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王雲生的建議是裝幾天孫子,反正這兩個修鍊者遲早要走,他們不可能永遠蹲在昌市,等他們走了該怎麼弄怎麼弄,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但是王雲義就比較固執了,剛開始知道公孫葉是修鍊者的時候他卻是挺害怕的,畢竟公孫葉的實力那麼強大,完全可以直接打掉他的學院,但是公孫葉第二天沒來卻讓他感覺到有些膨脹了,他固執的認為自己的弟弟是一個市長,就算你是一個修鍊者也得給自己的弟弟幾分面子的,但是沒想到那個公孫葉隔了一天又來了,然後連著來了幾天,然後王雲義就生氣了,然後才有了那個投訴電話……

他當然不知道公孫葉是被得知了消息的公孫木給拉住了,公孫木這幾天也算是操碎了心,一邊得去管那個殭屍坑的事,一邊為了照顧妹妹的情緒,還得去調查這個學院的犯罪證據,然後一個不小心自己的妹妹就跳出去給人家打了一頓……這不是打草驚蛇么……人家有什麼犯罪的證據不都藏起來了?

但是事已至此那麼公孫木也不能採取之前的策略了,於是公孫葉之後就每天去學校鬧一鬧,不管別的,至少讓那些學生們能夠少受一些苦,經過公孫葉幾天來的搗亂,這個學院的虐待基本上已經進行不下去了,那些被關在小黑屋子裡面的學生也都被公孫葉給放了出來。

但是放出來之後公孫木和公孫葉有些抓瞎了,這些孩子並不是被拐賣的,而是家長們給送進來學習的……他們放出來之後家長也不在這,他們怎麼管這些孩子?於是還只能放在學院里,不過好在那些老師有些害怕了,每次他們一準備動手公孫葉就出現了……他們兩個修鍊者收拾一群普通人還不是輕輕鬆鬆……

不過公孫葉和公孫木最無奈的地方並不是學校的態度,而是那些家長的態度,在他們眼看就要大功告成的時候,一群不知道從哪裡跳出來的家長讓他們真正體會到了什麼是真正的絕望……他們寧可相信那些老師們的信口雌黃,也不願意相信自己親生兒女說的話。 在公孫葉不斷的搗亂之下,學院那些手段基本上都用不出來,於是王雲義一開始找了警察,昌市的警察們自然知道這個學院是個什麼德行,但是他同樣知道王雲義的弟弟王雲生是什麼人,雖然經常有周邊的鄰居或者路過的路人舉報,但是人家家長都不追究,而且還是人家家長親自送進去的,他們有沒有什麼辦法,他們也不願意為了那個什麼所謂的正義感去得罪昌市的市長……

但是他們也惹不起龍組的修鍊者啊,龍組雖然說沒有他們警察的全力和職能,但是人家的編製是軍人,而且人家的等級可比他們高多了,而且對於修鍊者如果去應對他們誰的心裡都沒有譜,畢竟沒有先例啊,修鍊者為非作歹都是龍組在管,龍組的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那怎麼算……這應該算是不平吧?

於是王雲義給他們找過去他們也沒辦法,說實話,那些警察也早就看不慣這個學院了,但是他們能怎麼辦,看不慣的事情多了,他們不可能為了這個而丟了自己的帽子。

在找警察也沒有辦法之後,王雲義再次祭出了家長大法,他找了幾個傳說現在已經從這裡畢業離開的學生的家長,還有一些現在仍舊在這裡的學生家長,專門等到公孫葉來的時候把這幾個人叫過來……

對於那些殘忍的老師公孫葉能夠氣憤的出手欺負他們,但是對於這些令人感到目瞪口呆的家長公孫葉感受到的是一種無力……無論他的孩子怎麼解釋,他們都不認為那些老師會那麼殘忍的虐待他們的孩子,就算有的孩子展現出自己被打的手心,家長們也是固執的認為那是孩子不聽話老師給的正常懲罰……

那天晚上公孫葉沒有做什麼,她發現她沒有必要去跟那個家長解釋什麼,她擁有強大的實力,她擁有強大的背景,這些普通人和她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她根本沒必要去理會這些家長愚蠢的抗議,既然這個學院的院長再跟他玩心眼,那麼她也可以用絕對的實力碾壓他們,在絕對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是徒勞的。

所以公孫葉已經開始準備著手收集王雲義的犯罪證據,她當然不能使用武力直接攻擊這些老師們,但是如果收集到了確鑿的證據,將這個書院查封,將那個院長繩之以法,如果還能查到那個院長的弟弟有什麼不法的行為的話,把他的弟弟拉下馬是最好的選擇,畢竟這個學院之所以能夠如此高調的存在,而且做了這麼多如此猖狂的事情依舊沒有什麼問題,原因就是有這麼一個做為市長的弟弟在那當保護傘。

如今公孫葉和公孫木兩個修鍊者盯著這個學院找證據,雖然這個學院現在已經有所收斂,但是有些東西是收斂不了的,類似非法拘禁、虐童等只是附加的東西,公孫葉和公孫木真正想查到的是他們兄弟倆行賄受賄、權財交易的證據,只要搞掉了那個王雲生,那麼搞掉這個學院就很容易了。

林軒通過和公孫木的通話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對於兩兄妹所說的話,林軒沒有太過懷疑,這些事情畢竟曾經在網上出現過,只要上網查過就知道了,這種情況和國家意志不同,王雲生的能量應該還不足以將所有的信息完全都掩蓋掉。

「按照你所想的去做吧。」林軒對公孫葉說道:「但是有一個原則,不能動用修鍊者的力量去傷害普通人。」

「嗯……我知道啦。」公孫葉堅定的點了點頭,雖然他們出來不久,雖然他們這麼做可能不會得到什麼利益,但是他們覺得應該這樣做。

「保護好自己。」林軒說道。

「嗯嗯。」公孫葉開心的點了點頭。

結束了通話之後,林軒有些疲憊的躺在了床上,林軒有點睡不慣那個榻榻米,所以還是讓人給換成了大床,隨手上網查了查那個學院的事情,林軒心中已經有了一些概念了。

還記得林軒當年在上學的時候,那個鬧得沸沸揚揚的楊教授的事件,那個轟動一時的網戒所,那個令人戰慄的點擊治療……似乎現在那個楊教授依舊還是楊教授,並沒有成為監獄裡面的階下囚,網戒所依舊是網戒所並沒有被憤怒的網友們關掉,依舊有愚蠢的父母將孩子送到那個地獄之中……

在這個已經沒有狹義精神的時代,人們頂多在網上憤怒的喊一喊,真正去做的人沒有多少,這也是正常的,你不能指著一個剛剛能夠照顧好自己的人去管距離自己那麼遠的事情,他們沒有精力,也沒有能力去管,而有能力管的人似乎並不會在意這些事情。

與自己的利益無關,那麼誰也不會去管,至於遊行……似乎並不存在於華夏的社會當中,而這個所謂的網戒所已經在華夏之中默默的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利益網路,這是一個成本很低,技術含量很低,但是利益卻十分的巨大。

華夏最多的就是人,而華夏如今正是信息時代剛剛崛起的時候,青少年們順應時代,自然而然的會進入網路的世界,而這些在那些思維比較僵化的父母眼中是萬萬不可取的,於是這些所謂的網戒所便應運而生。

有些父母還真的是打心眼裡要為孩子好,只是你自己教育不好孩子,就把孩子扔到這個地方真的好么,那所謂打著為你好的旗號傷害你真的是比刻意的傷害還要令人感到心痛,多少家庭為此而破碎,那些從那裡出來的孩子真的變成了乖孩子么……

那些事情林軒並不太清楚,只是感嘆了一下,這件事情雖然讓林軒感到憤怒,但是交給公孫葉和公孫木去完成就好了,林軒並不需要親力親為,只要讓手下的人去做就好了,林軒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

忽然林軒抬頭想了想,或許這便是為什麼那些問題並沒有被解決的原因之一吧,那些大人物們都很忙,不會在乎這些打擦邊球的事情,那些人在乎的是政績,說的理想一些是為了國家的未來……而林軒在乎的是修鍊者的世界,現在更是要以未來的那次浩劫為重,那些小孩子的事情只是疥癬之疾,在整個國家,甚至整個世界的命運來說,那些孩子的命運並不被放在眼裡。

那麼又有誰能夠在乎他們呢……是那些徒呼奈何的文人,還是那些謹小慎微的官差,亦或是那些追逐利益的商人……或許當大俠這個辭彙從現實中挪移到了書本之中的時候,那些事情就只能無可奈何了……

或許這便是這個世界,我們創造了那麼輝煌的文明,然而在那輝煌的文明之下,卻是埋葬了森森血肉、累累白骨…… 迷迷糊糊的林軒進入了夢鄉,雖然對於林軒這個層次來說,睡不睡覺,吃不吃飯的都無所謂了,但是能夠吃飯睡覺的時候林軒還是選擇吃飯睡覺,畢竟這算得上一種難得的休閑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軒早早的便起來了,畢竟對於他來說睡不睡覺都那麼回事,於是在太陽剛剛升起的時候林軒便清醒了過來,走到窗口,感受著清涼的寒風……對於已經寒暑不侵的林軒來說,北海道的寒風確實只能用清涼來說,而這一絲清涼也吹散了林軒雜亂的心思。

晚上睡著之前的那段時光總會給人們帶來一些負面的情緒,類似逃避、厭世等等,而這些情緒隨著一夜的睡眠會漸漸的褪去,而當看到朝陽冉冉升起的時候,燦爛的陽光會驅散人們心底的黑暗,點燃人們對於生活的鬥志。

總的來說,大多數人們在陽光之下都會變得樂觀,擁抱太陽會讓人變得開朗,所以很多時候在陽光下的運動可以讓人變得更加開心快樂。

林軒此時看著那個並不太明亮的太陽也是感覺到了體內的鬥志在不斷的復甦,他從小就是這個世界的寵兒,從來不用為了生計而奔波,學生時代他是老師眼中的優等生,同學眼中的偶像,家長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

所以林軒從來沒有體會過黑暗的童年時代……當然了,除掉林頓和李楠對林軒的特訓,林軒估計那種特訓比那個什麼學院要厲害的多,但是畢竟林頓和李楠的特訓是為了給林軒打底子,是想把林軒給訓練成一個特種兵,而那個學院顯然不是這個目的。

林軒從小到大基本都生活在比較上層的社會之中,除了經受訓練再就沒有吃過什麼苦,從小到大也基本都生活在讚美之中,所以對於那些痛苦感受的並不深,但是這並不代表林軒會對那些孩子的事情無動於衷,所以林軒讓公孫葉和公孫木放手去做,雖然林軒可能沒辦法把全國所有這樣的事情全部杜絕,但是這次既然遇到了,那麼就可以去管一管。

回頭看了看在旁邊的小床上呼呼大睡的小鳳妍,林軒微微的笑了笑,昨天晚上林軒本來打算讓鳳妍去別的房間,畢竟這個屋子很大,空閑的房間也很多,但是小鳳妍經過一頓撒嬌賣萌之後……終於在林軒的屋子裡面扔下了一個自己的小床然後住了下來……

林軒當時頓時目瞪口呆,鳳妍什麼時候學會撒嬌賣萌了……不過現在看著小鳳妍在熟睡的狀態,林軒不禁笑了起來,小嘴微微的張合,兩隻胳膊隨意的甩向兩邊,一隻小腿調皮的才能夠被子裡面伸了出來……果然很萌啊。

林軒上去將被子往小鳳妍的身上蓋了蓋,雖然知道小鳳妍根本不會冷,但是怎麼說這東西是一種習慣,或者情懷。

將小鳳妍身上的被子蓋好之後,林軒走出了房屋,雖然外面天氣有點冷,但是這裡的景色還是不錯的,剛走出房門,一個穿著西服的男人就跑了出來,站在林軒的面前熟練的彎下了腰。

「龍翼大人,您有什麼吩咐么?」男人恭敬問道。

總裁霸霸愛 「沒事,我就走走。」林軒斜了一眼這個男人,這不是昨天接他的那個人,這個男人的實力有物境二十五品左右,以這個男人的年齡來說,這個實力已經算的上是天才了,在忍組裡面應該也是很重要的人了。

「嗨。」這個男人點頭,然後退步站在了林軒的身邊,看那樣子是準備跟著林軒了。

「你要跟著我?」林軒皺了一下眉。

「嗨,組織上讓我一定照顧好您。」男人彎腰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林軒問道。

「我的名字叫本田景逸。」本田景逸說道。

「好的本田先生,我並不需要你們的照顧,你可以離開了。」林軒說完轉身向外面走去,林軒並不准備走太遠,只是想在這周邊溜達溜達,然後想一想今天到底要做什麼,這個小別墅是在海邊的,這大海的景色還是不錯的,而且這次既然來到了東洋,總不能就這麼住了一晚上就走了……

而且林軒這次來是來威懾整個忍組的,相信就算林軒什麼都不做,現在忍組也已經亂成了一鍋粥,估計現在忍組的全部的任務都是想要趕緊把林軒送走,這個準備跟著林軒的本田景逸估計就是想要噁心林軒,忍組對於林軒的研究已經很多,知道林軒不是那種隨便殺人的人,而且之前林軒都是普通人,所以只要本田景逸能夠扛得住林軒的驅趕,那麼說不定就能把林軒給噁心走……

所以抱著這樣的目的,本田景逸在林軒往前走的時候也厚著臉皮的跟在了林軒的身後,林軒奇怪的轉身看了一眼本田景逸問道:「請問你還有別的事情么?」

「龍翼大人,組織上……」本田景逸開口說道。

「我知道,我說不用了,還有其他的事情么?」林軒似笑非笑的看著本田景逸,身上散發出一絲天境的氣息,壓向了本田景逸。

本田景逸的頭上開始分泌出一點點汗水,雖然外面的天氣很寒冷,雖然地面上還覆蓋著潔白的雪,但是本田景逸感覺到了一股龐大的壓力,直到此時本田景逸才真的明確自己面對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之前不論臆測多少次,不論之前本田景逸經受了受到組織裡面物境巔峰的壓力訓練,等到真正站在林軒面前的時候本田才知道了什麼是天境……

「龍……龍翼大人……」本田景逸的話有些磕巴,此時他在心裡可是把那些推薦他來執行任務的組織領導們罵了個遍,之前林軒身上一點氣息都沒散發出來,本田景逸還沒有什麼感覺,但是現在林軒稍微散發出來了一點點氣息,他根本都承受不了,和林軒一比,那些物境巔峰簡直都是渣渣……

「行了,告訴他們,別耍花樣,如果我看到了我想看到的東西,我自然會離開。」林軒漠然的看了一眼本田景逸,然後接著向海邊走去,別的不說,東洋的環保做的還是不錯的,海邊很乾凈,而一大早的海風也十分清新,只是帶著淡淡的鹹味。

本田景逸直到林軒離開了很遠之後,忽然跌坐在了地面上大口的喘著氣,之前林軒只是散發出來一絲氣息而已,對於本田景逸這種剛剛開始接觸天道的修鍊者,林軒想要殺了他太簡單了,對於現在的林軒來說,本田景逸太弱了……

本田景逸忌憚的忘了一眼在海邊吹著海風的林軒,深吸了一口氣,轉身離開了…… 林軒回頭看了看,本田景逸已經不見了,看樣子也是有什麼特殊的渠道可以離開,不然的話也不會這麼眨眼的功夫就不見了……果然還是在東洋,這裡是他們自己的地盤,那些個什麼忍者果然還是有些門道的。

之前林軒在屋內的時候發現周邊隱晦的有一些氣息,不過林軒沒有浪費神力去探查,能夠在周邊布置修鍊者的不是英雄聯盟的人,就是忍組的人,而英雄聯盟的人不會在這個時候跳出來找不自在,他們有能力的人一定都在努力衝擊天境,只要他們出現一個天境,就不會被龍組拉下太遠。

所以林軒選擇出來,一來是溜達溜達,想想今天要做些什麼,另外也是想把這個蹲在自己房子外面修鍊者給弄走,除了不想被人家盯著以外,也是向忍組施加一些壓力,大家都是明白人,而且現在也沒什麼時間跟你閑扯皮了,你把態度給我明確了,我也就回去了。

林軒站在海邊,衣角隨著海風飛舞,天色還有些暗淡,遠方的光芒在掙扎著想要鋪滿整個世界,日出東方,不論之前有多麼黑暗,光明總會降臨在這個世界上。

「光明,總會降臨的。」林軒輕輕的閉上了眼睛,身上散發出淡淡的熒光,此時正是太陽剛剛升起的時候,也正是天地間陰陽交泰的時刻,也正是修鍊陰陽天道的絕佳時機,雖然好像不如在自己的天道空間裡面天道氣息那麼純粹,但是這種能夠大天地間修鍊的機會也是不錯的,大多數的修鍊者就是每天都在各種各樣這樣的時機裡面修鍊。

時間漸漸的流逝,太陽逐漸回到了它的位置上,陽光灑滿大地和海洋,林軒長舒了一口氣,緩緩的睜開了眼睛,雖然沒有什麼明顯的長進,但是林軒感覺到實力在一點點的夯實,修鍊就是這樣,不可能什麼時候都在突飛猛進,很多時候都是水磨工夫,一點一點的增長實力,而林軒如今已經進階了天境,在地球這個環境上想要繼續向物境那樣大跨步的增長實力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林軒轉身走回自己的小別墅裡面,走進自己的房間裡面,小鳳妍此時竟然還在睡覺,林軒看了看錶,此時已經快要八點了……雖然小鳳妍昨天晚上因為陪自己聊天睡得比較晚,但是什麼時候修鍊者需要睡這麼長時間了……林軒有點疑惑,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一個想法,難道這個小丫頭平時就是睡覺的時候修鍊的?林軒明顯感覺到,小鳳妍在睡覺的時候,身上的氣息在逐步的增強……

「嗯……還是研究研究地圖吧……畢竟最終的目的地是東京那邊的富士山,要是跑錯地方就不好了。」林軒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反正現在也不著急,掏出手機查看一下東洋的地圖,然後找准方向,等北海道轉一圈之後就往……嗯……決定了,就去京都吧,聽說那有不少古風建築,嗯,就去那了……

——

林軒這邊在和東洋的忍組鬥智斗勇的時候,公孫葉和公孫木也在積極的努力著,得到了林軒的肯定之後,公孫葉和公孫木也算找到了理論支持了,於是就更加賣力了,華夏人自古以來講究個名正言順,如今有了林軒的授權,他們也算是理直氣壯了,當然了,不能再出手傷人是底線了,不管公孫葉再怎麼生氣,也不能像上次一樣一腳給人家踹到牆邊,然後把人家保安團隊團滅了……

此時這兄妹倆就在玉臧學院周邊的一家旅店裡面居住,現在城市裡面的旅店都不錯,就算是普通的旅店也非常的整潔,條件環境還有基礎設施都很齊全,兄妹倆在這家旅店裡面開了兩個房間,一個是他們在調差學院的違法行為,總得有個地方落腳,總不能睡在大街上。

還有一個就是他們越來越發現那個殭屍的窩不是那麼正常,一開始外面的出來的那些殭屍確實很弱,以他們如今的實力很輕鬆就能消滅,但是隨著不斷的向深處推進,裡面的殭屍變得越來越強大了……

公孫木發現一些殭屍的身上不再是破舊腐爛的布片,而是開始出現一些身上披著碎裂的鐵片,手裡拿著殘破的長矛的士兵殭屍……雖然看起來這些士兵殭屍就算生前應該也不是什麼精英士兵,但是也已經比之前的平民殭屍要厲害了許多,公孫木也不能像之前那樣一下子橫掃一大片了,面對這些士兵殭屍,公孫木也需要謹慎一些了。

當然了,到目前為止,那些殭屍公孫木還是可以應付的,但是公孫木在考慮要不要向龍組報告,請求一些支援過來,畢竟現在已經出現士兵殭屍了,要是後面再出現什麼精英步兵、弓箭手、然後再出個什麼大將……估計他分分鐘受不了啊……

雖然昨天晚上跟林軒取得了金牌令箭,但是他們來到這裡的原因就是為了剿滅那一群殭屍,這是他們的工作……至於調查學院,拯救學院裡面的小孩子們,那隻能算是副業,職業是龍族隊員,副業噹噹大俠也是可以的,這也是為什麼就算公孫葉那麼氣憤,也還是會跟著公孫葉一起去清理殭屍。

「哥,我們現在還不能請求援軍。」公孫葉皺了皺眉說道:「今天我們要調查的主要對象是王雲生身邊和王雲義聯繫的那些人,看看能不能找到王雲義行賄的證據,雖然林大哥同意我們調查了,但是畢竟沒有經過龍組正是的公文,還是不能直接調查王雲生的。」

「嗯……這個我想過。」公孫木說道:「現在那個洞穴裡面的殭屍已經出現士兵了,實力在物境十二品左右,我現在還能應付,這段時間我會堵在洞穴的口子不讓他們出來,等扳倒王雲生之後再進一步深入。」

「而且也不一定裡面就有那麼強大的殭屍,也許那些士兵殭屍就已經是最強大的了,那樣的話,我們就不用請求援兵了。」公孫葉還是不太像叫援兵,畢竟叫了援兵的話,他們干預學院的事情大家就都會知道了……雖然現在林軒他們已經知道了,但是公孫葉還是想把這件事情壓到最少的人。

「嗯……不過還是要有兩手準備,接下來一個星期我們主要追查王雲生和王雲義違法的證據,如果一個星期還找不到的話,就先清理那個殭屍洞穴,畢竟這個洞穴裡面的殭屍已經開始往外走了,雖然我們現在清理了外圍的殭屍,但是保不準裡面的殭屍會不會走出來。」公孫木說道。

「嗯。」公孫葉點了點頭,內心暗暗祈禱,一定要儘快的找到證據,這樣大家都好。 天色已經漸漸亮了起來,公孫葉和公孫木也停止了早上的討論小會,如果一切都能在一個星期之內解決那就最好了,因為根據公孫木的估算,以現在那些殭屍的活性來說,一個星期之內應該不會跑出來,然後自己再把那些遊盪在外面的殭屍消滅一些,時間應該是足夠的。

所以公孫木和公孫葉結束了討論之後兩個人便兵分兩路,一個去了殭屍洞穴,一個去了市政府……公孫葉沒有將目標直接放在學院上面,公孫葉現在想要麻木一下玉臧學院,讓他們繼續開始他們的違法行為。

之前公孫葉在學院那邊鬧得太凶,所以公孫葉有理由相信,如果她繼續再鬧下去,那個學院說不定會將所有違法行為都埋葬下去,或者乾脆這個學院會被放棄掉,公孫葉逼得急了,那麼關掉就好了,反正只要王雲生不倒,那麼這樣的學院想開幾個開幾個,想什麼時候開就什麼時候開。

對於這種看起來似乎在傳播社會道德的學院很受一些家長的喜愛,再加上即便是現在網路中存在的利益越來越大,全球對於遊戲和網路的看法也在逐漸的開放出來,但是在華夏,遊戲和網路在很多家長的眼裡還是如洪水猛獸一樣……

只要看看現在那些所謂的主流媒體發布的信息就可以知道,他們從來都是在宣傳因為網路和遊戲而受到傷害的人,卻很少去宣傳因為遊戲而受益的人,就算是當初稍微正面一點的宣傳,也是之前那個採訪過林軒大學老師的66,而她之所以被宣傳,還是因為她曾經也是華清大學畢業的,而通篇的主題是清華畢業去玩遊戲直播……很難講在撰寫這些報道的時候,那些主編們的心態是什麼。

所以開起這樣的學院在華夏的社會並不會受到太大的阻力,甚至還有可能會受到歡迎,現在全國出現了很多很多這樣類似的機構,有的溫和一些,有的激烈一些,但是卻沒有一個專門的機構去規範這個行業……在如今整個社會日新月異,各種行業層出不窮的時候,就會有很多鑽空子、打擦邊球的存在,而這些鑽空子和打擦邊球的存在就很有可能會造成各種各樣的悲劇。

或許這裡面真的有一些孩子頑劣成性,需要經過一些強制措施來進行管教,之前公孫葉也是這麼想的,所以並沒有出手,而當那個七八歲的小姑娘被鐵棍打得撕心裂肺的時候公孫葉便決定出手了。

無論這個小姑娘做了什麼,公孫葉覺得都不應該採用這樣的手段來教育,這樣留下的或許不只是教訓,還有深深的心理陰影,公孫葉當時甚至還偵查了一下那個小姑娘身上有沒有源氣波動……如果是為了成為修鍊者的話,那麼這麼做或許有些不對勁,但是並不算酷烈,但是顯然,那個小姑娘並不知道修鍊者是個什麼東西……

至於未來這個國家會不會再出現像這樣的組織,這不是公孫葉該考慮的事情,公孫葉也沒想過考慮這些事情,她只是想讓這家學院停止虐待學生而已,公孫葉很快就到達了市政,但是她沒有直接進入政府大樓。

雖然公孫葉是從軒轅空間裡面出來的,但是公孫葉也是非常聰明的,如果她這麼擅自進入政府機關調查一個市級幹部的話,恐怕會在華夏官場中引起恐慌,能當上高層的有幾個完全乾乾淨凈的?要是整天被人家查來查去的還工不工作了?至於說模板的話,看看現在的遼省就知道了……

所以公孫葉準備從那個王雲生的秘書入手,這些人是王雲生的心腹,或多或少的掌握了一些王雲生的秘密……比如這個從政府大門走出來的李維,這個人就是王雲生大的心腹之一,公孫葉準備就從這個人身上打開突破口……

——

李維從大樓里出來,看了看天上的雲彩,心裡的興奮可是抑制不住的,之前在王市長的辦公室裡面經過旁敲側擊,終於再次得到了王市長的親口承諾,在王市長身邊當助理當然很風光,但是沒有多少人喜歡永遠被呼來喝去,能夠走進這棟大樓的人,基本上都對權利產生了或多或少的渴望,誰都想成為一個部門的一把手,而王市長承諾幫助他成為街道主任算是讓他真正的接觸到了權利,雖然昌市不是直轄市,但是那也是一個正科,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位置,他現在可還只是一個科員罷了。

他現在還年輕,只有三十七歲,只要他在這個位置上努力做出一些政績來,憑藉著王市長的關係,四十七歲之前摸到處級也不是什麼問題,要是再努力努力,說不定在退休之前能摸到廳的門檻,那樣的話也就圓滿了,帶著豐厚的養老金,李維覺得自己的晚年生活也能過得非常不錯。

而這一切,就只要幫助王市長銷毀和那個玉臧書院之間的來往賬本就可以了,李維覺得非常的值,至於那個賬本是不是涉及違法……大家不都是這樣做的么?難道你要去舉報王市長?

別逗了,別說根本告不倒,就算勉強告倒了,那麼自己的政治生涯也基本就到頭了,沒有人會重用一個隨時會反水的人,到最後自己一定會被排斥到一個角落裡面,然後抱著科員的級別一直混到退休,或許能夠因為舉報王市長而升個半級,然後抱著副科的級別混到六十歲滾蛋。

這顯然不是李維願意看到的,權衡了一下利弊,李維很自然的聽從了王市長的安排,把所有和玉臧學院來往的賬本碎成了兩項碎紙,然後一把火燒了乾淨……李維還將這一切錄成了視頻,今天早上拿給王市長看,然後當著王市長的面把視頻也給刪了乾淨……

王市長自然對於李維非常的滿意,再次做出了承諾,大概意思就是放心跟著他混就好了,他絕對不會虧待有功之臣的……所以李維現在頗有些春風得意,另外,李維還有一個小心思,雖然出於安全考慮,王市長和玉臧學院之間往來的賬本只有紙質版,沒有電子版,但是在銷毀之前李維將這些賬本都複印了一遍……

傻子都知道王市長那麼大晚上的讓自己銷毀那些賬本肯定有問題,而且那些賬本確實經不起推敲,不查就罷了,只要有人細心的檢查,賬目中那些財政撥款根本就是有問題的,還有玉臧學院上交的稅款也是有問題的……從前他幫忙整理這些賬目的時候還沒有想太多,畢竟王市長什麼都沒有說,但是不管怎麼說,這應該算是王市長的把柄了吧……若是以後王市長並沒有兌現他的諾言,那麼也就不要怪他了……年底了事情比較多~更新可能會不太穩定,比如今天就沒時間寫~

《界心之劍掌天下》今天不更新 誰都有自己的小心思,特別是關乎自己的未來,李維不得不慎重,畢竟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市長,而自己也僅僅就是一個助理罷了,李維沒有天真到市長會因為這點事情刮目相看,這個市長不出意外的話是將那個玉臧書院給拋棄了,那麼這個市長一定是遇到他自己都沒辦法去擺平的事情了,這個時候他連自己的哥哥都能拋棄,那麼他憑什麼能夠一直保著自己?

李維有理由相信,如果真的事情到了那一步的話,王市長會一腳把他踢出來放棄掉,然後保全他自己,人家一個市長都承受不住,他李維自然更承受不住,說不定這輩子就毀掉了……李維覺得自己要留一手,就算最後牽連到自己,自己頂多是聽領導的話,然後算個從犯,判罰應該很輕。

要是沒有留一手,沒有把這些賬本都複印過來,恐怕到時候人家直接把你扔出來當替罪羊,自己也算是百口莫辯了……不過這個賬本現在暫時還是不能讓王市長知道,而且李維並不想用到這個賬本,等用上了這個就說明他要站在漩渦的中心,那樣不管怎麼樣自己都會失去一些東西,所以現在李維很興奮,這種即將走上人生巔峰又帶著一點點走在刀尖上的刺激讓李維覺得非常的有意思。

於是這麼有意思的李維就被公孫葉盯上了,王雲生的助理有好幾個,和王雲生比較近的兩個助理一個是這個李維,另外一個就是之前給龍組打電話孫勝利,這幾天公孫葉在學院裡面搞來搞去,阻止那些老師虐待小孩子,但是公孫木可沒有閑著……

為了配合自己妹妹的同情心,公孫葉除了定時跑去解決那個殭屍洞穴裡面的殭屍以外,就是在調查這個學院的院長王雲義……當他發現王雲義和王雲生的關係之後就開始調查王雲生的人際關係……於是公孫葉現在有了調查的突破口。

李維快步打開了自己的車門,他現在準備去喝一杯咖啡,雖然現在是周一,雖然現在是上午,但是一般來說,周一的上午事情都不太多,領導們想要搞事情一般都要一點時間,所以很多時候反常的是周一上午還真沒什麼事,特別是對於他們這些助理來說……

而王雲生現在就是盡量的低調,盡量的撇清所有和玉臧學院的關係,然後低調的不搞事情,等過了這陣風頭再說……所以,主要服務於王雲生的李維現在就更沒事了。

於是李維就準備開心的去喝咖啡了,然後就被公孫葉跟上了……公孫葉現在雖然還不能飛,但是跑起來的速度確是絲毫不慢,而且李維的車也不是一路暢通無阻,趕上紅燈什麼的還得停一下,而且那個咖啡店並不遠,李維開車拐了兩個彎就到了,所以最後李維到了咖啡店的時候,公孫葉也跟著走了進去人在得意的時候總會忘形,比如現在,周一上午的時候竟然往咖啡店跑,整個咖啡店也就只有老闆一個人在忙乎。

「嗨,給我來杯摩卡。」 名門貴公子:極品壞男人 李維笑著依靠在咖啡店的前台說道。

「呦,這麼早就來了,今天這麼清閑?」咖啡店的老闆熟練的擦著杯子,然後從旁邊的機器中用湯匙取出了一些磨好的咖啡豆粉,準備開始給李維製作咖啡。

「嗯……開心嘛,也沒什麼事情,就過來看看。」李維笑了笑,他和咖啡店的老闆是高中同學,平時沒事的時候也會過來照顧照顧生意,以前李維不怎麼忙的時候還會過來幫忙送個咖啡什麼的,只是後來被王市長提拔成為助理之後就很少有時間了,一般來了也都是喝杯咖啡,聊聊市政府裡面的一些八卦……

不過李維還算是沒有太過得意忘形,還知道保持一下秘密,沒有將那些事情完全說出來……

「看樣子有什麼好事。」咖啡店老闆手裡熟練的在製作咖啡,臉上還掛著微笑,一邊和李維閑聊,自己這個老同學現在在政府裡面混的不錯,偶爾從他那裡還能聽到一些小秘密,說不定還能打聽到一些風向……

畢竟自己咖啡店的位置距離市政說遠不遠,說近不近,平時還是有不少公務員過來喝杯咖啡,吃點披薩或者義大利面什麼的,並不太遠的距離讓他們能夠快速的回到工作崗位,而這個距離不算近,也能讓大家有些不會被領導發現的感覺……至少心理上覺得很不錯。

「算是好事吧……」李維笑著答應了一聲:「哥哥我很快就要手握實權了,到時候至少能升個一級。」

「可以啊……那就祝你官運亨通了。」咖啡店老闆笑道:「以後可得多照顧照顧老同學啊,來,你的咖啡。」

「謝啦,那是肯定的,放心,二樓沒人吧。」李維笑著接過了咖啡問道。

「沒有,你是今天第一個。」老闆聳了聳肩。

「ok,那我上去了。」李維端著咖啡轉身朝二樓走去,咖啡店的二樓是一個類似於小型書店的地方,裡面有不少書籍和桌游,一般是下午的人會比較多,一個悠閑的下午是這個咖啡店裡的名言……而李維準備過一個悠閑的上午,拿著咖啡放到一個桌子上面,然後從書架上拿出一本書……嗯,看什麼好呢?最近也沒有什麼書可看,算了拿本「雞湯」看看吧……

李維隨便拿了一本「心靈雞湯」,然後坐回了自己位置上,把手機扔到了桌子上,後退一步窩在了沙發里,隨意的翻開了書本,品了一口咖啡舒心的砸了砸嘴,然後認真的讀了起來。

公孫葉坐在李維對面的小沙發上直勾勾的看著李維,對於公孫葉來說,在不驚動下面那個咖啡店老闆的情況下進入咖啡店二樓還是非常容易的,之前李維說的話公孫葉也聽到了,這些話引起了公孫葉的懷疑,為什麼一直以來沒有什麼動靜的李維忽然就說自己即將掌握實權了?

在這個關口上,王雲生應該會主打低調才是的,而身為王雲生身邊的助理李維竟然在這個時候最開始要陞官了……忽然公孫葉感覺到自己很幸運,似乎自己一下子就找到關鍵人物了……

李維愜意的喝著咖啡,看著書……雖然李維在看書,不過腦海里的思維已經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忽然,李維似乎有些心有所感的抬起了頭,一下子和公孫葉熾熱的目光對在了一起……李維愣了一下,他並沒有聽到有什麼人走到二樓啊……難道是之前他太全身灌注沒有注意到?可是為什麼眼前這個女子的目光那麼像是在看一塊巨大的蛋糕一樣? 時間過得很快,這一天下來很多人都很愉快,比如在東洋的林軒,別人根本不需要擔心林軒的安全,在絕對實力面前,忍組不敢有任何的小動作,將玉臧學院的事情交給了公孫木兄妹,林軒心裡也就沒什麼牽挂了,專心帶著小鳳妍在北海道遊山玩水……

呃……游山倒沒什麼,玩水倒是玩了不少,而且還看到了一些穿著小裙子的小姑娘……話說這麼冷的天這麼穿真的好么,雖然上身穿著棉襖,但是這樣老了不會得病么……嘛,管他呢,反正今天玩得不錯,在玩兩天然後準備去下一個目的地。

現在整個忍組是非常的無奈,你說這個大佬吧,來了這也不說因為點啥,也不說想要點啥,就在北海道一蹲,然後開始玩起來了……鬼才信你來東洋就是為了旅遊的,現在全世界的修鍊者也沒幾個有心情旅遊的,除非是那種自暴自棄,準備在浩劫降臨之前好好享受人生的……

不過這樣的修鍊者多為覺醒的修鍊者,因為後天決定踏上修鍊之路的人大多數都經過很多很多磨鍊才最終突破普通人的極限的,他們的意志之堅定是常人難以企及的,就像是一個優秀的特種兵很難被敵人動搖決心。

而那些自己突破極限的修鍊者們更是在這些非常優秀的特種兵中脫穎而出的人,全華夏十幾億個人,也就出那個兩三百個,是不是聽起來數量還不少,但是修鍊者的壽命悠長,這兩三百個人中,還有一些人是已經六七十歲的了,也就是說,這些修鍊者是一個國家的底蘊所在,一般的小國根本想都別想。

所以很多國家有關修鍊者的任務都要外包,就像上次發生在維也納的事情,當地政府就求救了黑衣人……給龍組發布任務的外國人也是有不少,這些任務也是龍組的盈利項目之一。

除了林軒之外,還有個人也比較高興,那就是玉臧學院的院長王雲義,昨天晚上那個可恨的修鍊者就沒來鬧事,讓他好好的過癮……咳咳,好好的教育了一下那些不聽話的孩子。

原本以為昨天晚上可能是被警告了,今天怎麼說也得過來報復一下,結果所有的老師戰戰兢兢的等了一上午之後,竟然沒有發生任何事情……這讓大家都很意外,畢竟從昨晚到今天上午都沒來……

但是大家還是沒有太大意,要是人家上午有事呢,要是人家下午來呢……於是懷著忐忑的心理,所有人又等了一個下午……然後大家驚奇的發現,咦竟然真的沒有來啊……甚至到了晚上都沒有來……

這一下王雲義一下子就放寬心了,在他看來,這明顯就是自己的警告起作用了啊,明顯這是不敢再過來了啊……哈哈,果然還是一樣啊,任你什麼修鍊者有多麼厲害的身手也不過是蠻力,怎麼能比得過我的智慧?

於是得意的王雲義罕見的給所有的老師都放了個假,然後再老師範圍內開了一個小聚會,和學生們開是不可能的,學生們自然要好好的學習,聚會什麼的,等你們以後混出了名堂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