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的心理暴擊怎麼辦?

人生很奇怪,你急得很厲害的時候,總有人會跑出來為自己分憂。

「呵呵,林首席果然是個天才,得恭喜一下道平師兄了。」

道虛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聲,看到道平頗有幾分得意的樣子,不禁再次冷笑,轉而看向靈雪道:「雪兒,你可以拜師了。」

靈雪一愣,顫抖道:「拜師?師叔是…讓我真的拜這傢伙為師?」

「那是當然,這可是你自己下的賭注,你輸的那一刻已經是他的弟子了,宗派之約可不能反悔!」

「這…」靈雪有些不知所措了。

「師兄別平開玩笑,要收徒也得師尊級別才能收,林澤只是弟子,有什麼資格收徒?」道月眉頭一皺,白了道虛一眼。

「師妹你可別忘了,他可首席弟子,按道理來說首席弟子就是未來的師尊,有資格收徒的。」說著裂開嘴巴笑了笑。

「這不可能,他的修為才道體四段,怎麼可能做靈雪的老師,倒過來還差不多,你到底想幹什麼!」 亂世醫女傳 道平有些坐不住了。

「哦,沒有能力就不要硬收別人為徒嘛,若是能力不夠,靈雪可是能申請『師質測試』的哦。」

哄,一陣嘩然,幾位宗派上層面面相覷,這才知道他的目的。

師質測試,是專門針對門派師者的一個測試。

當一名弟子質疑自己的師尊沒有能力,是可以提出師質測試的,若是這名師尊被證明是濫竽充數,師尊將會被撤或者逐出宗派的,畢竟直接丟了宗派的臉面。

但若師尊是有能力的,弟子胡亂提出這種挑釁,這名弟子將有可能付出沉重的代價。

所以千百年來,幾乎沒有人敢這麼干。

靈雪猶豫了,雖然她討厭林澤,但這麼乾的話等於把他的前程斷了,她又有些於心不忍,但下一秒她發現自己想多了。

逐出宗派?

林澤兩眼放光,彷彿看了離開的希望,但下一步想到系統,又有些不放心,摸了摸下巴。

「要輸給這個女人,可能嗎?」 輸給她不可能?

這逼裝得可以給滿分。

靈雪可是宗派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如今才十七歲就已經修鍊到入道境小成,一手天靈劍更是使得爐火純青,已經修鍊到極致的九重,是108護教弟子之中的一員。

山中有斗獸場,都是一些可怕的凶獸,宗派之中其它人都是挑戰比自身低階的,唯有她能夠挑戰同階而且每次都斬殺成功。

這個少女可是宗派最大的希望之一,林澤只有道之體四段,卻在質疑有無可能輸給她?

是腦子銹逗,還是分不清輕重!

『來自靈雪的心理暴擊+320。』

『來自道月的心理暴擊+220。』

果然,被鄙視之後靈雪再次被到心理暴擊,這一下賺了540加上之前的1390,已經1930點了,完成了快五分之一。

大部份是靈雪貢獻的,還有道月也能賺點。

他發現所有人之中,大長老幾乎情緒不波動,沒有什麼賺點的機會,就算有也只有一點點,至於道風和道平,前者事不關已,又不喜歡說話,要讓他波動太難,後者是以後的第二老師,對自己有好感,暴擊的機會也不多。

總裁老公太霸道 道月只關心自己的顏面,她的點可以賺一點,但應該賺得不多。

所以只有靈雪和道虛了。

靈雪這小姑娘倒沒什麼,就是太傲嬌,總以為全世界以她為中心,教育一下有助於她的成長。

至於道虛,此人一副小人相,對自己有種莫名的敵意,應該比較好暴擊。

「長老伯伯,我決定啟動師質測試,我要幹掉這個無恥之人!」靈雪氣得直踩腳。

原本還可憐一下這傢伙的,沒想到此人如此不知天高地厚,那就不用跟他客氣了,讓他見識一下什麼叫兩人之間的天塹。

「哈哈,非常好,師叔支持你!」道虛摸著鬍子得意大笑。

林澤眼睛眯成一條線,看了道虛好一會兒,看得他混身不舒服,然後他轉向大長老,指了指道虛投訴道。

「老師,道虛師叔在帶節奏。」

「我什麼時候帶節奏了!!!」道虛氣得大吼。

此時才發現無數的目光正盯著自己,一股關愛弱智兒童的味道久久不散。

『來自道虛的心理暴擊+760。』

打出了最高紀錄,林澤邪魅一笑,這傢伙真像他想的那樣,給他小小刺激,就能暴出大能量,有機會得多利用啊。

「林澤,你到底知道自己是什麼處境不,死得臨頭還有心思胡鬧!」道平狠狠一罵。

「死?」林澤有些愕然。

「小子,師質測試有三項,文測、武測、教學,其中武測是直接比試的,只是保證公平,師生都可以擊殺對方,你可明白!」道平直搖頭。

可以殺人?這還是正常切磋么?

看到靈雪的目光像是想生吞了自己,林澤心裡有種極度操蛋的感覺。

他突然覺得,小時候老師講大家學習五講四美其實是在保護他們。

算了,見一步走一步吧。

林澤好像有點適應這個力量為尊的世界了。

「請吧,林老師!」

靈雪緩緩走出,抱著拳咬牙冷笑,美眸里的熊熊烈火就能熔掉他。

「乖,我會好好痛你的。」林澤的毒舌再次發揮作用。

『來自靈雪的心理暴擊+580。』

「男人果然都不是東西,你跟那個姓鐵的一樣可恨,不,你比那傢伙還讓人噁心!」

靈雪美眸飽含著屈辱的淚水,顯然想起了什麼不堪回首的往事。

姓鐵的?

林澤想起了這幾天八卦出來的一些東西,傳說虛靈峰的峰主道虛師尊有個天才弟子,十歲能破山,十五能斷瀑布,十八歲就晉陞108護教弟子,今年排名還升到了第一,可說是一等一的道法天才。

此人才華出眾,但卻一直無伴,皆因喜歡上仙女峰上一名同樣出色的天才女修,以至於牽腸掛肚連修行都慢了,可以說是傾盡畢生的力量去追求此女子,但還是一無所獲。

聽說這個護教弟子姓鐵,莫非女的就是靈雪?

看她這樣子,不會是被…

「你不是被狗嗶了吧?」林澤用同情的目光看著她。

『來自靈雪的心理暴擊+720。』

場上沉默了一會兒,眼見靈雪全身發抖,能斬數十米的靈劍早已經鳴鳴作響,但最後還是把鬱悶強壓了下來。

「林師兄,你再胡說八道我就不客氣了!」她警告之語都平穩不了。

「有多不客氣。」

「我頂你個肺…,你認為有多不客氣,就有多不客氣!」又是這句話,靈雪直接就吼了出來。

當她發現幾位師尊驚愕的目光之後,有一種想死的感覺,她一輩子建立的形象今天都毀在這裡了,自己到底是作多大的孽才會跟這個混球扯上關係。

「哦,我說錯了?他不是狗還是你沒被嗶?」林澤繼續他的恐怖份子式的談話。

「……」

「我沒被嗶!…」。

「那麼…」林澤緩緩轉過頭,看著道虛的眼神帶有某種含意。

『來自道虛的心理暴擊+550。』

「夠了,你們可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再這麼放肆可是要治罪了!」

道虛氣得肝痛,在腦子裡已經把林澤吊起來燒死了一百萬次,雖然修仙之人講究修身養性,但是林澤這個賤人有把任何人逼瘋的能力。

又得了2610,現在心理能量已經達到到了4540,接近一半了。

有時候一兩句話就能讓他們跳腿,林澤發現自己真是這方面的天才。

「好了,你們也折騰夠了,開始吧!」

裁判由道風來當,雖然他並不喜歡理事,不過最為中立的就是他,所以這個裁判非他不可,也只能接了。

師質測試是不能推掉的,也就是說,老師一定要接,證道這后可以任意處置挑釁自己的弟子,輸了一般是被放逐。

這對林澤來說就是天上掉餡餅,他接得是一點壓力都沒有。

還有5460點心理暴擊點數,只要拿夠了就能輸了,想要贏不容易,想要輸還不簡單,之後的工作重點就是對他們的心理進行全方位打擊。

就這麼干!

先裝一下逼…

「來吧,我就勉為其難指導一下,免得讓人說宗派沒有能人。」 『來自道虛的心理暴擊+110。』

『來自道月的心理暴擊+100。』

『來自道平的心理暴擊+80。』

『來自道風的心理暴擊+50。』

『來自無量上人的心理暴擊+30。』

『來自靈雪的心理暴擊+320。』

拽,非常的拽,這裝逼的話一出,立馬引得全場都不滿,結果全部貢獻了一波。

之前已經賺了4540了,再加上這一波的690,一共有5230了,已經相差不遠,相信玩完這一輪,任務就完成了。

林澤笑出了豬聲。

「我也想劈了這小子,靈雪,給為師好好教訓一下他!」道月連連搖頭,被他弄得有些憂鬱了。

「是,師尊!」靈雪一抱玉拳。

師測還是開始了,林澤繼續裝逼,把比試的權力讓給了靈雪,讓她來出題,從修鍊到術法,從醫術到廚藝,任君選擇。

不用準備,直接進入了文測環節,一共十題,由所有師尊當評判。

「原夫百病,首中於風,風門是百病之首,而修行者首作之事就是去病,那就是用天地之氣通脈去風,使其無法聚合成病,請問應該如何操作?」

這是一條很基礎的問題,雖說修仙者非醫者,但是去病之術是必修,這就是修仙者就算數日不吃也生不出疾病的原因。

一般在道之體五段左右修習去風之法,所以靈雪自問這個問題就能考起他。

卻見林澤盯著她,像看著白痴一樣,最後嘆了一口氣。

「平時叫你多看書,不要總想著男人,就是不聽,你看栽了吧,這麼簡單的問題還要問。」林澤無奈地擺擺手。

『來自靈雪的心理暴擊+200。』

『來自靈雪的心理暴擊+50。』

『來自靈雪的心理暴擊+30。』

這麼一句話,立馬收集到280點心理暴擊,還有些怨念小數不斷飄來,讓林澤小小的興奮了一下。

「聽著,我只說一次,去風修鍊在《煉經》風穴卷裡面有細說,先尋穴,以穴為框,引氣聚於此地,然後靈氣通向百穴,把邪風帶出,邪風帶出有十法,一法曰動,二法曰淋,三法曰切…」

解牛大法啟動,一道道解法出現在林澤腦海里,根本不用思考,直接把它念出來就行了。

『來自道虛的心理暴擊+30。』

『來自道月的心理暴擊+50。』

『來自道平的心理暴擊+50。』

『來自道風的心理暴擊+20。』

『來自無量上人的心理暴擊+50。』

「不錯嘛!」眾師尊有些吃驚。

雖說是一些基礎,但能理解得如此深刻也不容易,必是下了苦功才能做到,本以為這場比試會一面倒,沒想到開場就有驚艷。

「好清晰。」雪靈小嘴微張。

『來自靈雪的心理暴擊+120。』

得到暴擊能量,林澤一愣,他可是沒說話刺激他們呀。

轉念一想,又得到了一個經驗,原來心理暴擊不一定是負面情緒,震驚也能得到,只是這個度低了一點。

不過這一輪又得到620點,總數已經5850了,收穫也算不錯。

「好,算你過關,第二題,『清心從道,凡體脫塵』是什麼意思?」

靈雪笑笑,這題是道之體十段的題目,想要突破第一境就必須搞明白,無數的修鍊者被卡住,就是因為悟不出這中間的意思,因為這不能言傳只能意會。

她當初為悟出此道,日夜不眠地苦思了兩年,才悟出了突破之道。

這道題足夠卡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