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無非就是死,我父親為雲氏家族做了那麼多的貢獻,就是因為你的出現,剝奪了他所有的榮耀,還要了他的性命,就算是死,我也要親手要了你的性命!」

雲鳶此時被寧罪一說,心中的憤怒頓時被點燃了起來,對著寧罪回應道,濃郁的殺氣,也在這時出現在了她的周圍。

「你的計劃,泡湯了,至於你的父親,那是他咎由自取,當初我就警告過他,可是他不聽,幾次差點要了我的性命,如果我不反抗,現在死的人,可能就是我」

寧罪怎麼會被雲鳶的殺氣嚇到,在他的眼中,雲鳶的殺氣,就如同是空氣一般,沒有絲毫的作用,就連雲鳶的修鍊,都是他親手*的,又怎麼會讓雲鳶對他造成威脅。

「不管怎樣,我的父親是因為你而死的,你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說著,雲鳶的衣袖中,出現了一把鋒利的匕首,徑直的朝著寧罪的胸口位置刺了過去,鋒利的匕首化為一道白光,速度很快,片刻,依舊已經出現在了寧罪的胸口位置。

「砰」

寧罪體內的元氣能量,也就在這個時候,直接湧出,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道能量屏障,而那匕首,也在這時被能量屏障給擋了下來。

強大的撞擊力道,使得雲鳶的手臂一震麻木,手中的匕首,也在這時飛了出去,落在了一旁的地面上。

「我要殺了你!」

雲鳶看到自己偷襲失敗,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對著寧罪低喝了一聲,朝著寧罪撲了過去,體內的元氣能量,也在這時催動了起來,這還是她第一次動用元氣能量,顯然有些生疏。

面對仙尊期的寧罪,雲鳶就像是以卵擊石一般,還沒有觸碰到寧罪的身體,便是被寧罪的元氣能量,給震退了出去,直接倒在了床榻之上。

「你別以為我不敢殺了你!」

寧罪此時雙眼之中露出了一股兇狠之色,對著倒在床榻上的雲鳶呵斥道,位於寧罪的身前,一把用魂力凝結出的長劍,就懸浮在雲鳶的額頭位置,一旦雲鳶動彈一下,這把長劍,就能夠刺穿雲鳶的腦顱。

「那你就殺了我吧」

雲鳶回應了一句,倒在床榻上的身影快速起身,想要用自己的頭,去撞擊長劍的劍刃,這雲鳶竟然是想要當場自殺。

看到這一幕,寧罪的眉頭微皺,魂力瞬間收回了自己的體內,那把長劍也在瞬間,消失不見,而雲鳶自殺的意圖也被銷毀。

「你殺了我啊,殺了我啊」

雲鳶看到長劍消失,對著寧罪低喝道。

「殺了你,豈不是便宜了你,你若是再不知好歹,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寧罪指著身前的雲鳶呵斥道,其實寧罪並沒有想要殺了雲鳶,畢竟雲鳶是為了自己的父親報仇,就像他一樣,也要為自己的父親報仇,不過寧罪並不想殺了她。

雲鳶起身,對著寧罪的身體一頓亂錘,想要發泄自己心裡的怨氣,她想要殺了寧罪,但是她並沒有那個實力。

「你再這樣,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寧罪對著雲鳶低喝了一句,不過他的喝聲,現在已經不起作用,那雲鳶根本不怕寧罪,依舊是對著寧罪一頓亂打。

「哼」

冷哼了一聲,寧罪直接將雲鳶撲倒在了床上,原本他只是想要嚇唬一下雲鳶,不過當他的身體再次接觸到雲鳶的時候,一股異樣的感覺,使得寧罪的眉頭緊皺了起來。

一股炙熱的感覺,從寧罪的腹部傳了出來,自從冰鳶出事之後,他就沒有和其他的女子有過如此親密的接觸,而他又是正當青年,一股邪火,在他的腹部不斷的亂撞。

再加上雲鳶不斷的在身下反抗,那種感覺,一時間使得寧罪的意識也變得有些模糊起來。

「別亂動」

寧罪低喝了一聲,想讓自己壓制住自己心裡的邪火,不過那雲鳶根本不會聽從寧罪,依舊是在那裡反抗著。

一直反抗的雲鳶,終於是讓寧罪無法剋制住自己,體內的元氣能量湧出,頓時使得床周圍的帳布掉落了下來,遮擋住了床上的所有『景象』

剛開始,床上還有著雲鳶哭泣叫喊的聲音,不過很快,那種聲音就消失不見,就連反抗產生的晃動,也是消失不見。

天色微暗,似乎一切都恢復了平靜,不過那周圍依舊是用著帳布擋著,看不到裡面到底是發生了什麼,直到一夜過去,第二天早晨太陽升起,陽光照射在窗戶之上,那已經很久沒有動靜的床榻,終於是有了動靜,帳布被緩緩打開。

一位身材瘦弱的女子,臉色有些蒼白,雙眼通紅的從床榻上下來,衣衫上還有被抓裂的痕迹,一臉的憔悴,而這人,正是雲鳶。

當雲鳶走下床榻之後,寧罪的身影也是從床榻上起身,看著那憔悴的雲鳶,寧罪的目光中有著一股愧疚之色。

「你去哪裡?」

寧罪對著雲鳶詢問道,此時的雲鳶,正在朝著門外走去。

「回我的房間,換一身衣服」

雲鳶淡淡的回應了一句,隨即走出門外,朝著最後方的庭院走去,而那裡,正是她之前居住的地方。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等到雲鳶離開了房間之後,寧罪的輕聲嘆了口氣,坐在了床榻的一側,一臉的後悔之色。

寧罪沒有想到事情會到這個地步,也沒有想過他會去和冰鳶以外的人發生關係,這讓寧罪著實有些不可思議,不知道當時自己是怎麼想的。

「雲罪賢侄,雲罪賢侄」

數道喝聲,從大門外傳了出來,使得坐在床榻上正在愁眉苦臉的寧罪回過了神來,這道聲音很是熟悉,正是掌管住所的雲輝長老。

雲鳶去了後院,現在只能寧罪去開門。

「哎呀,雲罪賢侄,你可是把老夫嚇壞了,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呢」

等到寧罪打開了大門,看到門口站立著,一臉焦急之色的雲輝時,雲輝頓時鬆了口氣,對著寧罪說道。

「怎麼了前輩?出什麼事了嗎?」

看到雲輝之前如此著急的樣子,寧罪對著雲輝詢問道。

「倒是沒什麼大事,這麼多天了,你府邸的大門一直沒有開過,怕你修鍊過了時間,畢竟過不了幾天,你就要去天池了」

雲輝對著寧罪回應道。

「多謝前輩關心,我會注意的,只是府中就我和鳶兒兩人,也不想接客,所以也就沒有打開府門」

寧罪微微一笑回應道,他之前也感應到了有不少的人來這裡給他送禮,不過他這人並不喜歡這些,所以也就沒有當回事。

「那行,你既然沒事,那老夫就回去了,如果有什麼需要,儘管派那個家奴,來通知老夫」

看到寧罪沒事,雲輝也就放心了許多,簡單的吩咐了一句,就離開了寧罪的府邸,而寧罪的府門,也在這時,再次被寧罪給關了起來。

走回房間,發現雲鳶還沒有從後面回來,緩步朝著最後方雲鳶居住的地方走去,畢竟現在雲鳶已經是他的人,怎麼也得關心一些雲鳶。

「吱」

推開雲鳶的房門,發現雲鳶此時正坐在椅子上,一旁的桌子上面,還擺放著要換的乾淨衣服,而雲鳶還是穿著昨天所穿的衣服,背對著房門,不停的擦著眼眶中的淚水。

「那個,對不起」

寧罪走到雲鳶的身後,對著雲鳶道了聲歉。

他並不會哄女生,尤其是面對這樣的事情,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只能看著雲鳶一直在那裡哭著。

「你殺了我的父親,還強行,強行要了我,我還有什麼臉面活著!」

過了半晌,雲鳶終於是回了一句話,一把鋒利的匕首,出現在了雲鳶的手中,朝著自己的胸膛位置,刺了過去。

「你瘋了!」

看到雲鳶的舉動,寧罪連忙將雲鳶的手掌打開,匕首飛了出去,刺入了一旁的地面,對著雲鳶低喝了一句。

從良小妾喜翻身 「我沒有殺你的父親,那是他咎由自取,如果換做你,你也會毫不客氣的,這個世界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如果你想要殺了我,那就努力修鍊,什麼時候超越了我,我的性命隨時就是你的!」

寧罪對著坐在椅子上,一臉憔悴的雲鳶呵斥道。

豪門錯愛:誘寵小嬌妻 「超越你,我什麼時候才開始修鍊,又怎能那般容易的超越你」

雲鳶自嘲的說道,她雖然是個女子,但是她並不傻,寧罪現在的實力,就連她的父親,都不是寧罪的對手,更別說剛剛修鍊的她了。

「什麼事情,都要看你自己用不用心,我修鍊,也才短短几年而已,當初我在同門師兄弟的眼中,就是一個廢物,但是,我依舊是靠著自己的實力,走到了今天」

寧罪安慰著雲鳶說道。

不過寧罪的心裡總是有些不太舒服,畢竟他這時教著別人,取自己的性命,如果被別人知道了,肯定要說他是個傻子。

「在你還沒有超越我之前,把你所有的仇恨,掩埋起來,在這一段時間,我是你的丈夫,不是你的仇人,等你什麼時候,超越了我,什麼時候再和我動手吧」

寧罪對著雲鳶說道,話音落下之後,寧罪朝著門外走去。

「趕快換了衣服,來房間中找我」

寧罪說著,離開了雲鳶的房間,同時將房門給關閉了起來,寧罪知道,他之前的一番話,肯定不會讓雲鳶再尋短見,畢竟雲鳶活著,還有機會殺他為她的父親報仇,如果她死了,就真的沒有機會了。

沒過多久,雲鳶就出現在了寧罪的房間中,已經是換上了乾淨的衣服,不過臉色依舊是有些憔悴,可能是一夜沒睡,而且傷心流淚導致的。

「開始修鍊吧,過幾天我就要去天池參加比試了,等我回來,再教你一些功法」

寧罪對著雲鳶說道,他打算在離開雲氏家族之前,讓雲鳶徹底的掌握修鍊的訣竅,畢竟他這一走,也不知道要在外面待多長的時間。

雲鳶沒有拒絕,閉上了雙眼,盤膝坐在地面的地毯之上,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起來,不斷的引著周圍的元氣能量,朝著她的體內湧入。

「凡體巔峰期的修為,沒想到你剛剛修鍊,就直接從凡體巔峰期開始了,不錯」

寧罪感覺到雲鳶的元氣能量,顯然是有些震驚,因為雲鳶的修為,已經是達到了凡體巔峰期的修為,這樣的速度,也是相當迅速了。

聽到寧罪的誇獎,雲鳶的心裡,不知為何,隱隱有些興奮的感覺,不知道是距離能夠斬殺寧罪更進一步的興奮,還是自己男人誇獎自己的興奮,一時間,雲鳶自己的心裡,也分不清楚這種感覺。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四天的時間過去了,這四天的時間裡,寧罪一直在幫助雲鳶修鍊,如今雲鳶也已經是完全掌握了修鍊的方法,今後獨自修鍊,也不是什麼難辦的事情。

看到雲鳶還在修鍊,看了看窗外已經亮的天空,寧罪緩緩起身,走到了雲鳶的身旁,對著雲鳶的額頭,輕輕的親吻了一下,隨後推開房門,朝著外面走去,今天,正是他要前往天池的時間。

寧罪離開之後不久,雲鳶的雙眸緩緩地睜開,看向了寧罪離開的方向,隨後用著自己白皙的手指,觸碰了一下寧罪之前親吻她的地方。

嘴角微微一笑,滿是幸福的感覺。

不過這種感覺,也只是一閃而過,隨即雲鳶用著手指狠狠的在她的額頭擦了幾下。

「雲鳶,你清醒一些吧!你不能愛上他,他可是你的殺父仇人!」

雲鳶對著自己喝斥了一句,使得自己終於是冷靜了下來,不過從雲鳶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來,此時的她,心裡已經是將寧罪給裝了進去,怎麼也抹除不了。

此時的寧罪,剛剛走出府邸的大門,雲輝和雲鑫兩人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寧罪的視野之中。

「準備好了嗎?」

雲鑫看著走出來的寧罪,對著寧罪詢問道。

「好了,出發吧」

寧罪微微點了點頭回應道,隨後雲鑫和雲輝兩人,帶著寧罪,朝著雲氏家族大殿的位置飛了過去。

此時在大殿之中,雲氏家族所有的長老,都已經達到了這裡,今天可不是尋常的時日,而是他們雲氏家族出征參加四大家族比試的日子。

「雲罪長老,提前祝賀你取得第一啊!」

一位老者在寧罪的身影剛剛走入大殿之後,便是起身對著寧罪拱了拱手說道,臉上的笑意很濃,與之前他沒有擔任長老的時候,完全判若兩人。

「多謝」

寧罪也是微微拱手,回應了一句,隨後,寧罪自己一人,朝著中心的位置走去,而雲鑫和雲輝二人,都朝著自己的位置走了過去。

「這幾日可做好大戰的準備了?」

看著走入大殿的寧罪,坐在高台之上的雲氏家族族長,對著寧罪詢問了一句。

「回稟族長,做好了」

寧罪回應道。

「這塊令牌,是代表我們雲氏家族出戰的令牌,你收好,大長老將會親自帶你前往四大家族比試的天池」

說著,族長的手中出現了一枚令牌,漂浮到了寧罪的身前,而寧罪並沒有絲毫的猶豫,雙手接過令牌,將令牌放入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之內。

「雲罪定竭盡所能,取得比試的第一名」

寧罪接過令牌之後,對著族長回應道。

「嗯,大長老,帶著他們去吧」

族長在和寧罪等人簡單的交流之後,對著大長老吩咐道,同時,幾位長老也在這時起身,來到了寧罪的身旁,而這之中,正有雲鑫和雲輝二人,他們正是要跟隨大長老一起護送寧罪前去參加比賽的長老。

說著,數十人的身影朝著大殿外走去,而其他的長老,也在這時緩緩起身,跟著族長一同朝著大殿外走去。

走出了大殿之後,大長老帶著寧罪,其他的長老也在這時催動起了體內的元氣能量,在他們的身前,划動了一道空間裂痕,瞬間,他們的身影就走入其中,消失在了雲氏家族的空間之內。

當他們的身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來到了雲氏家族的外圍,崑崙山脈的中心位置,不過這一次,他們並沒有再施展空間之力,而是打算飛向天池的方向。

「大長老,之前不是就我們兩人前往天池嗎?怎麼雲鑫長老他們也來了」

寧罪有些疑惑的看向一旁的雲鑫等人,對著大長老詢問道。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大魏王侯 「得到線報,有人打算在我們去天池的路上,對我們出手」

聽到寧罪的詢問,大長老對著寧罪回應道。

「什麼?還有人敢對雲氏家族出手?什麼人這麼大的膽子」

大長老所說的話,讓寧罪一臉的吃驚,他沒有想到還有人敢對雲氏家族出手,要知道雲氏家族在整個乾坤大陸上,那也是頂尖勢力的存在。

「為了天池的東西,做出這樣的事情,那也不足為奇,咱們趕緊走吧」

大長老淡淡的說了一句,隨即催動著體內的元氣能量,帶著寧罪朝著遠處飛去,而雲鑫等人則是跟在身後,數十道身影瞬間化為了幾道光芒,消失在了崑崙山脈的中心位置。

寧罪的實力太弱,根本不能和他們的速度相比,所以他只能與大長老同行,不然片刻的時間,寧罪就找不到大長老等人的蹤跡。

大概一天的時間,大長老等人帶著寧罪,已經是離開了崑崙山脈,而遠處,一座城池,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之中。

「大長老,前方是夢幻國的邊境城池,我們還繼續飛過去嗎?」

雲鑫看著前方出現的城池,速度加快了一些,來到了大長老的身旁,對著大長老詢問道。

「走過去吧,不要讓別人認出我們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