肉不笑地看了江寂塵一眼,然後飄然地離去。

但江寂塵並沒有在意,他一個人走在一條書院大道上,看著一群人正向他走來。

他不由得挺直了身子,一臉傲然之意,正準備接受他們崇敬的目光及問候。

但此時,一個學生驀然加速衝到他面前大聲叫道:「我,陣法系學生羅軍向藥師系少閣主凌塵正式發出挑戰!」

這跟想象的不一樣啊!

聽到這話,江寂塵瞬間懵逼地想道。 ?

這是什麼情況?

自己是藥師系少閣主,他們見到自己。

不是應該生出崇敬之意,恭敬有禮的問候么?

為什麼一上來就挑戰?

太不友好,太不和平了!

江寂塵一臉呆逼,非常的想不明白。

他正想開口問問什麼情況?

但那叫羅軍的學生修士修行者竟然已經撲殺了過來。

靠,不是說挑戰嗎?

自己還沒應呢,對方怎麼就可以向自己出手了?

這絕逼是突襲好不好!

而且,這時候江寂塵竟然還看到那一群學生修士修行者竟然已經排起隊,一個個對他虎視眈眈。

來不及多想,羅軍已凝靈成陣,從四面八方壓落下來,籠罩江寂塵。

對方雖然只是地級道台築基圓滿境,但在陣法方面造詣很不凡,攻擊威能不弱。

可惜他遇到的是江寂塵!

山河掠影,一步踏出,江寂塵已經閃避開所有的陣法攻擊。

他驀然出現在羅軍身邊,然後一牚拍翻他在地。

江寂塵剛要開口問羅軍什麼情況?

但已經有一名學生修士神速的衝出,大聲說道:「我,術士系學生修士錢風向藥師系少閣主凌塵正式發出挑戰!」

然後,也不等江寂塵應戰,對方已經衝殺上來。

錢風,地級道台圓滿築基境,在術法方面有很深的感悟,平時很自信。

他此時雙手幻動,結出術法結印,凝成強大的攻擊,遠遠轟殺向江寂塵。

直到此刻,江寂塵已感覺事情不對勁,自己似乎錯過了一些什麼信息。

他忽然想起葯老頭離去時,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他已有一種預感,自己被葯老頭坑了。

而幸好這些挑戰者雖然都是書院各系中不凡的天才,但相對江寂塵來說,依舊是很弱的。

所以,面對錢風,他依舊一步掠出,一拳轟碎對方的術法印結,然後一掌把對方拍暈過去。

因為挑戰者不是很強,且對方也並無殺意,再加上自己還弄不清楚什麼情況。

江寂塵就沒有下殺手,都只是拍暈在地。

而接下來的事無疑在重複上演!

直到江寂塵把這一群十多個挑戰者全部干翻在地,餘下最後一個的時候,江寂塵才終於可以安心的開口問道:「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我明明沒有接受你們的挑戰,你們為何可以向我出手,而且,執法者或者書院老師都沒有出現?」

這名學生修士全身靈力被封,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

但他很倔強,並沒有屈服,目光狠狠盯著江寂塵道:「連書院諸多規則都不懂,你有何資格當少閣主?哼,我絕對不會告訴你的!」

然而,這名學生修士剛說完話,江寂塵突然抓住他的一隻手臂一捏。

「咔嚓!」

「啊!」

手臂骨頭斷碎的聲音和慘叫聲音同時響起。

這名學生修士瞬間臉色蒼白如紙、汗如雨下,一臉痛苦的表情。

江寂塵卻是神情沒有絲變化,他無比淡漠地開口道:「我想,你既然挑戰了我,那麼,只要我沒弄死你,沒廢掉你的修為,我對你怎樣都是可以的!」

「你拒絕一次,碎一根骨頭,回答不能讓我滿意,也碎一根骨頭,你可以選擇的!」

說完,江寂塵又隨手發力,又擔碎了他的一根手指骨。

「啊,我我沒有說不告訴你呀,你為何還要捏碎我的指骨!」

這名學生修士慘叫道。

江寂塵淡淡地應道:「只是捏得順手,多捏了一下而已,而且,你的廢話太多了!」

「咔嚓!」

說著話,江寂塵又捏碎了對方的一根手指。

這一刻,這名學生修士忍住了慘叫,也不問為什麼了,而是顫抖、驚恐地開口道:「但凡新少閣主產生,三天之內,新生的少閣主不可以離開書院,只能呆在書院公共區域,不可以拒絕書院中任何不超過一個大境界學生修士的挑戰,而向少閣主挑戰者,只需出聲明言挑戰,便可以直接出手,不受任何地點的影響,只要不出人命,不廢修為,戰鬥過程便沒有任何的限制!」

最終,這名學生修士再沒有一句廢話,直接告訴了江寂塵是什麼情況。

果然如此,又被變態葯老頭坑了!

之前江寂塵才在人前稍稍坑一把對方。

現在,馬上就被報復回來。

三天時間,不許離開天劍書院,任何靈嬰境下的修士都可以挑戰他!

自己只是大宗師境就成了少閣主,只怕已經引起了眾怒,無數天劍書院學子要挑戰他。

江寂塵可是知道,少年者最是無畏、熱血的,哪怕明知戰不過,也毫無懼意的向他挑戰。

這三天,他只怕無論出現在哪裡,都會受到挑戰!

「變態葯老頭,你大爺的,這次小爺我記下了!」

雍少撩妻盛婚來襲 江寂塵恨恨地想道。

他隨手拍暈了這名學生修士,然後就要離開。

但這時候,突然有人大叫道:「快看,藥師系大宗師少閣主在那裡!」

「轟!」

下一刻,一道道不凡的氣息暴發,快速地向這裡接近。

遠遠的便有人叫道:「我方紅,劍道系學生修士正式向凌塵少閣主發出挑戰,戰!」

江寂塵聽了,一陣呆愣!

還有女生,而且還扛著一柄大劍,戰意驚人,生猛無比的衝殺過來。

「一個女生,需要這麼猛嗎?以後誰敢要?」

江寂塵哀嘆,但他也果決的出手。

沒有退縮,大步迎著對方走去。

「轟!」

一拳轟飛對方的大劍,然後直接一腳將這名叫做方紅的生猛女生踢飛,口中噴血倒地。

江寂塵沒有留手,那怕對方是女子!

他需要以強絕的手段震懾對方。

「我某某,某某系學生修士正式向凌塵少閣主發出挑戰!」

這句話不斷地重複響起,而每次響起,就有一人被江寂塵轟飛,最後在書院的一處處地方,不斷的可以看到有人暈倒躺在地上,散落四方,成為了一道奇特的風景。

本以為,這樣能夠震懾眾學生修士,減少一些挑戰者。

但挑戰者反而更多了

戰之不盡,轟之不絕!

最後連江寂塵都煩、怒、怕了。

邪君甜寵:豪門嬌妻 只能在書院中四處躲避,但無論身處那裡,都會輕易被找到。

至於書院的私人區域,已完全對他關閉!

哪怕葯園,他一進去,直接被一道神秘光芒傳送走,是聖級人物出手,並且在監視他了。

此時,他剛剛在一處樹林中擊倒了二十多個挑戰者,有些狼狽地走出來。

驀然間,他看到了兩個熟人。

韓青和清雅! ?清雅已經發現了江寂塵,此時用有些憐憫的眼神看著他。

她覺得這位少閣主挺可憐的,先是被當偷葯賊,接著又被葯老頭坑了一把。

其實,葯老頭就算公布凌塵為藥師系少閣主,也沒有必要搞出這麼大的陣陣仗。

氣勢蓋世,異象驚人,師生皆知,還這麼囂張的放言。

絕對是故意的!

江寂塵明顯感受到了清雅目光中的憐憫之意,這讓他感到憋屈!

但他現在懶得跟清雅計較,而是向韓青走去。

江寂塵大笑一聲道:「韓青兄弟,久仰大名!」

聽到江寂塵的話,無論是清雅還是韓青都是愣了一下、一頭霧水。

清雅卻不知韓青何時這麼出名了?竟然連少閣主都對他久仰大名!

韓青更是一臉懵逼地看著江寂塵,覺得對方怎麼給自己一種熟悉的感覺。

不過,他並不認得對方,而自己才來天劍書院幾天,雖被煉器系的一名奇怪老頭收為弟子。

但這些都是極為低調的事,與這位少閣主高調的作風比,連萬一都及不上。

但對方怎麼認得自己?

還久仰,久仰自己什麼?

韓青自然不知道江寂塵久仰他的坑人、陰險了!

「咳,凌塵少閣主,過獎了,這個找本韓少有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