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有太多的變數,是當時緊急情況無法考慮的。

完美執行方案,意味一個不會累,能夠全速奔跑上一天的超人!

「真實概率不足萬分之一。」

「那又如何?」坤月相信自己的妹妹,畢竟拉群怪這種事情,不是沒有做過。

那時的乾陽不也是毫髮無傷的回來了嗎?

畢竟他說過的。

乾陽:「不用擔心,我試過了,這些喪屍連我的皮都咬不破。」

坤月:「╮(╯▽╰)╭」

所以此時擔心姐姐不如擔心一下自己咯。

畢竟以現在的實力,坤月想要讓矢量力場覆蓋全身還很困難。

「我的妹妹從來都是個奇迹,我相信她會回來的!」坤月說完扯過身旁桌布往牆根一趟,準備好好的睡上一覺。

坤月面向牆壁蜷縮起身子,背影顯得無比孤寂。

沐建業淡淡掃了一眼便轉過了頭。

一切都只是自欺欺人罷了,那麼多的喪屍,那可是連他都沒一絲活下的把握。

天真的姑娘啊……

沐建業坐在窗台上放起哨來。

至於隊伍里的其他人,他們目光灼灼的盯著身姿不錯的坤月。

遨遊在生死間的他們,總需要一些愛好來發泄壓力。

而這個任務已經過了太長時間了……

突然!

遠處數座大樓的倒塌,吸引了沐建業的目光。

發生了什麼?

怎麼那麼大的動靜?

「怎麼回事?」蘇醒的光頭走了過來。

沐建業搖了搖頭:「目前不知道,要不要去看看?」

「不了,我不想再失去一個兄弟。」光頭平靜的走向一旁繼續睡覺去了。

將焦點移至大樓倒塌處。

乾陽狼狽不堪的從斷裂的混凝土塊里爬出。

好強大!

「隊長真是的,非說這個時間點的你很強,不能單獨接觸。」一怪人揮手拍散了濃濃灰塵,出現在了乾陽視野中。

全身漆黑古怪的衣服倒像是某種試驗服裝。

加上對方頭頂的頭盔,使得對方沒有一處暴露在外。

是人類?——乾陽嗅到了核心。

是荒?——那心跳聲清晰無比!

對方究竟是什麼樣的怪物?

「不要再偽裝了滅世的惡魔,露出你的真面目吧,我會將你扼殺在搖籃中!」怪人那張隱藏在頭盔下的臉,露出了扭曲的笑容!

力場展開!

大片混凝土飛天而起,高速砸向了乾陽。

然而在同樣的矢量操作面前,這些看似堅固的混凝土沒比豆腐硬到哪裡。

怪人非常明白這一點,於是操著一把長刀,穿過混凝土風暴砍向了乾陽本身。

矢量力場被消融!

乾陽面色一變再變。

全面超頻!

刀刃擦著乾陽的鼻子劃過,切斷了些許髮絲后,刀刃一轉向著乾陽繼續砍來。

「從中午一直BB到晚上,真當我好欺負的?」乾陽手一招,萬用粒子凝聚的長劍位於手中,從而擋下了這一擊。

「食物而已!」乾陽生氣了!

隨著情緒的波動,體表不斷閃現著光紋,心中對核心的慾望更加恐怖。

已經……

壓制不住了。

男性外表漸漸消融,露出這個身體本來的模樣。

猩紅的光芒跳動於瞳孔之中。

這個瞬間。手中長劍「嗡」的一下震動起來。

每一顆的萬用粒子都在高速震動,而「劍」這一形體也不再穩定。

怪人見狀迅速後退到了一旁:「不錯,不錯。」

他手上的刀已經斷了。

乾陽手握匯聚、卻又沒有定型的銀色萬用粒子,靜靜立在遠處。

戀愛通告:男神請接招 只要需要,這些霧狀的萬用粒子,可以化作任何武器!

你以為我會給你休息的時間?

乾陽伸出了手。

霧狀銀沙中飛出了幾枚硬幣。

還未能站穩的怪人,立刻被成百上千道的橘色光束籠罩。

「你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使用這力量!」

火焰之中,巨大的矢量展開,將乾陽包裹在了內部。

為了抵抗,乾陽同樣展開了自己的力場。

兩人的力場相互交融,終歸於無。

純白的光束穿透了火焰,射向了乾陽。

哪怕是極力躲閃,光束也消融了他半個身軀。

身軀的消融,半個核心裸露在外。

怪人頭盔下,已經露出了勝利的微笑。

被命中的瞬間,乾陽恍然大悟。

能量攻擊!

原來如此。

在使用矢量力場時,會消耗那股不知從何而來的能量,既然如此為何不能直接使用?

跳過矢量,直接將能量用於破壞!

而最簡單的方式,也就是定向能量流。

除此之外,應該還有防禦的方式!

思考之餘,又是一道光束的出現。

這一次,乾陽嘗試著將能量運行與身體正前方。

兩種能量碰撞,四周的一切皆在高溫下融化了。

雖然擋下了攻擊,但乾陽的狀態也差到似風中殘燭,一吹即滅的地步。

若是全盛狀態,乾陽哪怕擋不下這攻擊,也不會受到太大傷害。

可惜了……

「很不錯,可惜差的還是太遠了!」怪人抬手凝聚起了新的一輪攻擊。

璀璨的能量於指尖被塑形為槍狀。

怪人這次瞄準的正是乾陽的核心。

一切都結束了。

乾陽躺在地上,目光望向星空。

不能讀檔,這遊戲真垃圾。

讓他所沒想到的是,一切才剛剛開始。

莫名的聲音出現在耳畔,清晰悅耳。

「機體陷入瀕死狀態……」

「心智模型載入……」

「載入成功」

「偵測到高能反應。」

「確定最優應對方案。」

「AT全開!」

本應該存在於核心四周的力場突然放大。

高能塑形的長槍,面對這層層疊加的多邊形力場,穩穩停在了半空一直到能量耗盡也未能撕破一層力場。 「23號去了哪?」

「他去擊殺目標了。」

「……」

「1號,我們需要去輔助23號嗎,如果成功一切都會改寫!」

「不用了,他死了,按照原計劃繼續。」

急速閃婚:夜少心尖寵 「可……」

「我們無論多麼強大,不使用正確的方式,也絕無可能抹除它的存在,所以任務繼續,有問題嗎?」

「沒有!」

…………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怪人不斷的凝聚能量,不斷的將其丟向乾陽。

可無論如何他也無法攻破那層力場。

「為什麼?」怪人似乎很吃驚:「這種護盾為什麼你可以利用?」

記憶中的某個角落。

怪人突然想起了自己隊長的一些話。

「不要嘗試著與它單獨接觸,它本身的存在等同於奇迹。」

「不要對其擊殺它抱有任何僥倖,運氣永遠站在它一邊。」

重生九零:神醫甜妻,要嬌寵! 「只要我們存在一天,擊殺它的任務就不會停止,這是無法逃離的因果。」

怪人每一次繼續自己的攻擊,心中絕望便會增多一份。

而他的視線中,乾陽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可以利用,不過你知道這力場的本質嗎?」

「用一句話來解釋AT力場,其實很簡單。」

「老子TM告訴你了,今天你破我這盾,老子女裝發嗲賣萌!!」

心靈,或者說是靈魂物質,越是強大,這所謂的絕對領域就會越發堅固。

主要還是那虛無縹緲的信念。

老爹常言:「要用魔法打敗魔法。」

AT力場只能使用AT力場才能夠突破。

所以力場展開時,勝負就已經確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