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月千歡摸了摸下巴。之前這種感應出現在血傀身上過。但現在血傀在玉佩空間里。那麼又會是什麼?

但月千歡絕對想不到。這次,是跟鳳九黎和月明堂有關!

她知道鳳九黎遲早會來朱雀找她。但不曾想,月明堂也來了。更不知道,月明堂為了她放棄了什麼?

「七百萬!萬蠱根七百萬第一次,還有沒有貴客加價?」

「七百一十萬!」墨凌天沉著臉加價。

左丘圖奇聲音有些哆嗦顫抖。「七百二十萬!」

「七百三十萬。」

一聽月千歡出價。左丘圖奇再也站不住,身體晃了晃直接一屁股栽倒在椅子上。

他瞪大眼,瞳孔顫抖著,呼吸急促。一直候在旁邊的煉藥師見此急忙過來給左丘圖奇診脈,送上丹藥。免得這位左丘家的長老再次暈過去。

「這,這還是人嗎!」

左丘圖奇額頭青筋都鼓起來了。他不可置通道:「先前拍賣斷劍殘片就是一大筆靈石。現在又出價。她到底有多少靈石?」

他都向左丘家請了錢款了。可還是拍不過月千歡。

這不僅僅是左丘圖奇的困惑。墨凌天,九月,包括在場所有人都是懵逼的。

有人小聲議論,「嘶!這該不會是墨家人吧?不然怎麼這麼多靈石?」

「我覺得不像。要是墨家,早就猖狂和霸梟一樣了。怎麼可能慢騰騰加價?」

「那是誰?難道是海外來的?」

面面相覷,眾人搖頭迷茫。

拍賣會雖說拼的就是財富底蘊。可像是月千歡這樣沒有任何遲疑。浪的飛起的拍拍拍,也是極為罕見的!

要是讓他們知道,先前霸梟拍賣的丹藥都是為月千歡所拍賣,不知道會驚訝成什麼樣?

一時間,人們紛紛再次派出密探來試探。但和之前的結局一樣,同樣是死的悄無聲息,連屍體都沒有留下。

南宮無:「看來這次左丘圖奇又放棄了!只剩下對面那個暗拍包間的人了。哎,好像千公子你說過他們是墨家人?」

想到再次打了墨家的臉,南宮無心底美滋滋的開心極了。

你墨家隱姓埋名偷偷來又怎樣,還不是照樣被打臉?

「對面是墨凌天。他拍萬蠱根,是為了墨流心的傷。」

「什麼!」南宮無震驚,「對面是墨凌天?墨家八子。他是為了墨流心拍賣的。」

「嗯。」月千歡點頭。

神識之下,還有命盤對照。墨凌天的身份確認無誤。 墨凌天還不知道他早就暴露了。此刻焦頭爛額,目光陰沉沉的盯著拍賣台。

這次墨黎青讓他來,只是探探虛實。看看有沒有需要墨家拍賣的東西。結果是沒有。但萬蠱根,必須拿下!

「他拍賣萬蠱根是為了墨流心。難道這萬蠱根還能醫治墨流心的傷?」

月千歡眸光深邃冰冷,「不錯。」

「可這怎麼可能!墨流心可是一半靈魂都被殺死了。怎麼醫治?就算是大羅神仙也做不到吧。」

南宮無不可置信的看著月千歡。他急切的想要求證,「千公子,這是假的吧?」

「萬蠱根是葯也是毒。雖然不能補全墨流心缺失的靈魂,但卻可以修補傷勢。讓她保持現在的狀態。」

月千歡眸光閃了閃,冷冷道:「不過她將永遠無法突破。」

在墨九卿點出那是墨凌天後。再看墨凌天對萬蠱根勢在必得的模樣,月千歡輕易聯想到墨流心身上。

沒想到墨流心居然想到了法子。用萬蠱根來醫治傷勢。但既然她知道了墨流心的如意算盤,又怎麼可能讓墨流心得逞呢?

唇角笑意幾分冰冷,幾分邪氣。月千歡說:「南宮無,你猜倘若他們身份暴露會怎麼樣?」

「啊?千公子你的意思是?」

「既然要打墨家的臉,自然也該讓所有人知道,他是墨凌天。」

「可是千公子你要怎麼做?總不能直接點明身份吧?」

瞥見南宮無臉上的疑惑,月千歡勾唇壞笑。「這樣有何不可?」

眼睛瞪的大大的,南宮無感覺到了瘋狂!再看向墨九卿,一臉的寵溺縱容,哪怕天塌下來都有他為月千歡護著。

這一把狗糧,瘋狂又刺激。

南宮無深吸口氣。握緊了拳頭,想看月千歡怎麼做?

如果只是暴露墨凌天的身份,這可打臉不了。

萬蠱根的競拍,左丘圖奇放棄了。留下月千歡和墨凌天,競拍到了七百五十萬。

月千歡:「七百六十萬。」

「七百七十萬!」

「七百八十萬。」

墨凌天也有些動搖了。他眉頭緊皺,還是緊跟著出價。「七百九十萬!」

墨流心提出的交換條件著實誘人。因此,墨凌天不想放棄。

他目光狠辣不甘,直勾勾盯著對面暗拍包間。暗拍包間可惡的就是不知道裡面是誰!要是知道了,他絕對不放過。

扭頭,墨凌天看向暗衛。「怎麼樣,還沒有查清楚身份嗎?」

「去的暗衛無一回來,都被殺了。屬下無用,還請八公子處置。」

「一群廢物!現在處置你們有什麼用?繼續查,一定要知道對面是誰!敢跟本公子搶東西,絕對不能放過他。」

「是!」

墨凌天還在心底惡毒盤算著怎麼找出月千歡,然後瘋狂的報復她!以補償自己消耗大量靈石的虧空。

庶女撩夫日常 如果墨凌天知道對面是月千歡,絕對不會這麼疏忽警惕。可他不知道。

沒等墨凌天查出對面是誰。月千歡已然先行出招了。

被刻意修飾過的嗓音,聽不出雌雄,辨不清聲線。月千歡戲謔道:「聽說墨家是朱雀巨無霸,當之無愧的第一世族。」 月千歡一開口,拍賣會上全場寂靜一秒。紛紛疑惑,不知月千歡的用意。然而下一刻,他們瞬間明白了。

只聽月千歡接著說:「在下想向墨家八公子證實一下。不知道是否可以?」

「什麼!」

「墨家八公子?墨凌天!」

「那個暗拍包間里的是墨凌天!」

一瞬間,所有人都覺察出來。跟月千歡競拍的那個包間的主人,是墨凌天!

被認出身份,墨凌天臉色大變。又聽下面七嘴八舌的議論,墨凌天臉色更加難看了。

「聽說墨家這次不是不肯來嗎?怎麼墨家八公子來了?還躲在暗拍包間里,該不會是見不得人吧?」

「嘖嘖,你不知道墨家墨流心,還有墨雲飛都死在五星苑了嗎?聽說還有墨家的二長老。我看啊,他這是不敢露面。怕被殺了!」

「那這麼說,墨家八公子是個膽小鬼了?」

「閉嘴!」墨凌天暴怒。

若年少不曾動情 不管不顧這是拍賣會,直接大發脾氣。

他衝出包間,站在欄杆上目光冷戾暴虐的盯著眾人。「誰再敢議論我墨家一二,本公子殺了他!」

全場死寂沉默片刻,又瞬間炸開鍋了。

「果然是墨家八公子,墨凌天!」

「嘖嘖,好大的威風。這裡可是九星苑拍賣會,又不是他墨家地盤。誰怕他啊?」

「你們!」墨凌天暴怒。

此時明越也走出來,站在欄杆前冷漠看著墨凌天。「墨八公子,九星苑拍賣會歡迎任何人前來。但在這裡威脅諸位客人的安危,墨八公子可是要與我九星苑為敵?」

墨凌天瞬間沒聲了。

他被月千歡一語點出身份,又驚又怒。後來聽見下面的議論,這才忍不住衝動的衝出來暴露身份,更加證實了月千歡的話。

想到此,墨凌天不由恨極了月千歡。

他目光怨毒,憤怒質問:「那麼公然暴露暗拍包間的身份。他難道就沒錯嗎?明越,我可是記得你們暗拍包間的隱蔽性十分好的!」

「咦,我可沒有暴露墨八公子你的身份。」

墨凌天暴露在人前,而月千歡仍然隱藏的好好的。

戲謔揶揄,月千歡漫不經心開口:「我只是想問墨八公子一個問題。可沒說墨八公子你在哪個包間。現在難道不是墨八公子你自己走出來,暴露了自己嗎?」

「你巧言令色!」

「但這是事實。」一句話,噎的墨凌天臉都青了。

月千歡一開口,可不就所有人都懷疑他嗎?結果他現在站出來,月千歡卻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一點錯都沒有。

明越淡然一笑,言語冷漠。 婚寵豪門巨星 「墨八公子,這與旁人無關。請問你是否要繼續拍賣?」

「是又怎麼樣?」

「倘若要繼續拍賣。還請墨八公子遵守規矩。如若再威脅諸位客人的安危,那麼明越只能親自將你請出拍賣會了。」

一個請字說的好聽。誰不知道,明越的意思是要把他趕出去。

一張臉青白交加,看著底下眾人戲謔鄙夷的笑,墨凌天更加憤怒不已。

牙關緊咬,墨凌天惡狠狠道:「我拍!」 憋屈,恥辱,憤怒。種種情緒交錯在一起,墨凌天暴跳如雷。可是他不得不憋住,站在欄杆前也不回去。

直接開口:「我出七百九十萬,你不要可是我的了!」

「我當然要。不過,既然墨家是朱雀數一數二的大世族,十萬十萬的加價是不是太掉價了?」

墨凌天聞言,臉色大變。「你想怎麼樣?」

「不如咱們每次競拍一百萬怎樣?」

心臟顫了顫,墨凌天陰沉著臉,手藏在身後握緊拳頭。忍住!他現在暴露了,代表的可是墨家。決不能丟了墨家的臉面。

所有人都倒吸口氣,無比驚駭月千歡的豪氣。也不由好奇,墨凌天會答應嗎?

明雪訝然,「她這可不僅僅是在挑釁墨凌天。還有墨家!嘶,她就不怕得罪墨家?」

「哎,那孩子和墨家早就深仇大恨,這點又有什麼?」

南宮梟搖搖頭,神色間有些無奈。「不知道她是怎麼曉得那是墨凌天的。現在看來,她是要逼墨凌天競拍。」

「每次一百萬的競拍加價,這可是大手筆。」

「墨家向來眼高於頂,不可一世。這點靈石,他們怎麼會放在眼底?」南宮梟的話,分明是在嘲諷墨家。

墨家的確有權有勢,幾欲在朱雀一手遮天。可墨凌天,卻無法完全代表墨家,至少他手裡可沒那麼多靈石拿來拍賣。

如今是騎虎難下!

墨凌天不答應,在場所有人都會恥笑他,恥笑墨家。可答應……墨凌天肉疼極了。

他目光陰鷙,深吸口氣。「一百萬就一百萬,拍!」

「那好。我可就不客氣了~我出九百萬。」

「一千萬!」

「一千一百萬。」

「一千兩百萬。」每一聲聲,墨凌天心底都在滴血。

南宮無看著,直咂舌搖頭。「千公子,你這是算準了他會不甘心,跟你搶拍啊!」

「當然。不答應的話,這可是在打墨家的臉。他沒有退路,只能答應。」

「可這樣的話,萬蠱根的價格不是會越來越貴嗎?」

嘴角戲謔上挑,月千歡漫不經心開口:「沒關係,我不缺靈石。」

聽此,南宮無又有些心痛他的靈石了。但轉瞬想到妖聖的寶藏,南宮無有些安慰。

霸梟也看呆了。他愣愣扯了扯自己鬍子,扯痛了才回過神來。

霸梟驚嘆:「這女娃娃也太有錢了吧。這得拍到多少靈石去啊? 第一少妻:邪少獵捕計劃 要不,我幫她一把?」

於是,月千歡收到了霸梟的神識傳音。

他說:「女娃娃,這樣下去不是事啊。要不我也出價?當然靈石你出,而且你必須給我解藥!或者,我幫你打暈了墨凌天也行啊。」

不僅月千歡,墨九卿也聽見了。

兩人對視一眼,薄唇微微上挑。月千歡淡漠回絕,「不用,他拍不了多久。」

「啊?」

霸梟還不知道,一切都在月千歡掌握之中。這裡面也包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