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太強大了!

本來無形無質的靈魂咆哮竟然化作了一圈圈銀色的波紋向著四周蕩漾而開,空氣隨之震動,猶如山呼海嘯的聲音回蕩在曠野之上。

風馳電掣,趙天一行人把車開得飛快,迅速就抵達了城市那圈岩石圍牆的一處缺口。

越是靠近城市,車隊遭遇到的人就越多,竟然幾乎全部都是和他們一個方向。

有人受傷,渾身浴血。

有人面露驚恐,腳步匆匆。

有人悲傷絕望,與他一起出城的同伴都已死去。



沿途所見,遇到的人越來越多,最終趙天他們的車隊也被堵在了距離岩石圍牆缺口上百米外。

不過依然有地頭蛇法老會的的成員在維持秩序,一名名全身皮膚閃著黃油光澤的的古埃及武士散發強大氣息,勉強讓擁擠的人群沒有混亂起來。

汽車隨著人群緩慢移動,周圍傳來人們內心驚惶的議論聲,現場雖然喧鬧,卻詭異地給人一種壓抑感,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飛鳥群,惶惶不安。

「這些外來者獵殺亡靈骷髏來的嗎,一個一個像是聞到了血腥味的獵狗,現在知道害怕了!」

一名赤裸上身的年輕埃及武士面帶嘲諷,看著眼前驚慌失措的各族超凡者,十分的幸災樂禍!

「現在你還有閑心情關心這個,還是好好考慮之後怎麼活下去吧。」旁邊一名中年人,面色枯黃,十分認真的說道。

「塔斯特現在是很危險的時候,就算你對這些外來者有什麼意見,也等這次亡靈天災過去之後再說。」

中年人很清楚,古老相傳的傳說之中,亡靈天災席捲大地,如同白色的海洋淹沒一座又一座城市,無數人就此死去。

而這一次卻有所不同,這座城市中聚集了太多的外來超凡者,為了能夠活下去,這些人不管願不願意,最後都會竭盡全力的抵抗亡靈天災。

面色枯黃的中年人嘆了口氣,頗有點語重心長。

「這些外來者會成為我們的戰友。」

塔斯克是一名20餘歲的年輕人,帶著黑色的披肩,上半身幾乎赤裸,皮膚泛黃透出一股奇特的光澤。

身為20多歲就達到二級巔峰的埃及武士,塔斯克十分的驕傲,相當自負。

不,之前和光明教廷產生了衝突,而她在面對光明教廷的大地騎士凱撒時,被對方的一道目光給直接嚇得癱在了地上。

事後他認為這件事情是他人生中的最大侮辱,不但對於光明教廷有著強烈的敵意,對於所有的外來超凡者全都感到厭惡。

這種想法並不是個例,在整個法老會,下至數量龐大的底層人員,上到高高在上的十大元老,都有不少人對這些外來超凡者抱有敵意。

很多人認為,這些外來者搶走了他們的不少資源,讓以前相對容易獲取的靈魂之火變得困難了許多。

低級骷髏被大量屠殺,在外面遊盪的骷髏要不然組成數量上百的骷髏群,要不然就是實力強大的三級骷髏。

一路無言,車隊很快回到了之前的那個莊園中,幾名炎黃閣的女性工作人員早就等在了那裡。

將許瑤、金小琪、上官靈等20個昏迷的丫頭陸續從車子上接下來,各自送回自己的房間中。

趙天、陳心蘭、雷川河等幾人一齊聚集在了大廳之中。

四個人沉默了一陣子,還是趙天老媽先開了口:「相信大家在路上的時候已經聽到了,不只是我們,外出的人都遇到了數量巨大的亡靈骷髏。

至少,我們進來的西北方向,恐怕全部都被亡靈骷髏包圍了。」

趙天此刻已經好了不少,坐在那裡,臉上明顯有了幾分血色。

他調整呼***神自然散發,牽引著天地間的精氣能量,疲憊的軀體在能量的一絲絲滋潤下逐漸恢復了活力。

「為了以防意外,還是儘快轉移到其他的城市吧。」趙天略微想了想,轉頭詢問雷川河其他三支戰隊的情況。

面對可能的危險,他準備帶著朱雀戰隊和其他的戰隊會合,以免出現什麼意外。

「已經來不及了!」雷川河面露苦澀的笑,臉上全都是無奈。

眉頭都擰成了疙瘩,雷川河略微組織了一下語言。

「剛剛收到的消息,不光是我們所在的西北方向,其他的方向也出現了大批的亡靈骷髏,據我估計,這座城市應該是被亡靈骷髏包圍起來了。」

實際上,情況比趙天他們想象的更加嚴重,無數的骷髏將這座城市完全包圍了,而且還在一點點的向著城市接近,距離古老的岩石城牆越來越近!

在北方,兩座矮山形成了一座小小的峽谷,一條清澈的溪流從中蜿蜒而過,綠草茵茵,草木繁盛。

一架由白色的骨骼組成的華麗馬車靜靜地停靠在峽谷之中,靈魂之火閃著金色光芒的骷髏馬正好奇地打量著,他腳下水面倒映著的樣子,時不時還會將馬蹄踩入其中,攪得水花飛濺。

馬車之中,那團黑霧繚繞的巨繭依然在不斷膨脹收縮,不時有黃褐色的繃帶從翻滾的黑霧中飄出。

然而仔細一看卻能看到,繃帶纏繞的巨繭膨脹收縮的頻率明顯變快,偶爾便會有詭異的突起從中冒出,透過輪廓,依稀是一張乾枯到極致的人類面孔!

這位神秘存在率領的亡靈大軍,循著感應,一路追到了這座城市。

本來他所率領的亡靈大軍也只是千萬出頭,並不像現在這麼恐怖。

然而一路過來,千萬亡靈聚集在一起的死亡之氣形成了可怕的死亡領域,喚醒了無數深埋於這片土地上的屍體,讓骷髏的數量越來越多。

其中弱小者無數,最弱的甚至打不過普通人。

但是強大的卻同樣很多,有三級巔峰的亡靈骨龍、有生前是遠古巨人的偽四級骷髏、甚至還有幾個真正達到了四級的強大存在。

所以整個骷髏群變得有點混亂,根本控制不了這麼多骷髏,只能藉助死亡生物對生命的天然厭惡、憎恨,引導骷髏群從四面八方將這座城市包圍起來。

停在這座峽谷,距離城市30多公里,巨繭中的神秘存在在等待著,等待著那一刻的到來!

「嗡!嗡!嗡!」

通訊器振動,打斷了趙天四人的談話,讓大廳中一時陷入了安靜。

擺了擺手示意了一下,雷川河拿著通訊器,走到了外面。

沒多久,雷川河就從外面走了回來,面色十分的難看。

聽到外面汽車啟動的聲音,趙天心中暗自搖頭,問道:「是法老會要求我們派出人手的?」

收起了臉上的表情,雷川河點點頭,。

「已經有骷髏開始接近這座城市的那圈岩石城牆了,我們既然在這座城市派人協助防守也是應該的。」

那對方怎麼臉色那麼難看,趙天心中正暗自疑惑,忽然聽到中年人繼續說道。

「那幫人還要求我們暫時聽他們指揮,說是要統一全城超凡者的力量,用來更好地對抗亡靈天災。」

「這也太不切實際了!」

趙天聽得目瞪口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不禁十分的無語!

趙天老媽與陳心蘭都來自於傳承古老的超凡大勢力,見識廣博,對於埃及的亡靈天災有一定的了解。

她們各自講述了自己知道的信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趙天幾人又討論了一陣,商量出接下來的應對方案,並就此散去。

幾個人經過一場大戰都消耗頗大,尤其是趙天,雖然機緣巧合下引動朱雀之戒,從而化身朱雀,滅殺了數萬骷髏。

但是他的消耗確實很大,無論是精神、又或者是體力、生命能量都近乎枯,在這種危險將要來臨的情況下,需要儘快恢復。

陳心蘭和他的情況也類似,需要儘快恢復。

至於武秋嵐雖然消耗不小,但卻勉強還保持著七八分的實力,將自己兒子趕去休息之後,主動承擔起照顧還在昏迷著的女孩們的責任。

「那我在去外面看看情況。」雷川河擔心外面的情況,招呼一聲,也急匆匆的出門了。

燦爛的金髮隨風飄揚,一名面容精緻的精靈,站在十餘米高的岩石城牆之上,淡綠色的瞳孔靜靜地眺望著遠方。

太美了!

周圍不少超凡者都被這一幕吸引,害羞點的只敢偷偷打量,也有膽大的直勾勾的盯著,估計要不是現在的情況特殊,早就有人上去搭訕了!

感受著周圍眾人的目光,愛西內心平靜,十分的淡定!

因為他已經習慣,他一直很堅定的認為,自己是純爺們,何必在乎其他人異樣的目光。

嗯,是不是安慰自己只有他自己知道。

遠方的地平線盡頭,一隻只白色的骷髏逐漸冒了出來,速度緩慢,的靠近。

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靈魂之火走著走著就直接熄滅、有的只剩下半截身子只能爬著前進…

入目所及,出現的骷髏全部都十分脆弱,竟然沒有一個超過一級。

「還真是炮灰!」

無聊的打了個哈欠,精靈明顯失去了興趣,隨意射出兩箭,殺死了兩隻靠近的骷髏,隨即直接轉身躍下了城牆。

而此刻,一隻只骷髏開始接近城牆,走在最前面的都是一些十分弱小的骷髏,,被超凡者們輕易殺死。

而真正的亡靈大軍也很快將要抵達! 回到房間,趙天先洗了一個熱水澡,洗去一身的疲憊,精神舒緩,調整著自己的狀態,讓自己從之前的大戰中恢復過來。

換了一身衣服,趙天走到院子中央,調整呼吸,開始默默修鍊起來。

近幾日,天地精氣能量越發濃郁,各種神秘能量因子越來越多,越發適合超凡者的修鍊。

據他老媽武秋嵐所說,之前天地能量一直在枯竭,越來越難以修鍊。

就以武秋嵐出生的時候和趙天上大學時做一個對比,天地精氣能量至少稀薄了近十倍!

而現在,只是短短近一個月的時間,天地間的精氣能量濃郁程度就超過了趙天父母出生時的那個時代。

微風吹拂,趙天在呼吸,口鼻間有淡淡的白色霧氣縈繞,散發著淡淡芬芳。

這是最為純粹的天地精氣,蘊含著勃勃生機,被他不斷吸收進入體內。

一顆種子,漂浮在無盡黑暗死亡之中,生機逐漸勃發,萌動著將周圍的黑暗一點點吸收,轉化為生根發芽、抽枝長葉的動力。

趙天只感覺到,自己的軀體就像是一顆即將發芽的種子,蘊含著生命最初時的欣欣向榮,有著巨大的潛力。

觀想的畫面中,一棵參天大樹,軀幹巍峨,樹冠猶如華蓋,遮蔽無盡星空。

無盡宇宙星空之中,參天巨樹像是撐天之柱,貫通億萬世界,一條條樹根瀰漫在無盡虛空之中,吸納著無窮時空的世界偉大力!

站在院子中,趙天的身體隨著腦海中觀想畫面的轉變,逐漸發生了某種奇異的變化。

他的肌肉一絲絲輕微顫動,心臟跳動的速度越來越慢,但每一下都彷彿一座永恆神爐在運轉,巨大的能量被赤紅色的血液攜帶著流轉全身。

毛孔一個個打開,大量的天地精氣化作一絲絲白霧,也隨之湧進了趙天身體之中。

不同於以往的事,趙天這次修鍊卻並沒有被白色霧氣所籠罩,他像是形成了一個黑洞,周圍的白色霧氣剛剛形成,眨眼間就消失在他身體表面。

在那場夢裡,趙天變成了一截樹榦,在一座偏僻山村的學堂里,整整聽了三年的課。

那名李姓山羊鬍老者所講的東西大都與修鍊有關,雖然在那個玄天大世界只是一些給十歲以下的幼兒學習的基礎,但是對於趙天而言無疑是真正的寶藏。

拋開其中的兩門鍛體之術與真靈感應之法不論,剩下的雖然只是基礎知識,卻讓趙天對於凡俗生命的進化有了系統而完整的認知。

面對第一集生命天梯到第二集生命天梯的跨越,面對身體的錘鍊,面對天地精氣能量的吸收,他都有了自己的領悟。

以他現在對於低級生命層次修鍊的理解和認知,甚至堪比一些超越了絕世王者的偉大存在,如果他想,花點時間,甚至可以自創出新的修鍊功法。

巨大的岩石城牆猶如蜿蜒的巨龍,靜靜地盤踞在大地之上,將這座古老的城市保護在其中。

斑駁的岩石散發微弱光芒,裡面流動著神秘的能量,讓材質普通的岩石變得堅不可摧。

這是這座城市抵擋亡靈天災最大的依仗,唯一可惜的是,這條巨大的岩石城牆之上有著六個數十米寬的缺口,很多人都擔心骷髏會從這些缺口衝進城市中。

「轟!」

巨大的碰撞聲在城牆邊炸響,聲音轟隆隆猶如雷鳴,引得周圍不少超凡者矚目。

「那個紅鬍子矮子是在幹什麼?難道腦子有問題!」年輕的埃及武士塔斯克就站在不遠處,面帶鄙夷的說道。

他不知何時竟然來到了這裡,原本赤裸的上身多了好幾個紋身,有尖牙利齒的大魚,有周身纏繞火焰的雄鷹,也有分不清是人還是什麼別的其他東西的詭異事物,十分的神秘!

此刻,他面帶冷笑,俯視著紅鬍子矮人,雨帶嘲諷地。

「這道永恆之牆從遠古時代流傳到現在,經歷了無數古埃及強者的加持,永遠不會被攻破。

你這個矮子,仗著有點蠻力,竟然自不量力的攻擊永恆之牆,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一鐵鎚敲在岩石上,看似單薄的岩石卻是絲毫無損,連一點白印都沒有留下。

巨大的反震力傳來,貝倫連連後退,好在身高夠矮,重心相對較低,只是退出幾步就穩住了身體。

心中暗自后怕,好在沒有在大庭廣眾下摔倒,不然丟人就丟大了。

「事實證明這道城牆確實夠堅硬,這樣我就放心了。」偽娘精靈背著手站在一邊,金髮垂落,身材修長,笑眯眯的開口,一時間顯得更加明媚動人。

「小黃你覺得呢?」

小黃金王依然扛著自己的狼牙大棒,身形魁梧猶如一座鐵塔,十分的彪悍。

用手撓了撓亂糟糟的金髮,黃金巨人連忙點頭表示同意,不過嘴裡卻在小聲嘀咕:「我怎麼覺得這行為看上去好傻?」

然而,雖然他自己覺得是小聲嘀咕,但其實那聲音比之正常人說話也小不了多少,周圍的超凡者一個個耳力驚人,自然都聽到了黃金巨人的小聲嘀咕。

很多人都把眼睛轉過來,面帶笑意,打量著這三個活寶。

貝倫本來正在揉著自己的手腕,聽到黃金巨人的嘀咕,直接陷入了獃滯。

「貌似自己又被愛西給坑了!」

終於反應過來,貝倫臉色黑黑的,直接擼胳膊挽袖子,準備找那隻偽娘精靈的麻煩。

周圍眾人一片安靜,都盯著這裡,準備看戲。

恰巧在這個時候,塔斯克毫不掩飾的嘲諷話語響起,被所有人一字不漏的聽在了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