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不用了,我全好了,你剛才那幾針,真的是神了!」鄭欣精神奕奕的看著洛天,雖然鼻青臉腫,但是聲音卻是洪亮無比。

「唉……我幫你把身上的腫消消也是滿好的嗎!」洛天繼續開口,有些不死心。

「不用,不用了,我這皮糙肉厚的,咱們還是抓緊時間進入第三層吧,在這白骨森林耽誤的時間有點久了!」鄭欣連忙開口,可笑,讓洛天在他的身上施針,自己身上這點傷,沒什麼,讓洛天施針,那可是要命。

「好吧!」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顯然是有些失望,不過鄭欣說的話也有道理,的確是在這白骨森林之中呆的太久了。

聽到洛天的話,眾人的臉色一正,站到了一起,洛天和潤宏羽兩人走在前面,其他人跟在兩人的身後,順著第二層的台階,朝著第三層脈了過去。

踏上白骨座的台階,眾人足足走了一刻鐘,才踏上了第三重,剛一踏入,一股清新的氣息,便是傳進了眾人的感知之中。

「嘩啦啦……」陣陣的風聲,拍打在眾人的身上,陣陣的脆響之音,在第三層廣闊的空間之中回蕩起來。

「白骨靈竹!」隨後幾人的臉色便是便是變的驚喜起來,目光看向眼前的景象。

視線中,一根一根如同白玉鑄造的竹子,紮根在了地面之上,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風聲,吹動著一根一根白玉般的靈竹,發出陣陣的響聲。

「終於找到了!」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不管如何此行的目的也是終於達到了。

「這就是白骨靈竹啊!」鄭欣幾人看著那一節一節如同玉骨銜接在一起的靈竹,臉上露出一絲感嘆,他們辛辛苦苦的來到這白骨森林,為的就是這個東西。

「咱們在外面一棵都找不到,沒想到,在這裡竟然特么的有這麼多!」其他人也是忍不住輕嘆起來。

「這雖然是白骨靈竹,但是年份上卻也不是聖葯級別!」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伸手走到了一根白骨靈竹的跟前,伸手一抓,將其從地面之上連根拔起。

白色的靈根從地面之上出現,洛天將起封存了起來,雖然年份上不夠,但是自己有萬物回春訣,催生一下還是可以使用的。

洛天再次收取了幾根,畢竟他也不確定自己只催生一次,便會成功。

「我們接下來怎麼辦?還要繼續深入么?」看著洛天將白骨靈竹收了起來,貂得助等人開口詢問。

「不往深處走,我們怎麼出去?」洛天目光看向潤宏羽,目光之中帶著疑惑,想要知道潤宏羽有沒有辦法離去,畢竟若是能夠離開,還是直接離開的好,在這第三層中,雖然洛天沒有感覺到什麼危機,但是往往越是平靜,爆發之下,隱藏的危機便是越大。

「我只知道第四層有著一個通往白骨森林的傳送陣,不過當初我父親將他的棺材放到了第四層,眼下卻在第二層出現,很明顯發生了什麼變化,我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潤宏羽搖了搖頭。

「我可以布置傳送陣試試!」萬凌空開口,目光看向洛天幾人。

「滾……」聽到萬凌空的話,洛天幾人想都沒想,直接便是將這個決定給否定了,沒有江難軒在,萬凌空布置的傳送陣,真的不敢坐。

「既然來了,就進來吧!」就在眾人交談之時,一道飄渺的聲音在洛天幾人的耳中響了起來。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仙蹤

飄渺的聲音,讓洛天眾人神情一凝,彼此對視了一翻,瞬間便是聚攏在了一起,目光看向竹林的深處。

「是誰!」洛天沖著竹林深處大喊,龐大的神識散發出去,但是卻沒有發現竹林深處有著任何波動。

「來吧,我對你們沒有惡意!」飄渺的聲音再次響起,洛天眾人也是只能在這聲音之中辨別出這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嘩啦啦……」女子的聲音落下,洛天等人身後的通往第三層階梯便是轟然倒塌,消失在洛天眾人的視線當中,而呈現他們視線當中的則是一片混沌,彷彿是無盡的深淵一般,只要踏入便是萬劫不復。

「怎麼辦,要走進去么?」貂得助幾人臉上帶著凝重,目光看向洛天,此時的洛天無疑是眾人的主心骨一般。

「走!凌空你布置好傳送陣,準備隨時開啟!」洛天沖著眾人吩咐,雖然極不情願做萬凌空的傳送陣,但是也總好過,死在這白骨聖殿之中。

「好!」萬凌空點了點頭,伸手一揮,是片巨石出現在了萬凌空的身旁,陣旗不斷的插在了巨石之上,臉色顯的極為認真。

時間不大,能夠容納幾人的傳送陣便是被萬凌空刻畫好,再次被萬凌空收了起來。

「走……」洛天一步邁出,率先朝著竹林深處走了進去。

「嘩啦啦……」白色的竹林顯的有些詭異,在洛天等人不斷的行走之時發出陣陣的聲響。

時間緩緩的流逝,很快洛天幾人便是走了一個時辰,一個時辰的時間,洛天幾人的確是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除了白骨靈竹發出的聲音有些滲人之外,一點危險也沒有,越往深處走,白骨靈竹的年份也是越來越強。

眾人繼續前行,再次行走了一個時辰,終於走到了竹林的盡頭,而一棵棵白骨靈竹如同大樹一般,矗立在洛天等人的身前。

「嗡……」不過讓幾人注意的是視線中一個小小的光點,散發出陣陣的波動,朝著四周擴散。

「那是什麼?為什麼我感覺有些壓力?」貂得助看著那白色的光點,雖然離的很遠,但是卻是還是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衝擊在眾人的身上。

「不會又是一個紀元之主吧!」孫克念臉上露出一絲貪婪之色,顯然之前通天之主的靈棺之中,沒有撈到什麼好處,讓他有些不舒服。

「奇怪,為什麼我感覺這壓力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裡感受過一般?」洛天眉頭微皺,帶著眾人繼續前行。

「那個光點,到底是什麼?」行走間,眾人有些疑惑起來,紛紛猜測著那個光點到底是什麼東西。

「大家小心一點,能在通天之主的上一層,那個東西顯然不太簡單!」雖然眾人已經很小心了,但是洛天還是提醒著眾人。

百丈……千丈……眾人一步一步的朝著光點的方向走去,距離越近,那光點也是越來越大,但是那無形的壓力也是越來越強,讓眾人的速度有些緩慢下來。

「我的天,這才多遠,這壓力竟然就這麼大了,距離那個光點,大約還一萬里的距離,按照這麼增長下去,我們根本就無法抵抗住這股壓力啊!」貂得助大聲開口,目光之中帶著震撼。

「的確如此!」眾人紛紛點頭,同時心中也是震驚無比,他們這些人如今都是快要成衛准紀元之主的人了,連紀元之主的威壓都能夠承受,但是在這股壓力面前,卻是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

「繼續走走看吧!」洛天開口,同樣也是感覺到那團光點的不一般,不過眼下他也沒什麼好的辦法。

眾人再次行走了一個時辰,那團光影也是也越來越大,但是卻是被一層氤氳之氣掩蓋著,看不到真容。

而洛天眾人估算了一下距離那團光影的距離,大約還有八萬丈左右,但是眾人身上感受到的壓力卻強大無比,紀元後期,想要走到這裡來,絕對堅持不住。

「還有那麼遠,接下來的壓力若是再增長下去,我們根本無法第抵達到那裡!」貂得助輕聲開口。

「等堅持不住,你們就停下來,我獨自去看看!」洛天目光之中帶著凝重,壓力雖然大,但是洛天覺的自己還能夠堅持,畢竟他的氣血驚人,那股壓力是一種來自靈魂和肉身上的雙重壓力。

「不要被震懾的了心神!」洛天沖著眾人開口,頂在了眾人的身前,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一萬丈的距離再次在眾人的堅持下走完,不過走完了這一萬丈,除了洛天,孫夢如,潤宏羽還有陳戰鏢四人之外,其他人都是大汗淋漓,口中傳出粗氣。

「嗡……」洛天沒有辦法,同孫克念一起,將陰陽雙魚祭了出來,黑白二氣籠罩在眾人的身軀之上,為眾人抵擋壓力的同時,也是不斷的修補著眾人的肉身。

在陰陽雙魚的籠罩之下,洛天眾人再次行走了一萬丈,距離那個光影也僅僅只剩下五萬丈,而抵達五萬丈的臨界點之時,縱然是有陰陽雙魚相護,貂得助幾人也是坐在了地面之上。

「不行了,我走不動了!」貂得助大聲開口,口中喘著粗氣,目光看向那光影,眼中露出驚恐之色。

「那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難道是一具完整的紀元之主的肉身不成!」鄭欣也是坐在地面之上,大聲開口。

「我怎麼感覺,紀元之主都要比不上那個光影之中的東西,難道……」萬凌空開口,隨後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沒有繼續說下去。

「仙……」洛天輕輕的嘆息了一聲,此時走了這麼遠,他終於也是知道為什麼感覺這壓力這麼熟悉了。

當年洛天幾人短暫的開啟過葬仙棺,那股壓力,同樣可怕無比,在那股壓力面前,洛天近乎感覺到了絕望,根本無法反抗。

「我想起來了,或許真的是仙!」貂得助和孫克念兩人是異口同聲,兩人當初也是開啟過葬仙棺,感受過那股不屬於九域的氣息有多麼恐怖,並且還煉化了一道,那絕對是毀天滅地,只是一道氣息,便是能夠重創到太古王族的准王。

「沒錯了,除了仙誰還能夠動紀元之主的東西!」貂得助和孫克念兩人臉上露出驚恐,想到了葬仙棺中給他們的那股窒息的感覺。

「我們還是回去吧!」萬凌空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驚恐,聽到貂得助和孫克念兩人的話,他的毛孔都是散發著寒氣。

「我對你們沒有惡意,我會給你們傳承,讓你們成為這個世界的最強者!」飄渺的聲音,再次在洛天幾人的耳中響起。

入暮知歸途 「我不想要,你放我們離去吧!」貂得助沖著光影的方向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祈求之色。

「你們若是想要離開,就必須要走到這裡!」飄渺的聲音長長的嘆息,讓洛天幾人臉上露出一絲苦澀。

「老子就偏不信!」萬凌空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自信之色,身手一揮,巨石插著的陣旗,落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站上去,我們走!就是紀元之主親自布置的手段,想要擋住我的傳送陣也不可能,除非那個紀元之主對於陣法有著很深的研究!」萬凌空沖著眾人開口。

「好!」洛天點了點頭,此時他也有了離開的念頭,凡是跟仙有關的東西,洛天都不想去碰,冥冥之中洛天感覺這一種禁忌的東西,雖然會獲得強大的力量,但是想要獲得這力量,一定會付出同等的代價。

眾人站在了傳送陣之上,但是隨著萬凌空金色的陣旗灑落,卻是沒有任何波動,讓眾人的臉色難看起來。

「怎麼回事?」萬凌空臉上帶著疑惑,又嘗試著催動了一翻,但是卻沒有絲毫的動靜。

「怎麼可能!」隨後萬凌空的臉色便是變化起來,眼中露出不可思議,沒想到自己的傳送陣,竟然一點都不好用。

「別浪費時間了……」潤宏羽臉上帶著苦笑,目光看向萬凌空隨後輕聲開口:「我父親恰巧就是陣法大師……」

「你媽的……你怎麼不早說!」萬凌空忍不住輕罵了一聲,隨後想到了之前的九龍拱珠,頹然的坐在了那裡。

「我真的……沒有惡意……」飄渺的聲音再次響起,讓洛天幾人的臉上露出苦澀。

「你爹還真是博學啊……」貂得助聽到那縹緲的聲音,忍不住開口,不過很明顯不是什麼讚揚。

「沒辦法了,只能硬著頭皮頂上去了,我剛才也是發現了,這裡雖然壓力大,但是卻是有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對於肉身來說,會有不小的好處,既然無法躲避,那麼就先收取點利息!」洛天沖著眾人開口,隨後便是邁步走出了陰陽雙魚之外。

「咔嚓……」在洛天踏出陰陽雙魚的一瞬間,脆裂之音便是在洛天的腳下升起,洛天的身軀微不可查的沉了一下。

「嗡……」嗡鳴回蕩,洛天感覺到了那股不屬於九域的氣息,不斷的衝擊在自己的肉身之上。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淬鍊肉身

嗡鳴回蕩,洛天感受到強大壓力的同時,也是感覺到一股無形的波動,衝擊在自己的身軀之上。

陣陣的疼痛感傳遞在洛天的身上,渾身上下,有著一種撕裂之感,不過洛天的臉上卻是帶著一絲喜色。

「出來吧,這裡真的能夠增強肉身!」洛天沖著貂得助幾人開口,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反正已經沒有退路了!終究會走到的!」洛天沖著幾人開口。

「不知道,我的肉身若是再強一步,會不會到紀元之主的層次!」洛天眼中露出陣陣的華光,雖然或許走到那個光影那會有危機,但是眼下所有的後路已經斷了,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走,這白撿的提升實力的機會,不要白不要,至於接下來的事情,洛天也不去管了。

「嘭……」就在洛天思索間,眾人也是從陰陽雙魚之中走了出來,彷彿什麼東西摔到地面上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

「我草……」貂得助大吼,整個人趴在地面之上,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

「真是要命……」萬凌空,徐離子益等人也是同貂得助一樣,全部都是狼狽無比,只有潤宏羽,陳戰鏢,還有孫夢三人身軀有些彎曲,站在那裡。

不過,隨後眾人便是適應了一下,緩緩的從地面之上爬了起來,同洛天一樣,感覺到了那無形的波動衝擊在自己的身軀之上,不斷的侵蝕在眾人的肉身之上。

「真的能增強肉身!」站起來的貂得助等人臉上露出一絲激動之色,不過卻是沒有繼續往前走,因為他們要適應這裡的強度還需要很久。

「我先走,在前面等你們!」洛天沖著貂得助等人開口,隨後便是再次邁步朝前走去,他的肉身本就強大無比,這裡的效果對他的作用不大。

孫夢如,陳戰鏢,潤宏羽三人也是緊緊的跟隨在洛天的身後,三人的體質同樣也是有些變態,因此這裡的效果對三人的作用一樣很小。

「真是四個變態!」貂得助幾人臉上帶著羨慕之色,看著四人緩緩的朝著光影的方向走去,忍不住低罵了一聲。

一步……十步……洛天四人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同時那帶著異樣氣息的神則也是不斷的衝擊著四人的肉身,不斷的淬鍊著四人肉身的強度,不過那壓力卻是越來越大,即使是洛天四人都是有些承受不住。

時間緩緩的流逝,一天的時間轉眼之間便是過去,四人的速度明顯沒有之前快了,每一步踏下,都要艱難無比。

「呼……」洛天臉上熱汗直流,目光之中帶著一絲興奮之色,一天的時間,他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肉身有著很大的加強,這還是距離那光影還差四萬丈,若是真的按照這樣提升的速度,走下去,四人不敢想象,走到光影那裡,到底會提升到什麼境界。

「你們說,我們會不會直接肉身成仙?」孫夢如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疑惑。

「肉身成仙!」聽到孫夢如的話,洛天三人的臉色一陣變化,目光之中帶著期待,若是真的肉身成仙,那麼整個九域都將被他們橫掃。

「不會!」潤宏羽隨後便是輕輕的搖了搖頭,沖著三人開口:「走到那裡,肉身成為紀元之主那樣的強度,我們就應該謝天謝地了,你們不知道我父親生前的肉身有多麼恐怖,這還是我父親不注重肉身的修鍊的原因,若是那些比較注重肉身的紀元之主,想必會更加變態!」

「也對!自從九域誕生以來,雖然有著仙跡,但是卻是從來也沒聽說過誰真的成仙了,就是肉身成仙,也是沒有聽說過!」洛天三人輕輕的搖了搖頭,感覺孫夢如的話的確有些不切實際。

「縱然不能夠肉身成仙或者是成就紀元之主,我覺得我們只要走到那裡,肉身也會變態到碾壓一些准王了!」洛天隨後輕笑一聲。

「那是你,我估計我走不到那裡了!」潤宏羽輕輕的搖了搖頭,雖然身為紀元之主的親子,但是還是有著一定的自知之明的,自己的血脈雖然強大,肉身比起貂得助他們要強上不少,但是跟眼前的洛天和陳戰鏢比起來,還是差了一些。

「走吧!」洛天看著三人休息了差不多了,再次沖著三人開口,繼續行起來。

「嗎的,那四個傢伙竟然走了那麼遠!」看著洛天四人的背影,鄭欣幾人忍不住再次大罵起來。

他們經過一段的時間適應,肉身變強了一些之後,也是繼續前行起來。

整個白骨聖殿的第三層,洛天這些人,分成兩批,頂著強大的壓力,淬鍊著肉身,朝著第三層正中央的那彷彿被極光籠罩的虛影走去。

時間緩緩的流逝,轉眼便是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洛天和孫夢如四人距離那龐大的光影只剩下了一萬丈的距離。

而就在洛天他們在白骨森林之中提升實力之時,九域之外也是發生了一些大事。

神族神王孫勝天進入到了准王之後,便是宣布休養生息,神族陷入到了有史以來最低迷的階段,而讓九域震動的則是另外一件事,一個類似於聯盟的宗門出現在了星羅域之中,這聯盟為諸天聯盟,創建之人沒人知道是誰。

但是這聯盟卻是在短時間內迅速的擴張起來,將整個星羅域一半的範圍全部佔領,星羅域域主周維帶著星羅域的強者前去圍剿,不過最終卻是損失慘重,就連周維都是重傷而回。

隨著這一大戰爆發,諸天聯盟也是迅速的出現在了九域所有人的視線當中,神秘而又強大,讓各個聖地聖族全部都是驚駭無比。

而最讓人意外的是,各大聖地,聖族的域主,龍傑,閆洪濤還有一些老一輩的強者,這個時候卻是全部都在閉關,衝擊准王。

而唯一一個四聖星域,由於距離星羅域太遠,也只是派人去打探了一下諸天聯盟,這一打探不要緊,這個諸天聯盟,卻是直接將四聖星域給震動到了。

因為四聖星域的人發現,這個諸天聯盟活動在人們視線中的幾個宗門,全部都是曾經與洛天有過一些過節的,比如神魔域的陰陽宗等。

「諸天……諸天……難道這又是在針對洛天?」天元大陸五行門中,江難軒,洛雄等人坐在一起,洛雄眉頭緊皺著開口。

「不清楚,不過,眼下咱們四聖星域洛天幾人都是離去,實力上有些不足,但是,咱們現在根基已經深了,想要攻打我們,必須得有紀元之寶,同時還有最少四名准紀元之主!」江難軒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自信之意。

能讓一向淡然謙虛的江難軒如此自信,顯然四聖星域如今的實力,的確是非常的強大。

「這還只是保守估計,只有一個古祖會幫襯我們的情況下,若是連東伯新和季九幽都算上,縱然是整個九域所有勢力聯合起來,想要打下四聖星域,都不可能!」江難軒輕輕的搖了搖頭是,讓大殿之中的人們的眉頭舒展了起來。

「對,想啃下我們四聖星域,就看他有沒有這個牙口了!」大殿之中的人們臉上帶著不屑,並不認為哪個勢力能夠是現在四聖星域的對手。

「唉……」江難軒看著大殿之中的人們,心中則是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如今的四聖星域的確實強大,不過,卻是有些變化了,這些年終於揚眉吐氣了,就是變的有些浮躁起來。

「還有雷域的動靜弄的不小,我們是不是也看一看?」洛雄目光看向江難軒,想到了九域發生的第二件大事情。

雷域,雷海沼澤,如今是太古王族掌握著,而前些天,雷域之中傳出了一聲驚天的碰撞之聲,從雷域散發出來,傳遍九域,這動靜之大,一看就是紀元這寶級別的碰撞。

隨後便是有消息傳出,各大王族探索雷海沼澤之時,發現了葬仙棺,想要聯合將葬仙棺開啟,帶著王者之兵,衝進了雷海沼澤之中。

這一消息出來,不只是太古萬族震動,人族也是同樣震動無比,這種驚天的大消息,根本就藏不住,縱然說是太古王族和人族隔絕了,但是各大聖地聖族,誰都知道,不可能完全的隔絕,兩方人都會派人潛入雷域和冥域,去打探對方的消息,因為都想要知道對方的動向。

「靜觀其變吧,再等兩天,等等消息,葬仙棺我聽洛天他們說過,那個東西不簡單,基本上誰碰誰死,等到有確切的消息了,我就去一趟!」江難軒輕聲開口,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頭,感覺頗有些棘手。

「也只好如此了!也不知道天兒什麼時候能回來,希望別太久吧,若是真的被困百年,那就麻煩了!」洛雄輕輕的搖了搖頭,目光之中帶著擔憂之色。

「應該不會,他們那些人如今哪裡都能夠去,而且險地洛天基本上除了星羅域,好像哪裡都去過了!」江難軒輕輕的搖了搖頭,他們不知道的是,此時的洛天等人,的確是想著辦法從絕地之中出來。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真仙

「啊……我堅持不住了!」白骨聖殿的第三層,大吼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鄭欣,貂得助幾人躺在距離光影兩萬丈的地方,大口的喘息著,不過幾人渾身上下卻是散發出陣陣的神韻,臉上都是帶著驚喜之色。

距離洛天眾人來到這白骨聖殿第三重已經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