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不只是他們,司南宗與天坤學院的眾人更是心中一喜,似是再次找到了努力的方向!

「這是我們唯一的一次機會了。」,鍾良看向天坤學院的選手,發現他們也看著自己。

如他所說,這是他們晉級這一輪比賽最後的一次機會。 「什麼時候比賽可以有復活賽了?」

中午,正值飯點,黑衣帶著歐陽玄等人來到了上次吃飯的食堂,趁著這個時間,向楊鳳瑛問道。

「我也不清楚。」,楊鳳瑛搖了搖頭,「剛才費陽說,是因為比賽的隊伍的問題,估計就是為了比賽的公平性吧。」

「可是為什麼第一輪不用復活賽呢?」,黑衣皺著眉頭,這才是他疑問的地方。

「如果第一輪就用復活賽,就可以避免這樣的事情,也會更加的公平,比賽方為什麼等到這一輪才用?」

「咳咳。」,楊鳳瑛聞言有些尷尬,「好吧,其實…是因為第一輪就用的話,因為淘汰的隊伍較多,比賽會用較多的資源,而且比賽方也說過,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總得證明一下,給他們一些面子。」

「嗯?」,黑衣聽她說完,臉上的表情變得很是奇怪,「有你這麼小氣的城主?大陸學院賽給你的利潤恐怕比消耗的多幾倍吧?」

他怎麼會聽不懂楊鳳瑛的話,明明就是在掩飾自己的小氣。

「咳咳,你懂什麼,賺錢也是要花費精力的!」,楊鳳瑛撇了撇嘴,有些委屈的看著他。

「老師,你們在說什麼?」,二人正在說話的功夫,歐陽玄已經打了自己的飯菜,回到了桌子上。

「沒,我們在說復活賽的事情。」,黑衣捋了捋鬍子,「你怎麼看復活賽?」

雖然歐陽玄的年齡比秦壽等人小了一些,不過經過比賽的這些天,和黑衣的時常教導,啟發,他也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嗯,我覺得這個復活賽加在這裡有些不公平,畢竟之前的那些隊伍就沒機會了。」,歐陽玄一邊吃著一邊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咳咳。」,楊鳳瑛正在喝水,聽到他這麼說,不小心嗆了一下。

「怎麼了?楊城主?」

「沒事,你繼續。」

「還有就是,不管天坤學院和司南宗誰在復活賽晉級,對我們的影響都不大,畢竟我們的實力才透露出去一點點,這得感謝凌天和秦壽你們的努力。」

正說著,歐陽玄舉起手邊的水杯,「以水代酒,敬你們,還有周雲。」

「沒什麼,都是為了勝利,而且我也算是你的學長,應該的。」,秦壽舉杯,向他笑了笑,道。

「嗯。」,歐陽玄也不是矯情的人,將杯中的水一飲而盡,又說道,「不過,那個光戰峰,確實很有實力,僅僅是風逸遠一個人,就把司南宗擊敗了,即使司南宗不認輸,恐怕也就是擊敗風逸遠一個人,還可能是因為他靈力不足才會被擊敗。」

「嗯,光戰峰確實很強,可是別忘了,我們也不弱!」,霸凌天突然抬起頭,言語中充滿了自信。

「對!我們也不弱!」,周洪將碗里的最後一口飯菜吃乾淨,隨聲附和道。

「你覺得,復活賽,哪個學院會晉級呢?」,黑衣看到眾人滿腔熱血的樣子點了點頭,顯然十分滿意。

「天坤。」,歐陽玄笑了笑。

「為什麼?」,楊鳳瑛問道。

「因為我剛才聽說,復活賽和接下來的比賽,都會才用團隊賽的方式進行,而天坤學院有西門淼在,就佔有絕對的優勢!」,秦壽擦了擦嘴巴,臉上掛著得意,了解各方的情況一向是他最拿手的事情!

「看來你們的保密措施不夠得當啊?」,黑衣聞言,挑了挑眉,看向一旁的楊鳳瑛。

「唉,有什麼辦法,而且這種公開的事情,早晚也是要知道的,所以我也就沒有特地的去做什麼保密措施。」,楊鳳瑛的臉上掛著無奈。



很快,下午的比賽結果就已經出現,因為忙著加強實力,對付明天的對手,所以聖武學院的眾人都沒有去看復活賽,可是結果卻和歐陽玄所說的一致,天坤學院同他們一起,晉級下一輪比賽。

同時,為了慶祝第二輪比賽圓滿結束,楊鳳瑛也依照自己的話,在同樣的地方舉行了宴會。

「為什麼今晚還得來?」,霸凌天看著身邊來來往往的賓客,黑鐵城內的商戶,各國的高官貴族,感到自己的腦仁有些味疼,他最不擅長應付這樣的場面。

「沒辦法,誰叫楊城主地位特殊?他說我們必須到,黑衣老師自然不會推辭。」,秦壽抿了抿手中的酒,「嗯,今天的酒不錯。」

「你們好。」

霸凌天正緊皺眉頭,突然一個問好聲將他嚇了一跳,急忙看向來人,「你是誰?」

「你好。」,秦壽拉了拉歐陽玄的衣袖,提醒他有人來這裡。

「你好,你有事嗎?」,被秦壽這麼一提醒,歐陽玄才回過頭,看到一個看上去十分白凈的青年正站在眾人面前,他的身後跟著一位老者。

青年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一頭濃密的齊耳黑髮,身上的衣物很簡潔大方,卻給人一種尊貴之感,雖然看不出什麼氣質,但是卻很是注重禮節。

「在下丁盼,有幸看到你們,過來結識一番。」,丁盼禮貌的笑了笑,舉杯示意。

「你好,我們是聖武學院的選手。」,歐陽玄開口道。

「我知道,所以我才來拜會。」,丁盼看向他,「你就是歐陽玄吧?聖武學院的隊長?幸會。」

「是的,不過是夥伴們支持。」,歐陽玄謙虛的搖了搖頭,「不過我會努力證明我自己。」

「嗯?」,丁盼眼中一亮,在歐陽玄明亮的眼睛中,他似乎看到了從未看到過的光彩。

「嗯,加油,我看好你。」,愣了愣,丁盼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又轉向秦壽,「你就是秦壽?」

「正是。」,秦壽的心中有些莫名其妙,畢竟被不認識的人這麼叫,感覺有些奇怪。

「舍妹曾與你訂下婚約,不知道你可曾記得我?」

「婚約!?」

秦壽心中一驚,急忙認真的看了看面前的丁盼,似是想到了什麼,眼看就要脫口而出。

「你是金…」

「禁聲!」,眼看他就要說出來,丁盼身後的老者傳音給秦壽,阻止了他的話。

「你是金…丁盼啊!!」,秦壽急忙改口。 「咦?你們認識?」,歐陽玄看秦壽與丁盼一副好久不見的樣子,心中的警惕也少了許多。

「是啊,哈哈哈。」,秦壽勉強扯了扯嘴角,笑的有那麼一點點尷尬,而丁盼卻一臉微笑的看著他。

總裁,你終將愛我 「那太好了。」,歐陽玄笑道:「既然你們認識,那丁兄就留下來吧,你和秦壽多聊聊。」

「嗯,好,正合我意。」,丁盼臉上的表情不變,朝歐陽玄舉杯示意,就算歐陽玄不邀請他,他也想找秦壽好好的「聊一聊」。

霸凌天看到丁盼並不像那些貴族,身上沒有那股奢靡之氣,心中對他也是多了一分友好,一轉頭卻沒有看到周洪的人影。

「周洪去哪兒了?」

「周洪他…」,秦壽看了看四周,終於在一個放滿了美食的長桌上看到了那個圓滾滾的身影,而且不只是他,還有司南宗的鐘良和姚鮮尺。

「司南宗都戰敗了,他們兩個還吃的這麼起勁,這樣真的好嗎?」,霸凌天見到這一幕,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你不懂,這叫化悲憤為食量。」,歐陽玄笑道。

「哈哈哈。」,霸凌天二人被他一逗,都咧嘴大笑。

「你小子今天表現不錯啊。」,丁盼看著歐陽玄三人正在笑鬧,沒有注意自己,便看向了身旁的秦壽。

「你怎麼來這裡了?」,秦壽似乎有些緊張,沒有了平時的從容,「而且還不讓我說出你的身份,用得著這麼神神秘秘的嗎?」

說著,他看了眼丁盼身後,那個面容蒼老,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風的老者。

「嗯?我這是不在意自己的身份,低調,懂嗎?」,丁盼將杯中的酒飲盡,又讓身後的老者拿了一杯,「再說,你那麼在意自己的身份,幹嘛要去聖武學院,難道你族裡的修鍊資源不夠你用?」

「我這是體驗生活。」,秦壽眉梢一挑,朝霸凌天努了努嘴,「還有那個傢伙,也是來體驗生活的。」

「嗯?小小一個聖武學院,沒想到還卧虎藏龍。」,丁盼有些驚奇的瞪了瞪眼睛。

「哼,當然了。」,秦壽驕傲的抬了抬下巴。

「唉,我不管你體驗生活,還是另有計劃,我只告訴你,別沾花惹草,要是我妹妹受欺負,看我怎麼整你。」

「咳咳,不會的,香兒那麼可愛,我怎麼還會去找別人。」,秦壽突然發起了呆,似乎在想著什麼。

「對了,對那個歐陽玄,你覺得他怎麼樣。」,丁盼道。

「嗯?你想幹什麼?我們兩家可是定了婚約的,你可不能…」

「嘖,什麼腦子,我會是那種人嗎?」,丁盼翻了翻白眼,忍不住給了他一個爆栗。

「我是問,他人怎麼樣。」

「咳咳,還行,重情重義。」,秦壽咳嗽了一下,顯然是為自己剛才的誤會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他是真的覺得歐陽玄重情重義,當初在學院里,他可是沒少找他麻煩。

「而且實力不比我低,至少,如果我和他同一境界,我敢保證,我不是他的對手。」

「哦?有意思。」,丁盼摸了摸下吧,「我剛才看到他的眼睛里有一絲亮光,讓我產生了一些興趣。」

「額,你別這樣,人家不喜歡男人。」

「去去去,想什麼呢。」,丁盼嫌棄推了推他的肩膀,「我是覺得,這個歐陽玄,值得結交一番。」

「嗯,這倒是真的。」,秦壽點頭道。



「嗯?霸凌天!」

距離歐陽玄等人不遠處,天龍剛剛與黑鐵城的一個商戶客套一番,一轉頭就看到了正與歐陽玄談笑風生的霸凌天,眼神一亮,便走了過去。

「你好。」

「嗯?你是?」,霸凌天聽到聲音,轉頭看向這個面容消瘦,一看就酒色過度,而且身上的穿著十分華麗的陌生人,似乎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有錢一樣,散發著一股銅臭味。

「我是天武帝國的二皇子,天龍。」,天龍朝他舉杯,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只是那笑容,在霸凌天的眼裡怎麼看都覺得不懷好意。

「二皇子天龍!」,歐陽玄眼睛一抬,就看到了並不熟悉的二皇子。

「母親說過,這個二皇子酒色過度,生活十份奢靡,而且心懷不正,如果不是他老爹是皇帝,都不知道死了幾次。」,他想起了林瑣對他說過的話。

「你有事嗎?」,霸凌天見他舉杯后朝自己走來,皺了皺眉,出於禮節,也只能同他舉杯。

「呵呵,沒事,就是看你今天表現出來的實力非常強大,想要過來結識一番。」,天龍笑道。

「結識?」,霸凌天的嘴角翹了翹,「怕結識是假,拉攏才是真的吧?我這個人性子比較直,不喜歡拐彎抹角,有話直說。」

「好!」,天龍拍了拍手,「我就喜歡這樣的人,那我也不繞彎子了,只要你到我麾下,保證你不會收到委屈。」

「真的是拉攏!」,歐陽玄心中一緊,「不好意思,我們聖武學院的學生不接受任何勢力的拉攏。」

「你是誰?」,天龍眉頭一皺,眼神陰霾的看著歐陽玄。

「我是他們的隊長。」,歐陽玄站了起來,「你請回吧。」

「哼,本皇子沒有問你,你就給我閉嘴,一個隊長,還是要擺好自己的位置才好!」,天龍遭到頂撞,明顯有些生氣,哪知自己的話引起了霸凌天等人的不滿。

「不好意思,他說的對,我們聖武學院不接受任何勢力的拉攏,所以你請回吧!」

「你!」,天龍心中怒急想要發狠,卻想起自己還要拉攏霸凌天這個打手,「你再考慮一下,本皇子可以滿足你的一切要求。」

「不好意思,我說了不接受,就是不接受。」,霸凌天別過頭,不再機會天龍。

「好!」,天龍氣的胸脯高低起伏,憤怒的看了他一眼,又用陰霾的眼神盯著歐陽玄。

「聖武學院的隊長是吧?」,天龍陰狠的說道,「希望你永遠這麼囂張,一個人走夜路,是很危險的!」

面對天龍的威脅,歐陽玄並沒有開口,他也是第一次這樣頂撞有權利的人,心中也有些害怕,可是比起霸凌天被他拉攏,他還是願意自己主動頂撞。

「哼!!」,天龍轉身想要離開,耳朵里卻飄進來一個聲音,讓他的表情彷彿見了鬼一般,急忙回頭看了眼秦壽身旁的丁盼,又看了眼歐陽玄與霸凌天,轉身離開。

「你對他說了什麼?」,秦壽看到他慌慌張張的樣子,忍不住問旁邊的丁盼。

「沒什麼,就是讓劉伯告訴了他我和你的身份,順便讓他躲著點霸凌天和歐陽玄。」,丁盼將酒杯放在了桌子上。

「難怪他跟見了鬼一樣,那麼害怕。」,秦壽搖了搖頭,他終於可以理解天龍為什麼那個表情,畢竟對於皇宮貴族來說,他們就是皇宮貴族中的皇宮貴族,即使是天龍,也高攀不起。 「呵呵,這有什麼,其實我這還是在幫他。」,丁盼撇了天龍一眼,不屑道:「如果他真的拉攏霸凌天成功,你說霸凌天的族裡會怎麼對付他。」

「額,那恐怕天武帝國要換一個王朝了。」,秦壽不假思索道,他也是突然想起這個問題。

如果霸凌天真的被拉攏,那麼他的族內得知此事,肯定會以年少無知的名義將他召回,而天龍,等待他的,會是比死更加殘酷的懲罰,整個天龍王朝,也會被換一個姓氏。

當然,這樣的後果,也有可能使歐陽玄的雙親收到牽連,畢竟他的父親是開國將軍,屬於重臣,少不了干係,只是歐陽玄並沒有想過這檔子事,而丁盼卻剛好阻止了這件事的發生。

看著天龍離開的歐陽玄心中舒了口氣,他一直在緊張,怕霸凌天同意他的拉攏,所幸他並沒有同意。

「歐陽玄,你為什麼不同意他拉攏我呢?」,天龍里開后,霸凌天看向歐陽玄。

「嗯?哦,因為我母親說過,這個天龍心懷不正,我怕你同意他的拉攏,會幫他做壞事。」

歐陽玄不好意思的摸摸頭,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有一種在背後說別人壞話的感覺。

「你母親跟你講這個?」,霸凌天挑了挑眉稍,突然冒出了一點興趣,「你父親是誰?」

「我父親?他是天武帝國的開國將軍。」,歐陽玄一想,霸凌天是自己的隊友,而且這些日子的相處,大家都成了朋友,也就沒有隱瞞。

「原來如此,難怪你母親跟你說這些,看來她也是怕以後這個將軍輪到你做的時候,你會被這個天龍拉攏。」,霸凌天點了點頭,心中瞭然。

「呵呵。」,歐陽玄苦笑,突然聽霸凌天提起他的母親,又覺得許久不見,他些想家,「不知道母親父親在做什麼,還有大哥二哥,他們估計在修鍊吧。」



天龍走後,又有許許多多的人過來,不是各個商戶,就是皇家子弟,而無一例外,不是拉攏霸凌天,就是來拉攏秦壽,但都被歐陽玄以同樣的話所拒絕。

可是有些人就是不服氣,好在有丁盼在一旁,對於那些人,當然也都受到了他「善意」的警告。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打擾了,如果你改變主意,隨時可以來找我。」

如果天龍沒有還在這裡,一定會得意洋洋,因為這個再次被拒絕的人,就是上次宴會威脅他的魁星!

看著魁星離開,秦壽嘆了口氣,「你說,要是態度都這麼好,那裡還需要被你警告,你看人家還是個太子,身份不同,連性格都不一樣。」

「呵呵,你可不要看他現在這樣,估計心中已經怒不可遏,你要知道,在皇宮裡面爭權奪位,是會死人的,不會演戲,怎麼能活得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