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只要有食材就沒問題,李掌柜樂呵呵地應了下來:「那這個包廂一直給你們留著吧。」

交易就這麼談妥了。

夜千羽儲物戒里一共十幾頭妖獸,三頭當做最近一周的食材,六頭讓李掌柜幫她做成肉乾當儲備糧,一頭讓李掌柜幫她去皮去骨切塊,她保存在儲物戒里,想吃烤肉的時候,就可以拿出來烤著吃,剩下的,全賣給李掌柜了。

李掌柜著實嚇了一大跳,夜千羽才四階多的修為,竟然獵殺了十幾頭玉龍山上的妖獸,想到夜千羽有一頭幽影玄狼,應該是幽影玄狼動的手,才釋然了下來。

肉乾要過幾天才能做好,等那頭用來燒烤的妖獸收拾好,裝進她的儲物戒了,夜千羽就帶著白洛影和幽影玄狼離開醉仙居,採購了一番,然後去天龍學院報到。

還是傅錦城帶她去辦手續,學院有規定,雙系同修以及以上且修鍊資質達到四級的學生,可以免除學費。

夜千羽現在是「四系同修」,自然也在免除學費的行列。

盧聰管的是財務,不免會遇到他。

看到傅錦城領著夜千羽進來,他不由得朝著夜千羽瞪大眼睛:「你、你沒死?」

聽說夜千羽進玉龍山後三天都沒出來,他只當夜千羽已經死在玉龍山上了,就沒繼續關注。

「說起來還要謝謝盧主任了,要不是盧主任堅持讓我進玉龍山考核,我也不會契約到一頭幽影玄狼,修為也不會提升這麼多。」

夜千羽把膈應沈含煙的話,原封不動地又說了一遍。

盧聰定睛看了眼夜千羽的修為,再看到跟在夜千羽旁邊的幽影玄狼,真的是腸子都悔青了。

他幹嘛多那個事,白讓這丫頭撿了場大機遇!

夜千羽痛快了,傅錦城同樣也是,盧聰仗著是財務主任,掌管著學院的錢和修鍊資源,有時候連他這個院長都不放在眼裡。

從盧聰那出來,夜千羽問傅錦城是否知道盧聰和她師父之間的過節。

「怎麼說呢,那件事其實怪不得你師父,當年盧聰的兒子被困在了一個地方,命在旦夕,那個地方只能飛過去,他借了頭飛行妖獸,想要飛過去救他兒子,邪門的是,那個地方,那頭飛行妖獸怎麼也不肯靠近。」

傅少,請你消停一下 「你師父的玄魂不是黑翼嘛,他就想到了你師父,但是那一天剛好是月半,你師父有個規矩,每個月的月半是休息日,不接任何委託,他四處找不到你師父人,就把他兒子的死怪罪到了你師父身上。」 每個月的月半不接任何委託嗎?

夜千羽想起來,和北流殤初見那天,好像就是月半。

那天他發了狂病,會是巧合嗎?還是說,他每個月的月半都會發狂病,所以才不接委託。

可是她問他的時候,他卻說,那只是意外,以後不會再發作了。

難不成,他又騙了她?

夜千羽「四系同修」,必須要選一個系把檔案掛靠過去,也就是所謂的主修。

「當然,其他系的課程,你也是可以去聽的。」傅錦城解釋道。

「可以隨便選嗎?」夜千羽問道。

「可以。」傅錦城點點頭。

教務主任翻開桌子上記錄這一屆新生名單的冊子,拿起筆來,準備等夜千羽做出選擇后,把夜千羽的名字添加進去。

他翻開的那一頁,記錄的是火系的新生名單,夜千羽看到夜芷柔的名字赫然在列。

夜芷柔竟然也進天龍學院了?但是夜芷柔的修鍊資質只有三級,而學院的招生條件是必須要有四級的修鍊資質,達不到學院的招生條件,她是怎麼進來的?

在夜芷柔的名字後面,畫著一個圈圈。

夜千羽指著那個圈圈問道:「這個圈圈代表的是什麼意思?」

「特招生。」教務主任回道。

「什麼?」夜千羽表示沒聽懂。

「就是走後門進來的。」傅錦城解釋了一句。

夜千羽陡然明白過來,北成寒去找夜芷柔,該不會就是為了送夜芷柔進天龍學院吧?

她可不想和夜芷柔一個系,所以,火系排除。

「我能看一下這個新生名單嗎?」

她這個要求有點逾越,不過她天賦好,又是傅院長帶過來的,教務主任就點了點頭。

夜千羽拿起冊子,翻到雷系的新生名單,發現了劉書昀的名字,於是,雷系也排除。

翻到風系的新生名單,發現了梁鑫的名字,繼續排除。

好在木系的新生名單里,沒有她眼熟的名字。

夜千羽將冊子還給教導主任:「我選木系作為主修吧。」

教導主任和傅錦城都愣住,選了半天選了個最弱的木系?

傅錦城不解問道:「為什麼要選木系呢?」

夜千羽眨眨眼:「傅院長不是你說可以隨便選的嗎?」

傅錦城扯唇道:「重選一個吧,除了木系,其他三個系隨便選哪個系都行。」

夜千羽堅持道:「可是我不想換。」

木系相比其他三個系是弱了點,但是,不是說其他系的課程她也可以去聽嗎?

她一點也不想和夜芷柔、劉書昀和梁鑫中的任何一個一個系。

傅錦城只得道:「木系分到的修鍊資源,相比其他系,要少很多。」

夜千羽表示無所謂,只要青陽宗那邊的收入過來了,修鍊資源她可以自己花錢買。

她就這麼成了這一屆木系新生中的一員。

本來可以申請宿舍,夜千羽沒申請,師父大人給她準備的院子離學院很近,來來回回又不費事。

第二天,正式開學的時候,夜千羽才知道,每年開學的時候,七個系都會進行一場修鍊資源爭奪大賽,木系因為戰鬥力不行,每年都是最後一名,分到的修鍊資源少得可憐。 木系老生加新生,一共也就一百來號人。

在一間大教室里,系主任林星河簡單地歡迎了一下新生,直切正題。

「今年的修鍊資源爭奪大賽,三天後在暗夜森林進行,歷時三天,比賽的具體內容就是,每個系出一個十人小隊,獵殺妖獸,最後根據每個系獵殺妖獸的數量,分配修鍊資源。」

「分到的修鍊資源,大家平分,不過代表我們木系出賽的,可以多分一份修鍊資源,想參加的,到前面來報名。」

話音落下好一會兒,都沒有人上前報名。

每年他們木系分到的修鍊資源都少的可憐,即使拿雙份,也沒有多少。

既然不參加也可以拿到修鍊資源,何苦參加了丟人現眼呢。

夜千羽倒是挺想參加,給她的獸寵們賺口糧,但是,第一個上前報名有點太惹人注目了,就站著沒動。

林星河皺了皺眉,因為能拿雙份修鍊資源,別的系都是搶著報名,到了他這,卻是每年都要他趕鴨子上架。

「既然沒人自告奮勇,那我來點人吧。」

等林星河點了幾個人,夜千羽趕緊上前報名:「林主任,我想參加。」

見有人主動上前報名,那些學生都好奇地打量起夜千羽。

這一打量,立刻不滿地嘀咕了起來。

「怎麼才四階多的修為?」

「只有四階多的修為也好意思上前報名?」

「我們木系往年的成績已經夠低了,她想幹什麼,創造有史以來最低成績?」

除了關係戶,天龍學院招收的都是四級修鍊資質的學生。

連三級修鍊資質的夜芷柔都修鍊到五階快六階了,可想而知,他們的修為至少也有七八階了。

夜千羽扯扯唇,她的修為暫時是比不上他們,但是修為和實力之間並不能完全划等號。

林星河打量了夜千羽幾眼:「你是那個夜千羽?」

傅院長跟他打過招呼,說了夜千羽的情況,太晚開始修鍊,修為才低了點的,讓他儘可能地關照夜千羽。

夜千羽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點了點頭:「是。」

「那行,算你一個。」

見林星河直接批准了夜千羽的報名,那些學生立刻抗議了起來:「林主任,她修為太低了,讓她參賽,實在丟我們木系的臉面。」

林星河朝著他們冷笑:「我們木系還有臉面可丟嗎?既然你們覺得她修為低,自己修為高,那你們怎麼不上?」

那些學生還是覺得不服氣:「我們是有自知之明,不想給我們木系丟臉。」

「那你們給我聽好了,夜千羽同學四系同修,不是招生進來的,而是通過了入院考核,考進我們天龍學院的,她獨自獵殺了一頭玉龍山上的妖獸,換做你們任何一個人,你們能做到嗎?」

當然做不到,玉龍山上的妖獸那是人能打得過的嗎?聽林星河說完,那些學生不由得腹誹,同時對夜千羽產生強烈的好奇感。

四系同修?還是自己考進來的?

既然有其他系,為什麼要加入他們木系?

而且,都是四系同修了,她的修為怎麼會這麼低? 林星河選好出賽的十個人後,叮囑了一番,帶足武器丹藥,備好露宿用的帳篷,帶上三天的食物和水。

「好好準備,希望大家取得好成績。」

最後撂下這麼一句,他就帶著夜千羽開小灶去了。

傅院長和他說了夜千羽的情況,才剛開始修鍊沒多久,因為奇遇提升到四階多的修為,還沒開始學技能。

一個技能不會怎麼行呢。

三天的時間是短了點,但是他會儘力教的,至少也要讓夜千羽摸到一點門道。

學院里有專門用來練技能的技能室,不過不是無償使用的,而是要支付積分和玄石才能使用的。

每使用一個時辰,需要支付一點積分和一百塊玄石。

新生剛入學的時候,會贈送十點積分,用完就要自己賺取了。

積分是記錄在學生令牌里的,夜千羽正要將自己的學生令牌遞給負責技能室使用的管理員,卻被林星河攔下了。

「這次先用我的。」

林星河遞上自己的令牌。

學院的教職工也是可以使用技能室的,同樣需要支付積分和玄石,教職工報酬的一部分就是積分,用完后,同樣需要自己賺取。

林星河直接要了六個時辰的使用時長,扣除了他六點積分。

一個時辰要一百塊玄石,六個時辰,也就是要六百塊玄石。

夜千羽正要往外拿玄石,又被林星河攔下了。

林星河利索地支付了六百塊玄石,夜千羽很不好意思,林星河卻道:「不用不好意思,我很嚴厲的,練到晚上十點才會放你回去。」

技能室總共有十幾間,連在一起的。

學院因為坐落在玄脈之上,越往裡面走,玄氣濃度越高。

技能室位於學院深處,其實外面的玄氣濃度已經挺高了,進到裡面,夜千羽發現,裡面的玄氣濃度比外面還要高上好幾倍,而且,就和九重高塔一樣,整個技能室被一層結界籠罩著,外界的聲音,被完全隔絕了。

技能室中間,擺放著兩個靶子,一個人形的,一個妖獸形的,兩個靶子表面都覆蓋著一層黑色的看上去異常堅固的鱗甲。

林星河解釋道:「練技能對著這兩個靶子,如果打空,結界會阻擋下你的攻擊。」

木系的三個初階技能是,治癒術,藤蔓衝擊,藤蔓束縛。

治癒術對戰鬥無益他直接沒管,戰鬥能用到的是藤蔓衝擊和藤蔓束縛,而藤蔓衝擊比藤蔓束縛簡單,他就先教夜千羽藤蔓衝擊。

所謂藤蔓衝擊,就是將藤蔓快速射出,收徒大會複試那天下午,秦沐風攻擊夜芷柔用的就是藤蔓衝擊,那天晚上,芙念瑤攻擊夜千羽用的也是藤蔓衝擊。

木系死氣騰騰了許多年,林星河對夜千羽寄予厚望,就連技能捲軸都幫她準備好幾張。

藤蔓衝擊的捲軸,夜千羽身上本來就有兩張,她沒要林星河的,而是將自己的兩張拿了出來。

用了一張捲軸后,在林星河的指導下,只練習了兩三個小時,她就已經摸到一點門道了。

這讓林星河很是驚喜,他本以為三天內夜千羽能摸到一點門道已經很了不得了。

在乙女遊戲中當紅娘 「你知道嗎,你的領悟力幾乎和楚王不相上下了!」 「楚王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夜千羽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如果夜芷柔真的嫁給楚王,她說不定就要和楚王成為仇敵了,有必要了解一下。

「天賦極高,不管是修鍊,還是學習東西都非常快,就是高傲孤僻了點,從不和人交往,說起來,他還是內院的學生呢,不過,他已經好些年沒在學院出現過了。」

已經到飯點了,林星河讓夜千羽趁熱打鐵,繼續練,他去幫她買飯。

夜千羽不好意思地道:「林主任,我有一頭幽影玄狼,我得喂它。」

林星河愣了一下,傅院長確實和他說過夜千羽契約了一頭幽影玄狼。

「倒是我疏忽了,那你去吧。」

夜千羽道:「我定了飯了,很快就回來。」

其實幽影玄狼還不用吃東西,是白洛影用心聲喊她,說餓了。

她把幽影玄狼收進獸寵空間了,白洛影則在血玉鐲子里,跟白沉學習和妖獸的溝通之法——因為本能,白洛影能聽懂獸語,但是怎麼和妖獸溝通,卻是不懂的。

夜千羽剛帶白洛影進血玉鐲子的時候,白洛影是悲憤不已的。

他本以為他會看到一頭雪白的九尾狐狸,結果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白髮雪衣的美男子。

為什麼同是上古神獸,九尾天狐變成了人,他卻變成了狗。

直到夜千羽告訴他,等他身上封印解除了,他也可以變成人,他才平衡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