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去叫醫生來。」

姜南初起身說道,看段景霽如今的反應,他該不會是失憶了吧?

主治醫生很快來到病房,看到段景霽如今的情況並不意外。

「他傷到的是頭部,的確是會完成短暫性失憶,你們做朋友的這段時間多陪陪他。」 但是就算是這樣,周偉光還是不想相信這些都是真的。

“你不用說了,我相信姜楠,她是不會說謊話騙我的!”周偉光還在垂死掙扎,雖然心裏都知道,這些弄不好真的是姜楠說了謊話,但是就算是這樣,自己還是相信她對自己的感情的。

然而,不等周偉光找到什麼話辯解呢,那隻女鬼直接朝着周偉光的方向邁了一步,瞪大了血紅色的雙眼,繼續往下說,“當初很多事兒都是你誤會了,我纔是那個跟你第一次見面的女孩,也是後來跟你發生關係的人,姜楠從最開始就是騙你的,但是你還就是相信她,我跟你解釋了不知道多少次,甚至後來,我還找你去,說是我懷孕了,你當時是怎麼跟我說的?”

之前的事兒,全都出現在了周偉光的眼前,的確,當初她找上門來的時候,自己根本就當她是精神有問題,並且當時姜楠還說了,這個女孩就是腦袋壞掉了,也跟其他人說過這件事兒,還說這個女孩相當的不自愛,這下懷孕了,連孩子的父親是誰都不知道。

自己當時也是聽了姜楠的話,甚至很多時候,遠遠的看到這個女孩出現了,自己直接拐彎兒繞開。

那女孩看着周偉光仍舊是一臉的不相信,雙眼開始出現了血淚了。

“我當初是那麼的相信你,我以爲你會幫我一把,但是你非但是沒幫我,還落井下石,我有現在的結果,全都是拜你所賜。”女鬼惡狠狠的說着,那樣子,像是要吃人一樣。

“我?爲什麼是我?我什麼都沒做過,是你自己搞不清楚狀況,最後從樓上跳下去的,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周偉光覺得這個女鬼肯定是腦子出問題了。

當初她懷孕的事兒鬧得是沸沸揚揚的,就算是她懷了自己的孩子,但是這鬧騰的事兒,可都是她自己做出來的!

“跟你沒關係?這件事兒本來根本就沒人知道,之所以會被人知道,全都是因爲你!是你的那些朋友在外面散播的消息,還有姜楠,是她幾次三番的來找茬,來奚落我,就連我跳樓,也是因爲姜楠逼着我站在了學校的樓頂上,她是殺人兇手,就是她殺害了我!”

女鬼說的越來越激動,但是周偉光聽的倒是一頭霧水。

“不可能!姜楠是個好姑娘,她是不會這麼做的!”要說姜楠有些小手段那也是正常的,現在的女孩有幾個單純的跟白蓮花一樣?這種小的手段也無傷大雅,但是要是說姜楠殺人,那自己真的是沒辦法相信的。

“你還不相信?我告訴你,我當時就是被姜楠給推下去的!並且當時還有你的幾個好兄弟在場,他們親眼看到姜楠把我從樓上推下去的,再後來,他們爲了不被連累,也爲了幫姜楠推卸責任,全都說我自殺,但是我爲什麼要自殺?爲什麼?”

女鬼說的慷慨激昂的,不過,這會兒周偉光也開始懷疑姜楠了,畢竟從最開始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算起,姜楠有很多事兒是跟自己知道的對不上的,要是姜楠真的欺騙了自己,那自己真的是瞎了眼了!

算下來,自己跟姜楠也有兩年多的感情,在這兩年當中,雖然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兒,但是這些事兒也真的讓自己跟姜楠的感情越來越好了,本來以爲姜楠會是自己的妻子的,可後來,姜楠居然死了。

一想到姜楠死掉了,周偉光更加覺得不對了,“所以,你就找姜楠報仇了是不是?”

要是面前的這隻女鬼說的都是真的,那她還真的是很有可能是殺害姜楠的兇手了,畢竟姜楠是不會真的自殺的。

“我?你想多了,實際上當時我真的就跟在姜楠的車後面,我也想要找姜楠報仇的,但是還沒等我真的下手呢,她就已經撞車了,不過,我想你肯定不知道姜楠撞車的時候正在幹什麼。”那隻女鬼壞笑着說,看的出來,她這是真的看到了什麼了,並且還是那種不太好說的事兒。

“什麼?”周偉光直接發問。

只不過,在周偉光看來,姜楠當時出事兒的時候,一準兒是在想着自己的,就算是姜楠當初欺騙了自己,但是自己跟姜楠的感情還是真的,她也肯定不會做出什麼對不起自己的事兒。

“她當時正在跟你最好的那個朋友打電話,並且還相當的曖昧!”

女鬼繼續往下說,也是咬牙切齒的。

這事兒換了是誰都不會太痛快的,我對你死心塌地,你一丁點兒都不珍惜,反倒是相信那種不要臉的壞女人,甚至還幫着她來欺負自己,這樣真的合適嗎?

“這不可能!”

周偉光還是不肯相信,不過,當初姜楠發生事故之後,發現她最後一個電話真的是打給自己的好兄弟的,那時候自己光顧着難受了,也沒想那麼多,甚至還覺得,自己的女朋友跟自己的兄弟關係好一些也都是正常的,可現在看來,這事兒不見得就真的是這樣啊!

如果當時姜楠真的跟自己的那些好兄弟關係都很特殊,那自己這頂綠帽子,那可就真的落實落實了,只是,自己真的要相信面前的這隻女鬼嗎?

周偉光十分疑惑的看着面前的這隻鬼,還想再問問什麼的,門外竟然傳來了一陣小心翼翼的腳步聲。

想來,爺爺就在對面的房間裏,不會是爺爺沒睡着,來找自己說話了吧!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周偉光趕緊讓那隻女鬼再次回到那個瓷娃娃裏面,想着這件事兒家裏一直都不知道,也不是很想讓家裏知道,所以現在這隻女鬼還是不要被爺爺發現的好。

然而,面前的女鬼拒絕了周偉光的話,“不用了,我來不及了。”

“什麼意思?”她這是還想去哪兒呢,還是要幹什麼呢?

“我的時間不夠了,本來我不應該出現再見你的,但是我真的時間不夠了,所以在你求助的時候出來,想着幫了你一次,你或許就會念着我的好,聽我把話說完。

不過,我沒想到的是,你想弄清楚當年的事兒。所以也聽我說完了這些憋在我心裏的話,很好,現在我可以走了。”

女鬼說完這些誒話,轉眼消失不見了,就好像是從開沒出現過一樣。

周偉光愣在原地,想着這算是什麼事兒啊!還有很多事兒沒說明白呢,爲什麼就這麼走了?

還有,這些事兒還都沒說清楚呢,要是真的就這麼走了,那麼那些不明不白的事兒,自己要怎麼搞定?

就在周偉光想着這些話的時候,房間的門被輕輕的敲了幾下。

周偉光回過神來,走到門口開門的時候還下意識的轉身看了看剛纔女鬼站過的地方。

要說剛纔周偉光擔心被家裏知道,希望那隻女鬼消失不見,那這會兒,周偉光倒是希望那隻女鬼可以回來,也好解答自己心裏的那些問題。

但是看了幾眼,那隻女鬼並沒有要再次出現的意思,周偉光竟然失望的嘆了一口氣。

門外敲門的聲音又一次響了起來,周偉光連忙打開了房間的門,眼看着爺爺就站在門口,周偉光趕緊笑呵呵的問了一句,“爺爺,你怎麼還不睡覺啊?”

或許,要是爺爺不來敲門打擾,那隻女鬼還能多停留幾分鐘,自己很多事兒,也就可以問了。

但是周偉光很快就意識到,這事兒不能怪爺爺,爺爺肯定也是擔心自己,生怕自己這邊出現了什麼危險了,所以纔會來這裏看自己的。

“哦,沒事兒,我就是睡不着,看看你在幹什麼。”周偉光的爺爺說着這話的時候,還不停的朝着周偉光房間裏面看。

“哦。”爺爺意味深長的回了一句。

“我沒事兒,爺爺,要不,你還是回去睡覺吧。”周偉光直接說了送客的話,並不是不想跟爺爺多說一會兒話,只不過,跟爺爺說話明天也可以,但是剛纔的那隻女鬼要是走了,那就真的是找不回來了。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兒瞞着我啊?”周偉光的爺爺看着周偉光都這麼直接了,自己也不磨磨唧唧的了。

“爺爺,你想多了,我能有什麼事兒瞞着您啊!”周偉光尷尬的微笑,心說爺爺不會是看出來了什麼事兒吧。

然而,這薑還是老的辣,爺爺根本就不相信周偉光說的話,順手把房間的門推開的更大了一些,指着桌子上的那個瓷娃娃,“這個是怎麼回事兒?”

之前在那個迷宮前面,這隻女鬼出現的時候自己的孫子就不正常了,現在他關起門來這明顯就是要找這隻女鬼好好聊聊。

他們之前就認識是肯定了的,只不過,他們爲什麼會認識?那隻女鬼跟自己的孫子到底是什麼關係?

再就是,爲什麼自己的孫子要瞞着自己?

這些疑問一個接着一個的出現在了周偉光爺爺的腦海裏,想來,自己就這麼一個寶貝孫子,這些事兒啊,自己還真的必須要弄清楚,不然自己說什麼也不會放心的!

周偉光還想解釋一下的,或者說,還想掩飾一下,但是他心裏也明白,爺爺並不是那麼好欺騙的人,就別說是自己現在還沒開始編造謊言,就算是自己編造了一個很完美的謊言,爺爺也肯定會一眼看穿的。

所以,現在真的沒有編造謊言的必要了!

思考再三,周偉光決定把自己腦袋裏的問題全都說給爺爺聽聽,他是自己的爺爺,但是也是個相當不錯的旁觀者,自己讓他給分析分析,說不定能有新的發現也說不定呢!

然而,周偉光的爺爺在聽完所有的話之後,根本就分析不出來了。

“我知道有事兒,但是沒想到這事兒這麼混亂,你說你小子也真是的,竟然招惹了這麼麻煩的事兒,現在兩邊全都死無對證,你說你能相信誰?”爺爺糾結的說着。

在這件事兒上,周偉光是相信前女友姜楠的,但是剛纔的那隻女鬼說的話,很多也都跟周偉光記憶吻合了,也就是說,剛纔那隻女鬼說的事兒,也有一定的程度是真的。

“這事兒,你要是分不清楚,那就不要分了,畢竟這件事兒都過了,一切向錢看,你就看看從前美好的,展望未來不好嗎?”

在周偉光的爺爺看來,過去的事兒就算是再美好,那也都是過去的事兒了,將來的畢竟還是要比過去要好得多。

管他誰說的真的誰說的假的呢,全都當真的就完事兒了,沒有求證的必要。

周偉光微微的點了點頭,“我知道,爺爺你說的對,但是我真的做不到啊!”

這也是周偉光心裏的實話,雖然一切大道理都知道,但是周偉光就是放不下,這是誰也沒辦法的事兒,或許,這就是心結,還是一個總也解不開的心結。

爺爺看着周偉光的樣子,覺得這小子有些冥頑不靈,但是就在爺爺仔細看周偉光那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臉的時候,心裏咯噔了一聲。

“爲什麼有個孩子在你的肩膀上?”爺爺伸手指着周偉光的肩膀,十分嚴肅的說着。

周偉光聽的心裏也跟着一顫,轉動了幾下腦袋,想看看自己肩膀上是否真的有一隻小鬼,可自己的肩膀,這會兒怎麼也看不到後面,這讓周偉光多少開始有些着急了。

爺爺心裏也着急,想要趕走那隻小鬼的,可沒想到的是,當那隻小鬼從周偉光身後探出頭來的時候,爺爺發現小鬼居然有一張跟周偉光小時候一模一樣的臉!

這怕不是周偉光的孩子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隻小鬼,豈不就是自己的重孫了?

想到這種可能性,周偉光的爺爺趕緊放下了手上剛剛抓起來的桃木劍,弱弱的問着周偉光肩膀上的那隻小鬼,“你是誰?”

那隻小鬼怯生生的眨巴着大眼睛,張了張嘴,可也沒說出來什麼話。

周偉光這會兒更加着急了,“爺爺,我肩膀上,真的有……” 第69章這段時間,我會照顧段先生的

「我不需要他們兩個人陪,你可以陪我嗎?」

「不行,我家半雨還是單身呢。」

姜南初否決道,孤男寡女最容易產生感情了,但此時的段景霽是沒有記憶的,將來他恢復記憶,翻臉不認人怎麼辦?

段景霽一聽不行這兩字,臉微微沉了起來。

「不陪,我就不吃藥。」

段景霽彆扭的說,睜開眼第一個看到的人是她,自己就賴定她了。

「這段時間,我會照顧段先生的。」

謝半雨思考過後說,段景霽是為了自己才這樣的,謝半雨不願意欠他人情。

姜南初見謝半雨自己都同意了,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段景霽注視著謝半雨,越看越覺得她順眼,總覺得兩人一定很早之前就認識。

「現在你是不是可以吃藥了?」

「要你喂。」

段景霽自從失憶之後就完全沒有了以往高冷的形象,特別的黏謝半雨。

姜南初和陸司寒在醫院待到十一點才離開。

「司寒,你認識段景霽的家裡人嗎?」

姜南初詢問道,等過段時間出院了,總不能讓段景霽住到謝半雨的家裡吧?

「這件事情不告訴他的家裡人才是最正確的選擇,不然謝半雨會有麻煩。」

陸司寒意味深長的說,段家這些年只有段景霽這一位男丁,一旦得知他是為了救謝半雨出事的,後果不堪設想。

「對了,這段時間我有些忙,是不是忽略你了?」

「不會,你要賺錢養家嘛,我都理解的,我反而會覺得內疚呢,我一點都幫不上你的忙。」

陸司寒聽到姜南初這麼說,揉了揉她的頭髮。

「你幫了我很多忙。」

「有嗎?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在每一次處理瑣事的事情,想到你心情會好很多。」

陸司寒淡笑著說,就連沈承都說自己這段時間脾氣好了不少,陸司寒知道這一切都歸功於姜南初。

「所以姜小姐下周有空嗎?可否賞臉陪陸先生一同郵輪旅遊?」

陸司寒詢問道。

「有空,有空!」

姜南初激動的應下,原本還以為他是安慰自己說說的,想不到這麼快郵輪旅遊就兌現了。

D.E集團內,陸薰茵來到陸司寒的辦公室想要和他一同說說話,卻沒想到他已經下班了。

「怎麼今天司寒哥離開的這麼早?」

陸薰茵問站在一旁的沈承,從前陸司寒都是工作到十一點才離開的。

「薰茵小姐可能還不清楚,自從先生和南初小姐訂婚之後就改變了作息,晚飯也會盡量前往悅龍灣和南初小姐一起用。」

「呵,可真是徹頭徹尾的狐狸精!」

「薰茵小姐說話要慎重,您這句話如果被先生聽到,他會生氣的。」

「不用你來提醒我,我聽說內部舉辦了郵輪晚會,司寒哥會去嗎?」

陸薰茵問道,陸司寒對手底下的人都非常好,這也是大家忠心耿耿的原因,不過他不愛參與這種集體活動,陸薰茵這一次也只是隨意問問而已。

「會,而且還會帶上南初小姐。」

陸薰茵的手緊緊握成了拳,司寒哥這是認定她了嗎?自己不可能讓姜南初這麼順利的就坐上司寒哥妻子的位置! 爺爺一臉的嚴肅,“我還能糊弄你小子不成?”再說了,這個事兒,真的很像是開玩笑嗎?

被爺爺這麼一說,周偉光顯得更加緊張,伸手又抓了幾次,但是還是一樣,什麼都抓不到。

爲了能清楚的看到自己肩膀上的情況,周偉光趕緊從臥室衝進了洗手間,對着鏡子一頓照。

然而,周偉光這一着急竟然忘記了,自己面前的只不過是一面普通的鏡子,是不可能反射出來鬼的。

在看到自己肩膀上什麼都沒有之後,周偉光稍稍的放下了心,太好了,自己肩膀上什麼都沒有,肯定是爺爺在跟自己鬧着玩兒,一定是的!

可這個想法還沒等真的落地呢,周偉光就看到爺爺拿着一面銅鏡站在了自己的身邊,還順手把銅鏡遞了過來。

周偉光瞬間明白了,爺爺這是要讓自己用這面鏡子看看啊!還有,自己剛纔也真的是太腦殘了,居然對着鏡子想看到鬼。

想着這些的時候,周偉光已經把爺爺手上的鏡子接了過來,簡單的這麼一看,果然發現自己肩膀上多了一隻瘦瘦小小的手!

就這一下,周偉光瞬間就不淡定了,“你是誰?你爲什麼要在我肩膀上?”這好端端的,爲什麼會有一隻小鬼出現在自己的肩膀上,這是什麼意思?還要,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招惹了這隻小鬼?

周偉光怎麼也想不起來自己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遇到過這樣的小鬼。

還有,就算是真的遇到了,這種弱弱的小鬼不會都躲着自己這種人嗎?畢竟自己跟其他的人不一樣,自己可是會抓鬼的,再就是,這隻小鬼不會是傻的吧。

周偉光看的着急,可那隻小鬼根本就不肯說話,甚至還怯生生的把小手收了回去。

這下週偉光可着急了,“你出來!你倒是說清楚啊,爲什麼啊!”

換了是誰也不見得就能喜歡小鬼跟在自己後面,還是這種莫名其妙的跟着,但是周偉光不管怎麼努力,結果也還都是一樣,那隻小鬼根本就沒有要再次出現的意思。

又折騰了好半天,周偉光也覺得累了,默默的坐回到沙發上,懊惱的放下那面銅鏡,開始跟爺爺抱怨,“你說我這是倒黴不倒黴啊,好好的,竟然遇到了這種事兒。”

在周偉光看來,這種事兒都是別人會出現的,自己是去幫忙解決的那個,現在好了,變成自己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坐在旁邊的爺爺象徵性的安慰了幾句,之後若有所思的問着周偉光,“你好好想想,剛纔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兒,這隻小鬼你進門的時候還沒有呢,就這麼一會兒……”

周偉光大概明白了爺爺要說的話,如果說自己進門的時候還沒有這隻小鬼,那就說明這隻小鬼就是這會兒找上自己的,只是,自己連家裏的門都沒出去,怎麼可能被小鬼找上來?

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剛纔發生的事兒,周偉光開始懷疑,不知道這隻小鬼是不是那隻女鬼帶來的,如果是的話……

後面的事兒周偉光不敢繼續往下想了,這事兒實在是太扯了,這根本就不可能的好不好!

還有,如果是那隻女鬼帶來的小鬼,那自己之前爲什麼就沒有發現呢?這根本就不可能。

周偉光否定了腦袋裏的各種想法,雖然心裏總覺得哪兒不太對勁兒,但是對於這種小鬼,周偉光根本就不擔心,也不害怕,畢竟自己也是有“手藝”的人!

眼看着周偉光相當的淡定,爺爺也漸漸的放心了下來,“行吧,現在就直接送走這隻小鬼算了。”

反正這不過就是一隻小鬼,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該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好了。

說着這話的時候,爺爺已經拿走了那面銅鏡,順手還拿回來了一些大概用的上的東西。

只是,這次在伸手想要遞給周偉光的時候,周偉光居然拒絕了。

“你怎麼了?是不捨得了嗎?”爺爺開玩笑似的說着,實際上這之前爺爺也遇到過很多天真可愛的小鬼,也真的不太捨得對付他們。

說起來,這些小鬼多半都是迷迷糊糊的,走錯路都很有可能,興許這次周偉光身上的這隻,就是走錯路了也說不定。

想到這種可能性,周偉光的爺爺也覺得自己或許可以給這隻小鬼一個機會,萬一要是也走錯了路了,那還真的是可以放這隻小鬼離開。

只是,現在要怎麼把這隻小鬼弄出來好好的問問呢?

周偉光這會兒也正在研究這件事兒,想着自己要怎麼做纔可以吧這隻小鬼給弄出來,要是好說好商量可以送走的話,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了,要是真的不走,那自己只能再想別的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