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司徒沖在那邊看得都是目瞪口呆,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中年男人司徒絕倒是反應快一點,不過他剛準備動手,已經晚了,千星都在走回去。

千星黑色衛衣,帶著帽子,還弄個口罩,打了半天,衣服都沒有任何凌亂,他隨步走來,眉宇間可以看到,他在微笑,玩世不恭。

這打扮,就像某個當紅明星在躲避狗仔,不過一看還是能看出,這個人應該很年輕。

百里雲飛也在看著,開始的驚詫,緩緩張開嘴,慢慢勾勒出一抹笑容。

「星哥,你面罩破了。」百里雲飛和千星走在一起,在旁邊好心提醒。

「有嗎?」千星微微一頓,接著就是納悶,「靠,你小子詐我?」

「果然是你,星哥,看你眼神,身段,氣質,做派,都騙不了人的。」百里雲飛笑道。

****** 千星淡笑,既然來了,他也沒打算過多隱瞞,「小舅子,怎麼樣?」隨口說著,扔過去一瓶葯,這次在外面收穫很大,這是療傷靈藥。

百里雲飛也沒有客氣,更沒有遲疑,接過喝了下去,「還好,還能一戰。」

千星點頭,心有所感,這點這個小子和他很像,有著武者該有的堅定意志,他很認同。

「現在是二對二了,如何?」看著對面吃人般的目光,千星微笑走上去,「哦,忘了,還有個廢物,小飛,這廢物交給你了。」

「星哥,你這話說的,我就只能對付廢物嗎。」百里雲飛苦笑。

「你不是受傷了嗎,正好對付個廢物。」千星笑道,「對了,這廢物叫什麼來者?一個螻蟻,也敢摻合我們的戰鬥。」

兩人是故意的,千星自然也猜到司徒沖是誰,肯定就是這次事情的主事者,他還客氣什麼,他早就動怒。

你不是瞧不上我嗎,自以為運籌帷幄,玩弄鼓掌,盡在掌握,我還更無視你,螻蟻。

百里雲飛一樣憤怒,他最親的就是姐姐,對付他姐姐,屢次算計他,他也要殺之。

司徒沖一張臉陰沉的很,低吼想殺人,但他又有些不敢多說,現在恢復過來,想起剛剛這個人竟然眨眼殺了一頭超凡妖獸,快到讓他都反應不過來,他有著畏懼,這人若是殺他,好像更容易。

「藏頭露尾,你到底是誰?」司徒絕死死的盯著千星,想要看個究竟,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百里家來了高手,但再看又不是,這人氣血太盛,明顯很年輕,百里家根本沒有這號人。

別說百里家,就是整個世界,他都沒見過這麼年輕的高手。

憤怒之後,他也冷靜下來,這人是個勁敵,他沒有暴怒殺出。

「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千星玩味,豎了個中指。

「哼。」司徒絕怒哼,又想到什麼,微微色變,「你是那個洞天的?你敢摻合我司徒家的事,照殺不誤。」

「好吧,告訴你吧。」 花落花開孤成凰 千星抬頭,一副我可憐你猜不出的樣子,「我是你大爺。」千星踏步,氣勢驟變,直接殺出。

重生之夏光璀璨 「無恥鼠輩,找死。」司徒絕都準備好聽了,老臉陰沉,怒不可遏,抬掌攻殺上去。

他也是司徒家的天才,除了馭獸,本身也是很強的超梵谷手。

百里雲飛在後面看著,覺得有些臉紅,星哥,剛剛都看到你實力很強,咱能堂堂正正干敗他們嗎?

他一心修劍,覺得武者交手,就應該有劍者君子風範,哪怕對方沒有,他也該有。

不過他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就是畫風轉變太快,本還想著等千星回來在這荒野切磋一戰,沒想到是這個局面,他又以為要並肩作戰,千星卻已經攔住兩個高手。

真是讓他目不暇接,「小心,他們是頂級超凡。」

千星的想法更簡單,戰場對敵,哪有那麼多講究,他一向如此,看你不爽,想戰就戰,戰的瀟洒,先打的你滿地找牙。

這些馭獸的手段,他見得不多,為了防止對方走掉,他一來先斬殺那個能飛的,沒有去襲擊最強的,況且最強的也未必一襲殺掉。如今更沒有留手。

轟然交鋒,千星先衝殺的是那個對自己呲牙咧嘴,一副要吞掉自己的大棕熊。

棕熊狂暴,橫衝直撞,兩人激烈的碰撞。

千星拳腳並用,正面衝殺,硬是殺的棕熊連連暴退,把周圍地面都打爆了,飛沙走石,狼煙大起。

棕熊嘶吼,還是被千星橫拳轟退。

千星哈哈大笑,眼見司絕也殺來,扭身便迎殺上去,勇猛直前。

司徒絕的掌勢很玄妙,一掌強過一掌,就像是怒浪疊加,滔滔不絕,隱約間,千星彷彿都聽到驚濤怒浪聲。

這是很厲害的武學,相對來說,千星的拳勢就簡單多了,更加簡單粗暴,就是快准狠。

說起來他沒有得到過系統的學習,除了浮生訣,其餘都算是野路子出身,到了超凡,武技明顯有所不夠。

不過強大的實力,意識,彌補了一切。

千星衝擊,所向披靡之勢,他還更像暴熊,他又速度很快,身法靈活,霎時間周圍都是他的影子。

真是速度與力量的完美爆發,風采飛揚。

他浮生真力瘋狂起來,只感覺無窮力量想要爆發,處處透露著狂野。

司徒絕的掌勢轉瞬被攻破,一下不行,連續幾下。司徒沖連連後退,老臉蒼白起來,難以置信,他也被壓制了,過程太快。

千星大笑,只覺熱血沸騰,簡直太爽。

百里雲飛本想幫忙,不過看千星一往無前,完美控制戰局,他又停下,時機不對,他上去或許還打亂節奏。

在後面看著,他是越看越心驚,越看目光越明亮,越看越狐疑。

心驚自然是千星的實力,剛剛殺青鱗鷹太快,他有猜測,現在確認,星哥果然是超凡,而且還是頂級近乎巔峰的超凡,唯有的缺憾好像就是缺了拳法。眼神大亮,自然是為看到精彩大戰而喝彩。

至於狐疑,他先前可是十分懷疑千星就是鬼槍,基本八九不離十的,但看過之後,他又開始否決了。

這兩者的風格完全不同,鬼槍用槍,根據名號,槍如鬼魅,應該是走的凌絕飄忽路線。

千星分明就是個強橫煉體高手,這拳勢和節奏,都彰顯著千星速度和力量的完美結合,哪裡都看不出是用槍的。

實力也不同,根據傳聞,那個鬼槍顯然沒有這等實力。就算有進步,這才幾天,他不認為能成長這麼多。

難道真是弄錯了?星哥只是夠強,已經超凡,所以先前在家裡,自己察覺不到。

不管怎樣,有一條他是絕對確認的,之前幾次,肯定都是星哥幫的姐姐,也是幫的他,這次還救他一命。

百里雲飛笑了起來,這就夠了。

「你……你你……你是千星?」司徒沖見鬼一般,顫抖的指著前面。之前是百里雲飛認出,在後面和千星小聲說,他還不知道。

剛剛戰的瘋狂,不論是棕熊,還是司徒沖,都不是普通超凡,千星的面罩都震碎了,露出真容。

司徒沖臉色煞白,他想起很多,難怪他的金冠蛇王被人輕易滅掉,竟然是一個這麼強橫的超凡,看樣子連三叔和他的妖獸一起都沒佔上風。

這個鄉巴佬一般的小子,怎麼可能。

他心中嘶吼,連著後退,那是害怕的,他這次好像挑釁錯人了,幹嘛剛發現這人出現,他就去招惹。他是把小金的死都算在千星頭上,心中怨恨,現在看來根本沒錯。

「沖兒,你認識……什麼,千星?」司徒家臉色難看,本想詢問,忽然驚變,「那個千星?」他怒吼,這就是司徒沖說的那個可以隨手捏死的鄉巴佬。

千星到了這裡,那他的兒子司徒傑呢?這樣一個強橫超凡,你們還隨意捏死?

****** 「怎麼樣,哥打的帥吧。」被認出了,千星也不再隱瞞,微笑說道,趁勢還喘息兩口。

「千星,小傑呢?」司徒絕低吼,死死的盯著千星。

「你說呢?」千星嘴角微翹,「還威脅我,一拳打成血霧。」

司徒絕雙目通紅,怒吼出聲,「殺。」他和他的棕熊再次殺上去,一左一右夾攻,威勢滾滾。

「星哥,我幫你。」百里雲飛喊道,這次剛剛開始,他可以加入。

「不用,你傷勢不輕,宰了那個廢物,今日全部滅了。」千星大笑,氣勢更勝,「還是你先調息,我一塊宰了?」

百里雲飛看的也沒錯,從某些方面說,他確實算是煉體的,而且還是很強橫的煉體者。

浮生訣,生死真力,時刻都在淬鍊著他,讓他不斷進步,那可是號稱能成不滅聖體的。

他身體本來就很全面,突破超凡之後,更加強大。

他已經想好,他就是千星,不是鬼槍,鬼槍是黑暗王者,是用槍的,他是超凡,煉體無雙。

步入超凡,他發現這個層次的水更深,很多事情還不知道的情況下,也算是給自己個身份,給自己留個底牌。

他也要肆意一戰,渾身力量的發泄,近戰搏殺的激情,很是暢快。

司徒沖惶恐,隨著千星出手,他是越來越沒有信心,到現在只想逃離這裡,他已經看出,三叔都在吐血,妖獸棕熊也受傷了,痛叫連連。

這讓他驚顫,三叔的實力有多強,他從小可都是在聽說,簡直是他們司徒家年輕一輩的榜樣,讓各方勢力忌憚的強者。

如今三叔看樣子都要敗,他簡直快瘋了,這哪裡是他可以小覷的鄉巴佬,他幹嘛要去招惹?他想對付百里姐弟,有的是辦法……不過以他的性格,他的人都死了,怎麼會忍。

三叔有著讓他羨慕的兩大超凡妖獸,一來就死了一個,超凡戰死,他幾乎都沒有聽說過。

聽到千星的話,司徒沖轉身就逃,他不敢留下去了。

「還是我來吧。」百里雲飛輕嘆,身影一動,已經攔過去。

沒有戰意的司徒沖,本身實力也本就不如,速度不行。

「百里雲飛,你也想攔我,給我滾開。」 絕世唐門 司徒沖歇斯底里的喊著,「給我殺了他。」他周圍還是有妖獸的,不過連王者戰力級別的都沒了。

百里雲飛持劍相迎,很快就斬殺地面的兩頭,有一頭不大的,從地下鑽出偷襲,這一次它不再好運,劍意飄忽,一劍斬殺。

司徒沖怪叫著,已經顧不得怨恨,騎著一頭魔牛,逃到遠方。

這是一頭近乎王者級別的魔牛,速度還是比他快的。

不過快不過百里雲飛,尤其是他劍意突破之後,人劍合一,光影一閃,劍影已經掃過。

西游之一拳圣人 這其實已經是百里雲飛的劍夠君子了,若是千星在這,早就一劍先斬了這貨,然後再滅這些妖獸。

司徒沖在那邊逃跑,這邊暴怒的司徒絕也大口吐血,連連中招,再也顧不得別的,也開始逃了。

他心中震撼,這是哪裡冒出來的年輕人,竟然能同時壓制他和他的夥伴,就是那個洞天走出來的,正常也不應該這麼強。

而且根據司徒沖之前的介紹,這人應該還不是。

他大恨,兒子死了,卻不能殺掉對手。

若不是這小子一來就襲殺了他的青鱗鷹,他才是可戰可走,下面戰鬥,上面青鱗鷹撲殺,他應該還可一戰。

現在他真的沒了底氣,他受傷太快,很快很重,簡直岌岌可危的那種,這小子就像一個戰鬥機器,不知疲憊,毫不停歇,還愈戰愈勇。

嘶吼不甘,心中憤恨,這還是他成就超凡之後,第一次敗逃。

千星追殺,神色專註又冷然。

「啊……小子,欺人太甚。」司徒絕吼叫,慘叫,轟然翻飛。

接著是他的妖獸,大塊頭狂暴的很,也是邁著沉重的步子後退,牙齒都被打爆幾顆,它眼中深處都開始產生驚懼,直覺告訴它,這個人太殘暴,能夠殺它。

一人一獸狂奔逃亡,千星追殺,意志不改。

追入荒野深處,一路廝殺,追入遠方山中,山中遭亂,追過大河,河水染血。

司徒絕臉色慘白,有些麻木的跑著,他現在連怨恨的表情都沒有了,多久了,多少次受傷,多少次底牌使出,他才逃過,早已經疲憊到極致。

但後面那個人,反而依然很興奮似的。

妖獸棕熊還更強些,皮糙肉厚,一樣恐懼的很,再也不敢沖千星吼叫。

司徒絕幾次想通知家裡支援,都做不到,千星追的太緊了,通訊儀都來不及打開,現在已經被千星打爆。

「老夫和你拼了。」司徒絕回頭,接著就被擊退,心中剛剛提起的狠勁又消融。

他還不想死。

他不甘心,兒子也死了,他們只是路過而已,早知道就不來了,他其實也是才剛來,偏偏讓他趕上。

感受著後面冷酷的殺意,他心中膽寒。

千星再次追上,直接把妖熊放倒,正要擊殺,司徒絕又攔來,他不敢獨自逃跑,若沒了妖獸,他一人根本不可能擋住千星,他早已重傷,感覺渾身骨頭都斷了多根。

他都快崩潰了,多久了,多少次了。

碰!千星冷酷,抓住時機,閃步一側,橫擊轟爆司徒絕的脖頸,不過很快他就警覺,有些太容易了。

逼退過來拚命的妖熊,再看遠方,那是一個懸崖,司徒絕再次出現,已經躍了下去。

千星緊跟,司徒絕臉色一狠,操控他的妖熊,不顧傷勢再次攔上去。

妖熊有著絕決,悲吼幾聲狂撲上去,本能它想逃跑,但被控制,必須死戰,它被捨棄了。

秦星猛然轉身,這次只有一個對手,他連續攻殺。

剎那之間,無數拳影覆蓋,拳拳凌絕,棕熊慘叫著,轟然倒地,被千星絕殺。

千星扭身又追下去,踩著崖壁,以他如今的身法速度,這還摔不到他。

很快落下,下面有一條河,河水還漂浮著血跡,卻是沒有任何動靜。

千星跟著氣息追下去,但很快氣息也沒了,模糊的,他能感應到,司徒絕應該是被一頭不是超凡的妖獸,帶著從水底深處跑了。

千星皺眉,竟然讓他跑了。

這個人不弱,最重要是一身寶貝,底牌太多,他沒能擊殺。

他是想全部滅殺的,到時候司徒家都未必知道是誰,這下就有些麻煩了。

再看周圍,這裡是一處不知名的山地,反正千星不知道這是什麼山,應該是當地的普通山脈。

千星還想追蹤,浮生訣散發出去,感應氣息。

****** 沒有找到司徒絕,千星忽然感覺到一陣心悸,等他悄然臨近一些,反而又消失了,恍惚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