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倘若有第三人在場的話,看到這一幕進攻肯定會目瞪口呆。

兩人的修為都是十階戰者,可是爆發出來的威力卻遠遠超出戰將,甚至於一般的戰尊都不可能將罡元的爆發力演繹到如此地步!

羅征體內的罡元源源不斷的爆發出來,結合星辰之力湧入這一拳中,他的拳頭之上閃爍出耀眼的星光,彷彿羅征手中抓著一顆小小的星辰,砸向對方。

而對方的這一拳同樣不可小看,劇烈的罡元驟然爆發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渦,在漩渦的中央則是洶湧波動的拳芒。

「刷……」

兩道充斥著強大的力量交融在了一起,綻放出來的光芒幾乎能夠將人眼所晃瞎。

此刻已經不是拳與拳的較量,是純粹的罡元的比拼,力量之間的角逐。

羅征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但他只是明白,這時候他要做的就是不斷向前,將眼前的這亡靈印記撕碎!

星辰之力之強大,還是遠超羅征的想象。

面對罪惡之塔原主人的這一拳,如同羅征動用萬煞生死輪,將其中的煞氣完全爆發出來恐怕也無法破開這道漩渦!

羅征無法確定對方使用的是不是無上神武,但就算不是,恐怕也相差無幾,這漩渦的強度並非萬煞生死輪可以對抗。

可以在星辰之力的壓制之下,羅征這一拳卻勢如破竹,那星辰之力雖然黯淡,卻生生不息,不斷地湮滅之下,羅征終於衝破了這到漩渦,一拳砸在了對方的身上。

那人只是一道亡靈印記而已,身體也只是由亡靈印記中的記憶所組成,並非真身。

青梅來煮桃花酒 所以這一拳砸下去,他的身體頓時被撕成了碎片,只剩下一個頭顱懸浮在上方,依舊用淡淡的目光盯著羅征,開口說道:「不錯的天賦和實力,你可以得到天位一族的承認。」

「得到天位一族的承認有什麼好處?」羅征問道。

那人的嘴角浮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其實沒什麼好處,這就是你的命。」

「我的命?我的什麼命?」羅征皺眉說道。

那個頭顱慢慢的消散,聲音也越來越為微小,但羅征還是聽清楚最後那一句:「等你走到那一步,自然會清楚自己的命,到時候別哭哦……」

最後這句話,卻是讓羅征有些發矇,這人話裡有話,聽得羅征也是雲里霧裡,到時候別哭?這是什麼意思?

可惜依舊沒有人能夠回答羅征的問題,那亡靈印記徹底消失,羅征再一次站在無盡的虛空之中。

器靈那平淡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年輕人,你通過終極測試了。」

「獎勵是什麼?」測試了半天,羅征還是有些不明就裡,這些高人統統都有這些毛病,罪惡之塔的主人是如此,天渺仙人同樣也是如此,話都只說一半,偏偏要將最重要的東西掩蓋起來,想到這個羅征的心中就想罵人。

「通過終極測試后,你能夠獲得罪惡之塔的最高許可權,能夠自由的在罪惡之塔中穿梭,也可以控制罪惡之塔中的一切,」器靈淡淡的說道:「而我,將為你所服務。」

「什麼!」羅征臉上流露出又驚又喜的表情,「這不就等於罪惡之塔為我所有了?」

「不,罪惡之塔並非是你可以煉化的,只有天位一族才有資格煉化罪惡之塔,你只是得到了天位一族的承認而已,何況你的實力根本不可能煉化這座塔,所以你只能在我的幫助之下有限度的控制這座塔,」器靈說道。

「什麼意思?例如?」羅征繼續問道。

「例如,罪惡之塔所有的牆壁和樓層你都可以穿梭自如,不會對你有任何阻攔,例如,你可以將任何生靈踢出罪惡之塔,」器靈說道。

羅征的眉毛一挑,一顆心撲撲直跳!

這等於羅征掌控了這座罪惡之塔中的生殺大權!大千世界五大古族龍套徵集:

黑天古族【呃,姓黑吧,黑啥呢⊙⊙?】

荒古族【荒姓】

浮屠古族【玄、墨、浮屠,三個姓氏】

摩訶古族【摩訶姓】

太靈古族【姓氏隨意,好聽的聖女名字】

三種方式我可以看到:

1、加書友群私發我

2、qq閱讀、起點閱讀的想法【也就是每一句的想法】

3、這一章書評裡面 羅征並不清楚海神大陸的歷史,他只是通過妖夜一族的菲兒初步了解。

但是罪惡之塔對於海神大陸諸多種族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試煉之地,幾乎關乎到諸多種族的生死存亡!

這也是為何當年雙魔聖地想要將罪惡之塔獨佔,結果卻遭遇了其他種族的聖地聯手討伐!

因為佔據了罪惡之塔,等於斷絕了其他種族的後路,那麼其他的種族只能夠選擇拚死一搏。

罪惡之塔除了修鍊之外,在塔下的玄冥洞也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所以每個聖地為族中天才規劃的道路中,終究是無法缺乏罪惡之塔這一環!從這點來看,海神大陸與中域完全不同……

各大聖地為了互相平衡,才從各大種族之中選拔出席位,共同執掌這座罪惡之塔,成為公用的修鍊聖地。

但是現在,羅征卻有了這座罪惡之塔的生殺大權,想將誰踢出去,就將誰踢出去?

那麼塔頂的那些所謂的席位掌控者在羅征面前,不過就像是笑話一般的存在!

羅征心中如何不樂呵?

「既然通過了終極測試,是時候出去了,」羅征說道。

「可以,我作為器靈,在罪惡之塔中無所不在,你若是想要行使許可權,呼喚我就可以了,」器靈依舊用平淡的聲音說道。

羅征點點頭,隨後就邁向了入口。

而天賦之碑外面,眾多目光依舊齊刷刷的盯著牆壁。

隨著時間的流逝,眾人心中也越來越疑惑,羅征接受測試的時間遠遠超出了一般人數倍。

即使是雲落,與羅征一樣同樣爬升到了榜單的第一排,但使用的時間僅僅只有羅征的十分之一。

「為何羅征還不出來?」

「或許不用我魔族動手,羅征該不會是死在裡面了吧?」

「這種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天賦之碑的測試一般來說並沒有危險,因為天賦之碑只是測試天賦的極限而已!」

眾多議論之聲傳入夏霜的耳中,讓夏霜有些心煩意亂,本來人族此刻就面臨相當大的壓力,若是羅征真的死在了裡面,那真的是鏡花水月一場空!

就在各種猜測不斷冒出來的同時,牆壁驟然震動起來。

「出來了?」夏霜細細的眉毛忽然一揚,目光之中滿是期盼之色。

而景大人,趙焚琴,周煮鶴等人也是密切關注著那扇牆壁。

除了人族之外,魔族,妖夜一族,還有其他種族,每個人都神色緊張的盯著牆壁。

就在眾人目光注視之下,牆壁上的原本已位居第一排的「羅征」兩個字,忽然消失了。

「消失了?怎麼可能消失了?」

「見鬼了?不會真的是死了,所以名字就消失吧?」

「放屁!曾經有個天才上了榜,出來之後進入比斗場就被滅殺了,那人的名字也沒有消失!」

「那你怎麼解釋羅征的名字為何消失?」

「你問我,我問誰?」

圍繞著羅征名字消失的問題,眾人又開始爭論起來。

上了榜的名字根本不可能消失,只會被前面不斷增加的名字擠下來。

而第一排上的名字何其稀少?昨天之前也只有五個名字而已,而這五人都不是海神大陸上的人。

今天則多了兩個名字!

想要將第一排的名字給擠下去,恐怕一萬年,十萬年,百萬年誕生的天才都做不到,因為根本不可能產生那麼多天才躍上第一排!

夏霜的拳頭捏的緊緊的,臉上的擔憂之色越來越濃郁,心中卻是輕輕的祈禱著,羅征……一定不會有事。

隨著牆壁震顫的越來越厲害,就在牆壁第一排上面,驟然出現了一點金光!

一條條裂縫不斷地形成,隨後那一點點金光就充斥其中。

隨後眾人就看到那裂縫形成「天位」兩個大字,「天位」兩個字瞬間綻放出萬道金光,刺眼無比!

「這是什麼?天位?什麼意思?」

「不知道,這光芒真刺眼……」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餘,天位的後面又不斷地產生裂縫,最後那裂縫形成了「羅征」兩個字,爾後羅征的名字同樣綻放出無盡的金光。

「天位,羅征!」

「這也太離譜了吧?羅征的名字竟然跳到了榜單的上面去了!」

「要不要這麼誇張,那一個字,比下面的這些字大了十倍……」

「只能說這羅征太妖孽,太囂張了!」

看到這一幕,眾人已經完全錯愕了。

「天位,天位……」蒙沖滿臉震驚之餘,嘴中則不斷地念叨著。

趙焚琴與周煮鶴互相對視一眼,眼中同樣是不可思議的神色,「焚琴,塔頂不是有一本天位之書嗎?」

「對,按照天位之書的記載,這座罪惡之塔似乎隸屬於一個叫做天位的種族,不過天位之書中記載的也是語焉不詳……」周煮鶴搖頭說道,「不知道這小子在天賦之碑中遭遇了什麼!」

「嘿嘿,不管遭遇了什麼,他能夠把名字刻在諸多天才的頂端……這,」趙焚琴嘆了一口氣說道:「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夏霜看到碩大的「羅征」兩個字,神色也是無比激動,傲然挺立的雙峰不斷地聳動著,眼中更是有著盈盈淚光,站在人族的角度來說,此刻每一位人族都會感到無比驕傲!

激動地不僅僅是夏霜,即便是對羅征嫉妒無比的星輝,同樣也是如此!

人族在罪惡之塔中受近欺辱,在絕大多數時候,他們都要夾起尾巴做人,但在這一刻,他們卻以羅征驕傲,以身為人族的一員而驕傲!

「我們人族的天才,是你們其他種族難以望其項背的!」這句話,不少人類都想當場吼出來。

妖夜一族的白幻瞳孔之中倒映著牆壁上的璀璨金光,目光也是複雜至極,妖夜一族並非嗜殺的種族,這個種族自身強大之餘,骨子裡還有一種傲慢和矜持!

看到一位天才崛起,雖然並非來自於妖夜一族,從內心深處來說白幻是非常樂意的,她很想看看這位未嘗謀面的人族少年,能夠走到何種地步。

可是人族的繁衍能力遠比妖夜一族強大,一旦整個種族繁榮起來,在絕大數量龐大的情況之下,誕生天才的概率也遠遠多於妖夜一族和魔族。

從這個角度來說,她又希望魔族抹殺羅征,畢竟人族的崛起對於妖夜一族和魔族,甚至於其他種族都不是什麼好事!

「一切順其自然吧……」白幻淡淡的想著,擁有如此天賦之人,同樣也會是大氣運降臨之人,魔族想要滅殺羅征恐怕也不容易,不過羅征現在面對的是一個死局,他如何解開呢?

夏霜能夠想到的事情,白幻不可能想不到。

即使羅征打敗了魔族那位叫做月守的天才,魔族恐怕也不打算遵守規則,以蒙沖十階戰尊的實力出手,羅征斷然沒有逃生的機會。

就算趙焚琴與周煮鶴能夠將羅征護下來,可是魔族的席位掌控者可不止一位……

一旦席位掌控者之間爆發衝突,那麼人族區區四個席位掌控者,面對魔族二十多位席位掌控者,完全就是以卵擊石。

羅征的氣運再強大,這個死局終究是死局,他……沒有破局的可能性,在白幻的心中已經下了定論。

就在眾人盯著羅征那碩大的名字發獃之際,門終於打開了。

羅征進去的時候,外面就圍著不少人了,不過現在門一打開,看到黑壓壓的一群生靈,而且各個種族的都有,其中更是有一些異常強大的存在,頓時把羅征給嚇了一跳。

「怎麼這麼多……」羅征掃了一圈,目光最終落在了夏霜身上,隨後徑自朝著夏霜走去。

「你終於出來了,」夏霜甜糯糯的聲音有些顫抖,眼眶甚至有些微微發紅。

「怎麼了?」羅征看著夏霜的表情奇怪的問道。

夏霜莞爾一笑,指著羅征背後的牆壁,「你自己看!」

羅征回頭看到牆壁之上碩大的幾個字,頓時也愣住了,現在羅征算是清楚了,這牆壁之上的名字其實就是器靈製作的,不過有必要把自己的名字放大這麼多倍,刻在那牆壁之上嗎?這也太囂張了吧?

羅征也是無語了,若是早知道會有這個情況,他肯定會阻止器靈這麼做……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樹大招風,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夏霜明白這個道理,羅征同樣也明白這個道理。

在進入天賦之碑前,羅征對自己的天賦也沒譜,可就算他天賦再搞,在他的名字前面加上「天位」兩個字,這是哪門子意思?

這就是所謂得到天位一族的承認?

就在這時候,一股磅礴的氣勢朝著羅征壓制過來,羅征回過頭來一看,卻是一位魔族戰尊。

「十階戰尊?」羅征臉上流露出凝重的神色。

「那是魔族的席位掌控者,」夏霜在羅征耳邊輕輕說道。

「小子,你很不錯,能夠把名字刻的那麼大,」蒙沖粗獷的聲音響起來,讓眾人的耳朵嗡嗡作響。

聽到蒙沖的話,夏霜的心臟就是一緊,隨即噗通噗通不斷地跳動起來,倘若蒙沖此刻動手滅殺羅征,人族可以說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那又如何?」羅征眉毛一挑,隨即反問道,似乎根本就不懼怕眼前的蒙沖。

眾多生靈都用怪異無比的眼神望著羅征,心中皆想,這小子到底是從哪裡來的自信?不知道自己死期將至?

如此天才,魔族不滅殺他根本說不過去,諸多種族的生靈大概都是同樣的想法。

不過眼前的麻煩,乃是魔族與人族之間的衝突,和其他種族卻是毫無關係,大家也樂得坐山觀虎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