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眾人疑惑,但很快一群人的神色就變化了起來。

「不會是他吧?」

「不管是誰,先走!」

……

一時間,一群人紛紛後退,可不敢在這裡被天劫牽扯進去!

他們都是帝王,但如今的境界卻壓制到了明台境。

可是,若是被天劫牽扯進去,降下來的天劫威力,卻不會壓制,依舊是帝王境界的天劫!

他們若是被牽扯進去了,絕對是活不成,會被天劫劈死的!

而至於這天劫是誰引來的,眾人也沒去多想,甚至都不用猜!

這裡,除了他們,還剩下誰?只能是李瀟了!

但,對於當事人李瀟來說,他卻是渾然不知。

他浸泡在天火河內,渾身熱乎乎的,肉身更是變強了不少。

之前,進入天火河內,堅持不了多久,就要上岸。

現在,李瀟感覺自己能堅持一天!

並且,明台上的屍骨畫面,已經被祛除了一半!

按照這速度,用不了多久,屍骨畫面就能被祛除乾淨!

「屍骨畫面全部被祛除乾淨后……我的肉身會有多強?」李瀟激動,感覺自己的肉身,越發強大!

甚至,他能感覺到,肉身好像在蛻變,正朝著某種特殊的境界衍變!

「難道說……我要肉身成帝了!?」李瀟眨巴了一下眼睛,激動道:「若是肉身成帝……我非得好好收拾一下外面的那群帝王!」

轟!

……

就在此刻,天火河上的劫雲,黑壓壓的一片,像是這一方天地要塌陷下來一般。

並且,雷劫終究是爆發了!

剎那間,無盡的雷霆,猶如傾盆大雨灌注而下,將整個天火河都淹沒了下去。

但是,李瀟處於天火河之中,卻渾然沒有察覺到。

只因,天火河非凡,居然隔斷了天劫之力!

「他不會被劈死了吧?」

「他身上還有六道神技,若是死了,六道神技會不會也被劈成灰燼!?」

……

眾人凝眸,之前想著李瀟死,但現在卻又在擔心李瀟了!

準確的說,他們是在擔心李瀟身上的寶物是否也會被劈廢!

「現在怎麼辦?真的打起來,我蒼龍一族占卜了上風。」蒼臻穹凝眸,對著蒼流風問道。

「怕什麼?李瀟是聖界的人,是古凡塵的弟子,難不成聖界就沒安排了?」蒼流風很淡定,道:「等著吧,馬上就會有結果了。」

今天又是五更!而且還是周一!沖推薦榜啦!各位把你們的推薦票拿出來吧!狠狠的羞辱我吧!

(本章完) 聖界強不強,誰也說不準。

但很多大世界的帝王都在猜測,聖界或許不像表面中看起來那麼簡單。

畢竟,聖界當初可是誕生出過第十一個界主,更是誕生出第二個帝王!

就憑這一點,足以和前三的大世界媲美了!

這樣的世界,哪怕如今沒落了,其底蘊也是深厚無比。

而此刻,雙方人馬站在距離天火河不遠處,看著無盡的雷劫落下,心裡各懷著心思。

好在天火河非凡,隔斷了天劫,哪怕是身在其中的李瀟,都沒有半點察覺。

如此,直到半天後,當天劫消失后,這裡又恢復了平靜。

「嗯?他出來了!」

「沒死!?」

……

就在此刻,天火河面上,李瀟浮現出來,渾身神曦籠罩,肌膚上,更像是有一個個神袛盤坐,頌唱著經文!

其肉身,從遠處看,猶如一塊琉璃一般,散發著七彩神曦!

而當眾人來到天火河附近時,卻發現李瀟的肉身,平凡無奇!

但,在場的人,可都是帝王,眼光非凡,一眼就看出了李瀟的不凡之處!

「這肉身……什麼情況!?」

「為何我會感到一絲壓抑!」

……

眾帝王心驚,盯著李瀟看個不停。

而此刻,李瀟很淡定,眼睛更是斜視那些帝王,輕飄飄的來了一句:「等我這麼久,你們是來找虐的?」

「什麼!?」

「什麼意思?」

……

這一刻,一群人愕然,更是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要知道,他們是帝王,哪怕壓制了境界,也不是一個明台境修士能抗衡的。

李瀟這番話,莫不是被天劫劈傻了?

「有點古怪……」蒼流風皺眉:「他的肉身,不像是成帝,但……距離成帝好像也不遠了……」

「這小子,到底怎麼回事?這肉身強的有些離譜!」蒼臻穹也是心驚,沒接近李瀟,卻能感覺到一絲壓力!

不過,在場之人,都沒怎麼在意。

女神的最強高手 畢竟,他們身為帝王,什麼事沒見過!?

再者,身為帝王,都是一路競爭下來,踏著競爭者的白骨前進!

這世上,很少有事能撼動他們的心!

「李瀟,快與我們回蒼龍一族,我們可以庇護你。」蒼臻穹提醒道:「莫要在外胡鬧了。」

「哦?原來是蒼龍一族?」李瀟笑道:「沒事,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我已經不是曾經的我了。」

「小屁孩,胡鬧什麼!我龍族帝王齊聚,為的就是保住你,你聽話點,趕緊跟我們走!」蒼流風沉聲道:「再胡鬧,就把你給鎮壓了!」

「……」李瀟聞言,不由翻了個白眼,心裡卻暖暖的。

他知道,蒼龍一族是來庇護他的,雖說要把他鎮壓,但也是為他好。

可是,李瀟卻真的不想走!

正如他所說,如今的他,已經不是曾經的他了!

在天火河內待了幾天,其明台上的屍骨畫面,已經徹底祛除!

並且,他的明台上,出現了一縷淡淡的帝王之氣!

這是肉身即將成帝的徵兆!

有了這等肉身,李瀟還怕什麼帝王!?

「你們想要我手中的六道神技和無上功法?」李瀟看向凰族等人,笑道:「可以,單挑啊,打贏了我,我就給你們。」

「若打不贏我,或者是以多欺少,那麼……我就毀了六道神技和無上功法!」李瀟冷聲道。

這話一出,凰族等一些帝王神色不由古怪了起來。

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李瀟哪來的勇氣和他們單挑!?

再者,身為帝王,有著自身的傲氣和魄力。

就算李瀟要找他們群挑,他們也不會接受!

「我若是打贏了你,你就把六道神技歸還給我?」凰族的女帝王問道,心裡也是想著,若是如此,那是再好不過了。

只要打贏李瀟,不傷他的性命,蒼龍一族也無話可說。

到時候,不僅涅槃重生回到了手中,也不會得罪蒼龍一族。

「那是自然。」李瀟笑道。

但,這話剛說完,李瀟像是想到了什麼,搖頭道:「不行!你是帝王,你打贏我,那是很正常,倘若我打贏了你,那你要給我什麼!?」

「總不能我啥都不要,光著和你打吧?」李瀟皺眉道。

這話一出,凰族的帝王差點沒被氣炸。

「你啥都不要?你覺得吃虧!?」凰族女帝王翻了個白眼,道:「你搶了我凰族拍下的六道神技,你還想要什麼!?」

「這……憑本事搶的,現在就是我的。」李瀟嘀咕道,隨即神色一正,道:「這樣吧,我要是打贏了你,你做主,把凰兒送給我!」

「……」

「……」

……

這一刻,全場突然就安靜了下來。

誰都沒想到,李瀟居然會提這種要求!

你這是怎麼了?是精蟲上腦了嗎!?

「凰兒的大長腿……嗯……摸了一次,還想再摸幾次。」李瀟嘀咕道:「放心,我就摸摸,不幹其他的。」

「你!你這個流氓!」凰族女帝王羞怒:「你師父古凡塵就是出了名的流氓,沒想到教導出來的弟子,也是個流氓!」

「你可真牛,把主意打到凰族的女界主身上了。」蒼臻穹擦了一把冷汗,看向身邊的蒼流風,問道:「咋整?我看這小子不靠譜啊。」

「你問我?我特么的去問誰!?」 總裁嬌妻養成記 蒼流風也是無語,一時間頗為凌亂。

而就在此刻,凰族的女帝王似乎被激怒了,指著李瀟,怒喝道:「螻蟻罷了,你若是能打贏我,不說把凰兒給你,連我都給你!」

這話一出,李瀟眼中不由冒出一縷綠光,問道:「真的!? 冷魅老公小嬌妻 這裡可是有這麼多帝王看著,你說話可要算數!」

「算數!」凰族女帝王撮著牙花子,心裡真想把李瀟給活颳了!

但,沒等她出手,他就看到李瀟的眼中,居然露出了一絲嫌棄之意!

這嫌棄之意,莫說是凰族女帝王,連其他的帝王都懵逼了。

「怎麼滴?他在嫌棄凰族女帝王?」

「我靠!還有這種嫌棄的!?你能不能配上凰族女帝王心裡沒點逼數嗎?!還敢嫌棄!?」

……

這一刻,連蒼臻穹和蒼流風都看不下去了,暗道這小子,真是被古凡塵給教壞了啊!

(本章完) 「和凰兒比起來,你差了點。」李瀟嘀咕道。

李瀟這話,說的雖然很輕,但這裡都是些什麼人,都是帝王!

哪能逃過他們的耳朵!

這一刻,凰族的女帝王被氣的不輕,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

她撮著牙花,恨不得將李瀟鎮壓個千百萬年!

「你還打不打!?」凰族女帝王沉聲道。

「來啊,我都準備好了,讓你先出手唄。」李瀟說道。

「你!我真是想把你給宰了!」女帝王怒吼,看樣子是被李瀟徹底氣炸了。

轟!

話音落下時,只見她逆沖而出,猶如一頭燃燒著火焰的神鳥一般。

其白嫩的手掌擊出,卻將空氣壓的扭曲,這一方天地,嗡嗡作響,此地當即化作了一片真空地帶!

「明台純凈無暇,剛好來試一試如今的戰力!」李瀟凝眸,一步踏出,逆沖而上!

其拳芒璀璨,三色之力浮現,三種六道之力迸發出無量光輝!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