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這個神秘的傢伙,即便放在中州域,怕也不算弱者了!」玄德幾人的神情有些凝重,因為在華服老者身上,他們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脅。

在童海與華服老者一前一後發動了至強一擊之後,與華服老者一同出現的那兩個中年強者,也是各自施展出威力強大的元技,頃刻間爆發而出的力量,不容小覷。

儘管心中早就打算好偷偷放水,出工不出力,但眼見著童海與華服老者三人皆已經發動了攻擊,玄德幾人也不好再冷眼旁觀,畢竟下方無數雙眼睛正盯著,若是太過於明目張胆地偷懶,同樣會引起眾人的不滿。

玄德四人,如同心有靈犀般,幾乎同一時間施展了元技,僅落後華服老者三人一步。

說來話長,但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從童海發動攻擊,到玄德四人無奈動手,整個過程,不過是一個呼吸的功夫。

在下方眾人的視線中,一片絢爛的攻擊,從各個方向匯聚而來,令人眼花繚亂,但誰也捨不得眨一下眼睛,因為他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半空中傳遞而來的一絲絲毀滅氣息,僅僅是泄露出的這一絲氣息,卻足以令眾人感到心驚肉跳。

「天級後期強者,果然是一群強大的生物!」藍楓舔了舔嘴唇,目光有些熾熱。

論戰鬥力,現在的他,在天級初期強者中也算是佼佼者了,甚至勉強能夠與天級中期強者過上幾招,然而在天級後期強者的眼裡,藍楓依然只能算是一隻大一點的螻蟻,半空之中的九位天級後期強者,哪怕是其中最弱的一位,也是能夠輕易秒殺他。

目光移向被包圍在中央的洛加爾,藍楓眼中閃過一抹擔憂:「洛加爾大哥能打得過嗎?」

面對八位天級後期強者的圍攻,光是想一想,都足以令人頭皮發麻。

下方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目光死死盯著半空,一動不動,彷彿化作了一座座人形雕塑。

彷彿經過了一個世紀般漫長的時間,童海等人的攻擊,終於靠近了洛加爾身前。

「咻!」

只見洛加爾的身影微微顫了一下,旋即瞬間暴閃,在一道尖銳刺耳的音爆聲中,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模糊殘影。

沒等眾人反應過來,洛加爾的身影,便突兀閃移到童海的身前,一巴掌拍在其蘊含著恐怖威能的王器之上。

「轟!」

猶如巨山墜落砸在地上的恐怖力量,令得那一把王器長刀釋放的刀芒轟然破碎,透過刀身傳遞而去的力量,震得童海手臂一震,發出一道骨頭碎裂的聲音,其緊握著的王器長刀,也是瞬間脫手而去,對著下方直直地墜落而下。

「嗬。」只聽得童海嘴裡發出一道壓抑的悶哼,旋即身子一陣不穩,搖搖晃晃地朝著下方落去。

僅僅一個照面,八大天級後期強者之一的童海,便身受重傷,失去了戰鬥力。

直到此刻,來自華服老者、玄德等人的攻擊,終於無一例外地落在了洛加爾身上,頃刻之間,爆發出一股毀天滅地般的能量,五顏六色,璀璨奪目,將洛加爾吞沒其中。

「他居然直接用肉身硬抗我們的攻擊?」華服老者、玄德等人面面相覷,腦子有些眩暈。

片刻,當爆炸的能量散盡,洛加爾的身影,重新進入了人們的視線。

當瞧得那一道衣服破爛,平靜而立的身影時,華服老者、玄德等人,無一例外地倒吸了一口涼氣,不可置信地望著幾乎安然無恙的洛加爾:「硬抗了這麼多攻擊,他竟然沒受傷!」

要知道,他們每一個都是天級後期強者,別說施展了威力強大的元技,便是最普通的攻擊,也擁有著極為恐怖的威力!

瞧著洛加爾那一雙沒有絲毫感情的淡紫色眼眸,所有人都忍不住心頭一寒,臉頰上悄然滲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強,太強了!」

無論是下方的眾人,還是身處戰鬥中的華服老者、玄德等人,抑或是整隻右臂幾乎被廢掉的童海,都是在這一刻,對洛加爾的強大,有了直觀的感受。

「就這水平,也敢對我出手?」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洛加爾環視了一圈,目光一一掃過華服老者、玄德等人,語氣中充滿了濃濃的失望。 聽得洛加爾不屑的話語,華服老者等人卻是出奇地沒有反駁半句。

洛加爾的強大,讓得他們有些絕望。

「便是神級初期強者,實力也不過如此吧?」一想到剛才幾乎被秒殺的童海,玄德等人便感覺到一股寒氣直衝天靈蓋,汗毛根根豎起。

這,便是青州大陸最頂級的天級後期強者的實力嗎?

強大得令同為天級後期強者的他們,沒有一點反抗之力!

原本還在為自己的強大實力而沾沾自喜的他們,直到此刻,方才意識到自己的渺小與無知。一個洛加爾,便擁有著足以秒殺他們的實力,那麼大陸上那些更加著名的天級後期強者呢?

總裁的專屬戀人 一時間,包括華服老者在內的諸多天級後期強者,心頭皆是忍不住生出一絲沮喪。

「算了,還是不跟你們玩了。」瞧著被打擊得滿臉灰暗的華服老者等人,洛加爾頗為無趣地搖了搖頭,本以為八個天級後期強者,勉強能夠讓他痛痛快快地戰上一場,但交手之後他才發現,這些傢伙的實力,與他過去遇見的那些天級後期強者相比,差得太遠了,唯有華服老者一人,勉強還能湊合一下,但單憑華服老者一人,依然無法給洛加爾造成什麼壓力。

喪失了戰鬥興趣的洛加爾,臉上的表情認真了些許,旋即身影在半空瞬間暴閃,就像是人形暴龍,對著華服老者等人迅速地探出拳頭,華服老者等人根本來不及抵抗,便是被一一命中,各自承受了洛加爾的一拳。

「轟、轟、轟、轟、轟。」

在一道道震耳的碰撞聲中,洛加爾四周的華服老者等人,竟是猶如下餃子般,從半空之中落下,待得洛加爾停下之時,半空中再無一人能夠站立。

就算是全盛狀態下,華服老者等人也不是洛加爾的對手,更何況現在的他們?

下方眾人,陷入一片死寂。

瞧著半空中震撼的一幕幕畫面,所有人都猶如石化了般,雙眼圓睜著,一動不動。

原本以為是一場龍爭虎鬥的戰鬥,結果最後卻是變成了一面倒的戰鬥,虎頭蛇尾地結束了。不被看好的洛加爾,反而成為了最後的贏家,而且他的勝利,不含一丁點水分,整個戰鬥的過程,乾淨利落,強勢得一塌糊塗。

「嘶……」藍楓也是深受震撼,嘴裡倒吸一口冷氣,「大陸頂尖的天級後期強者,實力居然如此恐怖!」

「的確挺強的。」透明老者罕見地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洛加爾的實力,便已經如此可怕,那麼他口中的天級極限,又該是多麼恐怖?

沒有理會下方震撼得獃滯的眾人,洛加爾的身影緩緩落下,重新回到了校場,瞥了一眼被嚇得幾乎發懵的黑鶴,洛加爾淡淡道:「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說出步流川的下落。」

他絲毫不擔心華服老者等人暴起偷襲,因為在剛才的戰鬥中,他可是重點照顧了華服老者三人,此時的華服老者三人,雖然沒有直接隕落,但短時間內,卻是沒有了再戰之力,甚至,連玄德等人,也是受了不輕的傷,短時間內無法發揮出百分之百的戰鬥力。

華服老者三人被打得癱軟在地,而玄德等人也是被嚇破了膽,不敢再對洛加爾出手,裝作一副身受重傷的模樣,以免被洛加爾惦記上。

「族長!」人群中,童家大長老童戰抱著昏迷不醒的童海,凄涼地喊著。

洛加爾掃了一眼,便立即收回了目光,再次看向黑鶴,他清楚自己剛才那一拳的威力,將童海打傷是沒問題的,但要說直接將後者打得休克昏迷,卻還不至於,不過他並未揭穿,無論後者是真的昏了過去,還是假裝昏迷,都與他無關,他所關心的,只有步流川的下落。

感受到洛加爾眼神中傳遞而來的殺意,黑鶴彷彿置身於冰窖,無窮無盡的殺意與煞氣,讓得他嚇懵了,腦子猶如缺氧般一片空白。

「還是不肯說嗎?」眼眉一挑,洛加爾眼神投射而出的殺機,愈發凜冽。

在一股凌厲的殺機中,黑鶴稍稍恢復了一絲意識,牙齒顫抖間,顫聲道:「我爺爺是黑煞,神級初期強者,你,你不能殺我!」

提到自己的爺爺,黑鶴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心頭也是多了幾分底氣。

儘管眼前這個傢伙強大得不可思議,但黑鶴依舊相信,在他那位近乎無敵的爺爺面前,再強大的對手,也不堪一擊。從他懂事以來,還從未見過哪個強者能在他爺爺手裡撐過一招,便是他口中的秦老幾人,也不例外。

「冥頑不靈!」不耐煩地搖了搖頭,洛加爾失去了最後一點耐心。

他身影一閃,出現在黑鶴身前,粗厚的手掌,緊扣著黑鶴的脖子,並將其緩緩提起,手掌漸漸發力。

「呃……咳咳……」被洛加爾的突兀舉動嚇了一跳,待得回過神來,黑鶴的身子已經被提了起來,快喘不過氣,臉部憋得通紅,雙手用力地拍打著洛加爾的手臂,大腦因為缺氧而產生陣陣眩暈。

「我,爺爺,是,神級……咳咳,初期,強者,你……咳咳,不能,殺,我……」黑鶴嘴裡斷斷續續地說道,每個字都說得極為艱難,臉部也是因為窒息缺氧而略微發紫。

直到現在,他都還堅定地認為,洛加爾不敢殺他。

「神級初期強者,很了不起嗎?」洛加爾的淡紫色眼眸掠過一抹殺意,那緊扣在黑鶴脖子上的手掌,忽然迸發出一股不小的力道,只聽得一道『咔嚓』的脆響聲傳出,緊接著,洛加爾猶如扔垃圾般,將黑鶴直接扔了出去。

只見黑鶴的身體在地面上滑過十多丈的距離,直到撞上校場中的一個火爐上之後,方才停了下來。

「少爺!」

華服老者三人睚眥欲裂,腦子頓時變得一片空白。

童海也是身子狠狠地顫了一下,心頓時沉到了谷底,雖然沒有親眼看到外面的畫面,但剛才那一道異常清晰的脆響,他卻是聽得清清楚楚,毫無疑問,那是脖子被扭斷髮出的聲音。

凡是知道黑鶴身份的人,這一刻,全都懵了。

黑鶴死了,事情大條了!

童海甚至可以想象,得知自己獨孫身死的黑煞大人,將會爆發出怎樣的怒火!就算他以保護天才的名義與借口,參與了戰鬥,儘力保護過黑鶴,但他心裡依舊沒有一點把握,黑鶴大人是否會因為此事遷怒於童家。

「完了!」

同樣想通了此節的大長老童戰,也是眼神灰暗而絕望地吶吶道:「黑煞大人絕對不會輕易饒了童家!」

不只是童家,也許,整個漢王朝,都將迎來黑煞大人的怒火!

「少爺!」華服老者三人痛苦地抱著頭,眼球中布滿了血絲,他們眼睛緊盯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黑鶴,希望奇迹能夠發生,然而,事實終究是殘酷的,黑鶴,黑煞的獨孫,他們的少爺,真的死了,死在他們的面前。

好半晌,華服老者三人死死咬著牙,轉頭看向洛加爾,眼中滿是仇恨。

黑鶴一死,他們三人就算活著回去,下場也好不了多少,而這一切,都是洛加爾造成的!

「我說過,找不到步流川,便只能從他徒弟身上討回一點利息,真當我開玩笑么?」感受到華服老者三人投來的仇恨目光,洛加爾搖了搖頭,隨意地道。

神級初期強者,他確實有點忌憚,但若是以此威脅他,那恐怕是找錯目標了。

且不說他自身的實力,便不會比神級初期強者差太多,在他背後,更是存在著遠比神級初期強者強大的長輩,那些老傢伙平時雖不太靠譜,但也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他身陷危機。

「都怪那老傢伙,若是他早點給我解除封印,我何須忌憚區區一個人類神級初期強者?」想到自己身體的力量被封印在天級後期,洛加爾便極為不爽地低罵了一聲,若非是有點忌憚黑鶴嘴裡提到的那個神級初期強者,他也不可能猶豫這麼久,到現在才動手。

不過現在人已經殺了,洛加爾也懶得再去多想,大不了立即回去找那老傢伙幫自己解除封印。

甩了甩頭,洛加爾在人群中搜尋了一陣,最終目光落在藍楓身上,徵詢地問道:「小老弟,你事情辦完沒,辦完了咱們就走吧。」

聞言,藍楓不由得將目光投向校場邊緣的聶無雙。

「預選賽的結果,我們一會兒便會登記,你現在提前離開也沒什麼影響。」聶無雙惋惜地看了生機完全流失的黑鶴,旋即收回了目光,整理了一下思緒,對著藍楓說道。

藍楓微微點頭,隨即轉頭對洛加爾道:「那好,洛加爾大哥,我們走吧。」

……

此時,在漢王朝境內的一座人跡罕至的森林中央,矗立著一座佔地上百畝的城堡。

這一座往日寧靜無聲的城堡上空,突兀地響起一道憤怒地暴吼:「是誰,誰殺死了鶴兒!」

伴隨著這一聲暴吼,整座城堡,都是猛然遭受到一股猶如大海巨浪般的氣勢衝擊,一座座古老的建築,在這一股恐怖氣勢的衝擊之下,轟然倒塌,轉瞬之間,便是化作一片廢墟,周圍瀰漫著嗆人的灰塵。

城堡的中心,一個鷹鉤鼻老者手裡握著幾塊四分五裂的玉石,睚眥欲裂。

四周建築中飛出數十道散發著強大氣息的身影,其中最弱的,都有著天級中期的實力,最強的,給人的感覺,甚至比出現在黑鶴身邊的華服老者還要強大。

此刻,這三十多位強者,無一例外地恭敬站在鷹鉤鼻老者身前。

PS:謝謝書友「煙暗」蓋章10元! 此刻的鷹鉤鼻老者,猶如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狂暴的氣勢,令得四周的沙石與草木瑟瑟發抖。

「黑煞,發生什麼事了,居然這麼生氣?」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自遠處崩塌的廢墟中爬起,拍了拍身上的泥塵,隨即朝著鷹鉤鼻老者飛了過來,人還未到,夾雜著一絲不滿的聲音,便先一步傳入了鷹鉤鼻老者耳中。

聞言,鷹鉤鼻老者深深吸了一口氣,將那狂暴的氣勢緩緩收斂,臉色極為陰沉。

感受到鷹鉤鼻老者的氣勢收斂,站在其身前的三十多位天級強者,暗暗鬆了一口氣,不知不覺中,他們渾身早已被冷汗浸濕。

抬眼望著從遠處飛來的身影,鷹鉤鼻老者胸膛劇烈起伏著,寒聲道:「鶴兒死了。」

「什麼?」剛飛到鷹鉤鼻老者身前的中年,眼眸陡然縮了一下,有些吃驚地道。

「鶴兒死了!」鷹鉤鼻老者重複地道,眼神則是更加冰冷了幾分。

沒等中年開口,鷹鉤鼻老者便轉頭看向始終恭敬站立的三十多位天級強者,閉眼沉默了許久,方才緩緩睜開眸子,神色陰沉道:「傳我命令,計劃提前進行,我沒時間在這耗下去了。」

聽得此言,中年臉色大變,不可置信地看著鷹鉤鼻老者:「黑煞,你瘋了!」

他趕忙勸道:「黑鶴不只是你孫子,也是我門下唯一的弟子,這孩子死了,你傷心,我也難過,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可以胡來。要知道,若是因為此事而打亂了那些大人物的計劃,我們倆誰也負不起這個責任!」

這個中年,便是黑鶴的老師,漢王朝十多年前的第一煉器天才,唯一的六星煉器宗師—步流川。

而鷹鉤鼻老者的身份,則是黑鶴的爺爺,那位神級初期強者—黑煞。

「你不必再說了,我心意已決。」

黑煞沉聲道:「鶴兒死了,無論是誰殺死他的,這筆賬,我都一定會討回!我要用整個漢王朝,為他陪葬!」

瞧著步流川欲言又止,一臉反對的模樣,黑煞聲音冷了幾分:「你放心,若是事情真的出了差錯,我一人負責。」

「我不是這個意思。」步流川皺了皺眉,遲疑了片刻,最終嘆氣道:「罷了,反正我們也準備得差不多了,計劃稍微提前一點,應該也沒有太大的影響。」

頓了頓,步流川神色複雜地看著黑煞,提醒道:「雖然我不知道是誰殺了黑鶴,但對方既然在秦政三人的保護下,依舊殺了黑鶴,可見其實力不弱,你最好小心一點,我擔心這是萬器閣或葯神殿設下的圈套。」

在普通百姓眼中,任何一個神級強者,都是高高在上,猶如神明般的存在。

然而到了他們這個級別,才能夠明白,神級初期強者,只是實力稍微強大一些的修鍊者,同時,神級強者的數量,也沒有人們想象中那麼稀少。

望著步流川滿臉關心的樣子,黑煞表情稍稍緩和了一些,微微點頭:「多謝關心。」

拍了拍黑煞的肩膀,步流川輕嘆了一口氣,旋即沉默了下來。

與黑煞相處了十多年時間,步流川對黑煞十分了解,也比旁人更加清楚黑鶴在黑煞心中的地位,因此,對於黑煞的瘋狂舉動,也是十分理解。

「用整個漢王朝為他陪葬。」或許在旁人看來,這只是黑煞的一句氣話,但在步流川看來,黑煞恐怕十分認真,他既然說要用整個漢王朝為黑鶴陪葬,便必然會這麼做,正因為他擁有著這樣的魄力,才能夠被聖殿那些大佬委以重任,負責漢王朝地域的事務。

抬頭注視著身前的三十多位天級強者,黑煞擺了擺手,淡淡道:「去吧,我給你們十天時間,若十天之內沒有完成任務,自動提頭來見!」

「諾。」齊整而響亮的聲音從三十多位天級強者口中傳出。

下一刻,三十多位天級強者紛紛踏空而起,朝著四面八方飛散,轉瞬之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黑鶴是在大鄴城遇害的吧?」步流川問了一句,但沒等黑煞回答,便又自顧地道:「反正我左右無事,便陪你一塊兒過去,我這個六星煉器宗師,也是時候亮相了,十多年了,不知當年的那些朋友和敵人,還有幾個認得我……」

沉默了下,黑煞深深看了步流川一眼,隨即淡淡地道:「既然你也想去,那便一起過去吧。」

……

大鄴城二級學院,後山入口。

洛加爾忽然停住邁出的腳步,轉過身,朝著城池的方向,微微張口,一道猶如炸雷般的聲音,從他嘴裡傳出,幾乎響遍整座大鄴城:「若是那小子的爺爺來找我尋仇,便告訴他,我洛加爾在洛山恭候他的大駕!」

宛如炸雷般的話語聲,在整座城池上空回蕩,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洛加爾大哥,你這是……」藍楓疑惑地看著洛加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