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荀三接過空空如也的茶杯,不知說啥好。這位當今斗木帝國的大公主,六歲便上雲凌仙山拜師修道的竹安公主,為了見自己的弟弟葉子塵一面,被自己的父皇騙到了精英隊里充當「督察司」。

「嘛,要是可以卸下這個督察司的職位,我早就飛到那什麼鑫都去找弟弟去了,哪裡會坐在這裡乾等著大伙兒休息完……」竹安公主不悅道。

「公主請勿急躁,天冰帝國雖國命垂危,都城卻也是戒備森嚴,貿然進入必然會引起天冰皇室的注意。」荀三耐心地說道,「而只要我方攻破天冰帝國北部僅剩的那座城池,就會使鑫都和風都都陷入緊張的局面,屆時公主你想潛入皇宮都有可能。」

竹安公主知道荀三隻是在讓自己靜下心來,也沒多說什麼,臉上漸漸露出笑容來。接下來便是靜默的三分鐘。

「喂,荀三,你以前去過天冰帝國,那裡好不好玩啊?」公主突然問道。

「誒?公主想了解那裡的情況么?」荀三對公主好奇心的突然爆發也見怪不怪,「其實也沒啥,主要是菜系不同吧……」

「菜系不同?我倒是有聽說天冰帝國的海鮮比咱們斗木更美味呢……如果有機會一定要讓弟弟帶我去逛一逛,這個小叛徒,怎麼就不肯好好待在皇宮嘛……」

(這一章還沒寫完,先更新再補充,抱歉!) 「荀三,剛剛發生什麼事了么?」竹安公主從巨石上跳下來,看著軍隊中突然騷亂起來,便問道。

荀三搖搖頭:「沒什麼,不過是一群想搞偷襲的小兵而已。」

「偷襲?」葉露露聽罷,也覺得其中有些蹊蹺,「是天冰帝國派來的?他們明明連奧伽城都快守不住了,哪裡還有兵力來阻礙我們?」

「敵方敢以區區幾百人犯我疆土,圍我萬人大軍,必然有所仰仗。如果還有一種可能的話,我懷疑那個六十多年前退隱的宗門已經開始行動了。」荀三推測道。

葉露露撅了撅小嘴,顯然是在思索著什麼。

「我和雲陽真君把他們滅了就是。」葉露露道。

「不可。」荀三搖頭,「一旦公主你和雲陽真君被敵方瞄準,恐怕會遭遇強敵偷襲,畢竟我們一路下來都未隱藏身份。公主不能出事,軍師同樣也不能出事。」

沒錯,這萬人大軍的軍師並非是軍神荀三,而是仙、魂兩道兼修的大帝級修士雲陽真君。雲陽真君是雲凌仙山的二長老,但葉露露從來都不把他當師叔來看,因為除了葉露露的師父外,其他仙門內的人都被她視為無關之人。這次行動的提出者,即是雲陽真君,原本荀三是不贊同這麼早提供支援的,畢竟奧伽城已經危在旦夕了,但朗天大帝最終還是選擇了支持雲陽真君。在兵法的攻讀研究方面,雲陽真君相比於荀三可謂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可以說是斗木帝國之首。

「那你覺得該怎麼辦?」葉露露嬌媚的臉上笑容依舊,「我智商不高,全聽你和軍師安排。」

荀三見葉露露微笑,心裡卻是產生出了些許恐懼。

「老夫有些許見解。」雲陽真君捋著長長的鬍鬚走了過來,也不待荀三和葉露露反應,繼續道,「敵暗我明,北、東、南三面圍攻,其目的看來應是引我軍西行,然如若只是如此,天冰帝國也未免太過無腦。不論敵方有何鬼謀,四方敵軍皆未至,我軍可擇其一破之。」

「南方群山阻隔,一夫當關而萬夫莫開,不可行。北面乃是我軍退路,敵方必然會派遣最精英的部隊相攔截。而東面雖道路相對平坦,卻是通向無垠的海洋,縱使攻破敵方防線,我軍未配備海戰裝置,也無法繞道抵達先前的目的地。敵方實力未知,我們可回退一步,既試探了敵軍實力,也能避開其他兩支隊伍的攻擊。」

荀三皺了皺眉頭:「軍師此言,不如不說。陰陽眼此地確實是一個突出的坐標,無論是攻擊北面、東面、南面的敵人,都無法達到進擊奧伽城的目的。我軍當前既然已經一路至此,只需公主用冥靈薔薇陣暫且拖延住三支敵軍,我們可繼續向西前行,縱使前方真的有天大的埋伏,有雲陽真君在,加上我親手訓練的十大軍陣,敵方未必就佔得了便宜。」

雲陽真君聽罷,讚許地點點頭。他此時所想其實與荀三不謀而合,都是想暫且拖延住三方圍剿,他提出回退不過是想看看荀三這個軍神的本事而已——事實證明,這個「不老男神」確實並非虛有其表。

「好啦,你們說這麼多我都聽煩了。」葉露露說著,手中燃起紫黑色的火焰來,「與其說敵方包圍我們,不如說是我們將敵人引到了一處,既然最後都是要打,不論過程怎樣全部抹殺就對了。」

說話間,無盡的死亡之氣從葉露露的體內爆發出來,方圓幾里的花草瘋狂擺動,似乎是對這種氣息的本能反應。只見葉露露手上的火焰逐漸變得實體化,竟化作靈動的水流,以火焰的形狀熊熊「燃燒」,接著葉露露隨手一揮,三面巨大的荊棘牆出現在了陰陽眼遠處的東、南、北三面,將敵方三隻小隊的必經道路阻斷。

冥法術,雲凌仙山的最強道法,配合著葉露露體內磅礴的木元素,創造出了充斥著死亡之氣的冥靈薔薇陣。

一朵朵妖艷的紫黑色薔薇散發出迷人的芳香,溫度高達一千度的白色液體慢慢順著冥靈薔薇的表面滴落,碰到地面的瞬間化作灰白的霧氣。當冥靈薔薇的香氣與這霧氣相融,便製成了世界上最強效的媚惑毒藥。

「走吧,咱們去陪天冰帝國的蠻子們玩一玩。」葉露露對荀三暖心地笑了笑,一下子已經跑出去幾十米遠了。

荀三看著葉露露歡脫的背影,更加打起幾分精神來,便集合軍隊,向著西面全速進發。

……

而此時的甘源村,皓璇宗總部(其實說實在的也沒有分部)所在地。

游玄皓髮號施令,三個人類戰隊、兩個魔族戰隊和精靈後援隊全員出發,前往各自的防守位置。

行動最迅速的,莫過於精靈後援隊。只是將體內的精靈之力緩慢地釋放出來,與地面上的植被相交流,接著五百位精靈族的美女便憑空消失,接著出現在了六處目的地,也就是六支人類戰隊應當駐守的位置的後方。

游玄皓的輪盤戰術,最重要的一環就是保證不折損任何一位皓璇宗的信徒,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得依靠精靈族的強大治癒能力了。每支隊伍的三百位兵士在迎擊敵人的同時,以一個橢圓中心緩慢轉動,而中心的上空即是主將和副將,戰隊後方的精靈後援隊主要負責救死扶傷,同時也具備攻擊的能力。

第四五六戰隊迅速向金猊陰陽眼的西南部前進,魔神三隊早早地駐守在陰陽眼西部,馬上就要與斗木大軍相遇,而魔神二隊則前往西北部進行攔截,至於魔神一隊,則悄悄地向著南部第一戰隊的方向去了。各位書友,經過三個月的持續更新,六道譚迎來了第一次長達半個月的斷更?

。這次軍訓,不僅是白天訓練這麼簡單,星辰以優秀的音樂功底加入了院合唱團,因此晚上的時間也被佔去,不由得斷更一段時間。

今天第一次集合,星辰因為沒做好充足準備而備受痛苦,現在想來必須把全部精力放在軍訓上才行。

星辰會抽時間讀一讀自己的小說,讓自己的思維與之前的劇情接軌,近期章節的綱要都寫好了,十月八號軍訓結束后,更新照常,有時也會一天兩更哦!

暫別了,可愛的、帥氣的、漂亮的書友們,十月九日再會!星辰QQ:2509009806。

《六道譚》【請假!】軍訓來臨。 「既然都出發了,我作為宗主也該去觀望一下戰況。沙場就像情場,人人都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顧一切代價,如果沒有精明的頭腦和赴死的決心,戰敗也只在一朝一夕之間。」游玄皓摸了摸洛婭和洛晨的頭,「做最壞的打算,得最好的結果,如若我中途遭遇不測,請二位夫人勿要牽挂,快樂地生活下去……」

游玄皓話音還未落,洛晨和洛婭的美眸已經止不住地流出淚來。

「喂,說這麼悲觀幹嘛!我們知道萬人大軍不好對付,但是別人都可以死,你就算斷手斷腳也給我滾回來……」洛婭踮起腳,狠狠地扯住游玄皓的耳朵。現在的游玄皓,身高已經達到了一米八八,遠超了兩位妻子二十幾公分。

「相公……晨兒和小婭會靜靜地等著你回來……」洛晨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到時候……」

游玄皓自然明白洛晨的意思,這位花瓶老婆在房中可遠沒有在人前表現得這麼乖巧。一把摟著洛晨的纖細的腰肢,游玄皓臉上露出了邪魅的笑容:「這些日子辛苦你們了,要是我能活著回來,一定要好好招待招待你們倆……」

話還沒說完,只感覺大腿一陣劇烈的疼痛,游玄皓大叫一聲,接著洛婭手上的力度便越來越大了。

「咱姐妹共侍一位郎君,怕是要送他的小命去見閻王呢!」洛婭笑道。

洛晨也是掩面失笑:「小婭你就別鬧了,你掐得相公腿疼,你自己恐怕也心疼著吧。」接著面色羞紅地在游玄皓臉上親了一口,「早去早回,晨兒便不遠送了。」

洛婭見姐姐如此大膽,神秘地笑了笑,也在游玄皓臉上親了三四口:「快走吧,這裡現在不需要你。」

游玄皓點點頭,鬆開手臂,向前踏出幾步,接著雙腿一發力,瞬間全身彈射出去幾百米之遙,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坑。手臂上天心鐲光芒大放,金光在游玄皓腳底彙集,細長的純金寶劍帶著游玄皓極速前進,轉瞬之間已經到了敵軍附近,速度遠超第一二三戰隊。由於太一聖氣在身體內外的運轉,游玄皓的氣息被完美隱藏,身體也處於隱身狀態。雖然不能像水之虛無那樣無視攻擊,但至少沒有人會發現並攻擊他——除非是神仙。

太一聖氣是游玄皓前世東方澈修鍊太一劍法時練就的特有氣息,主要的效用在於同化。太一劍法能夠復刻任意的技能,並同化為最適合自己的能力,同時也能將敵方的攻擊同化反彈。太一聖氣能同化一切氣息,因而能在天地元氣中遁形。出其不意,是東方澈最常用的戰術,不過這並不是東方澈最喜歡的戰術。

不遠處敵方的大旗迎風飄揚,腳步聲驚動山間的野獸,卻未捲起多大的沙塵。游玄皓非常明白,萬人精銳,絕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身在暗處,游玄皓能做到的只有了解敵軍的情況,要想以一人之力擾亂敵軍是幾無可能的。

「先看看你們有什麼名堂吧……」運起源天功,慢慢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將靈力消耗調到最小,游玄皓穩穩地趴在時之亂流上,靜靜地看著紫衣女子和身著金甲的將領走在軍隊的最前方,開啟了持續潛水模式。

……

畫面轉移到第一戰隊。

隊長葉子塵現在感到有些迷茫。

自成功與精靈後援隊會合后,應當是馬上追擊敵軍的時候,可不遠處的荊棘牆卻讓他望而卻步。毒,運用毒陣拖延時間,葉子塵一下子就想到了對方使用的手段。由於一直在前方探查,己方的斥候已經中了冥靈薔薇陣的毒,全身一下子變得火熱無比,看見軍中唯一一名女性就是一陣猛撲,嚇得蘇小璃躲在葉子塵身後,臉色有些難看。

葉子塵的臉色比蘇小璃的更難看。

前方這面高牆,將道路完全阻斷,而且附帶著極其麻煩的毒。繞道已然來不及,待在原地也無濟於事,葉子塵倒是想去森林裡抓幾隻黑蛇來,靠他們的吻來抵禦毒性。

毒氣蔓延,三百人的小隊不僅沒有前進,反而向後退了幾百米。

「這種毒恐怕很難處理。」紫凝柔柔的聲音響起。作為精靈後援隊的主要領隊,她被分到了第一戰隊後方。

葉子塵和蘇小璃點點頭,異口同聲道:「恐怕得先利用冰屬性了。」

用冰屬性延緩毒氣的擴散,無疑是目前最重要的手段。至於如何對抗毒性,連以治癒著名的精靈族一時也拿不出方案,畢竟這一類的毒實在是千奇百怪。

隊伍中的冰屬性魂法師並不多,因為皓璇宗信徒大半都是仙道修士,三百名大宗級不過是換算過來的而已,況且斗木帝國的冰屬性修士本來就少。

但這些並不是葉子塵最擔心的事情。冥靈薔薇陣中透出的氣息,令葉子塵感到格外的親切,同時也感受到了格外的恐懼。十月九號,星辰軍訓結束,六道譚恢復更新!感謝斷更期間書友們的不拋棄,歷經折磨的星辰一定會寫出更加熱血的文章!

《六道譚》【歸來!】繼續更新! 「小璃姐,你怎麼看?」葉子塵抑制住體內靈力的奔涌,不敢再去感受那毒氣里蘊含的氣息,看向滿臉淡定的蘇小璃。

重生之長命鎖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啦……我還以為你想到辦法了呢!」蘇小璃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笑。是啊,連公認智商僅次於游玄皓的葉子塵都沒法拿定主意,天真爛漫的蘇小璃又怎麼能一下子想得出破陣的方法呢?

紫凝伸出雙手,運用獨有的精靈族秘法,推算著毒氣的特性,不由搖頭嘆道:「既然無法前行,我們也只能暫且向後撤退了。」

葉子塵聽罷,雙拳緊握,眼神中閃過幾分猶豫。要說留在原地不前,按理說對於游玄皓的計劃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只要包圍圈還在,敵軍就很難逃脫,然而一切並不像想象的那麼簡單——冥靈薔薇陣的毒氣蔓延的速度越來越快,連冰屬性靈力都很難將其抑制,如若三支戰隊不選擇撤退,馬上就會陷入崩潰。

龍越所在的戰隊情況遠比洛鈺和葉子塵的戰隊好,因為三百名大宗級修士中,集結了四十餘名風屬性魂法師精銳以及十餘名火屬性魂法師,原本是準備使用火攻迎敵,卻沒想到風屬性竟然在此時起到了作用,將毒氣硬生生直接吹了回去,至少保證隊伍暫時不必撤退。

而洛鈺與何平率領的第三戰隊就沒那麼輕鬆了。草木軟蔫,幽香纏綿,近乎四分之一的修士已經毒氣攻心,眼看就要變作只剩原始慾望的狂暴動物。洛鈺與何平以真氣屏障死死相抗,卻已是滿頭大汗,堅持不了多少時辰了。精靈族的女孩們驚慌失措地為即將失去理智的戰士們加持治癒之力,卻根本沒有多大的效用,反倒是女孩們身上的幽蘭香氣更加激起了修士們的慾望。

「小璃姐……」葉子塵咬了咬牙,「我好像很久都沒有如此認真過了……替我管理好這裡的兄弟,我去把毒陣破掉……」

葉子塵知道,讓自己撤軍是不可能的,不論是對斗木的厭惡,還是對游玄皓的支持,都不允許他畏縮而退。

蘇小璃見葉子塵全身都有些顫抖,明白他是做出了最壞的打算,沒有多說什麼,微笑著抱了抱葉子塵:「加油!」

話音剛落,蘇小璃眼前突然青光大放,接著雙臂之間已經空空如也,光華散盡,葉子塵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氤氳毒霧之中。

……

此時的冥靈薔薇陣前。

龍皇碧璽在藤蔓的托舉下如同星耀凌天,幾道青色光帶圍繞碧璽極速旋轉,一瞬間狂風暴動,草木飛揚。

龍之靈力迸發,在葉子塵體內形成光速循環的迴路,接著黃黃藍藍黑黑灰灰灰九顆魂珠慢慢顯現出來,青綠色的光芒瞬間變為死灰色,大紅蓮限界強勢發動。

隨著葉子塵一聲怒吼,冥靈薔薇陣突然停止運作,冰魄死氣滲入毒氣之中,接著便沾染在每一朵妖艷的紫黑色薔薇上。黑光亮,第五魂術帝臨百川發動,周圍花草樹木盡皆飛速生長,在冥靈薔薇陣外形成半球形的包圍。

時間過去了不到三秒鐘,一朵朵充斥著死亡氣息的薔薇已經開始萎蔫。在五秒絕對領域下,冥靈薔薇陣的毒氣無法蔓延,能否破開陣法就看這最後的兩秒鐘了。

憑藉萬年龍皇碧璽的靈力支持,葉子塵此時的實力絲毫不弱於真正的天帝級,然而這種消耗也是無法彌補的,也就是說龍皇碧璽的力量會被不可逆地削弱,最後變作普通無奇的石子。

無數葉片化作比鋼鐵堅韌的尖刀,向荊棘牆砍去。只聽無數簌簌聲響起,接著一堵巨牆咔的一聲,剎那間倒塌下來。而就在下一刻,當葉子塵剛剛調息結束的時候,異常的紫黑色光芒自冥靈薔薇陣底下亮起,大地開始瘋狂地顫動。

「果然留了後手……不愧是我的親姐姐啊……」葉子塵咳嗽兩聲,右手聚起磅礴的風木雙屬性靈力,向在身前立起看似穩固的屏障。

轟——

山搖地陷,怒風嘯天,花草樹木盡皆拔地而起,在空中極速地飛舞。

大紅蓮限界解除,禁術持續,龍皇碧璽仍舊在葉子塵的上空迅速輸出,然而此時的葉子塵已經完全變了一番模樣了。

右臂斷裂,胸口血肉模糊,鎧甲內的錦衣完全被浸染成暗紅色,唯有那充滿殺意的眼眸還能展現出葉子塵的生命力。冥靈薔薇陣破除,最後的毒氣盡皆湧入葉子塵的體內,將葉子塵的靈力迴路堵塞。

猛地咳出幾口鮮血,葉子塵突然笑出聲來。沒想到結果會如同預想中一樣凄慘,自己為了一場完全與自己利益無關的戰爭奉獻了近乎一切。或許,這便是自己內心的信仰與抗爭吧……

稍作休整,葉子塵自儲物法器中取出急用藥物,簡單處理了傷口。由於對木元素的精妙控制,加上禁術的開啟,傷口的恢復速度異常的快。接下來,還有兩個冥靈薔薇陣等著自己去解決……

……

而此時的金猊陰陽眼以西,正跑在軍隊前頭的葉露露突然感到胸口一陣抽痛,一下子停下腳步,美眸間莫名地流出兩行清淚來。

「公主,怎麼了?」荀三見葉露露面色極其難看,關心道。

葉露露揉了揉胸口,也是暗自覺得奇怪。就在剛才那一瞬間,一種不可名狀的傷痛感鑽入心房,令她元神大亂。

舒緩了一下情緒,葉露露勉強笑了笑,抬頭望向遠方自己布下陣法的方向,道:「我好像……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痛苦……一種刻骨的心痛……」 「看來前方好像出了點麻煩啊。我好像忘記囑咐他們注意陷阱了……」高空之上,金髮男子踏劍隱匿於天地元氣之中,靜靜地感受著遠方異樣的靈力波動。

熟悉的死亡氣息。與葉露露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十分相似,卻更加令人心生恐懼,游玄皓非常確信,這是葉子塵發動禁術后的氣息。幾年前與金猊的那場短暫的惡戰,葉子塵耗費生命力與全部靈力發動斗木禁術,一舉改變了游玄皓五人的命運,這一場景游玄皓至今記憶猶新。雖然不明白這一氣息為何能長時間延續,但無論如何葉子塵的境地一定是極其不利的。

「小葉,老夫來救你小命了!」

金光大放,時光滯緩效果發動。隨著太一聖氣稍微收斂,游玄皓手臂天心鐲微微一亮,火紅的短劍劃破長空,向著敵方偃蹇飄揚的旌旗輕輕一斬,旗杆瞬間咔的一聲斷成了兩截。

「誰?!」

荀三下意識地祭出血月長槍,護在竹安公主身前,驚慌地望向四周。百年來,還沒有幾個人能在自己的精神探測下悄無聲息地發動進攻,沒想到敵人竟會來得如此令人猝不及防。下一刻,微弱的水元素氣息撲面而來,稀薄的靈力在每一位戰士的臉頰上輕撫。而越是看似微弱的力量,越是令修士們心悸。

旌旗倒,軍心倒。軍師和軍神還來不及發號施令,萬人大軍內部已經驚惶失措,手執長槍便是一陣亂戳。

「無恥小人,可敢出來一戰!」荀三大吼一聲,全身上下爆發出強大的威壓來。

「呵呵,叫我出來我就出來,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渾厚的聲音在空中回蕩,游玄皓的靈力波動一點一點地增強,對下方的戰士造成精神上的無形威壓。

葉露露走向前,拍了拍荀三的肩膀,示意不要太過緊張,然後面向聲音傳出的方位道:「小女子是來自斗木帝國的竹安公主,敢問閣下大名?」

游玄皓可不想在這裡耗多少時間,擾亂敵軍秩序只是次要的,自己的哥們可還在經受著痛苦。

「我是什麼人你們心裡沒有一點逼數嗎?」游玄皓繼續變聲道,「小丑妞,你的智商不行啊,上天賜予你醜陋的外表跟底下的智商,就是怕你各方面不協調吧。」

「你……你說什麼?!我丑?」葉露露聽罷,氣得臉色發青,體內的靈力瞬間集聚起來,彷彿下一瞬便要將天上的游玄皓炸成灰燼。

「哎呀呀,小姑娘不要激動。你比起你麾下的那些土兵,還是稱得上漂亮二字的。」

「你!」葉露露剛要向前,卻被荀三拉住,然而她卻絲毫無法冷靜下來。

「荀三,你實話告訴我,我美不美?」葉露露有些心急了。

荀三沒有絲毫猶豫,自然是以「美」作答。

葉露露回以將信將疑的眼神,手中的紫黑色火焰卻已經對準了游玄皓聲音傳出的方向。

玉屏香 而就在下一刻,突然一陣寒意瘋狂地滲入葉露露與荀三的體內,接著大地開始劇烈顫動,全軍上下頓時陷入更深的恐慌之中。

「撤退吧,無知的人類,神的力量不是你們能抗衡的。與其在此做一條翻騰的泥鰍,不如回自己的水塘做一條自在的鯰魚,過了這段路,可就不由你們說了算了。」冰之寒襲藍光大放,攜著濃郁的靈力和來自前世的一絲聖元之力襲向荀三。

而這一舉措也被荀三精準地探測到了,血月長槍一挑,暫且抵住了這把巨大雙手劍的攻擊。怒吼一聲,荀三全力放出一道光波,射向游玄皓氣息暴露的位置。接著光波散開,變作無數的能量球體炸開,剎那間將整片天空包圍。

「哼哼……」游玄皓邪魅一笑,知道自己已經完全擾亂了敵方的理智,水之虛無開啟,踏著時之亂流便飛至荀三身旁,控制著火之狂嘯便是全力一劍,直接捅在了荀三的心臟處。神劍收回,游玄皓不顧這裡接下來將要發生什麼,立馬向葉子塵的方向飛去。

雲陽真君默默地坐在原地,感受著游玄皓慘留下的靈力,嘴角突然露出了一絲笑意。

……

「可惡,龍皇碧璽開始對我的靈力做出反抗了……」葉子塵雙腳重重地踩在被濕氣浸軟的泥土上,看著眼前的冥靈薔薇陣,臉色越來越難看。由於毒氣在體內發揮效用,葉子塵的神智已經有些不清了。

這面荊棘牆的背後,便是在死撐著的洛鈺和何平。第一道冥靈薔薇陣破后,蘇小璃便率領三百修士繼續前進,當然,為了等待葉子塵歸來,蘇小璃放慢了隊伍行進的速度,現在看來,形勢最危急的無疑還是第二戰隊。

「不行就不要死撐了吧。」時之亂流收起,游玄皓穩穩噹噹地落在了葉子塵身前,「小葉,你的手是怎麼回事?早就告訴你發泄也要有個節制,你看看你現在這樣,帝國皇子都淪落成街頭混混的模樣了。」

「游兄你什麼時候告訴過我……呸,不對,什麼叫發泄要有節制啊!我這是被陣法炸斷的手!」葉子塵苦笑道。

游玄皓看了看葉子塵的傷勢,瞬間臉色沉了下來。

「快解除禁術。」游玄皓將柔和的水元素靈力注入葉子塵體內,大聲道,「這法陣的毒已經攻入你的五臟六腑,你的經脈已經不夠通暢了,如若你繼續保持現在的狀態,靈力必然會被堵塞在一處,屆時只有爆體而亡的可能。我不受毒氣干擾,接下來的一切就交給我吧。」

葉子塵聽罷,深呼出一口氣來,體內靈力慢慢散開,禁術解除。無盡的疲憊感充斥在葉子塵的大腦,只是短短的兩秒鐘,葉子塵已經深深地睡去。

「這葉露露果然不愧是斗木帝國的公主,確實有些手段……」游玄皓將地上的龍皇碧璽收入天心鐲中,再以公主抱將葉子塵抱起,開始思考怎麼破壞這一面荊棘牆。 「這薔薇陣下附加的爆裂法陣,與魔法古書中記載的星隕魔法大陣倒是有幾分相似相通之處,看來這位公主的悟性比起小葉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啊……」游玄皓運起墨月真訣,仔細感受著眼前這面荊棘牆散發出的靈力。可慶的是,由於游玄皓之前對葉露露的嘴炮降智攻擊,以及將荀三重傷,葉露露的氣息越來越紊亂,這一陣法的效用也相應地減小了不少。

利用第一重離冥三玄道,瞬時凝聚出鋒利的靈力刀片,游玄皓在自己的手腕上割開一個口子,將自己的血液灌入葉子塵的口中。待到葉子塵的面色恢復了幾分,游玄皓才控制靈力封住傷口。

「涅槃的鳳凰啊,請吞食無情之火焰,沾染聖潔之光明,於寒冰之中褪去凡軀,升華為神聖的圖騰吧!聖空結域!」當幾道光耀自天心鐲亮起,紅、藍、粉、黃四道光束衝天而起,一隻雄壯的鳳凰仰天長嘯,盤旋在荊棘牆的上方。旖旎柔光傾灑,內熾外寒的火鳳化作巨大的結界屏障,將冥靈薔薇陣圍在其中。水靈結域的改造版,聖空結域,耗費百分之五的生命力及百分之七十的靈力,創造出具備部分屬性壓制效果的絕對結界。不只是對人,聖空結域對所有擁有靈力輸出能力的物體都有絕對的壓製作用,保證對方的輸出不高於己方的最高輸出。時限只有五分鐘,游玄皓卻需要在這段時間內解決兩個冥靈薔薇陣,難度不可謂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