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白芯並不笨,一副恍然大悟過來的樣子,螓首輕輕微頜。

是啊!

三劍宗的一位長老死去,三劍宗宗主相非不可能完全不知道,尤其汪鎮洋還是相非派來風凌城抹殺白家的。

如今,汪鎮洋沒有回去,相非總不可能不派人過來查看吧?

白芯其實根本不想與培養了自己的宗門為敵,但又不能不這樣。

畢竟!

首先她是白家的大小姐,其次才是三劍宗的弟子。

深吸了一口氣,白芯才舉步跟上。

白府大門前,陽旭和白芯見到三劍宗的一位長老,這是一個年過三旬的女子,倒也風韻猶存。

「林長老,怎麼是你?」

見到來人,白芯的娥眉輕輕蹙起,心裡也有一絲糾結感升起。

在三劍宗里,除了宗主相非,林新月是對她最好的人,簡直好得像是自己的母親那般,慈祥和藹。

在三劍宗里,她最不想面對的敵人,就是林新月。

「芯兒。」林新月微微一笑,「總算是見到你了,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聽到這樣的話,白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怎麼了,芯兒?」林新月察覺有異,不禁有些錯愕的樣子。

隨後,她的目光落到了陽旭的身上。

此刻的陽旭,已經換上一身乾淨整潔的衣服,這是白薇送過來的,倒也頗為合身,而且這麼一看,那種源於靈魂深處的高貴氣質,也在無形之中悄然彰顯了出來,讓林新月不禁微微詫異。

「芯兒,他是誰?」林新月問道。

「林長老,我真的很不希望是你出現在這裡。」白芯答非所問地道。

「什麼意思?」林新月不解。

「難道林長老不是相非派來的嗎?」白芯沉聲質問道。

這個時候,林新月已經聽出了其中的不對勁。

「芯兒,你怎麼能直呼宗主之名?他可是你的師尊,你這樣,太沒大沒小了。」林新月沉聲說道,臉上也隨之露出了一抹寒霜。

等等……

突地,林新月心神猛然一怔,目光唰的一下從陽旭身上收回,緊緊地落在白芯身上。

「玄魂境九重?!」

林新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幾天前,白芯離開三劍宗時,修為不過玄魂境一重,這才短短几天,她怎麼可能擁有玄魂境九重的修為?

怎麼可能?

紅樓庶長子 「芯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會擁有玄魂境九重的修為?」

「還有,汪長老呢?他不是隨你一起來了風凌城嗎?」

「另外,你旁邊的這個人又是誰?」

林新月一口氣問了三個問題。

而且,她已經對陽旭警惕起來,做好了隨時出手擊殺陽旭的準備。

惡妻請買單 陽旭並沒有急著開口。

他想看看白芯會如何處理這件事。

等來年風起時 畢竟,要培養白芯成長起來,可不光是修為上的成長,還有心性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左右著一個人的成長上限。

「林長老,你是裝不知道,還是真不知道?」白芯冷冷地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林新月一臉疑惑。

「也罷,既然如此,那我就直接說出來好了,相非那個王八蛋,他對我的培養,不過是打算把我當成血煉爐鼎而已,而且,為了讓血煉的效果變得更好,他甚至派汪鎮洋來屠殺我們白家,收集血脈魂力。這樣的畜生,不配做我師尊。」

說到後面,白芯幾乎是吼著說出來的。

「什麼?!這怎麼可能?!」

林新月一臉震驚。

「芯兒,你是不是被人騙了?相宗主怎麼可能做出那樣的事?」

「沒什麼不可能的。」白芯沉聲道,那目光直直地盯著林新月,「如果不是陽大哥出手,我們白家早都已經不存在了。」

目不轉睛地看著白芯,林新月沒有反駁什麼。

那模樣,彷彿仍舊難以置信。

而就在這時,陽旭的身影突然一動。

呼……

帶著數道殘影,陽旭挽住白芯的腰,朝著旁邊迅速閃開。

而原本還一臉不願相信的林新月,那五爪卻是毫無徵兆地一掃而出,帶著刺耳的破空聲。

哧啦!

五道犀利的爪痕,出現在虛空中。

剛才,若不是陽旭出手,恐怕白芯已經被林新月一抓擒住脖子。

「看到了嗎?這就是魂修世界的殘酷。」陽旭很平靜地對白芯說道,「如果你稍有大意,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白芯的心裡很失望。

熊菲 她最不想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而林新月則是臉色微微一變。

失手了!

自己猝起發難的一擊,居然這麼輕易就被人躲了過去。

不好!遇上高手了!

呼……

想都沒有多想,林新月轉身就逃。

「哼!」

陽旭冷哼了一聲,右手一抬,不算強大的魂力波動頓時涌動而起,在劍指之上匯聚,並形成一股犀利的劍氣。

「陽大哥……算了,讓她走吧。」白芯懇求道。

不管怎麼樣,在白芯的心裡,她真的很懷念那個待她如同女兒一般的林新月。

可惜!

一切都是假的。

撕開那層偽善的人皮,裡面裝著的,是醜陋不堪的靈魂。

落寞的心情,瞬間便佔據了白芯的心房。

陽旭散掉了手指上的魂力。

「行了,看你也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我希望明天看到一個全新的你,而不是一個還活在過去中的你。」

言罷,陽旭率先回了白府。

不過!

就在下一秒,陽旭便悄然離開了白府。

「哼!來都來了,這樣就想走?」

呼……

身影閃掠間,陽旭彷彿知道林新月要去什麼地方似的,以極為精準的方向直追而去。

另一邊。

林新月逃到了風凌城外的一片樹林中。

「呼……呼……呼……」

長長地喘了片刻,她才微鬆一口氣的樣子,但那眼底依舊能看到一絲心有餘悸之色。

「剛才那一瞬間,好可怕……也好奇怪。」

「那個人,劍指上匯聚的魂力波動不過覺魂境五重而已,但卻給我一種死亡籠罩般的感覺,怎麼會這樣?」

「難道,就是他破壞了宗主大人的計劃?」

「不行,我必須馬上將這裡的情況彙報給宗主知曉。」

說著,林新月從懷裡取出了一塊傳音用的魂玉,準備將這裡發生的事情,全都傳訊回去。

可就在這時,一陣陰冷的風突然吹過,讓林新月直感覺後背發涼。

同一時間,更有一道讓她瞬間全身冰涼的聲音響起。

「你,是在說我嗎?」 「誰?!」

林新月大驚失色,連忙轉頭朝聲源處看去。

一張俊秀的臉,出現在其視線中。

「你……你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追上來了?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林新月緊緊地盯著陽旭。

她逃走的時候,並沒有發現陽旭跟上來,可這才轉眼之間,陽旭居然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她身後,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剛才她可是故意繞了幾個圈子的。

按理說,應該足以甩掉任何人了。

「呵呵,當你攻擊我和白芯時,你以為我只是帶著白芯閃開而已?」陽旭不屑輕笑道。

「什麼?難道在那個時候,你就在我身上做了手腳?」

林新月恍然大悟。

可她仔細地在自己身上感應了片刻,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這不禁讓她更加疑惑,也更加有種看不透陽旭的感覺。

「不用檢查了,以你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感應到我留下的魂力。」

說著,陽旭手指輕輕一點。

噗嗤!

一縷魂力陡然從林新月肩頭爆炸而起,直接炸出一個血洞來,痛得林新月一聲疼哼,臉色劇變,心中更懼。

「我問你,你們三劍宗的太上長老叫什麼名字?」陽旭沉聲問道。

「……陽烈。」林新月猶豫著回答道。

她並不清楚陽旭打聽這個做什麼,但她卻是知道,如果不回答陽旭的問題,恐怕自己就得交待在這裡。

至於反抗?

林新月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就算之前清楚地感應到,陽旭身上的魂力波動只有覺魂境五重,也還是不敢。

「陽烈?」陽旭有些意外,「他可是羅天皇朝的人?」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但聽人說,太上長老似乎與羅天皇朝有關,具體的我真不知道。」林新月小心翼翼地回道。

陽旭思忖了片刻,目光才重新掃向林新月。

「現在,我給你兩條路選。第一,死;第二,幫我帶一句話給你們太上長老。」

「我選第二條。」

林新月絲毫沒有猶豫。

「很好。」陽旭點了點頭,「回去告訴你們太上長老,有一位姓陽的故人,不日將登門拜訪。」

「你……你也姓陽?」林新月詫異。

但片刻后,她便恍然過來。

早先,白芯就說過『如果不是陽大哥出手,我們白家早都已經不存在了』這樣的話。

那眼前之人,自然姓陽了。

難道,眼前這位,與太上長老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