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在小心提煉了金鱗冰芝之後,其它藥材的提煉便是要顯得輕鬆許多,不過楚澤仍然沒有大意,畢竟每一種藥材提煉的好壞,都或多或少的影響到凝魂丹的品質。

雖然楚澤的靈識現在也算是相當雄渾,不過在這種長時間的提煉下,也是有些吃不消,只得停下來歇息一會,然後再繼續提煉。

不得不說,煉丹和修鍊一樣,都是一件極為枯燥而煩瑣的事情,僅僅是提煉這數十餘種藥材,便是耗去了大半天的時間。

藥材提煉完畢,楚澤的臉色稍稍放鬆一些,旋即又變得凝重起來。

藥材的提煉,只能夠算是煉丹的準備工作,而真正的煉丹,應該是指的藥力的融合。只有將所有藥材的藥力融合在一起,方才能夠凝聚成丹,這期間只要稍稍出點差錯,便會煉丹失敗。

因此在藥力融合這一步上,楚澤的精神愈發的專註起來,不敢有絲毫的分心。

藥力的融合,極為的緩慢,這種融合的時間,也是顯得相當漫長,在楚澤全神貫注之下,十餘個時辰一晃而過。

醫妃無價,冷王的神祕貴妻 丹鼎內,數十團五顏六色的藥力液體在火焰的包裹之下逐漸融合,一枚湛藍色的丹藥雛形也是在丹鼎當中緩緩成形。

不過當丹藥雛形成形之際,房間內的靈力,卻是猛然的顫動起來,如同沸騰的開水一般,劇烈的翻湧著。

楚澤能夠察覺到這種天地之間能量的變化,但卻沒有絲毫分心,現在到了丹成的關鍵時刻,稍有差池便會功敗垂成。

在火焰的包裹下,那枚藍色的丹藥雛形逐漸變得圓潤起來,一道道濃郁的藍色光芒從其中散發出來,透出丹鼎,遇在楚澤瘦削的臉龐之上。

此時的楚澤已經是雙眼緊閉,靈眼開啟間,感受著丹鼎內的變化,火焰的溫度在楚澤心神控制下,也是不停變化。

目光死死地盯著葯中那翻滾不休的藍色丹藥,楚澤也是嗅了一口飄溢而出的丹香。

楚澤手中印法變幻,口中微微低喝,丹鼎內的火焰溫度頓時暴漲,湛藍色丹藥中的紅芒愈發的刺眼起來。

不過楚澤此時的心神,還是專註在丹鼎之內,此時築魂丹的圓潤已經達到了一個極為完美的程度,在楚澤靈眼的注視下,一道數尺寬的藍色光柱暴沖而起。

「成!」

一聲輕喝聲從楚澤喉嚨中吐出,隨即一道藍光從丹鼎內掠出,楚澤大手一抓,手掌之中頓時產生一股強橫的吸力,將那道藍光抓牢在掌心之中。

攤開掌心,藍芒消散,逐漸露出一枚嬰兒拳頭大小的藍色丹藥。

築魂丹,丹成!

楚澤仔細打量著手心中這枚藍色的築魂丹,丹藥的表面極為渾圓,散發出一種溫和的紅潤,而且這丹藥的表面上出現數道紋路,均勻的分佈在丹藥的表面之上,濃郁的丹藥香氣從中散發出來,沁人心脾。

楚澤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臉上也是露出滿意之色,第一次煉製築魂丹,便是能夠成功,這已經相當不容易,而且這枚築魂丹的品質,應該也算相當不錯。

這枚築魂丹的煉製成功,也成功的表明楚澤正是踏入二品高級煉丹師之列! 第一百四十二章成效

從玉瓶中取出一枚先前煉製而成的築魂丹,楚澤將其塞進嘴中,然後徐徐閉目,任由那股奇異的溫潤藥理化解而開,緊接著在身體內部飛速的擴散而開。

淡淡的溫**氣,繚繞著身體經脈而動,最後猶如爬山虎般緩緩向大腦方向蔓延,最後化為一絲一縷藥力的沒入識海之內。

而隨著這些絲絲縷縷的溫潤藥力湧入識海,楚澤腦海原本的疲勞眩暈癥狀,頓時間被驅散的乾乾淨淨,先前的那種虛弱感覺,也是逐漸的開始消散。

如此約摸片刻的時間,築魂丹的藥力徹底的識被海所吸收時,楚澤方才神采異常的睜開雙眼,臉龐上頓時露出驚喜之色。

這第一次所煉製築魂丹的效果,簡直是遠遠超出楚澤的預料,原本識海中還處於散亂的靈識,也是在築魂丹的奇異藥效下變得更加的凝鍊。

「呼……」

楚澤面帶喜色的深吸了一口氣,在吞服了這築魂丹之後,楚澤能夠感覺到,他靈識離突破的時間不遠了。

由此可見,這築魂丹的效果,究竟是有著多麼的強大。

……

在煉化築魂丹結束的時候,楚澤再度從儲物戒中取出了玉簡的東西,這正是楚澤在那拍賣場中所拍買到的靈魂秘技。

玉簡之上,刻著一些奇異文字,楚澤目光直視一掃,在這玉簡之內,他能夠清晰的察覺到裡面有著一股極淡的靈識,當下心神一動,一縷靈識便是自識海中飄出,最後侵入了那玉簡之中。

而隨著楚澤靈識的侵入,那玉簡內,也是迅速地湧出一股信息流,最後被楚澤盡數接收。

螺旋波!

這靈識秘技的名字倒有些古怪,不過在楚澤細細的研習了一會後,也是對其有了一些了解,這所謂的螺旋波,其實便是一種特殊的靈識攻擊,這種攻擊的手段頗為奇異,將靈識壓縮成螺旋狀,不過,想要掌控這種特殊的方式,顯然也是一件挺難的事情。

房間中,楚澤面色沉思之色,許久之後,一股靈識陡然自識海中暴涌而出,而在湧出的那一剎那,楚澤心念一動,一絲絲的靈識便是快速凝聚旋轉起來,按照著螺旋波上的運轉方式而不斷壓縮著。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那旋轉起來的靈識也是再度變化,速度也是越發的快速,眨眼間,無形的靈識,竟是凝聚成了一道足有拳頭般大小的螺旋狀漩渦。

這旋轉的螺旋波,看上去頗有氣勢,只不過這形體看上去太過虛幻,徒有虛表而已,當然,楚澤也才剛剛習回這「螺旋波」,能夠做到這一步,已是不錯,待得再熟練后,想必會比現在好上不少。

房間中,楚澤顯然是對於這「螺旋波」極感興趣,不斷地將其打散,而後再度凝聚,以此來儘快的熟練著那種特殊的頻率。

而在這種樂此不疲的訓練下,那「螺旋波」的形體,也是在以一種緩慢的速度,徐徐的凝實著……

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中,楚澤沉浸於螺旋波的修鍊中,那種修鍊方式堪稱瘋狂,不過所幸,楚澤的識海之內的靈識已是凝鍊跟實物一般模樣。 重生之意隨心動 從那波動之中,楚澤能夠清晰地感覺到,一種強橫的力量,在迅速地凝聚著。

至於那「螺旋波」,楚澤也是熟練了不少,雖說還沒有試驗這東西的威力如何,不過楚澤相信這東西會是他的一記底牌殺招。

而當第四日的清晨來臨時,已是將狀態休養至巔峰的楚澤,也是緩緩地睜開了雙眼,一股刺眼的光芒從其眼眸中掠過,旋即散於無形。

「該動身了……」

雙掌撐在床榻之上,微微用力,身體矯健的彈射而出,然後凌空翻滾著輕落在了地面,今天便是那所謂的「煉丹比賽」的時候了,雖說他也不清楚此次煉丹大會究竟會遇到哪些強大的對手,但對於那「靈火塔」的靈火,他心中卻是極為的心動,若是能夠在靈火塔上捕獲一道靈火的話,那樣的話,對於他身體上的生死炎無疑有了抗衡的本錢,畢竟現在的生死炎已經開始出現活躍的跡象,而自己目前的實力根本難以壓制,唯有通過另外的靈火壓制,才能保證自己不被生死炎所吞噬。

當然,若是成功的煉化一種靈火,它的實力毋庸置疑也會大漲,經歷過則短時間生死危機的歷練,楚澤心中明白,這個世界上,想要保護自己的親人,那麼便是需要力量!

而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會答應萬寶商會,臨時加入煉丹公會!

……

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在清晨那一抹晨輝照耀下,楚澤伸了伸懶腰,目光望向遙遠處那座矗立在城市中央煉丹公會的建築,臉龐上開始浮現一抹火熱之色。

現在需要去煉丹公會打聽一下那有關大會的各種比賽的事情以及模式。

出了客棧,楚澤站在街道上隨意的逛了逛,然後便是舉步對著矗立,即使是隔得老遠都能看見高聳一角的煉丹公會建築行去。

一路走去,楚澤有些愕然發現,城市中爆發出了驚人的騷動,在城市中的一些主幹街道之上,人來人往的人流相比前幾日更加恐怖。 棋盤上的愛情 顯然,這是因為煉丹大會即將舉行的緣故。

從擁擠的人流中穿出,緩緩走過幾條寬敞的街道,那龐大的煉丹公會終於是出現在了視線之中,望著那比兩天前顯得更加擁擠的門口,楚澤無奈地搖了搖頭。看來很多煉丹師,都是想在這次的大會上嶄露頭角啊。

雙手負在身後,楚澤慢吞吞地渡著步子行近公會,腳步一拐,便是擠進了人流之中,身後不遠處卻是忽然騷動了起來,周圍的一道道目光,都是投射了過去。

騷動的源頭是一道紅色倩影,無數道目光,瞬間熾熱。 第一百四十三章霸龍盟

察覺到這股騷動,楚澤也是有些好奇的轉過頭,旋即便是見到在那人流之中,分開一條道,數道身影,出現在了他的目光下。

在那幾道身影之中,格外引人注目的,自然便是那當中的一位身著紅色裙袍的女人,其肌膚白皙如雪,妖艷臉頰上鐫刻著一種雍容而大氣的笑容,顯得格外的魅惑,尤其是後者那傾世的妖嬈身姿,輕輕搖曳的步伐,卻是令得她擁有著一種非同凡響的誘惑,讓人深陷其中難以自拔。

與此同時,眾人的目光同樣是掃過那與紅錦一道同行的身影上,後者模樣頗為英俊,只不過那眼中,卻是噙著許些難掩的高傲之色,當然,若是從後者體內散發出來的那種靈力波動來看,倒的確是有著這種傲然的本錢。

最主要的還是在後者的胸口處,有著一枚成藥鼎狀銀色徽章,這等標誌,赫然是煉丹公會的二品高級煉丹師!

「二品高級煉丹師……」

楚澤眉頭微挑,想不到在嵐城便是能夠隨意的遇到一位二品高級煉丹師,當然能跟著紅錦一起來,這本身就寓意著後者的身份不同凡響。

「那個站在紅錦小姐身邊是墨翎吧,這可是咱嵐城煉丹公會數十年來煉丹天賦最為出色的天才呢?」

「也只有墨翎才有資格能站在紅錦小姐的身邊了,能一親芳澤,真是令人羨慕啊!」

「……」

聽到人群中傳來的小聲議論之聲,楚澤也就釋然,剛欲打算跟著人流順著小道進入公會,想不到那紅錦的眼尖,看到那人群中的楚澤,當即便是朝著楚澤的方向打了聲招呼。

「楚澤先生,若是不嫌棄,就與紅錦一通前行吧。」

紅錦的聲音,頓時間引來大量的目光掃視,這樣突然的一幕,令得楚澤有些無奈的摸了摸鼻子。

「呃……紅錦姑娘也來煉丹公會?」 毒妃輕輕撩:王爺請上座 楚澤乾笑了一聲。

對於楚澤的反應,紅錦倒也沒有太放在心上,指著身旁的那名年輕男子,笑道:「楚澤先生,這是我的朋友,墨翎,他也是一名煉丹師。」

「在下,墨翎。」那名英俊的男子,對著楚澤微笑道,笑容陰柔,看上去頗為真誠。

「楚澤。」

楚澤平靜地道,眸子注視著墨翎,如此年紀,便能夠成為二品高級煉丹師,讓得楚澤在心中不由得升起重視,這等天賦,不會比自己弱多少。

「此次煉丹大會快要開始了,雲集了嵐城煉丹屆的年輕一輩無數強者,正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所以老師讓我先下山見識一下。」墨翎微微欠身,微笑著回道。

「家師,古焱。」墨翎柔和的笑道,笑容中,那抹自傲,雖然掩飾得頗深,可卻依然是透露了出來。

「古焱大師么……」口中低聲喃喃了一聲,楚澤心頭卻是猛的一震,臉龐儘力的保持平淡之色,彷彿並沒有因為這個名字而有所動容。

古焱,這等人物傳奇般的人物,即便是身處於青嵐鎮的他,都是聽說過後者的傳奇,大唐王朝的最年輕五品煉丹師,同時也是大唐皇朝煉丹公會的副會長,煉丹技術能夠勝他,即便是煉丹天驕彙集地的煉丹公會都屈指可數!

他的煉丹技術,讓的所有煉丹者都生出一種摩拜。

楚澤平靜的模樣,讓得墨翎一怔,能夠成為古焱大師的弟子,雖然他只是古焱大師的其中的一名記名弟子,但能夠成為古焱大師的記名弟子,一直是他最引以為傲的事情。

可這在對面少年的眼中,這似乎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一般,當下眉頭不可察覺的微微皺了皺,旋即快速舒展開來,對著楚澤微笑道:「不知楚澤先生老師的名諱?」

「我只是老師不成器的弟子,不好意思說出老師的名諱。」楚澤作出一臉尷尬之色,淡淡地道,楚澤這種欲遮還羞的態度,倒是讓得一旁紅錦。

「先生倒是自謙,如此年齡便成為二品高級煉丹師,還被稱之為不成器,那。」一旁的紅錦掩嘴輕笑道。

「呵呵,而且我還挺有興趣知道,那炎晶妖虎的妖丹據說是你拿出來拍賣的。」

楚澤剛欲說話,忽然一道聲音響起,神色一動,楚澤順著眾人的目光望去,只見得從分隔開的人流中出現數道身影,為首之人是一位身著藍衫的男子,眼神帶著不善之色目光望著他。

楚澤的目光瞥了一眼這藍衫男子,從此人周身涌動的強大波動來看,實力也確實不弱,不過讓得他略微有些詫異的是,後者衣袍上的一枚跟墨翎一樣的煉丹師徽章,而且人群中望向他的目光中充滿著畏懼之色……

最主要的是,在這些人的胸口處,有著一樣的徽章,徽章上鑄著一頭蜿蜒盤踞的血色飛龍。

顯然,這些傢伙是霸龍盟的人。

「連挲?怎麼,你也對那炎晶妖虎的妖丹感興趣?」見到這藍色服裝的傢伙,紅錦眉頭一皺,道。

「呵呵,那妖丹我是有點興趣,不過,我對這個能拿出妖丹的人更感興趣。」

連挲淡笑道,而後他的目光緩緩地盯在楚澤身上,道:「想不到我霸龍盟的東西,你都敢搶,不得不說你的膽子很大,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想來你是以為我們不認得你,但奈何你實在太貪心……」

嘩。

聽得連挲的話,周圍不少人都是將驚異的目光投向楚澤,顯然是沒想到他竟然敢殺霸龍盟的人,搶霸龍盟的東西,這嵐城誰不知道霸龍盟都是一群睚眥必報之人,誰得罪了他們,都是沒有什麼好果子吃的,望向楚澤的目光中,帶著一絲的同情之色。

然而,對於那周圍一道道的目光以及連挲的聲音,楚澤卻是猶如未聞,望向連挲,道:「你這話未免說的太過可笑,你們黑虎寨的人太過廢物,這東西自然是有能者得之。」

「就算他們是廢物,也不是你能夠動得了的。」連挲淡淡一笑,道:「徐霸,你自己丟掉的聯盟,自己來拿。」

說著,從人群中出現了一道楚澤略有些熟悉身影,黑虎寨寨主徐霸!

此人竟是霸龍盟的一員。

「小畜生,這次看你往哪兒逃!」

見到楚澤的身影,徐霸眼神瞬間湧上猙獰之色,顯然已是清楚,此前將炎晶妖虎引來的罪魁禍首便是此人,而且最後被後者漁翁得利,獲得了那炎晶妖虎的妖丹。

「小子,自己把手砍下來,下輩子記得,有些人,你是得罪不起的」

聽到徐霸那怨毒的猙獰聲音,楚澤臉龐上,也是泛起了一抹冰冷笑容。

「就憑你,可還沒這個資格說這話啊!」 第一百四十四章慕岩

「小畜生,這次看你往哪兒逃!」

見到楚澤的身影,徐霸的眼神瞬間湧上猙獰之色,顯然已是清楚,此前將炎晶妖虎引來的罪魁禍首便是此人,而且最後被後者漁翁得利,獲得了那炎晶妖虎的妖丹。

「小子,自己把手砍下來,下次給我記得,有些人,你是得罪不起的!」

聽到徐霸那怨毒的猙獰聲音,楚澤臉龐上,也是泛起了一抹冰冷笑容。

「就憑你,可還沒這個資格說這話啊!」

「嘿嘿,好,我倒是要來看看,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究竟是有什麼本事說這等大話!」

「轟!」

徐霸臉龐上也是浮現一抹殘酷的冷笑,眼中掠過一抹猙獰,雖說不知道楚澤將受傷的那炎晶妖虎妖丹如何獲取,但想來是是後者受傷過渡,被後者撿了個便宜,既然敢從他虎口奪食,那隻好把你打得都吐出來!

一股雄渾的靈力波動,幾乎是瞬息間從其體內暴涌而開,最後飛快地在其雙臂處凝聚,隱隱間,能夠看見一股股極端凌厲的靈力波動,從其皮膚毛孔之中滲透而出,那爆裂的氣息,場中不乏眼力毒辣的人,見到這一幕,便是知曉這一擊足以震碎金石!

旋即,他反身便是一拳陡然轟向楚澤胸膛,凌厲的勁風,竟是有著低沉的音爆之聲響起,那架勢,竟然是沒有給予後者任何的反應時間。

「丹氣!」

楚澤見到這一幕,眼角也是忍不住地跳了跳,當一個人在即將突破靈丹境之後,丹田之中的靈力,也是會被壓縮成一種更為強悍與精純的靈力,而這由丹氣所凝結的靈力,不論是攻擊力還是防禦力,都遠非是普通的靈力所能比擬的。

可以說,丹氣從某種度上說是靈丹境勝過天靈境的手段之一!

一出手,便是真正的殺招,這徐霸顯然是打算以最快的速度將楚澤所擊斃!

泛著凌厲勁風的拳頭,在楚澤眼瞳之中急速放大,楚澤的臉龐,依然是沒有太多的波瀾,並未有閃避的姿態,任由那凌厲拳風襲來。

「砰!」

就在徐霸拳頭抵制楚澤面前半尺時,拳風陡然停頓,一道低沉聲響傳出,那模樣,猶如轟在無形的障壁中,抵擋在了楚澤面前一般。

「靈識?!」

這一幕,令得周圍的那些人驟然間愕然呆立,同樣也是讓得那徐霸微驚,但旋即他眼神便是一寒,陡然間,一股更加強悍的靈力波動,陡然湧出!

「給我破!」

陡然暴漲的靈力,直接是讓得那徐霸一拳將那靈識障壁轟碎,緊接著,他袖中寒芒一閃,一枚鋒利的刀片,悄然滑入其手中,然後以一種極為刁鑽狠辣的掠向楚澤喉嚨。

楚澤面無表情地望著那一臉猙獰攻來徐霸,並沒有任何與他糾纏的打算,陡然踏前一步,識海內,一股異常雄渾的靈魂力暴涌而出,如同濤浪一般,狠狠地撞在那被雄渾靈力所包裹的徐霸身體之上。

「噗嗤!」

面對著楚澤那般兇悍無匹的靈魂衝擊,幾乎是在剎那間崩潰,一股劇痛從他的腦袋之中蔓延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