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洛天輕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輕聲說道:「大長老,請繼續,不要管我!」

「你個小王八蛋!」陸鯤鵬剛要跑到洛天的身前,將洛天扔出去,自己死了不要緊,如果洛天由於自己的關係死了,那麼叫他如何對的起丹殿的老殿主。

「實在不行,也只有將這塑體丹放棄了!」陸鯤鵬苦嘆了一聲。

「還有希望!」洛天臉上帶著一份執著,大手一揮,一個青銅大鼎出現在兩人的身前。 第一百七十章霸道的鎮魂鼎

青銅大鼎在陸鯤鵬震撼的眼神下,發出沉悶的響聲落在了兩人的身前。

「這!」陸鯤鵬看著這震撼無比的大鼎,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用這個擋一下試試吧!」洛天開口,他也是抱著一試的心態,他也想不出他的身上還有什麼東西能夠抵擋的住那丹劫的威力,而這鎮魂鼎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裂天槍現在雖然也是強悍無比,但是裂天槍明顯已經認了自己做主人,不會聽從陸鯤鵬的調遣。

就在這時,天空之上的雷聲再次響起,一條比剛才粗壯了幾倍的雷龍張牙舞爪,彷彿在俯視如同螻蟻般的陸鯤鵬。

「試試吧!」陸鯤鵬臉上帶著鄭重,雖然他還有一些保命的東西,但他感覺無論從任何方面都不如洛天拿出來的這個神秘的青銅大鼎。

走到鎮魂鼎的身前,在洛天注視的目光之下,陸鯤鵬緩緩的伸出雙臂,抱住了鎮魂鼎。

洛天心中也是打鼓,他也不太確定陸鯤鵬能不能夠抬的起這奇重無比的鎮魂鼎,當初那五個一流宗門的天才都是沒能抬起來,眼下,他也是想全力一搏,賭對了,那麼他和陸鯤鵬性命無憂,賭不對那麼兩人就紛紛去世吧。

四周的丹殿弟子,也是臉上帶著一絲疑惑的看著洛天拿出來的青銅大鼎,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不知道洛天在賣什麼官司。

陸鯤鵬手臂微微用力,本來以為很容易舉起來的青銅大鼎,居然紋絲不動。

「嗯?」陸鯤鵬輕咦了一聲,再次用力,化骨巔峰的修為全部運轉起來,在洛天有些興奮的目光下,青銅大鼎飛向了天空之中。

這時,那粗大的雷龍也是再次俯衝而下,正好與正在攀升鎮魂鼎撞擊在一處。

「轟隆……」炸雷的聲音再次響起,洛天只感覺身體彷彿都不是自己了的一樣,耳,鼻子,嘴,不斷的流出鮮血,臉色更是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

陸鯤鵬也是好不到哪裡去,剛剛將大鼎扔出,已經耗費了他的全部修為,要不是化骨巔峰的體魄,此時沒準也是和洛天一樣。

不過雖然陸鯤鵬比洛天好了許多,但是他也是感覺到骨頭彷彿快要散架了一般。

但是兩人都是有些期待的看著沐浴在雷光之中的鎮魂鼎,心中暗自祈禱著,如果鎮魂鼎真的抵擋不住那二元雷劫的話,那麼兩人也是必死無疑。

不過兩人驚喜的是,雷龍一接觸鎮魂鼎,便被鎮魂鼎給攔截了下來,本身就是青色的大鼎,在這丹雷之中,便的有些虛幻下來。

而那充盈的雷電之力,居然出乎意料的被吸收到鼎中消失不見。

「砰……」鎮魂鼎穩穩的落在了地面之聲,發出震撼人心的響聲。

天空之中的烏雲也隨之消失不見,再次露出了那溫和的陽光,僅僅只是片刻的時間,這二元丹雷便被阻擋了下來。

洛天和陸鯤鵬在剛才的空檔期已經服用了丹藥恢復了過來,滿臉震撼的看眼前的鎮魂鼎,愈發的感覺這鎮魂鼎神秘的不可思議。

奇重無比,而且還能夠吸收雷劫,彷彿雷劫就是他的食物一樣,這怎麼能夠讓人相信。

但是,事實卻偏偏的擺在兩人的眼前。

洛天和陸鯤鵬口中喘著粗氣,臉上的虛汗一不斷的順著臉頰流淌下來,剛才真的是太刺激了,幸好洛天賭對了,否則今天二人在那恐怖的雷劫之下可能連全屍都不會留下。

「擋下了!」林正陽臉上露出了狂喜的神色,二元雷劫的丹藥有多珍貴,五行門已經好多年都沒出現過了,而當下煉製出來的人,正是自己的師傅,而且自己還參與到了其中,這怎麼能不讓林正陽激動。

「大長老!威武!」不知道是誰帶頭喊了出來。

隨後整個丹殿便爆發出了強大的歡呼聲,就連剛剛趕到的天毒峰主和青木峰主兩人也是有些佩服的看著陸鯤鵬,臉上露出敬佩的神色,陸鯤鵬能抗下剛才的雷劫足以證明陸鯤鵬已經半隻腳邁進了元靈境。

陸鯤鵬則是看著那古樸的青銅大鼎,臉上露出了罕見的貪婪之色,沖著洛天問道:「洛天,這鼎,叫什麼名字?」

「鎮魂鼎!」洛天臉上露出輕笑,看向陸鯤鵬,不過當看到陸鯤鵬臉上那滿臉的貪婪之時,愣了一下。

「這鼎,以你現在的實力,想必也是發揮不出來,不如讓我先幫你保管著,等到你能夠發揮這鼎的威力之時,在來我這裡拿吧!」陸鯤鵬搓了搓手和洛天商量著道。

「不行!」洛天果斷的拒絕了陸鯤鵬的要求,現在他也算了解了陸鯤鵬的性格了,那就是看見極品的東西就會想辦法佔為己有。

「哼!」陸鯤鵬冷哼一聲,大手一揮想要將鎮魂鼎收進儲物袋中,但是卻發現鎮魂鼎猶如大爺一般依然矗立在地面上。

洛天嘿嘿直笑,走到了鎮魂鼎的旁邊,輕撫鎮魂鼎,他能夠感覺到這鎮魂鼎,比之之前,更加強悍了許多,意念一動,鎮魂鼎消失在原地,再次落入了他的儲物戒指中。

「小王八蛋!」陸鯤鵬氣的鬍子翹起來多高,狠狠的拍了一下洛天的腦袋。

此時,包括林正陽在內的,一些丹殿的長老和弟子紛紛趕到了洛天和陸鯤鵬兩人的近前,帶著恭敬之色看著狼狽不以的陸鯤鵬,而洛天則是被眾人拋到了九霄雲外。

「恭喜大長老,丹道修為在進一步!」周圍恭敬的聲音整齊的從眾人的口中傳出。

陸鯤鵬此時也是心情大好,樣子雖然狼狽了許多,但臉上還是露出了一絲驕傲的神色,只不過心中卻是暗自感嘆,如果沒洛天的鎮魂鼎,沒準今天這把老骨頭便折在這裡了。

不過陸鯤鵬也沒有將洛天身懷鎮魂鼎的消息泄露出去,畢竟有些東西,會很讓人眼熱,財不外露的道理,陸鯤鵬還是懂的,何況現在的洛天還是很弱小。

而眾人則是紛紛以為那青銅大鼎是陸鯤鵬的寶物,也就沒有繼續詢問,在一群恭賀的聲音中,陸鯤鵬和洛天兩人大步向外面走去。 第一百七十一章古雲的變化

陸鯤鵬和洛天大步的朝著人群外面走,當走到院落的大門時,就發現了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古雲。

一灘鮮紅的血跡出現在古雲的胸口之上,看到古雲如此情況,兩人大驚,飛身來到了古雲的身前。

「林正陽!」洛天大吼了一聲,臉上露出無盡的憤怒,自己已經讓林正陽帶著古雲離開了雷劫之地,沒想到古雲居然昏迷在此地,而林正陽卻是大搖大擺的站在人群之中。

古雲對自己有恩,同時又是古千雪和古雷的父親,如果古雲出了什麼事情,洛天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洛天心神瞬間便被憤怒所填滿。

「嗡……」元氣的波動傳出,洛天的身影瞬間出現在愣神的林正陽的身前,不等林正陽反應過來,有力的雙手便將林正陽給提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我需要一個解釋!」洛天寒聲問道,不過憤怒中的他還殘留著理智,並沒有對林正陽下狠手,只是將其提到了古雲的身前。

林正陽身為陸鯤鵬的親傳弟子,雖然修為到了煉體九重,但是比起洛天來,也是差了太多,他還沉浸在陸鯤鵬李煉成塑體丹的激動當中,卻沒想到,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聲自己的名字,自己還沒答應,便被人提了起來,帶到了昏迷的古雲身前。

「這!」林正陽有些磕巴的看著昏迷不醒的古雲,臉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自己跟古雲站在一起,自己沒什麼事,而這古雲怎麼還吐血暈倒了呢。

「我也不知道啊!」林正陽無辜的說出話來。

周圍看著情緒有些暴虐的洛天,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林正陽的修為在丹殿中也算是佼佼者了,但卻是連反抗都沒來的急,就被洛天提在了手中,這人人們暗自猜測,洛天現在到底是什麼修為。

而在人群中的吳平安和木念青,也是有些詫異的看了洛天一眼,修為倒了他們這個境界,洛天現在是煉體八重的境界怎麼可能瞞得過他們,但是洛天此時的戰力已經足以堪比化骨初期了,煉體九重,根本反抗不了。

「不知道?好一個不知道,當時就你們兩個在一起,如今他吐血昏迷,你卻活蹦亂跳!好!既然你們兩個在一塊,那麼你就跟他一樣吧!」就在人們詫異的時候,另一隻手高高抬起,一拳轟向了林正陽的胸口。

這一拳帶這洛天的憤怒,如果真的被被擊中,那麼林正陽絕對也不好過。

「砰……」就在洛天的拳頭快要擊中林正陽的時候,一道沉悶的響聲響起。

「小王八蛋,本來以為你是個沉穩的人,沒想到也這麼衝動!」陸鯤鵬的聲音傳出,蒼老的手,穩穩捏住了洛天的拳頭之上。

洛天聽到陸鯤鵬的話,很快便反應過來,將林正陽放在了地上,臉上帶著一絲歉意,眉頭微皺著,他明顯的感覺到最近的情緒真的是太容易暴躁了,想了一會,沒想出格所以然來,便轉過身,看了看昏迷著的古雲。

「大長老,他這是怎麼個情況!」洛天躬身問道。

神獸召喚師 陸鯤鵬眉頭緊鎖的看了洛天一眼,在他的印象中,洛天根本不是這麼容易衝動的人,不過看到洛天沒什麼異常,便開口說道:「不過是氣血攻心而已,不過他的身體里好像有什麼東西覺醒了一般,放心,應該不是什麼壞事!」

聽到古雲沒什麼事,洛天放下心來,不過轉身便看到了林正陽那陰晴不定的臉色,心中的歉意更加濃烈。

生死游樂場 林正陽心中也是鬱悶無比,他可是陸鯤鵬的親傳弟子,居然被人同輩之人提在了手中,這對於心高氣傲的他來說,無異於奇恥大辱。

「林兄,剛才是洛某衝動了,還望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洛天微微躬了躬身,對著林正陽說道。

「你!」林正陽此時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洛天,如果不是洛天,自己就不會在丹殿眾人面前丟臉,這可是丹殿的所有人啊,這只是一句道歉便能緩解的么?

洛天看了看周圍的人群,自然也知道林正陽被自己這麼一弄,在丹殿的地位肯定會大打折扣,不由得更加愧疚起來,不由得將求助的目光看向了陸鯤鵬。

洛天知道,雖然林正陽好面子,但是對於他的師傅,陸鯤鵬的話,還是畢竟聽的。

「哼!」陸鯤鵬看到洛天眼中那一抹祈求的意思,冷哼一聲,回過頭去,眼裡卻是露出了一絲你懂得的神情。

「三十株靈藥,絕對極品!」洛天看到陸鯤鵬的臉色,便也知道陸鯤鵬是什麼意思,當下通過神識傳音,報出了籌碼。

帝后兇勐:陛下請下榻! 「三百株!老夫開口值這個價!」陸鯤鵬心中開心,臉上卻是凝重無比。

「五十!」

「兩百五!」在周圍疑惑的目光下,兩人的神識不斷的在交流著,而林正陽此時則是臉色陰晴不定的看著陸鯤鵬。

「一百五!」

「成交」兩人經過激烈的討價還價,終於成交下來。

陸鯤鵬臉上帶著笑意:「正陽!」

「弟子在!」看到陸鯤鵬有話要說的樣子,林正陽躬身行禮。

「你知道,丹師最忌諱的是什麼么?」陸鯤鵬一本正經的問道。

「這,神識?」林正陽疑惑的問道。

「錯了,有人說神識強大,修為高深,煉丹的手法精湛,就能成為一名好的丹師,而為師不這麼認為!」陸鯤鵬臉上帶這凝重,教導著自己滿意的親傳弟子。

「還請師父解惑!」林正陽不解,繼續問道。

「為師認為,身為丹師,最重要的便是寬廣的胸襟,胸襟寬廣可忍天下事,可裝天下人,那麼到了丹師的極致,便可以身為丹爐,以天地萬物為葯,一草一木,一粒沙,一滴水,都可以煉成靈丹!」陸鯤鵬臉上帶著一絲嚴師般的光輝,大聲說道。

「你,懂了么?」陸鯤鵬不理會周圍那些有些敬佩的眼神,目光嚴肅的的看著林正陽。

洛天看著陸鯤鵬那慷慨激昂的陳述,如果不是之前跟陸鯤鵬達成了交易,他也一定以為陸鯤鵬是一個正在糾正自己弟子錯誤的嚴師。 第一百七十二章服用塑體丹

陸鯤鵬的話如同滾滾轟雷鑽進了眾人的耳朵中,紛紛臉上露出思索的神色,眾人無比敬佩的看著陸鯤鵬。

林正陽眼中也是露出思考之色,隨後便是明悟了過來,沖著陸鯤鵬施禮:「多謝老師提醒,讓徒兒知道了丹道,不只是單純的煉丹,想要走到丹師的極致,更重要的是煉心!」

洛天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林正陽的轉變,在看看陸鯤鵬臉上那滿意的神色,不由的說不出話來。

「洛天,你放心,我不會記恨你了!」林正陽臉上再也沒有了剛才的那絲陰沉,看向洛天的眼神沖滿了善意。

這時,洛天才明白了過來,自己上當了,陸鯤鵬本來就是想教導林正陽要放寬心態的,沒想到自己卻是主動讓出了一百五十株靈藥,那陸鯤鵬哪裡有不收下的道理。

陸鯤鵬滿意的看了看林正陽,自己這個最滿意的弟子,真的是太符合自己的心意了,無論自己說什麼,林正陽都是細心的聽,都能很快的領悟下來。

「好了,沒什麼事都散了吧!老夫還有事!」陸鯤鵬大手一揮,示意眾人離去。

而人們看到陸鯤鵬下了逐客令,也都不好意思再在這裡呆下去,紛紛對陸鯤鵬施禮之後便又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而隨著眾人的散去,兩個人影卻是留了下來,臉上露出難看的神色,看著洛天。

洛天看到兩人,臉上閃過一絲酸楚,示意陸鯤鵬和林正陽先去讓田伯服下塑體丹,而他則是留在了原地。

陸鯤鵬和林正陽扶起倒在地上的古雲,朝著田伯的小院走去,畢竟田伯早一刻服用塑體丹,恢復的希望便更大一些。

看著三人走遠,洛天沖著吳平安和木念青輕聲說道:「二位前輩,有什麼話,有什麼要問的就問吧,晚輩必定知無不言!」

「洛天,我只想問你!我們的弟子,真的如那古雲所說,被幽冥宗帶走了?」吳平安臉上帶著凝重,率先開口問道。

「是!」洛天苦澀的說了一聲,隨後便在二人凝重的目光下,將天元城的事情詳細的和兩人講述了一遍。

聽到洛天的敘述和古雲的敘述基本相同,兩人的臉色變的難看起來。

「幽冥宗,縱然你是南域大宗,也是欺人太甚了!」吳平安腳下產生一道絲絲的裂痕。

兩人都是明事理的人,不可能將事情怪到帶著古雲和古千雪下山的洛天頭上,紛紛眼中殺意涌動。

古雲和古千雪是兩人得意的弟子,尤其吳平安,更是只有古雷一個弟子,而且自己唯一的弟子被人擄走,怎麼能不讓他痛心。

吳平安恨不得馬上殺上幽冥宗,將古雷接出,但是他知道,自己雖然在北域在五行門中很有地位,但是到了南域,在一些大宗門的面前自己連個屁都不是!

南域比起北域來富饒了許多,所有修士的實力,更是比北域來高了半個等級,不要小看這半個等級,等級越高修鍊起來便越是困難,有時候相差半個等級,就是天與地的差距。

而南域的幽冥宗,兩人自然也聽說過,雖然說五行門到也不懼怕幽冥宗,但是憑藉兩人的實力想要在幽冥宗要人顯然是有些痴人說夢。

帶著一絲無奈,兩人得知了真相之後便回到了各自的山峰之上。

看到兩個峰主有些無可奈何的身影,洛天知道,幽冥宗的強大已經有些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了,聽古雲說,那上官家是幽冥宗的核心,僅僅只在宗主一脈之下,想要在幽冥宗的眼皮底下帶走兩人何其艱難。

不過,緊接著洛天便恢復了神采:「無論怎麼樣,我都要儘力一試,否則我又對的起誰!」

洛天說完大步朝著後山,古家的院落走去。

……

此時,古家眾人臉色有些難看,田伯還沒轉醒,家主古雲便又陷入了昏迷之中,一時間古家上下都是有些亂了起來。

當得聽陸鯤鵬說古雲並無大礙之時,眾人的心這才放了下來,不過也並沒有什麼絲毫的懈怠,臉色依舊帶著凝重。

此時田伯的房間中,那乾癟的身軀,躺在床上,臉上已經沒有一絲血色,如果再不及時治療,那麼陸鯤鵬相信,田伯絕對挺不過三日。

輕嘆了一口氣,陸鯤鵬將塑體丹從玉瓶之中拿了出來。

剛一拿出,整個屋子便被草木之力所填滿,林正陽站在旁邊,感覺到這濃郁的草木之力,身心一陣舒爽。

陸鯤鵬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七成的草木之力,也不錯了,說完,便將塑體丹毫不猶豫的放入了田伯的口中。

丹藥入口即化,化成濃郁的生氣和元氣竄進了田伯的經脈和丹田之中,滋潤著本已經失去了生氣的田伯。

看到田伯臉上逐漸變的紅潤起來,陸鯤鵬臉上也是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神色,說明洛天給讓其煉製的塑體丹是對的。

雖然田伯有些好轉了,但是陸鯤鵬也不敢大意,親自坐在了床邊,為田伯護法起來,生怕出現什麼意外。

「嗡……」草木之力越來越濃郁,形成一道繭一樣的東西,將田伯那乾癟的身軀包裹了起來。

洛天此時也是趕到了屋子中,神識探出,鑽進了草木之力形成的繭中,發現田伯比前些日子好了太多,當下鬆了一口氣,便也跟著陸鯤鵬盤膝坐在那裡守護起來。

時間緩緩的流逝,一晃眼便過去了七天之久。

而床上的大繭也隨之時間的流逝,慢慢的薄弱起來。

第八天,洛天三人睜開雙眼,眼中露出一絲喜色。

洛天看著那有些透明的繭,嘴角微彎:「終於要出來了啊?就是不知道能夠恢復到什麼修為啊!」

洛天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口子從繭上撕扯開,整個五行門的元氣開始朝著丹殿後山的小院中匯聚而來,形成一道元氣漩渦,狠狠的順著口子衝進了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