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結果,一秒後……

他舉起沾滿血跡,溼透滴水睡裙。

我嚇的迅速把自己身體重要部位掩蓋住,咬牙切齒怒道:“君無邪,你無恥……”

他哼笑了聲:“爲夫承認,不無恥怎麼會得到你。”

“你,你流氓……”

“爲夫還沒有做更流氓的事!”

君無邪帶着淺笑,手袖一翻,黑色披風和龍袍,自動從身上解下,一件件的飛到溫泉邊上。

此時的他,赤身粿體的對着我,眼眸炙熱的,像是燃燒了一團火焰……

我看着他瑩白肌膚,緊實胸肌,倒三角的腰肌……目光向下移動,看到腹部時。

我頓時尖叫一聲,捂着眼睛轉過身去。

“君無邪,你快穿上衣服,出去……”

“如果本尊不呢!”

我被他一句話噎死!

看看那張臉,無賴討打的模樣。

行,算你狠!

“……你不出去!我出去行了把。”

我從溫泉裏往岸上走了兩步,發現上身涼颼颼的,低頭往身上看。

我,我身上未穿寸縷。

媽蛋,我不能出去。

我又退了回來,腳下都是大塊鵝卵石,一個不小心,我打滑了,身體不可控制的往後昂去。

君無邪單手握住我的腰身,嘴勾起不明顯的淺笑,厚顏無恥道:“娘子,你如此的急於投懷送抱,讓爲夫很是爲難呢……”

我敢肯定,他一定是故意的。

心裏一定在得意,很得意!

“你先放開我。”

“不放開!”

“君無邪,你還要臉不?”

“臉,在娘子心裏,爲夫這張臉不是最俊的?難道娘子不是被爲夫這張臉給迷惑的?”

“行行行,你能,你牛逼,我說不過你行了把!我洗好了,你先放手,在轉過身,不許偷看……”

“然後你在逃之夭夭?”

他眼眸炙熱,裏面喧囂強烈的慾望,聲音低沉沙啞。

俯下身來,對我勾脣曖昧的笑:“娘子,能別把爲夫的智商拉成和你一樣底,成麼?”

我,我……

我勒個去啊!

他摟着我的腰身,直接貼近他,大言不慚道:“到嘴的肉,爲夫哪有不吃的道理。”

說完,他慢慢服下身來,吻住我的紅脣……

…………

自從凌幽事件後,君無邪到那都帶着我,沒有把我一個人丟在宮殿。

就比如,他在書房裏和鬼臣商討冥王殿,南陰之事。

而我,在屏風後面看他們討論,唉聲嘆氣,想幫忙又幫不上。

冥界事態越來越嚴重了。

明面上,鳳子煜和夜雲聯手對付北冥了。 好幾座鬼城被殭屍騷擾,鬼民們不得不放棄自己的家園,往北冥都城靠攏。

如何安置這些鬼民,前面幾個鬼臣吵得不可開交。

有的人說,直接讓他們去投胎。

有的說,攆去鬼谷或者崑崙山腹地。不能讓外來的鬼民打破北冥都城的安寧。

這一建議,得到衆多鬼臣的提倡。

我在屏風後面,忍不住翻白眼,很是鄙視那些個鬼臣。

太特麼的現實了。

鬼谷和崑崙腹地那都是什麼地方,是正常鬼該待的地方嗎?

他們商議半天,最後決定在北冥都城西郊劃一塊地出來,專門安置那些流離失所的鬼民。

其實,這些天和君無邪待在一塊,凌幽死後,好似對鳳子煜打擊很大。

他幾乎是用殺敵八千自損一萬的方式,去爭奪北冥地盤。

這種方法,哪怕有一天真把北冥奪下來,他南陰估計也不復存在了。

他大概是真的恨上君無邪,瘋狂的報復。

唉!

我肚子咕咕的叫了幾聲,君無邪回頭一望,站起來,直接下令讓暗影無雙把鬼臣們送走。

他把珍珠屏簾打開,面帶淺笑問我:“餓了?”

“一早上了,能不餓嗎?”

我瞄了眼桌子上的點心和水果。

不知爲何,桌子上明明有吃的,我卻好無胃口。

我揉了揉肚子。

我想吃肉,好想吃肉,尤其是那種血淋淋的生肉!

篤地,我被自己剛纔的想法嚇了一跳,手指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我腦子真是秀逗了,居然想吃生肉!

很血腥很噁心好麼!

君無邪不知何時走到我身後,溫柔抱住我,纖長手指揉着我的肚子。

他鳳眸注視我的肚子,似思索了一秒,問我:“很餓嗎?”

我看他鳳眸,點了點頭。

他溫柔問道:“想吃什麼?”

我嚥了咽口水,簡單的回答他一個字:“肉!”

“只是肉?好,爲夫命廚子做好。”

他拉着我走到用膳的宮殿裏,廚師已擺放好各式肉似菜餚。

東坡肉,回鍋肉,紅燒肉,牛肉,羊肉,雞肉……67.356

各種肉類,應有盡有。

我肚子餓歸餓,不知怎的,看見這些色香味俱全的大肉,好似提不起胃口。

聞見油膩的味道,胃裏冒着酸水,很反胃口。

君無邪見我無動於衷,細心的問:“怎麼了?是不是菜色做的不和你胃口?”

我放開他的手,自主走到桌旁,拉開椅子坐下。

看了滿桌子的菜色,我壓下反胃的感覺。手執筷子,夾起離自己最近的牛肉,張開口吃了一片。

這色香味俱全的千葉牛肉,我咀嚼了兩口,如同咀臘,一點味道都沒有,恨不得從口裏吐出來。

我嚼了兩下,往下嚥。

嘔……

肚子一股子酸水,從胃裏直冒出來。

我連忙站起來,快速跑到大殿門口,扶着門大吐特吐。

不但把剛纔吃下的那片牛肉吐出,反胃的酸水全嘔出來。吐的眼淚都冒出來。

吐完後,我扶着門一個勁的咳嗽。

君無邪走到身後,手拿紙巾細心擦拭我嘴角的涎水,他關切的問道:“肚子是不是不舒服?好點了嗎?”

我搖頭,擺了擺手道:“孕期反胃嘔吐屬於正常範圍。”

我媽跟我說過,一般孕婦嘔吐反應,多半發生在三個月前嗎?

我這三個月後,妊娠反應咋這麼強烈呢!

君無邪把我扶上飯桌,我看滿桌子的菜餚,卻沒有半點胃口。

剛纔一吐,肚子更空了。

君無邪夾了快白切雞給我:“吃點,懷着孩子,不吃不行。”

我張嘴吃下後,沒有味道,一點都不想吃。

可是不吃,肚子裏的孩子會餓着。

我強迫自己,努力的吃下了點東西。

君無邪喂着我,鳳眸似若有所思:“要不要爲夫讓鬼醫幫你看看?”

我搖頭道:“不用,這點只是小事,妊娠大多數孕婦都會有的,沒事。”

我吃了一點東西后,放下筷子。

君無邪沒有爲難我,把我扶到寢殿內,放在牀上。

他坐在我身邊,深邃眼眸一直盯着我的肚子,手就覆蓋我的肚子上面。

許久過後,他纔開口問我:“君凌三個月了?”

“嗯,好像滿三個月了,三個月的寶寶,胎位都正了,我媽說只要注意點,寶寶會平安產下來的。”

從吃飯時候開始,他眉頭一直皺着,未舒展開過。

我手指輕輕把他眉峯撫平,把臉埋在他肩膀上:“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不對?”

他搖頭:“沒有,不用擔心,萬事都有爲夫,在冥界待了許久時間,想不想去凡間?”

我聽見君無邪的話,一下從他懷裏高興的蹦了起來。

“真的,真的嗎?君無邪你不騙我?”

“曬曬太陽,多接觸對你身體好,準備一下,下午爲夫就帶你回陽間,正好三日後是岳父大人壽辰。”

可北冥的事情真的很多。

我糾結的望君無邪:“現在去凡間,走的開嗎?”

“無礙,白天陪你,晚上爲夫可以回北冥。”

“可是,你這樣很辛苦。”

君無邪俊逸無雙的臉帶着淺笑,抱着我的腰俯下身在我頭頂淺吻了一口。

“爲夫知道,娘子關心我,鳳子煜能進入北冥的祕密通道,雖爲夫查了許久,卻毫無進展,凌幽可用入夢術把你魂魄引出去,鳳子煜如何不會,爲夫考慮許久,最安全的地方還是陽間,最少他會有所顧忌和收斂。”

我聽君無邪話裏的意思:“因爲凌幽的死,鳳子煜恨上我了嗎?他不打算放過我?”

君無邪手指親捧我的臉龐,把我的臉挑起來。

“嗯,爲夫正擔心這個,不過他不至於殺你,但是會囚禁你,來報復爲夫。”

我一想到凌幽死時,鳳子煜那悲傷訣別的樣子。

心裏就莫名的害怕。

對,他不會殺我。

但他會把我肚子裏的君凌奪走,會囚禁我,折磨我,讓君無邪生不如死,

我真的害怕他會這樣對我,他一旦發起瘋來,報復心理比君無邪更甚。

君無邪的性格暴躁,他當場發泄後,過幾天就沒事了。

來的快,去的也快。

鳳子煜不一樣,他一旦恨上,會一輩子都活在仇恨中。 我轉頭看君無邪,他陰柔側面陽光,泛出一圈瑩白色光韻。

陽光下纖長睫毛,根根分明。

尤其是那雙狹長鳳眼,閃耀着光珏,透着致命的吸引力,十分耀眼。

這完美的男人,是我的。

想到這,我嘴角露出奸笑,伸長脖子,在他俊面上親了一口。

他完美側面露出嫌棄,鳳眸直視前方,不看我一眼。

薄脣勾起來的幅度,卻又是那麼的明顯。

我心情真的美啊,好久沒這麼舒暢過了。

伸手,打開車內的收音機,放一首歌聽聽。

沒想卻打開了90041的廣播頻道。

廣播裏女播音員的聲音,在嚴肅的播報新聞。

“廣大司機同志請注意,凌海市城西郊503國道,發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輛滿載的旅遊大客車,撞上了一輛渣土車。

交通事故慘烈,旅遊大巴直接翻車到國道下面,車上一共58名乘客,當場32名旅客死亡,剩下乘客皆爲重傷,503國道路段癱瘓,請廣大司機同志避道。”

我一聽說死了這麼多人,頓時唏噓:“怎麼會出了這麼大的事,君無邪,你說那些人的陽壽是不是都盡了?”

君無邪鳳眸直視前方,一邊開車,一邊回我。

“有些人並非是陽壽盡了,是天災人禍避免不了。”

我啞然:“那這種陰魂豈不是死後不能投胎?”

君無邪點頭應道:“嗯,陽壽未盡慘死的最爲可憐,只能在陽間如孤魂野鬼般飄着,也有下冥界後不能投胎,會進冥界爲鬼民。”

我又問君無邪:“如果她們做鬼民久了,不想投胎怎麼辦?”

“如果他們在北冥之地,是北冥鬼民,本尊有義務和責任去保護他們。”

我又問君無邪:“那些鬼民入了陰間冥界,就一定會落入北冥之地嗎。如果落入了南陰和冥王殿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