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素公子說了,但凡挑戰者,無論輸贏,都可以獲得一枚五品療傷仙丹,百枚五品凝仙丹。」

「若是,能在江寂塵留下一道傷口者,可以多獲取一千枚的五品凝仙丹。」

「所以,就算受傷,只要不死,五品療傷仙丹下,我們亦可恢復如初,甚至更強。」

這時候,有人如此叫道。

這些話,江寂塵自然也聽到了。

原來是有人在背後指使,難怪,對方並不受他震懾。

而那些人,聽到此言之後,膽氣再生,已經不懼江寂塵。

江寂塵臉上卻閃過森然之色。

既然有人專門對付他,看來,自己想要上丹器仙山,不經過一場大戰,那是休想。

於是,江寂塵冷冷一笑道:「很好,那麼,你們倒可以試試!」

「那躲在背後的人,只敢讓這些小丑在我面前表演么,有本事,敢否到面前一戰?」

江寂塵的聲音不大,卻已傳遍整個丹器仙城。

那一個背後之人,必然也能聽到了。

果然,江寂塵聲音剛落,那一道聲音從城中傳出:「那就等你擊敗完所有這些小丑之後,再來與我一戰吧!」

「嘿嘿,若是你連這些小丑都擊敗不了,有何資格與我一戰?」

丹器仙城中,傳來一道冷然的聲音。

江寂塵冷冷一笑道:「好,那我就去找你!」

剛才對方說話之間,江寂塵已經鎖定了對方的位置。

巴山劍場 所以,他現在就去找那一個幕後之人。

然而,江寂塵剛邁一步,便有修士出現,擋在他面前。

「我是張樹,前來挑戰江寂塵。」

「我是南宮青虹,前來挑戰江寂塵。」

「我是葛明,前來挑戰江寂塵。」

…….

驀然,前路之上,一個個青年修仙者,冷然開口,放言挑戰江寂塵,攔住了江寂塵的去路。

面對這些挑戰者,江寂塵腳步未停,繼續向前。

這些挑戰者,顯然都是為了五品療傷仙丹和五品凝仙丹而出手。

他們可不管與江寂塵之間認不認識,有沒有怨仇?

所謂鳥為食死,人為財亡,正是如此。

江寂塵冷冷一笑道:「很好,那我倒要看看,五品療傷仙丹,能否治好你們的傷。」

說話之間,江寂塵向前殺出。

此時,江寂塵體內的力量,涌動不息。

《霸體仙源訣》極速運轉,江寂塵隱隱有了要突破四品上仙境感覺。

農家棄女 也許,通過這一戰,他能夠有所突破。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

江寂塵此時手握霸天之劍,身披封蒼鎧甲,向前殺出。

噗!

一劍削出,眼前挑戰之人,剎那血肉紛飛,四肢被削去。

瞬間,就已成廢人一個。

這一幕,顯然讓人看得驚悚。

但立刻有人叫道:「不必擔心,只要到素公子那裡領到五品療傷仙丹,四肢便可重生。」

聽到有人這麼一說,眾修才鎮定了一些。

「對,五品級的療傷仙丹,什麼傷不可以恢復?」

「大家不必怕,殺!」

於是,一個挑戰者倒下,便有新的挑戰者上來。

而江寂塵此時處於一種神秘狀態之中。

直接,把神魂碎夢術,融於道身上。

可以同步道身上,一念之間,把人拉入神魂空間中戰鬥。

但因為同步到了道身之上,所以,神魂體的攻擊傷害,也完全體現在道身之上。

說白了,江寂塵現在其實是在用神魂體在戰鬥,但是,神魂空間卻是籠罩在他的道身上,與之融為一體。

這是一種很神妙的同步狀態。

或者說是神魂碎夢術至高的境界。

江寂塵根本就是不知覺間,就達至了如此境界。

所以,他在這種狀態下,就是擁有五品仙將圓滿境的力量。

因此,前來的挑戰者,在他眼中,實如螻蟻無異。

但凡挑戰者,他皆是一擊廢之。

(本章完) 此時,丹器仙城之外,出現可怕血腥的一幕。

只見,斷肢四飛,掉落一地。

一個個挑戰者,都被江寂塵一劍削成了人棍。

血水,染紅了大地。

這一幕,讓人看得觸目驚心。

然而,哪怕如此,依舊不斷有挑戰者,紛紛湧上來。

他們以為,就算斷了四腳也無妨,只要領到五品療傷仙丹,便可四肢重生了。

所以,有些還沒有上來的人,但已經放出了挑戰之言。

只要放出了挑戰之言,江寂塵便可以對他們出手。

至少,有出手的理由,他們再想逃,已經不可能了。

而現在,城門外已有上千的修仙者,向江寂塵發出了的挑戰。

基本上,站在江寂塵面前的,都是向他發出了挑戰之言的挑戰者。

不過,因為規則原因,他們不能同時向江寂塵出手,只能一個一個的上。

然而,江寂塵太強了。

沒有一人,是他一招之敵。

噗,噗,噗!

四肢紛飛,血水噴涌。

江寂塵走過之路,被斷肢、殘軀堆滿。

不過,很快就有人,把這些殘軀抬走,顯然是去向那一個叫素公子處領取五品療傷仙丹去了。

但是,這些人離去的速度,也根本比不過江寂塵擊敗挑戰者的速度。

他現在,處於這一種狀態中,可以發揮出五品仙將圓滿境的力量,實是太強大了。

事實上,現在戰鬥,江寂塵動用的是神魂體的力量。

對方的神魂,被江寂塵壓制,然後,被削掉四肢。

很快,江寂塵便已擊敗千名修仙者,殺到了城門口處。

地上,留下數千斷肢,場面極其的血腥可怕。

然而,到這裡,不是結束,只是剛剛開始。

因為,丹器城大街之上,還有一排排挑戰修仙者,在等著他。

這時候,江寂塵反而露齒一笑。

「憑你們,根本攔我不住,自尋滅亡罷了!」

江寂塵冷笑一聲,繼續向前殺去。

成神風暴 「江寂塵,你太高看自己了,我們都能感受到你的氣息越來越弱。」

「就算你能走到素公子面前,只怕也已經無力再戰了。」

「到時,素公子想如何拿捏你,就怎麼拿捏你!」

有人冷然地叫道。

然而,他們的聲音之中,難掩驚顫之意。

其實,他們並沒有表面這麼平靜。

見過了江寂塵的強大,與可怕的手段,在他們的眼中,江寂塵簡直就是一個惡魔。

江寂塵神色漠然地看著他們道:「你們,還是關心一下自己的四肢吧。」

然而,聽到江寂塵的話,一眾挑戰者卻已經冷然嘲笑了起來。

「四肢?你腦袋進水了吧?」

「仙道世界中,誰人不知,五品療傷仙丹,擁有枯木逢春,斷肢重生的功效?」

「嘿,素公子擁有無窮丹藥,只要我們服下五品療傷的仙丹,便可以快速的恢復,所以,我們四肢根本不必你擔心。」

一眾挑戰者,冷然地看著江寂塵,嘲諷笑道。

在他們看來,四肢斷掉,根本不是事。

江寂塵以憐憫的目光看著他們道:「如果你們真的如此認為,那還真是一件很可悲的事。」

說話之間,江寂塵繼續出手。

噗,噗,噗!

於是,血腥的畫面再現。

這些為了五品療傷仙丹而對江寂塵進行挑戰的修士,再次被江寂塵斬掉四肢。

丹器仙城大街,很快就變成了一條染血之路。

然而,這些挑戰者,前赴後繼,向江寂塵湧來。

在他們看來,只是受一時之痛,斷掉四肢也無妨,只要五品療傷仙丹到手,他們自可復原。

但江寂塵可以發揮出五品仙將圓滿境的力量,實是太強大了。

他完全是以碾壓之勢,一路向前。

而挑戰者們,紛紛斷肢倒地。

阻擋江寂塵的人,越來越少了。

「不好,五品療傷仙丹,無法治癒我等之傷。」

「我們體內,被神秘劍氣侵入,五品療傷仙丹,根本無法讓我們斷肢重生。」

這時候,突然有一道驚恐的聲音響起。

這道聲音,傳遍全城,震驚所有人。

特別是那些被斬斷四肢的修仙者,此時也紛紛發出絕望、痛苦的哀嚎。

顯然,這個時候,是有斷掉四肢的挑戰者拿到了五品療傷仙丹,吞服了下去,然後,發現了卻是這樣一個結果。

剛剛,還有一群人嘲笑江寂塵腦袋進水了。

現在才發現,腦袋進水的是他們。

原來,江寂塵凝出的劍氣,斬斷的四肢,根本無法憑五品療傷仙丹重生。

只怕需要六品的療傷仙丹,方可以讓他們恢復如初。

但是,六品療傷仙丹,那是何等珍貴?

便是在丹器仙城中,也是數量非常有限,根本難以拍賣到。

而為了五品療傷仙丹、五品凝仙丹拚命的修仙者,都基本是沒有什麼背景的散修、亡命之徒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