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楊玄真和千星島的天神聊了一會,主要是尋問了一下萬刃路的情況,楊玄真的實力雖強,卻不敢託大,他知道,在浩瀚的混沌宇宙中,有很多未知的危險,如果不小心一些,不保持應有的敬畏之心,很有可能身死道消。

正所謂,未勝,先算敗!

楊玄真在千星島呆了小半個月,和千星島的天神切磋了一下,又鞏固了一下自己的境界,而後,才前往萬刃路。

路上,楊玄真對楊雪說,「小雪,這萬刃路是最好的歷練之地,不過,也非常危險,你要小心一些,如果感覺到危險,就先退出來。」

「知道了,知道了!」楊雪嬌笑道,「玄真哥哥,你都快成老太婆了!」當然了,楊雪心裡明白,楊玄真是真心關心她。

楊玄真微微搖頭,心想,『這小雪,什麼都好,就是心太大了,有時候,又特別衝動。』

隨即,楊玄真又對身邊的天神說,「這樣吧,等我闖過萬刃路,再過來帶你們離開。」

「好!」眾天神應了一聲,看著楊玄真和楊雪前往萬刃路。

等楊玄真和楊雪走遠了之後,罪惡天神說,「你們說,他能闖過第幾個人?」

萬刃路上有十個實力和自己相當的天神,這些天神的神體和法力,以及對大道的感懷都和本人相同,技法卻更加高明。

片刻后,楊玄真和楊雪來到萬刃路,看到了萬刃路,這萬刃路還真是形象,上面布滿了兵刃,這些兵刃非常龐大,直插蒼穹。

「好多兵刃啊!」楊雪驚嘆出聲,而後,說,「玄真哥哥,我先去闖了。」

「小心!」楊玄真說了一句,見楊雪進入萬刃路。

楊玄真一步踏出,也進入萬刃路,當楊玄真進入萬刃路之後,感覺到一縷時空波動,他想,『這是北休世界神的手段吧?』

楊玄真剛剛站定,眼前就出現一個人,楊玄真看了一眼來人,心想,『果然如此,此人的神體和法力和我相同。』

這人靜靜的站著,指著旁邊的一柄劍刃,說,「你先看一看,這上面有一套劍法,這就是我即將施展的劍法,你可以看三遍,看完之後,我會用這套劍法和你戰鬥。」

「好!」楊玄真應了一聲,開始觀看劍刃上面顯示的劍法。

這一套劍法和楊玄真參悟的命運之劍不同,這是北休世界神留下來的傳承劍術,和那一部無名劍術有一絲聯繫。

楊玄真來此,其主要目的也是那一部無名劍術,這部無名劍術乃是心劍帝君所創,當年,心劍帝君依仗無名劍術,闖下赫赫威名。

楊玄真靜靜的觀看,取其精華,他把這一套劍術的精華融入命運之劍,讓命運之劍更加強大,更加玄奧莫測。

幾個時辰后,楊玄真說,「好了,接招吧!」 楊玄真說了一句『出招吧!』而後,一劍刺出,正是命運之劍,他一出手就是命運之劍,這一次的命運之劍又多了一絲玄奧。

「何為命運?」

「如何突然命運的束縛?」

這就是命運之劍的意境,命運之劍一出,有一種抬頭問蒼天的大氣魄,「何為命運?」

同樣,第一關的鎮守者也刺出一劍,這一劍乃是北休世界神根據無名劍式所創的劍法,極為玄妙,一劍破空,竟然有斬破命運的氣勢。

「當!」

兩劍相撞,一觸即分,卻暴發出強大的威能。

「好劍法!」楊玄真讚歎了一聲,還是第一次有人如此輕鬆的擋住命運之劍,也讓楊玄真發現了命運之劍的不足。

命運之劍,融合了命運法則中的六種玄奧,又融合了楊玄真領悟的所有劍法,還融合了楊玄真領悟的神通,同時,還融合了楊玄真感悟的天道法則。

一劍出,命運斷,鬼神驚。

「你這一劍,真的很強大,也很玄妙,卻少了一些東西。」鎮守者說。

「呵呵!」楊玄真輕輕一笑,「我缺少的東西,在你身上。」

「哦?」鎮守者淡淡的回了一聲,又是一劍刺出,劍身上發出輕吟聲,一道道奇特的意境傳出來。

「就是這種感覺!」楊玄真並不在意,而是靜靜的感受著,這是劍意,劍之意境。

劍,達到無劍勝有劍之境,有無數條路可以走,就是因為意境不同,意境又和人心有關,人心變幻莫測,劍法也會變幻莫測。

「剛猛,凜利!」這就是鎮守者施展出來的劍意,一劍出,一往無前,斬破宿命,斬破命。

正應了那句話,我命由我不由天!

「好劍意!」楊玄真沒有出招,而是靜靜的體悟著,劍刺到楊玄真的胸口,發出輕脆的響聲,楊玄真身上的衣服被劍刺破,胸口安然無恙,連一道淺淺的白痕都沒有留下啊。

「你?」鎮守者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你的實力好強,我竟然看不透。」

「呵呵!」楊玄真輕輕一笑,「多謝你施展,我已經完全領悟了。」

「你可以過去了!」鎮守者說,他不再出招,他已經明白,自己無法戰勝眼前的人。

楊玄真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鎮守者看著楊玄真的背影,又說了一句,「你是我見過最強的天神,沒有之一。」

「多謝讚賞。」楊玄真回了一句話,卻沒有回頭,他一步踏出,已經走出數萬里,來到第二關。

在萬刃路上,一共有十關,十個鎮守者,每一個鎮守者的實力都是闖關者相同,神體,神力,法則領悟都相同,唯有劍術不同。

萬刃路上有大量的兵器,刀,劍,槍,斧,戟等等兵器,闖關者用什麼兵器,鎮守者就會使用什麼兵器和你對敵。

說白了,這萬刃路就是試練之路,引導你領悟大道。

第二關也是一樣,先讓楊玄真看了一套劍法,而後,再由守關者施展出來,若楊玄真能戰勝守關者,就能前往下一關。

這一次,楊玄真仍然保留了實力,只在命運之劍上面加持了天神等級的意志,守關者可以輕鬆的擋住楊玄真的命運之劍。

楊玄真一邊和守關者戰鬥,一邊感悟劍意,待楊玄真完全感悟了劍意之後,抬手收劍,說,「多謝了!」

「你很強!」守關者臉上帶著笑容,他是北休世界神創造的靈物,他有北休世界神留下的的意志傳承,因此,守關者也希望楊玄真能闖過萬刃路。

「剛猛之劍!」

「風雲之劍!」

「枯榮之劍!」

重生之權門婚寵 「太極之劍!」

「力量之劍!」

「流水之劍!」

「時空之劍!」

「情劍?」這一套劍術,楊玄真多感悟了一天的時間,情之一道,最人理解,情如大道一般,玄之又玄,沒有道理可講。

愛情,來了就來了,走了就走了,沒有道理,玄之又玄。

楊玄真闖過第八關之後,把諸般劍意融於一爐,他的劍術愈發高明,楊玄真拿著命運之劍,輕聲說,「第二劍,應該叫智慧之劍。」

智慧,乃是般若智慧,真正的大智慧,擁有大智慧者,才能堪破命運大道,掌握自己的命運,在關鍵時刻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楊玄真融合了諸般劍意后,創造出第二招劍式,智慧之劍,以般若大智慧斬破命運。

楊玄真創造出智慧之劍后,轉身離開萬刃路,岫珂天神、七天神還在等他,當楊玄真離開萬刃路之後,用心感應了一下。

「小雪的氣息很淡,她還在萬刃路!」

楊玄真知道楊雪沒有離開萬刃路,他找了一個地方坐下,垂簾閉目,神遊太虛。

修行者,達到楊玄真這等境界后,主要是入定,感悟境界,楊玄真可以入初仙定,也可入真仙定,又可入無極定,還能入無想定,諸般定境,出入自由。

時間緩緩的流逝,楊玄真進入非想非非想定。

「玄真哥哥!」一道輕脆的聲音傳入楊玄真的識海,這聲音非常空靈,楊玄真嘴角露出一絲笑容,緩緩的睜開眼睛,一眼看到楊雪,說,「小雪,你出來了?闖到第幾關了?」

「你猜呢?」楊雪調皮的一笑。

剛才,楊雪見楊玄真在入定,就以心傳心,叫醒楊玄真,楊玄真看著楊雪的表情,笑道,「我猜你闖過第七關了。」

「你怎麼一猜就中啊!」楊雪的嘴唇微微嘟起,抱著楊玄真的手臂,說,「玄真哥哥,你是怎麼猜中的?」

「因為我已經闖到第八關。」楊玄真說,根據他的猜,萬刃路的鎮守關口有一些規則可尋,再加上楊玄真對楊雪的了解,這才猜出楊雪闖到第幾關。

「啊!」楊雪微微吃驚,她知道楊玄真的實力,可是,當她親耳聽到楊玄真說出自己闖到第八關,仍然有些吃驚,因為,她也了解萬刃路,她剛剛從萬刃路出來。

楊玄真輕輕的撫著楊雪的青絲,「小雪,你的進步非常大啊!」

「是呢!」楊雪微微點頭,靠在楊玄真身上,說,「玄真哥哥,這個地方,就是那個?」她說到這裡,一下子捂住自己的嘴,傳音,「那北休世界神真的很厲害,竟然能創造出這樣的地方。」

楊玄真輕輕一笑,說,「好了,我們先離開萬刃路,然後,帶著大家前往第五座島嶼吧。」

「玄真哥哥,第五座島嶼是什麼樣子啊?」

「嗯?」楊玄真陷入沉思,『我能得到無名劍術嗎?』 「玄真哥哥,你在想什麼呢?」

楊玄真微微抬頭,看著天空,緩緩的說,「小雪,你要加油啊,等我們離開月下潭,我就有可能離開三界了。」

楊玄真說到這裡,微微一嘆,「我已經在三界呆了三百年了,也是時候離開,去外面看看了。」

楊玄真知道,三界混沌只是無盡疆域中的一顆微塵,在無盡疆域中,有無數的混沌世界。

『得到無名劍術之後,才有闖蕩無盡疆域的資本!』楊玄真對那套無名劍術非常期待,紀寧能參悟出終極劍道,也和那套無名劍式有很大的關係。

當楊玄真和楊雪回到千星島的主島時,眾天神都圍在一起,大家見楊玄真回來,紛紛看著楊玄真,岫珂天神和楊玄真認識的時間最早,他當先問話,「玄真老兄,你闖到第幾關了?」

「第八!」楊玄真說。

「才第八?」虛龍天神有些失望。

枯榮天神說,「玄真兄弟肯定可以闖過第十關吧?」

「當然!」楊雪幫楊玄真回答了。

緊接著,楊玄真說,「我已經有把握闖過第十關,所以,過來帶你們離開!」

「太好了!」眾天神歡喜無比,「終於可以離開這個地方了。」

「師姐,你還在嗎?」

「師尊,您老人家還好嗎?」

這些天神還沒有離開,就已經開始思念外界的親人和朋友了,楊雪看著大家真情流露,心有感觸,「天神也有情!」

「修仙者都有情!」楊玄真說。

岫珂也感嘆道,「修仙者並不是斷情絕欲,只是,很多時候非常無奈。」

「哎!」虛龍天神輕輕一嘆,「是啊!在外界的時候,我的親人就離世了,之後,又看著朋友一個個離開,這才進入月下潭,想尋求突然。」

修真非常難,沒有晉級天仙境界的修士,壽命都非常短,如北行劍仙,號稱地仙無敵,也僅僅活了數十萬年。

晉級天神后,壽命大增,幾乎與天地同壽,但是,天仙也有很多劫數,很容易身死道消。

楊玄真把眾天神收入小世界后,楊雪說,「玄真哥哥,我也進入小世界吧。」她能闖過第十關,但是,需要時間,她不想再等,她想隨楊玄真離開。

「你不想要最後三件寶物了?」楊玄真問。

楊雪搖搖頭,說,「玄真哥哥,我已經得到很多寶物了,現在,只想隨你離開。」她說話的時候,看著楊玄真,雙手拉著楊玄真的手臂,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要說寶物,你才是最珍貴的寶物啊。」

「你啊!」楊玄真輕輕一笑,「行,你先進小世界,然後,我帶你離開!」

楊玄真把楊雪收進小世界后,一步踏出,已經到了萬刃路旁邊,這一手神通,已經接近混沌法則的極限了。

「你來了!」守關者看到楊玄真后,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開始吧!」楊玄真說。

守關者說,「你可以直接過去了。」

「呃!」楊玄真愣了一下,說,「我還想感悟最後兩套劍術。」

「對你來說,意義不大!」守關者說,「你對劍術的感悟已經非常高,劍力已經達到第四層,而且,悟出了屬於自己的道,你只要沿著自己的道走直去,就能達到那個境界。」

楊玄真明白,守關者說的那個境界,就是世界境,他沒想到,守關者對自己的評價這麼高,竟然說自己能達到那個境界。

楊玄真笑道,「你還真敢說,要知道,一個混沌世界,從初生到毀滅,也很難出一個世界神。」

「是啊!」守關者說,「想晉級世境,真的太難了!」

楊玄真聞言,隨口一問,「你來自外界?」

「好了!」守關者擺擺手,「你可以離開了!」

守關者不願多說,楊玄真也不再多問,一步踏出,已經到了十萬里之外,守關者驚嘆道,「好快的速度。」

「這方混沌能出這等天才,以他的天賦,在混沌破滅前,肯定能晉級世界境。」

楊玄真離開千星島之後,踏上了最後一座島嶼,墜月島,楊玄真踏上墜月島之後,又選了三件寶物,仍然是提煉五行精氣的寶物。

楊玄真取完寶物后,銀髮男子說,「讓他們都出來吧。」

「好!」楊玄真大概猜出原因,『應該要發本命誓言了吧?』對於本命誓言,楊玄真有一絲排斥,試問?誰想被一個誓言束縛著?

楊玄真修練命運大道,一直想打破命運的束縛,更是不想被誓言束縛。

奈何,墜月島上擁有無盡的威能,即使北休世界神身死,仍然有殘餘的威能,楊玄真有一種感覺,僅僅殘餘的微能就能把他抹殺,就算是用小冊子穿梭空間,也無法安然逃離。

「世界神?」楊玄真越來越期待,『那是另外一個境界,另外一個層次的生命。』

世界神和普通真神的區別,就好像鯉魚和神龍的區別,不可同日而語。

楊玄真心念一動,讓楊雪、岫珂天神、七天神等等上百位天神離開小世界,眾人離開小世界后,欣喜無比。

其中,要屬楊雪最開心,這小姑娘向周圍掃了一眼,問,「玄真哥哥,這裡就是最後一座島嶼嗎?」

「太好了!」岫珂天神激動的道,「終於可以離開了!」他已經知道,最後一座島嶼沒有危險,只要到了墜月島,就能離開月下潭了。

「安靜!」銀髮男子輕喝一聲,釋放出淡淡的威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