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方昊天前奔中心念轉動,洞察了鬼王的意圖。但他沒有改變路線的意思,他眼眸深處突然浮現大膽的毅芒。

"想逼我到天火山?哼,天火山對別人來說可能是絕路,但對我就不一定。拼了,我將計就計,如果成功我不但能脫身,而且紫蜃焰還能大幅突破,哈哈,我之前怎麼就沒想到?天火,我來了!"

方昊天不再想著改變方向,悶頭加速向前狂奔。

方昊天也很清楚,鬼王是絕對不給他從其他方向逃的機會,絕對會盡全力逼他往天火山。

看到方昊天繼續前沖,鬼王臉上的笑意多了幾份貓捉老鼠的意味,但其中的殘忍也越來越濃,興奮之色也越來越濃。

此時兩人的身後,正有數十人快速跟著,其中包括了拓撥流雲。現在三總管帶領小馬等人過來但大家實力參差不齊,三總管怕有人落單遭妖獸襲擊或是遭到其他修武者的襲擊,他只能一直跟著大家,所以速度有點慢,現在還沒能趕過來。

因為方昊天是在地面上,所以大多數的人是看不到方昊天的。但看到空中身穿紅衣目標明顯的鬼王不時對著下方出拳轟擊,發出陣陣驚人的轟炸聲,所以想到鬼王追殺的人就在下方。

"原來是鬼王,他追殺的人是誰啊?"

"鬼王可是元陽境四重的大高手,追殺了那麼久居然沒得手,那被他追殺的目標實力也不差,絕對也是元陽境的存在。"

追看的一些人中有人認識鬼王的,很快就認出來了,都感到奇怪。

現在能看到鬼王的人中,就拓撥流雲最了解事情的經過。

她滿臉擔憂,時而看空中的鬼王,時而看前方已經盡入視線的天火山。

"鬼王分明是要將田公子往天火山趕緊,他這是要田公子葬身火海,好惡毒的老畜生……"

拓撥流雲真的擔心了。

天火山這麼大,從現在鬼王追去的方向來看,正正是天火山的中心點。

"嗖!"

方昊天躍上一塊大石。

轟!

鬼王的拳勁轟下。

第一符師:輕狂太子妃 "砰。"

大石炸開,方昊天的身影俯衝斜下,轉眼兩三百米遠。

逃!

方昊天一付渾然不知道他現在所去的是天火山,所走的是絕路的樣子,速度催動到了他本身速度的極限。

鬼王目光陰冷,瘋狂追逐。

逃,逃,逃!

一個在地上,一個在空中,速度都是飆到驚人的地步。

後方追的人轉眼間又被拉遠了距離。但因為有天火山和鬼王這個明顯的目標,倒不至於會跟丟了。

但除了拓撥流雲之外,其他的人都是為了看元陽境高手對戰的,所以追了一會他們就有點鬱悶了。

"怎麼還不打?"

"前面那傢伙真他媽的窩囊,被人追著很好玩嗎? 寵妻計劃:總裁大人超給力

"喂,前面那傢伙,你倒是停下來打啊!"

個個加速追去,開始有修為低的人吃不消,氣喘吁吁需要停下來休息。

拓撥流雲也很累,簡直到了極限,她的臉色因為急速奔跑而蒼白。她也很想停下來休息,可是擔心方昊天,她咬緊牙關追上去,體內瘋狂運轉修鍊的功法催動玄力以讓自已的速度更快點。

突然,鬼王一下子追近方昊天背後不足十米。

方昊天臉色劇變,突然轉身一劍斬出。

風雲枯竭一劍鋒!

劍影凝集到最細,化為一把細劍,帶起尖銳的破空聲向鬼王斬殺而去。

鬼王雙眼眯了眯,拳頭一震便砸出。

砰!

細劍炸開。

但細劍終還是阻了阻鬼王,讓得方昊天一下子跟鬼王拉開了五十米的距離。

只是鬼王的速度太快,五十米距離真得不算是什麼距離,兩下閃躍飛撲,再度接近。

此時,

方昊天已經到了天火山的山腳下,因為狂奔又因為熱浪的原因,他已經渾身是汗。

"到天火山了!"鬼王終於開口說話,"方昊天,我知道你就是方昊天。"

"知道又如何?"

方昊天知道鬼王又接近了十米,而且速度又再度飆升,於是他轉身面對鬼王暴退。

"呵呵,確實知道與不知道沒有多大關係。"鬼王輕笑道,"但你有沒有想過,是我讓你逃到這裡來,而不是你自已有能力逃到這裡……說話中,他突然一記掌刀劈出。

掌刀化作一道血色光線,方昊天身形幾下閃躍便避開鬼王的掌刀,竭盡全力不與鬼王硬碰硬。

轟!

掌刀直接在地面上劈出一條深溝。

"你只有死路一條了。不管你是被我殺死還是被我逼到山頂去,你的下場就只有一個,葬身火海。但我覺得你還是選擇被我殺死然後再被我將你的屍體丟到山頂的火口裡去好點,這樣你不用活著承受焚燒之苦。"

鬼王掌刀連揮,一道刀弧彷彿暴雨不斷斬出,或或慢,或強或弱,刀影飄忽,縱橫交錯。

方昊天竭力化解,或避或擋,轉眼就到了山頂。

"好熱。"方昊天已經站到了火口邊,衝天噴射的天火再落下時便是一團帶著滾燙溫度的灰渣,不斷的逼得他催動體內的玄力,將則將落到他身上的灰渣震開。

嗖!

鬼王落下,站到了方昊天的面前。

呼呼呼!

站在山頂,風很大,風是熱的,每一陣風出現,火口噴出的火便會強上幾份。

"他們是打算在火口前決死戰?鬼王是出了名的瘋狂,另外那個看上去很年輕的傢伙是誰啊,居然也是個瘋子?"

因火太靠近天火山的話太熱了,熱得讓人難受。追過來的人只是來看熱鬧的,自然不想過多的受罪,所以到達自已能清楚看到山頂情況時便停下來,遠遠的看著。

在他們的注視中,方昊天和鬼王簡直就已經置身於天火當中。

"田公子。"

拓撥流雲盡自已的能力靠近天火山,當她看到鬼王站到方昊天的面前,而方昊天卻背靠火口時,她嘴裡發出痛苦的輕嚎。

她知道到了這裡,也意味著方昊天的路走到了盡頭。她想到方昊天則將葬身火海時內心就如刀割一般痛。

雖然她跟方昊天不算是有什麼深厚的交情,但她救了他,他雙多次救了她,救了大家,她對方昊天是充滿了感激,視為救命大恩人。

現在這個大恩人在強敵的逼迫之下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生性善良的她真的很痛苦,很恨。

為救命恩人則將葬身火海而痛苦,為自已實力低微無法幫上忙而恨。

山頂之上,方昊天背靠天火面對鬼王。

鬼王身上氣息不斷波動,在驅趕熱浪,在震飛灰渣,同時也在醞釀著要將方昊天打入火口的強大的一擊。

鬼王說道:"你沒路走了。"

"沒路? 緣嫁首長老公 "方昊天笑道:"有沒有路要看是誰,你說我沒路走,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哦?"鬼王冷眉微挑,"你看上去好像真不怕死的樣子……呵呵,我倒是有點好奇,你說我錯了,那就說來聽聽,我錯在哪裡。"

"你錯在逼我到這裡。"方昊天笑道,"以你的實力,如果在別的地方,我不可能逃得了。"

"你現在也逃不了。"鬼王笑道:"難道你不怕火?"

方昊天不答反問:"你怕嗎?以你的實力你敢跳下火口嗎?"

"不敢。"鬼王看了一眼方昊天身後噴涌的天火,臉上多了幾份凝重,很坦白的說道,"你敢?"

"我敢!"

方昊天右手突然張開,紫蜃焰出現。

鬼王雙眼眯起:"這是什麼?"

方昊天沒有回答,而是將冒著紫蜃焰的右手移到身後。

呼呼呼!

噴涌的天火突然波動,好像看到了什麼讓它恐怖的東西一樣。

但它們逃不走,反而大量的向方昊天湧來。

鬼王一臉疑惑的盯著突然狂暴湧向方昊天的天火:"你引火自焚?"

方昊天沒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笑容居然有幾份戲謔。

下一瞬間,鬼王臉色劇變。

涌過來的天火居然沒有靠近方昊天的身體,而是突然彙集成一條火線,瘋狂的射向方昊天的右手。 "魂火!"

鬼王見識多廣,雖然他不能擁有魂火,但他對魂火有所聽聞,終於明白了。

鬼王明白方昊天為什麼不怕火了。

很明顯方昊天擁有很高明的魂火,天火山的天火雖然厲害,但跟方昊天的魂火卻差了許多,完全臣服於方昊天的魂火,現在正奮不顧身涌過來被方昊天的魂火吞噬。

鬼王深怕有變,不想多說話了,醞釀的一擊果斷打出。

轟隆!

一隻巨大的拳頭如同一座小山一樣向方昊天暴撞而去。

如此強大的一擊,不管方昊天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向左或向右避讓,只有硬接這一拳,結果就是方昊天會被打入噴涌的天火中。

雖然方昊天擁有的魂火能吞噬天火,但鬼王不覺得方昊天的身體能承受天火的焚燒。

這麼大面積的天火,方昊天的魂火不可能一下子將所有天火噬完,方昊天的身體一入天火終究還是會被焚燒到。

"鬼王,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吧!"

面對鬼王強大的一擊,面對可怕的拳頭,方昊天一直放在身後吞噬天火的右手突然轉回,對著巨大的拳頭正面砸出。

呼呼呼呼……

大量的天火居然被牽引,鋪天蓋地的暴涌,一下子將鬼王那巨大的拳頭籠罩,然後大量的火向鬼王撲去。

同時間,天火的中間有一團有水桶般大的紫焰形成了一隻火拳,兇悍無比的跟鬼王的巨拳對在了一起。

"不好……可惡,原來他是想借天火之力對付我……見鬼,為什麼他能擁有魂火,這是大秘密,上面根本就沒有提到……可惡,居然要跟我同歸於盡!"

鬼王被天火籠罩,臉色劇變。

一瞬間,他什麼都明白了,徹底的明白了,明白方昊天為什麼不怕往天火山跑,原來是將計就計。

呼呼!

鬼王身上的衣服被焚毀,鬚髮被焚毀,他已經瘋狂催動元陽境四重修為的玄力噴涌,但被天火籠罩中他的身體還是吃不消,溫度太高,他的皮膚一下子被燒焦。

"啊……

鬼王慘叫暴退,發出凄厲的鬼叫聲:"方昊天,你雖然高明,居然能借天火跟我同歸於盡。但你的實力還是太低,你也太低估我了,天火雖然厲害但想殺我還不可能……"

砰!

鬼王鬼叫的同時他的巨拳將方昊天的火拳砸散,最後狠狠的砸在了方昊天的身上。

方昊天噴血倒飛,噴出的血剛出口便被天火焚干,一滴也無法掉到地面上。

鬼王在慘叫倒飛,方昊天也在倒飛。

鬼王倒飛出上百米就直接從空中砸落到地面上。以他的修為如此方式落地,絕對是在天火籠罩中受了嚴重的傷。

而在所有人的注視中,方昊天的身體沒入噴涌的天火中,一瞬間便消失。

"田公子!"

拓撥流雲發出悲嚎聲便跪了下去,內心發出重諾,"田公子,我一定會殺了鬼王,滅了鬼王莊替你報仇。"

嗖!

拓撥流雲突然向前掠去,她知道鬼王受了重傷,她現在就要去找鬼王拚命,希望能殺了鬼王替方昊天報仇。

但拓撥流雲剛前掠十幾米就被人拉住。

拓撥流雲回頭見是三總管時便大力想掙脫三總管的手,嘴裡急道:"鬼王受了重傷,現在正是殺他的最好時機。"

三總管搖頭,目光盯著天火山的方向,道:"我們殺不了他。"

拓撥流雲身軀微震了一下,回頭看向天火山。只見一道黑影突然從天火山方向掠起,然後化為黑色閃電一般朝混亂谷鎮的方向射去。

拓撥流雲直勾勾的盯著天空中快速縮小的黑影,她痛苦的閉上了眼睛。鬼王雖然重傷,但既然還有能力飛掠,那就不是她區區靈武境四重的修為能殺得了了。

"田昊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