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被自己稱之為哥哥的男人,一大早晨的在她房間里搗鼓什麼,搞得就跟個地震了一樣。

剛一開門就迎面撲來一陣令人作嘔的油煙味,接著看到廚房方向站著一個貌似在滅火的高大身影。

「啊?哥,你怎麼把我家搞成火災現場了?」蘇菲一手捂著口鼻,迅速跑向郁林俊。

郁林俊窘迫地看著迎面跑來的纖瘦身影,有些心虛地解釋:「那個純屬是意外,我原本是想給你做頓豐盛的早餐,沒成想……」

「咳咳!你確定自己會做飯?我可不敢勞您大駕……」蘇菲早已笑得前仰后翻。

觸及到蘇菲那穿著睡衣的窈窕身姿,郁林俊突然倉促地移開了視線,「你先去換衣服,我們待會出去吃。」

經由提醒,蘇菲低頭一看,瞬間不淡定了:「哦,知道了。」

嗚嗚……昨晚洗完澡后,裡面貌似還是真空的,幸好現在有漫天的煙霧作為遮擋,否則就太丟臉了。

看到蘇菲倉皇逃離的背影,郁林俊的唇角扯出一抹邪肆的笑弧。

老婆大人,名正言順 蘇菲利用生平最快的速度換好了一身運動服,然後佯裝淡定地走出了房間。

屋內的煙霧已經散去的差不多,視線所及的地方到處都蔓延著災后重建的狼狽。

「菲菲,對不起,我已經讓人過來清理,等我們吃完飯回來就能收拾好。」

「沒事,只要你沒受傷就好。」蘇菲下意識地拉起郁林俊的手臂,反覆查看了幾次。

接收到蘇菲關切的眼神后,郁林俊倍感欣慰,「咳,你哥可是久經沙場……」

「呵呵呵……你不愧是我哥,都是廚房殺手!」 三天,足足三天的時間,天龍堂和元武堂以及城中各大小勢力將薪火城挖地三驚翻了一遍,都沒有方威和南屏的蹤影。

按理說,如此大陣仗,就算是找薪火城的一個老鼠都能找出來了。

"會不會他們根本就不在薪火城?"

於是乎有人產生了懷疑。

但上面的命令是繼續搜,重複搜,看有沒有遺漏,於是乎那些人只能繼續搜,簡直是重複前三天的事。

現在,是方昊天回到薪火城的第四天的中午。

嗖!

一道人影飄身進入吳府。

一塊白雲飄過,遮住了太陽,吳府一下子籠罩在無光之下。

吳府的主人吳屠是天龍堂的一名元陽境高手,他正在院中練劍。

有人突然飄進,他第一時間收劍,轉身,大喝:"誰?"

來人是君無邪,他看著吳屠說道:"吳長老,你好。"

"你,你是誰?"

吳屠緊握了握劍,他感覺得出眼前這個看上去很年輕的人很強大:"你,你來這裡幹什麼?"

"我是殺手。"君無邪很認真的說道:"自然是來殺人。"

這三天中,全城高手出動找人,同樣,也不時的傳出有人被殺,有某勢力被滅。

這事,元武堂也沒有遮遮掩掩,坦然宣告,殺的都是該殺之人,滅的都是該滅的勢力。

此時君無邪突然出現在這裡,吳屠卻是很疑惑:"殺手?你要殺我?你是元武堂的人?為什麼要殺我。"

雲飄走,陽光再度落下,落到了君無邪的身上,也落在了吳屠的身上。

君無邪衣衫平靜靜止,似乎永恆。

吳屠身上的衣袍卻是無風自動,煞氣隱動。

"我不是元武堂的人。殺你,是因為你該死。"君無邪說道:"你昨天晚上,冒充元武堂的人殺了張家二十七口,為的是張家的家傳之寶玉名麒麟。"

嗖!

君無邪動了,手中似刀非刀,似劍非劍的利器刺向吳屠的喉嚨。

轟隆!

地面土石突然爆起,六道人影從地下衝起來,強大的殺招直接轟殺向君無邪。

吳屠的臉上也浮現一抹獰笑,手中的劍點向君無邪的劍尖,嘴裡說道:"這幾天元武堂殺了我們不少人,兇手是一個年輕人,但不是方昊天。我滅張家,是有為那玉麒麟的意思,但真正的目的是引你來這裡。"

"哦!"

君無邪手中的利刃一震,吳屠的劍就一下子碎開。

劍的碎片,化為了六道利箭射入了那六名高手的喉嚨。

撲嗵!

六名高手幾乎是剛撲起就摔倒,一個個捂著喉嚨,眼神皆是恐懼。

他們是天龍堂的高手,第一個都是元陽境三重的修為,而且擅長六合陣。可是攻勢剛起就被殺,在這個年輕人的面前根本不堪一擊,顯然事先所有人都低估了這個年輕人。

吳屠的臉色更白,嘴裡不斷的有血湧出。他的劍碎了,他一條手臂也被強大的力量震得碎開,體內五臟六腑也都受了不輕的震傷。

他看著君無邪眼神更恐懼。

"你,你到底是誰?"吳屠聲音發顫,"難,難道你是方昊天喬裝?元武堂像你這麼年輕的高手,除了方昊天和方威沒有第三個。方威現在不可能替元武堂做事,你到底是誰?"

"我叫君無邪。"君無邪笑容邪魅,手一閃便抓住了吳屠的脖子將其提了起來,"昨晚深夜跟你見面的那個黑衣人現在在哪裡? 戰狼神君是妻奴

"是你?"

吳屠瞳孔驟縮。

蠻獸封境最神秘最強大的第一殺手,簡直讓人聞名色變。

更讓吳屠震驚的是那黑衣人的事是大秘密,沒想到元武堂竟然知道了。

"我想你是不肯說的。"

君無邪突然將手鬆開,然後手指一點就點在吳屠的身上,"你如果不說,你會痛三個時辰,很痛的那種,痛到你會後悔你來過這個世上。三個時辰后你會身體爆開,死無全屍。"

"我死都不怕……"

吳屠冷笑,但話音未落臉龐就突然因為痛苦而扭曲,整個人直挺挺的倒到地上,痛嚎打滾起來。

君無邪退後幾處,目光冷冷的掃了一眼正前方大堂的門。

他知道門后是吳屠的妻兒,但此時正被幾名下人死死拉著用手大力的捂著嘴,不讓出來也不讓出聲。

"我知道你有一妻一妾,六個孩子。"

君無邪將目光收回,然後看著吳屠說道:"也許你真的夠硬氣,但你死了后我會殺了你的妻兒。反正你滅人家滿門,我再滅你滿門,也只是一報還一報。"

"我說,我說……"

吳屠突然嘶聲吼起。

不知道是因為無法承受痛苦還是怕君無邪真的滅了他滿門。

君無邪沒有動,好像沒聽到吳屠的話一樣。

"我說,我說。"吳屠不用君無邪問了,聲音雖然因為太痛苦而咬字不大清楚,但還能聽得懂,"我也不知道她是在哪裡,也不知道她是誰,只知道她是女的,她約了大長老今晚三更在城外李家莊見面……"

嗖!

君無邪突然飛身而起,轉瞬便離開了吳府。他並沒有解開吳屠身上的禁制,沒有放過吳屠的意思,是要他痛苦而死。

"吳屠。"

君無邪一走,吳屠的妻兒和下人便哭喊著衝出來,衝到吳屠的身邊。

"你,你們快走,有多遠走多遠……快……這是報應……鐵叔,快帶他們走……"

吳屠因為痛苦臉龐扭曲的可怕,雙眼赤紅已經幾近崩潰的地步,趁著自已還能清楚之時他沒有廢話,第一時間讓妻兒走。

"我不走,我們不走。"

"鐵叔,快,快想辦法救家主。"

吳屠的妻兒哭喊不休。

"鐵叔,你要我絕後嗎?"

吳屠突然一拳打斷自已的右腿,用更痛苦的自殘來刺激自已,聲音竭斯底里,嘶啞到了極點:"我出賣了大長老,他不會放過你們,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快走……"

"你說的沒錯,出賣了大長老,出賣了天龍堂,你們都走不了了。"

鐵叔突然退後一步將劍撥了出來:"出賣天龍堂,死! 邪帝寵妻:逆天輕狂五小姐

"鐵叔,你……"

吳屠全家都是震驚。

"我是大長老的人。 素手華箏

鐵叔說道。

然後他的劍動了。

很快,吳屠的妻兒,包括了其他的下人,鐵叔都殺了。

最後他的劍抵在了吳屠的脖子前:"念在主僕多年的份上,我給你痛快。"

噗!

鐵叔將吳屠的頭切斷。

君無邪雖然有心放過吳屠的家人,但吳屠最終還是被滅了門。他昨晚才滅人家滿門,今天自已就被別人滅了滿門。

因果報應,絲毫不爽。

每個人都要為他自己的言行負責。

種好因得善果,種惡因遭報應。

因果循環,從來沒有偏差的時候。

"我得去告訴大長老,今晚別去赴約……不過吳屠那個小金庫可不能便宜了別人……"

殺了吳屠,鐵叔急急入屋。

好一會,吳府起火。

鐵叔放火后離開吳府,匆忙的朝蠻獸殿的方向跑去。

可是他剛跑不久,一道人影便擋在了他的面前,赫然就是方昊天。

"方昊天?"

鐵叔也認識方昊天,臉色當則劇變,身形一閃就要翻過旁邊的圍牆逃走。

可是他僅是元陽境一重的修為,怎麼可能從方昊天的面前逃生。

方昊天很快就將鐵叔生擒,將其打成重傷后趁機動用魂術控制了鐵叔。

鐵叔有問必答。

方昊天等鐵叔說完后,說道:"鐵叔,你回去見公輸恆,知道怎麼說嗎?"

鐵叔說道:"知道,小的定不會讓他起半點疑心,他一定會如期去赴約。"

方昊天揮了揮手。

如果殺了鐵叔,公輸恆肯定會懷疑,今晚就不會去赴約了,所以饒過了鐵叔的命。

鐵叔急急離開。

"公輸恆,你這是找死……方昊天動了殺心。

他在天龍堂放了公輸恆一馬,但對方不但不收斂,竟然變本加厲,要跟方威合作要對付他,非要置他於死地。

為了一已私仇置人族大義而不顧,該死。

"無邪哥竟然也回來了……"

方昊天隨後笑了笑,身形閃動,朝蠻獸殿的方向掠去。

幾乎在君無邪剛入元武堂的大門,方昊天就跟著進來喊了一聲:"無邪哥!"

君無邪停下轉身,凝聲成線,聲音直鑽方昊天的耳中:"我正想找你呢!天龍堂的大長老應該是搭上方威的線了,他跟方威的人約了今晚見面。"

"此事我已經知道。"方昊天傳音將鐵叔的事說了出來:"此事就不用聲張了,我們元武堂也未必人人乾淨,今晚我們兩人去就好。"

"也是。反正依我們兩的實力,如果找到方威但殺不了的話,去再多的人也沒用。"

君無邪點頭,然後說道:"但為了不引起公輸恆的懷疑,我還得像這幾天一樣到處走走才行。"

方昊天輕點了下頭,跟著忍不住說道:"若是可以,少殺點人。"

君無邪笑了笑,沒說什麼就離開。

"那黑衣人會不會是南屏,又或是迦倩?我也要繼續轉轉才行……如果方威人在薪火城,我沒理由找不到……若是找不到,只能希望今晚去李家莊有所收穫了……"

方昊天也離開元武堂,繼續利用感應力在薪火城中搜查。

一直查到天黑,方昊天自覺得已經搜遍了整個薪火城,但真的沒有任何的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