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洞口不大,只有一人多高,並且還有挖掘的痕迹。

似乎,這洞口,乃至整條通道,都是在不久前,人為挖掘出來的。

只不過,這洞口前方,有著禁制,更是有一股恐怖的魔氣。

李瀟嘗試了一下,以他如今的實力,竟然無法破開這魔氣。

「青銅魔族進入了這洞口內?」李瀟皺眉道,心裡也是有些不爽了。

好不容易打碎了青銅魔族的肉身,本以為能將其徹底鎮殺,不曾想,還是讓他跑了。

「嗯,他似乎對這裡很熟悉,從深淵飛出來后,就一路直奔這裡。」歐陽秋說道。

「這就沒辦法了。」李瀟嘆息道。

不過,李瀟倒是很好奇,這通道究竟是誰挖出來的。

要知道,這裡可是靠近王者之路的邊緣地帶。

這裡的地面,堅不可摧,哪怕是聖王,都不見得能把地面打成一道裂痕,更別提挖出這麼一條通道了。

而以青銅魔族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這裡有好幾個洞口,那邊的洞口外,有一些腳印。」歐陽秋說道:「而且……還有幾具屍體。」

「帶我去看看。」李瀟神色一凝,或許能從那些屍體中,找到一些線索。

隨後,歐陽秋帶著李瀟,來到了另一處洞口。

一來到這裡,李瀟的眼眸不由一凝,盯著洞口外的幾具屍體,眼中出現了一絲震驚之意。

只因,這些屍體,穿著的衣物,並非是現代的,而是太古時代的!

那麼,這些人,自然就是太古時代的人。

但,這些人雖然死了,但看起來死去不久,身上的生命氣息還不曾真正的散去!

李瀟粗略推演了一下,這些人死去的時間,絕對不會超過百年!

「難道是太古時代的歷練者,沒有離開王者之路,被留在了這裡?」李瀟嘀咕道:「一直活到了這個時代,直到百年前才死去?」

「不可能吧?他們雖然死了,但能感覺到,他們的境界不高,最多也只是聖王而已。」歐陽秋皺眉道。

聖王的壽元並不是很長,能活個一兩萬年算是頂天了,大多數都只能活幾千年。

而太古時代距離如今,少說也有三四億年的時間了!

「這洞口……通往哪裡?」李瀟輕語,盯著洞口,卻沒有靠近。

畢竟,這些人死的有些詭異,他們還未腐爛的臉上,帶著驚恐之意。

似乎,在這裡,他們遇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

啪!

……

突然間,一道悶響在歐陽秋身後傳出。

歐陽秋神色當即煞白,更是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道:「似乎……有人在我的脖子上打了一巴掌……」

「你……你可別瞎說……」李瀟更是毛骨悚然,眼中神曦蒸騰,更有聖人法則在燃燒。

然而,當他朝著歐陽秋的身後看去時,卻沒發現任何東西。

「哪有什麼東西……」李瀟輕語道。

啪!

但就在此刻,李瀟的身軀突然顫抖了一下。

只因,他也感覺到了,似乎有什麼東西,撞擊在了他的後腦勺上!

一股極度陰冷的氣息,差點衝破的他肉身!

「吾皇,我等身為修士,自然是不信神鬼之論……」歐陽秋正色道,但其身軀卻忍不住的在顫抖。

「那是,強大的修士,便是凡人眼中的神。」李瀟點頭道,但去身軀,也是顫抖了起來。

這不是怕,而是有一股極度陰冷的氣息出現了。

在這股氣息下,李瀟和歐陽秋,像是處於冰窖之中,冷的發抖。

「吾皇……我看到鬼了……」

就在此刻,歐陽秋瞪大了雙眼,盯著李瀟的背後。

而不用歐陽秋說,李瀟便察覺到了,其背後似乎有一雙眼睛,正在盯著他。

這一刻,李瀟都不想去看背後有什麼,一把抓住歐陽秋的肩膀,瘋狂的朝著通道之外跑去。

好在身後的那陰冷的氣息,並沒追上來!

但,此刻,李瀟卻帶著歐陽秋,來到了另一口洞穴前。

「怎麼出不去?」李瀟皺眉,自己明明是按照下來的路,原路返回的,但現在……像是迷路了。

「這裡就是一個迷宮,我之前也是花了好長的時間才出去的。」歐陽秋說道。

「對了,你剛才看到了什麼?」

此刻,李瀟看著四周沒什麼異常,鬆了一口氣,便關心起歐陽秋之前到底看到了啥。

「我看到了一頭白色的猴子,背上還站著一個女子,宛若謫仙一般。」歐陽秋說道。

「白色的猴子,背上還站著一個女子?」李瀟瞪大了雙眼,再次問道:「你確定?」

「很確定!那女子還站在你背後,使勁的沖著你吹氣呢。」歐陽秋很認真的說道。

然而,李瀟聽完這翻話后,當即就怒了:「特么的!那是白猿馱仙藥!可與九脈神葯比肩的大葯!我們都被耍了,趕緊回去,活著那神葯!」

五更到~~~

(本章完) 李瀟反應很快,聽歐陽秋那番介紹,便知道自己是被耍了。

那根本就不是什麼鬼物,而是一株堪比九脈神葯的白猿馱仙藥!

這種葯,若是服下,便可讓人活出第二世,相當於擁有了兩條命。

從古至今,有許多至尊,都會在有生之年尋找到一株這樣的仙藥,已保在壽元枯竭時服下,再活一世。

這等葯,向來稀少,每個時代最多也不會超過五銖!

「快走!別讓他跑了!」李瀟沉聲道,帶著歐陽秋,沿途返回。

這一次,兩人沒迷路,很快又來到了那個洞口外。

一來到這裡,李瀟便感覺一股陰冷的氣息瀰漫而來,其背後,更是涼颼颼的,似乎是有鬼物在他背後吹冷風。

但,李瀟卻沒有任何慌張,甚至心中還有一些激動。

「你還敢耍我!?」

當即,只見李瀟大喝一聲,手中玄黃鐘浮現,鐘口倒扣之下,將身後的一道身影扣了進去。

砰!

砰!

……

一道道悶響從玄黃鐘內傳出,似乎那鬼物,正在掙扎,想要從玄黃鐘內出來。

「抓到了?」歐陽秋神色卻有些古怪,走了過來,盯著玄黃鐘。

「仙藥,神葯,都懂得自保。這白猿馱仙藥,很聰明,之前怕我們抓住他,便拌鬼物來下我們。」李瀟笑道:「可惜,現在是我們的了。」

然而,李瀟說這話時,卻發現歐陽秋的臉色越發古怪。

甚至,他的眼中,竟然出現了一絲恐懼之意。

這讓李瀟有些疑惑,難道歐陽秋又看到了什麼?

「這……和我之前看到的不一樣。」歐陽秋皺眉道:「之前我看到的,或許就是你口中說的白猿馱仙藥,但這次……玄黃鐘內的東西……」

歐陽秋還沒把話說完,便看到玄黃鐘被掀翻了。

一瞬間,一股陰風陰面撲來,更有一截手臂,血淋淋的朝著李瀟轟擊而下。

「這是什麼!?」李瀟炸毛了,還以為自己鎮壓了一株仙藥,但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

只見李瀟身影橫移,避開了這「手臂」的攻擊,隨即招過玄黃鐘,護住了他和歐陽秋。

「這怎麼看,都像是一隻被撕裂的手臂……」歐陽秋凝眸,卻又有些不肯定。

只因,一截被撕裂的手臂,怎麼會自動攻擊,就像是一個生靈一般。

李瀟則是沉默,目光凝聚,盯著那斷裂的手臂。

幾息后,李瀟嘴角突然出現了一絲笑容。

「這地方,難道盛產仙藥?」李瀟輕笑道。

「這也是仙藥?」歐陽秋愕然,怎麼看眼前的這玩意都不像是仙藥。

仙藥,在許多人的印象中,乃神聖,聖潔的。

而眼前這東西,卻如同一條斷裂的手臂,血淋淋的。

並且,不管是仙藥,還是神葯,都沒什麼攻擊性,但眼前這東西,卻是力大無窮,剛才居然掀開了玄黃鐘。

「殘血臂,仙藥中的另類,這玩意,具有很強的攻擊性。」李瀟解釋道:「不過,一旦服下殘血臂,自身的力量與氣血就會暴漲,其效果,不弱於服下九脈神葯的力之力和血之力果實!」

「這……聽起來很厲害。」歐陽秋點頭道。

然而,沒等李瀟和歐陽秋動手,那洞口內,突然白光一閃。

豪門誘情:老公請溫柔 隨即,只見一頭白猿,馱著一個女子,緩緩的從洞口內走了出來。

「白猿馱仙藥!」李瀟瞪大了眼睛,有些無法相信,在同一個地方,居然同時出現了兩株神葯。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卻讓李瀟心驚不已。

只見這白猿馱仙藥從洞口內出來后,便丟了一張紙,落在了李瀟的面前。

紙張上,沒寫什麼東西,只有一個用鮮血書寫成的「滾」字。

「主人早已察覺到你們來到了他的休眠之地,故之前讓我來趕走你們。」此刻,白猿馱仙藥開口了。

其那白猿背上的女子,眼中閃著一絲厲色,道:「趕緊走,莫要打擾主人的清凈!」

「主人?這洞內還有其他生靈?」李瀟皺眉道,拉了一把歐陽秋,示意讓其做好準備,隨時離開這裡。

「自然,若不然這地宮是如何出現的。」白猿馱仙藥說道,看似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道:「主人仁慈,才不想殺你們,但再不走,怕是要與他們一樣,永遠的留在這裡了。」

說罷,白猿馱仙藥指了指洞口外的幾句屍體,道:「你們肯定不想像他們一樣吧?」

「是是是,我等這就走。」李瀟急忙點頭道。

然而,李瀟這話剛說完,便看到他手上陰陽之力迸發,化作了兩根黑白鎖鏈。

嗖!

嗖!

……

伴隨著破空之聲,一根鎖鏈瞬間就將殘血臂禁錮了下來,隨即被李瀟抓在了手中。

另一根鎖鏈,則是朝著白猿馱仙藥衝去。

但是,白猿馱仙藥似乎早有準備,在看到李瀟動手的瞬間,便退回了山洞之中。

轟!

鎖鏈橫衝,卻無法進入洞口,被一層閃爍著符文的光幕給擋了下來。

同時,洞口深處,一道呼吸聲響起,宛若驚雷一般。

似乎,在洞口內的那個生靈,正在蘇醒!

「走!」

這一刻,李瀟不敢再停留片刻,帶著歐陽秋,便朝著洞外飛去。

這一次,兩人算是運氣不錯,一路急沖之下,並沒有走錯,很快就回到了地面之上。

吼!

……

兩人剛出來,地下便傳出一道怒吼,同時一股無與倫比的氣勢迸發!

「至尊!?有一個至尊沉睡在此!?」

「快跑!」

李瀟和歐陽秋大驚,拔腿就跑,根本就不敢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