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但下一刻,羅征明白自己錯了,而且錯的很離譜,鳳歌掌控的力量遠遠超出他的想象。

那一道細細的光線在瞬間開始瘋狂的擴張,形成了一道刺目的光柱,在眨眼之間充滿了整個山谷!

山谷內的一切都被這光柱所消弭,石頭,樹葉,洞穴,豬面怪……

區區一座山谷無法拘束這光柱的擴張,隨著光柱再度暴漲,山谷兩端的山壁,周圍的山澗,山脈等都被囊括在內!

潛伏在暗域內的生靈們,都看到了令它們恐懼而不安的一幕!

「十三重天的純潔者也誕生了?」

「好像來自於豬面怪那一區域……」

「哼,應該有鮮血議會的扶持,否則那些蠢貨中怎麼可能誕生純潔者?」

這根直徑達數千丈的光柱持續照耀了數十個呼吸,才漸漸地黯淡下來。

整座山谷,連通著周圍的山脈都完全消失了,地面上更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圓形坑洞。

唯一安然無恙的是那座墳塋與墓碑,甚至墓碑下方的暗室也完好無損的保留下來,孤零零的豎立在原地……

羅征活動了一下雙手,便從地上爬了起來。

那厚重的青銅鐵板也在強光中消弭了,羅征自然獲得了自由。

「這東西……竟然沒有被完全消弭?怎麼可能……」

他目光掠向一側,在地上看到了一個綠油油的東西,正是那隻青玉巨獸。

原本體型巨大的青玉巨獸現在竟只有拳頭一般大小!

青玉巨獸應該是貨真價值的暗域生靈,按道理也會消弭在那光芒中,為什麼反而變成這個樣子,羅征心中也極為費解。

他伸手將這青玉巨獸拾起來,入手之處一陣冰涼的觸感,彷彿這東西真的是一件玉器,而不是一件活物。

就在羅征端詳手中的青玉巨獸時,眼前的光芒一閃,鳳歌已走到了他跟前。

「你剛剛叫我什麼來著?」她問道。

「鳳歌,」羅征皺了皺眉。

鳳歌歪著頭用天真的目光打量著羅征,問道,「那你叫什麼名字?」

看著鳳歌這般樣子,羅征心中也微微嘆息了一下。

他被那些觸手抓上來的最後一刻,那白色影子已沖向了鳳歌的陽魂,那時的羅征也是無能為力,鳳歌的陽魂恐怕會被白色影子吞噬掉。

最終的結果與羅征想的完全不同。

也許是在吞噬的過程中,出現了一些例外,那白色影子不僅吞噬失敗,反而讓鳳歌的記憶之火成為了主導。

但鳳歌的陽魂也受到了不小的損傷,至少她的記憶出現了問題。

「我叫羅征,」羅征回答道。

「羅征……」鳳歌輕聲呼喚道。

一等奴妃 羅征點點頭問道:「記起來了么?」

「嗯,」鳳歌點點頭滿臉認真的回道。

羅徵用古怪的眼神看了鳳歌一眼,反問:「你記起什麼了?」

誰知道鳳歌猛然撲在了羅征身上,細細柳眉下的一雙明眸中滿是款款溫情,放在平時,這樣的神情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鳳歌臉上。

只聽她說道,「記得我好像很喜歡你。」

這一下輪到羅征傻眼了。

雖然知道鳳歌的記憶錯亂的厲害,但也沒想到錯亂到這等地步。 往日的鳳歌永遠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態度,眼下溫情脈脈的樣子讓羅征很不適應,這根本就不應該是鳳歌。

不過看著近在咫尺的那雙精緻的臉龐,羅征竟有些怦然心動,若論美貌,在整個太一天宮中當真只有凌霜能一較高下。

羅征微微一笑道,「你應該記錯了,」說著他便將鳳歌輕輕推開。

「我記錯了?」

鳳歌眼中滿是困惑之色,繼續搜索著腦海中的記憶,在那些雜亂的記憶碎片中,鳳歌很快又找到了一條線索。

她瞳孔中忽然浮現出一絲怒容,「你竟敢闖入我的地盤?」

「嗯?你的什麼地盤?」

羅征微微一愣,尚且沒能反應過來時,就看到鳳歌一掌拍了過來,徑自印在了他的胸口。

「噗!」

暗域生靈原本都是格外強大的,先不說黑猴子和三目童子他們,就是豬面怪,人猴怪都遠強於暗域外的生靈。

而純潔者的肉身更是以特殊的手段進行血肉祭煉,即使這肉身才剛剛誕生,蘊藏在其中的力量已極為恐怖。

鳳歌那小小的手掌輕輕一印之下,已遠遠超出一千神鈞力,羅征便感覺胸膛凹陷下去,整個人已橫飛起來,重重的砸在了數百丈距離之外。

「咳咳……」

羅征從地上爬起來,咳了兩口鮮血。@^^$

這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前一刻還一副溫婉可人的樣子,下一刻就直接動手。

以剛剛那恐怖的力量,是真的打算擊殺自己!

「嗖……」

鳳歌看到羅征從地上爬起來,她眉毛猛然擰起,腳尖在地上猛然一點,整個人飛身而起,在空中劃出一個完美的弧度后,足弓下壓,徑自朝著羅征踩下來。

這一踩若是命中,恐怕能直接將羅征踩成兩截!!$*!

羅征深吸一口氣的同時,整個人朝旁邊猛然一滾,以一個狼狽的姿態避在了一旁。

「轟!」

鳳歌這一踩之下,徑自在地面上踩出了一道數十丈寬的大坑。

這一腳沒有踩中,鳳歌的身體猛然一扭,又一手朝羅征抓來,這一次羅徵實在躲閃不及了,只能眼睜睜看著她抓住了自己的脖子。

羅征絲毫不懷疑,只要鳳歌稍微用力之下,自己就會身首分離,純潔者實在是太可怕了!

「敢闖入我聖墓者,死,」鳳歌厲聲說道。

「等等等等……」羅征雙手舉起做出一副投降的姿態。

「等什麼?」鳳歌問道。

聽鳳歌剛剛所說的話,羅征已明白了一些。

剛剛羅征告訴鳳歌,說她記錯了,鳳歌就開始在靈魂深處尋找關於自己的記憶,而她靈魂深處的記憶不只鳳歌一人,還有那白色影子的記憶,也就是豬面怪一族那位叫做虎允大人的記憶。

在虎允的記憶中,羅征是擅闖聖墓打攪它純潔轉生之人,這虎允自然是必殺羅征的,鳳歌受到這一段記憶的影響,自然就開始「清除」羅征了。

羅征隨即說道:「你是不是又記錯了?」

「又記錯了?」鳳歌掐著羅征的脖子再度陷入了迷惘。

羅征非常無奈的說道:「對,你再想想……我到底是誰?」

不過是片刻時間,鳳歌臉上的表情再次出現一百八十度轉彎,她掐著羅征的脖子一把將其拽在了懷中,就聽她低聲說道,「恩,想起來了!你叫羅征,是我喜歡的人!」

這一次羅征再也不敢胡說八道了。

他沒有死在那些八爪魚手中,沒有死在豬面怪手中,甚至連黑潭中的那些青玉蟲都沒能咬死自己,要是死在鳳歌手中那就太冤枉了。

「對對對,我就是你喜歡的人,」羅征附和道。

他現在就想將鳳歌哄好,然後帶著她離開暗域,退出彼岸!

太一天宮的能人異士那麼多,總有人能夠治好她記憶錯亂的問題。

「那你喜歡我嗎?」鳳歌眨巴著眼睛問道。

「喜歡,」羅征不假思索的說道。

機甲天魔 鳳歌聽到這話,露出天真而爛漫的笑容,認真的打量了羅征一番,隨後閉上了眼睛說道:「那你親我!」

「……」

面對鳳歌突如其來提出的要求,羅征整個人都僵住了。

就算要談情說愛,也沒必要挑暗域這等惡劣的環境,而且鳳歌的身體剛剛從血肉之中誕生,濃郁的血腥味直衝鼻息,這樣的氛圍實在怪異至極……

鳳歌等候了一會兒,復又睜開了眼睛,用困惑的目光看著羅征,「怎麼了?」

「沒什麼,沒什麼……」

羅征也怕鳳歌再度對自己產生懷疑,再將虎允的記憶給勾了起來要殺自己,他這也不算趁人之危,幾乎沒有絲毫猶豫,朝著鳳歌柔軟的嘴唇親了上去。

……

……

以往,十三重天的暗域擴張的極慢。

千百萬年來,兩塊暗域僅僅佔據了十三重天的五分之一。

不過最近這些年,暗域擴張的速度在不斷加快。

十三重天內發現了海量的灼晶礦脈,引起了上層天那些強大種族的重視。

「嗖嗖……」

三隻黑猴子在群山之間一路狂奔。

這三隻黑猴子的體型不過一人多高,相比那些動輒丈許高大的黑猴子,顯得尤其矮小。

它們的身體表面貼滿了一片片巴掌大小的黃色紙片,看上去宛若一層用紙片打造的盔甲。

每一張黃紙片上都繪製著一道梵文,隨著它們在山中不斷地跳上躍下,那些黃紙片也不斷地翻飛著,迎著風發出嘩嘩響聲。

這三隻黑猴子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遠遠強於尋常的黑猴子。

不久之後,三隻黑猴子已翻過了山巔,俯視之下,三張猴臉中都呈現出震驚之色。

從這個角度向下俯視,可以看到一片圓形的空曠區域,這個區域內所有的東西基本都消失了。

「這……就是那道光芒的威力?」

「純潔者的實力不止於此。」

「太恐怖了!如果鮮血議會想要插一腳,我們的礦脈恐怕保不住了!」

兩隻黑猴子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站在最後面的那隻黑猴子,卻有些奇怪地說道:「豬面怪一族的族地就在這一帶,那名純潔者如果是虎允,它不可能將自己的族人全都殺死,將族地也毀於一旦,這事情不大對勁。」 這隻黑猴子推斷出這個結論后,其他兩隻黑猴子的臉色也慎重起來。

不管豬面怪一族的純潔者有多麼殘暴,也不可能對自己的族人動手,這根本沒有理由。

「純潔者……並非出自於豬面怪一族?」另外一隻黑猴子問道。

「我也不清楚,」那黑猴子搖了搖頭。

「看樣子今天的觀察果然很有必要!」

就在三隻黑猴子商議之際,距離它們數百丈之外,所以浮現出幾點紅色的光芒,幾隻獨眼怪物匍匐在另外一座山頭上。

「嗡,嗡……」

那幾隻獨眼怪物顯然也發現了黑猴子,獨眼按照一定的頻率閃爍著光芒,那是標識友好的意思。

這些獨眼怪物隸屬於另外一個勢力,與黑猴子素來井水不犯河水,它們顯然也是被那一道恐怖的光柱吸引而來。

黑猴子朝著獨眼怪物揮了揮手,就順著山巔向下挪去。

暖婚溺愛:邪少的心尖寵兒 現在趕往豬面怪這一帶的可不是黑猴子與獨眼怪物,潛伏在暗域中的那些勢力都在黑暗中潛伏而行。

……

……

雖然整個山谷都被破壞了,但羅征還是能夠辨認出大概的方向。

只要順著山澗走回去,爬到彌天神廟的后牆,他們就能安然離開了。

以現在鳳歌的實力,那些黑猴子們應該也不敢來找麻煩……

「出發之前,現將這個東西放進你的須彌戒指,」羅征指著那小小的青玉巨獸說道。

「須彌戒指?那是什麼?」 在江湖客棧 鳳歌好奇的問題。

也許是記憶丟失的厲害,鳳歌的神態如同七八歲的孩童,顯得天真可愛。

「自己回憶,」羅征沒好氣的說道。

鳳歌眨巴了一下眼睛,輕輕抬起了手,「是……這樣嗎?」

「嗡!」

隨著一道白色方框出現,須彌戒指便出現在其中。

「嘩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