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冷沐風鬱悶的看了他一眼,這個胡三來得還真是巧:「要這麼多,你能吃得完嗎。」

「呃?」胡三有些尷尬的坐了下來,天地良心,三十斤牛肉真的不算多了,陛下不是這麼小氣的人啊。

「好了,和你沒關係,他在生自己的氣,你儘管吃,不夠再加。」火靈兒吃吃的笑著說道。

「多、多謝!」胡三偷眼看了冷沐風一眼,見他神色不善,一肚子打探來的情報也不敢說了,埋頭大吃起來。

三十斤牛肉剛剛吃完,樓上傳來腳步聲,那個最後進去的女人走了下來。

果如火靈兒所料,她的目光在冷沐風四人身上停留的時間稍長一些,然後飄然離開。

接著周哺、張玉兒也走了下來,冷沐風偷眼看去,發現周哺神色有些憂慮,也沒注意到他,徑直往外走去。

胡三此時才意識到不妙,待周哺、張玉兒走遠,才低聲向冷沐風解釋道:「門外好多破軍營的人,我到了外面不進來不行,會被他們懷疑的。」

「現在破軍營的人沒有懷疑,但怕是引起那個神秘人的懷疑了。」冷沐風嘀咕一句。

「什麼?」胡三真的沒有聽清。

「沒什麼,周哺怎麼到這裡來了?」冷沐風問道。

「哦,對,樂家將光榮鎮全部交給了周家。」胡三急忙說道。

「什麼?這麼大一個鎮,怎麼全部交給了周聖元,我說怎麼滿大街都是拉運東西車輛。」火靈兒說道。

「其實一開始,樂家只是將光榮鎮的私自鍛造貪狼甲的工坊交了出去,後來我們打探到周聖元向樂家勒索了五億兩白銀,樂嘯為了保命也同意了。」胡三低聲說道。

「五億兩白銀!」冷沐風幾乎流出口水來,忍不住看向大門。

雲飛揚看出他要打周哺的注意,沒好氣的說了一句:「別看了,人早就走了。」

「早知道,上次就多想他要些銀子了,可惜!」冷沐風搖頭嘆息道:「所以這光榮鎮是抵那些銀子的嗎?」

「不是,五億兩白銀樂家早就給了,樂嘯將紫雲商會也交給了周聖元,紫雲商會的總部就在光榮鎮,樂家和周聖元的兒都在這裡,諸多不便,就半賣半送,將這裡的產業都送給了周聖元。」

「呵,這麼說周聖元還真是撿了個大便宜。」雲飛揚輕笑一聲說道。

「什麼大便宜,樂嘯那個老狐狸一定是看情況不妙才這樣做的,什麼『諸多不便』都是借口而已。」冷沐風說道。

火靈兒點頭贊同,胡三也急忙說道:「老大聖明,實際情況正是如此,自司衣坊的事件傳出去之後,很多修鍊者都來到這裡了解情況。不僅如此,有些普通人也趕了過來。」

「難怪這裡突然變得這麼熱鬧。」火靈兒說道。

胡三早猜出了火靈兒的身份,哪敢有怠慢,急忙介面說道:「正是,二當家您也聖明。」 「噗嗤!」火靈兒忍不住笑了出來:「你和黃宣有一拼了,非常會說話。」

「嘿嘿,小人就是靠這個才在青陽郡混下去的,二當家過獎。」胡三喜滋滋的說道。

冷沐風瞪了他一眼:「這一套對外人用,在我們面前收起來。」

「是、是,大當家!」胡三嚇了一跳,急忙滿臉正容的說道,再也不敢笑嘻嘻的。

「林大雄一直沒有回去,這裡有他的消息嗎?」冷沐風問道。

「沒有!」胡三搖頭確定的說道,看了一眼四周,低聲向冷沐風解釋道:「自接到您的命令,青陽郡附近的兄弟都趕了過來,光榮鎮現在有任何風吹草動我們都知道。」

冷沐風聽到這裡心中一動:「剛才在周哺、張玉兒前面走的那個人給查出來是誰,不過要小心,千萬不要被發現。」

冷沐風知道黑冰衛盯人、查人一流,但修為真的很低,而那人又異常警覺,一旦被發現,後面很嚴重。

「是,大當家放心,只要她還在光榮鎮,我們一定能查出來。」

「貪狼甲鍛造的工坊都查清楚了嗎?」冷沐風問道。

「都查清楚了。」

「將消息放出去,讓所有人都知道那裡。」

「是大當家!」

「樂家在這裡經營多年,一定有些銀庫、寶庫什麼的,銀子就算了,一下子也拿不走那麼多,有沒有查到什麼存放法寶、草藥和丹藥的地方?」

「有!大當家讓我們將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摸清楚,小人怎敢大意,還真查到一個地方,就是光榮鎮的縣令劉大雅的府邸。這個劉大雅表面是周聖元的人,實際早被樂家收買,他府邸下有一個地下寶庫,樂家這些年積攢的寶貝就在那裡。」

火靈兒看著冷沐風和胡三一副準備大幹一場的模樣,忍不住說道:「還真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想必你們早就準備好了吧。」

胡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們查清了樂家在這裡的家底之後,確實動了心。只是我們人數雖多,但修為太低,而且周哺突然帶著破軍營的高手趕來,更是沒了機會,現在您們三位趕來。」

胡三說到這裡看了一眼雲飛揚,接著說道:「若錯過了未免有些可惜。」

「劉大雅府邸中,到底有什麼寶貝,我們是來找林大雄的線索的,若不是特別珍貴的,就不要浪費時間。」雲飛揚這時說道。

「小人都打聽到了,裡面全是玄元丹、金還丹、魂器和千年草藥,只要能賞我們一人一顆玄元丹就行。」胡三急忙說道。

冷沐風聽得冷汗直流:「光榮鎮的黑冰衛怕是有上百人,一人一顆,你把我賣了也沒那麼多。」

火靈兒聽到這裡不由笑了出來:「還不都是跟你學的。」

胡三撓撓頭,也知道自己獅子大開口,急忙解釋道:「我也就是隨口一說,大當家隨便賞我們些什麼都行。」

「這還差不多,你把劉大雅府邸的情況詳細的給我介紹一下,我們找機會自己動手。」冷沐風說道。

「是,大當家。」胡三俯下身來,將自己探聽的情況仔仔細細告訴冷沐風。

聽完之後,冷沐風說道:「你們繼續打探林大雄的消息,無論成功與否,你們每人賞十顆培元丹,找趙宏領便是。」

胡三大喜:「就知道大當家不會讓兄弟們失望,我先代兄弟們謝過大當家,告辭。」胡三說著辭別出去。

「你還真準備去?」胡三剛離開,雲飛揚就問道。

「今晚過去看一下,順便查下有沒有林大雄的線索。」冷沐風說道。

雲飛揚、火靈兒恍然,這是摟草打兔子,碰上就一起給幹了。

三人吃過飯,在這家客棧住下來,冷沐風看了火靈兒一眼,來到客棧夥計身旁,偷偷塞了一錠銀子過去:「一會就說只剩兩間客房。」

客棧夥計有些詫異的看了雲飛揚、火靈兒一眼,一個是沉穩的老者,一個是活潑的小伙,不知眼前這位「中年大漢」要和哪位共宿一個房間。

「好的爺,小的明白。」夥計收下銀子悄聲說道。

這時雲飛揚、火靈兒走了過來,夥計急忙點頭哈腰的對三人說道:「真的非常抱歉,最近來光榮鎮的人突然增多,小店還剩兩個房間。」

火靈兒看了冷沐風一眼,說道:「好吧,兩個就兩個。」

冷沐風竊喜,那名夥計見狀帶著三人往樓上走去,來到最裡面的兩個房間前說道:「就是這裡了。」

火靈兒推開一個房間徑直走了進去:「師父、師兄,我有潔癖就先住這裡了,委屈你們擠一個房間吧。」說完,「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師父!師兄!那店小二明白了三人的關係,也明白了冷沐風的心思,此時有些同情的看著他。

「看什麼看,還不下去。」冷沐風取出房錢扔了過去。

「好勒爺,兩位爺早點休息。」店小二接過銀子,急忙退了下去。

雲飛揚好笑的看著冷沐風,突然低聲對他說道:「你這點小心思連我都瞞不過,還想著騙靈兒,你還是在去找一個地方住下吧,晚上在劉大雅的府邸集合。」

雲飛揚話音剛落,還未等雲飛揚反應過來,閃身飛進了房間,也將房門給關死了。

冷沐風臉色發燒的站在原地,有些尷尬的搖搖頭,半晌才轉身離去。

那名夥計見冷沐風退了出來,急忙上前小聲問道:「爺,要不小的再給您安排一間。」

「不用了,那個劉大人府邸怎麼走,我要去拜訪一下他。」冷沐風問道。

店小二一聽,不敢再多說什麼,對冷沐風說道:「爺出門右轉直走,在左手邊有一座大宅院便是,上面寫著劉府。」

「多謝。」冷沐風說著出了酒肆。

街上人來人往,很多是拿著各色法寶的修鍊者,在四處打探著什麼,也有些修鍊者在警惕的看著他們,冷沐風知道,這一定是破軍營的人。

仙武暴君之召喚群雄 冷沐風慢慢往前走著,果然沒多久就來到劉府前,這裡不僅守衛眾多,破軍營的人更多,分散在四周,也不知是保護劉府,還是已將劉府控制起來。 冷沐風沒敢直接進去,轉身進入劉府對面的一家酒肆,找了一個臨窗的地方坐了下來。

「你知道嗎,劉大雅已經被太子控制起來。」他剛坐下,身後便傳來一個聲音。

「你是從哪聽來的消息,劉大雅可是周聖元的心腹,太子控制他幹嘛。」另一個聲音說道。

「這位心腹早被樂家用無數寶物、美色給拿了下來,現在已經變成樂嘯的死黨,沒看到外面都是太子的人嗎,那些馬車一輛也靠近不了。」

「馬車為什麼要靠近,難道劉大雅也要搬走不成?」

「就說你不知道吧,樂嘯為了隱秘,將真正的寶物都藏在了劉府,外面那些不過是黃金、白銀和普通的草藥,掩人耳目的。」

「是嗎?」另一人來了興趣:「若這樣,周家可是賺大了。」

「誰說不是呢,按說這事做得極為隱蔽,這周哺不知怎麼知道了,一到光榮鎮就將劉府給控制起來。」

冷沐風聽到這裡疑惑頓起,黑冰衛費勁心思打探來的消息,難道自己隨便碰到的一個人都知道。

這時,另一人顯然也有些疑惑,問首先說話那人道:「這件事你又如何知道的,若真如此,只怕劉大雅對自己的老婆也不會透漏一個字。」

「嘿嘿,兄弟不知道了吧,我是剛剛從樂家那裡聽到的消息,樂嘯準備將劉府地底有寶庫的消息泄露出去。」

冷沐風聽到這裡心中一驚,很快明白了樂嘯的想法,沒想到事情發展得這麼快。

「為什麼,樂家為什麼要主動將消息泄露出來?」另一人顯然沒有想明白。

「哈哈,樂家自然不想吃這一個啞巴虧,這可是他們多年的積蓄,現在光榮鎮來了這麼多修鍊者,樂嘯那個老狐狸是想藉助我們牽制周哺,然後他再想辦法取走寶物。」

「這個老狐狸,誰沒事去得罪破軍營的人,只怕他這次打錯了算盤。」

「兄弟你錯了,當有人告訴你,在你眼前埋著數百顆玄元丹、金還丹你動不動心,更何況還有魂器、晶核、靈石和無數珍貴的草藥。」

那人聽到這裡沉默了,說話那人接著說道:「用不了多久,這件消息就會傳遍整個光榮鎮,今晚劉府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難怪你要帶我到這裡來。」沉默的那人這時說道,抬頭掃了一眼酒肆中的眾人,將目光停在冷沐風背上。

冷沐風微微一皺眉,沒有說話,那人也很快將目光移開,低聲說道:「只怕趁火打劫也沒那麼容易,樂家敢放出消息來,就一定做好了準備。」

這也是冷沐風心中的擔憂,樂嘯敢如此做,一定是有了完全準備,只是他如何趁亂將寶物全部拉走呢?

「夥計,來兩壇酒,拿手菜一樣一份。」冷沐風揮手喝道。

「好勒爺!」一名店小二應聲說道。

冷沐風在這裡待了下來,一邊吃著一邊觀察對面劉府的情況。果然,時間不長,這裡湧進來數百名修鍊者,將這家酒肆坐得滿滿的,人聲鼎沸,都是聽到了消息趕了過來的。

對面劉府的外面,也圍滿了修鍊者,與守衛和破軍營的人對峙起來。

冷沐風看到這裡心中不由一動,這種情況下,樂家再多人,也無法安全的將寶物運走,取出一錠銀子放在桌子上,冷沐風飄身離開。

出了酒肆,冷沐風騰空而起,觀察劉府的情況,劉府佔地十餘畝,三進三出,建造的極其奢侈豪華。附近也都是豪宅大院,除了正門前這條街道外,沒有其他地方可以離開,更不要說通過車隊。

冷沐風正在觀察情況,突然一道身影從劉府飛了出來,向他直衝而來,正是幽冥。冷沐風不欲與他糾纏,飛身往遠處遁去。

幽冥見狀也沒有追趕,這時不時有人影從四周飛起,觀察劉府的情況,幽冥一一飛過去,將他們逐離。

冷沐風來到一個民宅上空,見大門緊閉,院子中也沒有人,便飛身下來。

將每個房間檢查一遍,發現這裡的人不知何故早就搬離,冷沐風便將穿山甲從腰上取了下來,一指劉府方向。

穿山甲會意,「吱吱」一陣亂叫,在房間中鑽出一個洞,往劉府方向鑽了過來。

冷沐風緩緩的跟在後面,約莫著快要來到劉府下方,穿山甲突然停了下來,扭頭朝冷沐風「吱吱」的低聲叫了起來。

冷沐風心中一驚,急忙來到前面附耳細聽,「咚!咚!」前面傳來細微的聲音,像是有人也在挖掘地洞。

冷沐風恍然,感情樂家利用散修在地面上糾纏住周哺,自己卻在地下開始挖掘地洞,偷偷將寶庫中的東西運走,看來他們早有準備。

冷沐風沒敢再往前挖,示意穿山甲將這裡加固,然後帶著它悄悄返回。

返回第一家酒肆,冷沐風將雲飛揚、火靈兒都叫了出來:「樂家開始挖洞了,準備從地底將寶物運走。」

火靈兒一愣,不由問道:「是為了防止周哺阻撓嗎?」

「現在周哺正在劉府,樂嘯為了牽制他,已經將寶庫的消息散布了出去,引無數散修前去,他們趁機在地下挖洞。」冷沐風解釋道。

「想必你和穿山甲去挖洞,半途遇到了他們。」雲飛揚看了一眼穿山甲說道。

「正是,去堵他們,我們在他們通過地洞往外運寶物的時候,搶了他們。」冷沐風說道。

「你知道他們從哪裡挖的地洞嗎?」火靈兒問道。

「穿山甲應該很容易查到。」冷沐風說道。

「好!」三人出來,將神龍戒指和乾坤戒指中的物品整理一下,便朝劉府走來。

這時劉府周圍的散修已經越聚越多,很多人得到消息,正往這趕來。

趁人不注意,冷沐風將穿山甲扔到地上,穿山甲迅速變小,在人群中鑽來鑽去。

三人緊跟在後面,沒想到穿山甲直接鑽進劉府左側的一個大院中。

三人面面相覷,雲飛揚驚訝的說道:「難道挖地洞的人就躲在這裡?」 「可這也未免太近了?」火靈兒也說道。

冷沐風看看這處大院的方位,和自己找到的那個民宅對比一下,說道:「很有可能就是這裡,這個樂嘯還真是個老狐狸,我估計這劉府周圍的幾處大宅,都是他的,就是為了應付今日的情況。」

「可我們怎麼進去,如果是這樣,附近一定有眼線。」火靈兒說著,往四周看去。

三人在這裡還不算顯眼,但若一直圍著這座府邸轉,很快就會被人發現。

「等一下吧,等穿山甲出來。」冷沐風無奈的說道,與雲飛揚、火靈兒混在人群中,假裝打量劉府。

時候不長,穿山甲從一個牆角鑽了一個洞爬了出來,『跐溜』一聲竄到冷沐風懷中,拚命點著自己的小腦袋。

「就在這裡了!」火靈兒見狀說道。

「可我們怎麼進去?」雲飛揚看著四周的人群有些為難的說道。

「走,去我挖洞的那個地方。」冷沐風低聲說了一句,帶著兩人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