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騰地一聲,陸老爺子站了起來,怕什麼來什麼,之前沒有撤回來就是怕周四直接繞過陸家而直接攻擊九水村的村民,沒想到周四死了還是會這樣么……

眾人皆是站了起來,李成也跑出了屋子,深吸了一口氣,恐怕接下來就是要拚命了……

就在這時,遠方突然傳來一聲響亮的嘯聲……緊接著一股鋒銳的氣息逼近了九水村……

聽到這一聲嘯聲,李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喃喃道:「奶奶的,你小子終於來了,再不來老子可就是要死翹翹了……」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耀眼的金光由遠及近,與散發著柔和金光的陸家大院交相呼應,三個特殊的屍傀被金光所吸引,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他們感覺到不遠處的那道金光似乎已經鎖定了他們……其他的屍傀看到三個頭領停了下來也一個個停了下來,對著遠方金光嘶吼,隱隱的還有些畏懼……

「恩?」林軒運起了陰陽眼,入眼卻儘是一片破敗,不過看到陸家大院升騰的金色光芒林軒還是悄悄的鬆了一口氣,看來還是有人躲進了陸家大院。以陸家大院為界,靠村口的那一側幾乎是淪為一片廢墟,林軒深吸了一口氣,卻看到了那一片空地上的一片焦黑,正疑惑的時候就看到了那用人頭壘成的京觀……

「畜生!」林軒眼中怒火大熾,沒想到這些屍傀竟然做出如此喪盡天良的事情,不過如此低級的屍傀真的有如此靈智?是不是還有什麼人在操控著這些屍傀?環視了一圈並沒有發現,只是在幾個地方發現了一些白骨……

突然林軒眉頭一挑,竟然還有幾具屍傀的屍體?是什麼人殺了這些屍傀?看那樣子似乎是被槍擊?是那兩個特警?忽然林軒想到,龍組軍部的普通裝備裡面有針對修鍊者的子彈,但是只能對最初級的修鍊者造成殺傷,這些普通屍傀應該是死於這些特殊的子彈吧……

大致看了一圈,林軒已經將事情了解了七七八八,之前看到大股的村民應該就是陸明淳帶領的村民了,而那一片破敗應該就是陸老爺子帶人狙擊屍傀的戰場了,那些屍傀目測已經超過了普通人的限制,也不知道這些普通人是怎麼狙擊了這些屍傀這麼久的,雖然有特種子彈可以狙殺普通的屍傀,不過那三個一看就十分特殊的屍傀肯定不能是那種子彈可以抗衡的……不過總算讓自己趕上了,還好死掉的村民不是太多……

「噠噠!」林軒落在屍傀正前方的一個屋頂站定了腳步。

「將!」林軒抽出了雙龍劍,目光冰寒的看著眼前的這些屍傀,雖然剛剛已經看出來這些屍傀原本也是人類,只不過是被朱宇強行變成了屍傀,不過此刻林軒心中沒有絲毫的憐憫,面對一群剛剛屠殺了村民還做成京觀的畜生,林軒不需要絲毫的憐憫。

沒有半句廢話,林軒執劍從屋頂直接飛了下來,一眾屍傀們克服了恐懼大吼著沖向了林軒。

「刷刷刷……」林軒在屍傀之間拉出了一串殘影,接著輕輕的站在了那三個沒有動的特殊屍傀面前,那些普通屍傀一個個也停了下來,愣愣的站在那裡。

「砰砰砰砰砰……」那些愣愣的站在那裡的殭屍忽然一個個的全身爆開,金色的劍氣不斷的破壞著屍傀們看似金剛一般的肉體,之前還氣勢洶洶的屍傀們現在都變成了一地碎肉,就如之前還意氣風發的周四一瞬間被屍傀啃食一般,世間變化就是這麼無常……

在林軒趕過來之後就偷偷跑出來的李成此時張大了嘴巴,這……這就死了?之前折磨了自己這些人這麼久,差點讓自己等人團滅的殭屍們,在林軒面前就這麼脆弱?簡直比殺雞還簡單啊……李成忽然又想到了一個月前的那一場大爆炸,在大爆炸中心的林軒竟然安然無恙,看來這個世界上果然有太多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啊……李成悄悄的握了握拳頭,此時去修鍊肯定是沒戲了,不過等自己站到權利的巔峰時這個世界的真相應該就會像自己展開了吧……

林軒盯著眼前三個比較特殊的屍傀,一個一頭的黃毛,一個半身的藍毛,還有一個兩個胳膊加一起比身體都要粗……這是要鬧哪樣?這三個人原來是修鍊者?這片小山區里還有修鍊者?

不過林軒不是很在意,已經晉陞物鏡十一品並且覺醒了領域的林軒已經可以絕對碾壓這三個連物鏡十品都不到的屍傀了,只是林軒有些好奇,這些屍傀是什麼人? https://tw.95zongcai.com/zc/52351/ 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然後被朱宇弄成了屍傀……

「吼……!」三個屍傀大吼一聲,一齊沖了上來,林軒沒有直接下殺手,而是一邊用劍格擋著來自三個屍傀的攻擊,一邊在心裡問道元:「嘿!老元子,有什麼辦法能讓他們恢復理智么?」

「……」

林軒等了半天,竟然沒有聽到任何回答:「恩?怎麼了?」

「咳咳……」道元咳嗽了兩下沒有說話……

「你咋了?怎麼還傲嬌了?倒是說話呀……」林軒再次問道。

道元翻了個白眼說道:「我老人家給你出謀劃策,還送你功法武技,還多次幫你抵禦靈魂攻擊,你竟然叫我老人家老元子?」

「……」感情問題出在這裡了:「好吧好吧,道聖者大人……」

「哼哼……這還差不多……那些普通屍傀根本沒有復原的可能,就算你不殺他們,在朱宇死了以後他們也活不長,他們的靈魂已經被朱宇滅殺了,朱宇死了他們也就快死了,不過這三個不一樣,他們其中兩個是修鍊者,還有一個靈魂天生強大,所以靈魂躲在身體的角落裡,只要找到那個躲在身體里的靈魂,就可以喚醒他,喚醒了之後他還因禍得福,獲得了幾乎完美的肉體,距離物鏡十品也就一步之遙了,當然,如果他能受得了這殭屍的軀體的話……」

林軒撇了撇嘴,說道:「那我不需要這麼多,只要一個就好了,你覺得我留哪一個好?」

「恩……」道元略微思考了一下,似乎是在仔細的看著,接著說道:「留那個黃頭髮的吧,那個藍頭髮的體內能量太過暴躁,那個粗胳膊的靈魂偏邪惡,這個黃毛的看起來最適合了!」

林軒點了點頭,手裡一翻,用劍柄輕輕一磕那個黃頭髮的屍傀,直接把他磕飛,然後反手一劍捅進了半身藍毛的屍傀身體里,金色的劍氣瞬間爆發,藍色的能量直接狂暴了起來,半身藍毛的屍傀直接被藍色的光弧和金色的劍光黑吞噬了,直接爆炸開來,晃得林軒直接退了幾步,也把粗手臂的豹哥屍傀給炸飛了……

「卧槽,這個爆炸有點厲害,這個殭屍自爆了?」林軒甩了甩頭髮,剛剛的爆炸讓自己的髮型都亂了……

「咳咳,應該是你的劍氣把他體內的能量攪亂了,可惜了,如果他能修鍊到物鏡十一品,應該能覺醒雷系的能力,這可是個稀有的能力啊……」

林軒犯了個白眼,可是你讓我殺的,現在又說什麼可惜……果然老人家就是麻煩……不過那個粗手臂的屍傀飛哪裡去了?

正在林軒思考的時候,一個慘叫聲響起:「啊!林軒救我!」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這聲音……這絕對是李成那個逗比……這貨不是在陸家大院里趴著么,怎麼跑這邊來了,這不是在作死么,這邊戰鬥的餘波都能給這二貨送上西天吧……真是花樣作死啊……

林軒直接無語了,這個時候不好好的呆在大院里等著自己把這些屍傀全部消滅,還跑到這裡來偷偷的看,真是不作死就不會死,以前一起玩遊戲總結的寶貴經驗竟然都已經全都忘記了么……自己之前沒有注意到這裡還真是失誤了……

沒去理會在一邊要衝過來的黃毛,隨便一腳踢到一邊,飛身越過藍毛爆炸的那一片小區域,稍稍皺了皺眉,此時李成正被那個粗胳膊的屍傀以一個非常經典的匪徒劫持人質的姿勢劫持著……

一看到林軒跳了過來,李成瞬間像看到了親人一樣,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喊道:「小軒子你終於來了,我們等你等的花都謝了啊……你回來了還不直接把這幾個都殺掉,還在那跳舞……小軒子你太不厚道了!」

「……」林軒感覺自己的腦袋上面垂下了三條黑線,這個人有一點作為人質的覺悟么?沒看到後面那個粗胳膊的屍傀正兇狠的瞪著他呢么,沒看見那麼粗的手臂正對著他的腦袋么?能不能認真一點……能不能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那種一股幽怨的樣子是鬧哪樣……

「吼……吼……閉……嘴!」李成身後的粗胳膊屍傀低吼了兩聲,似乎在適應一下喉嚨的變化,接著斷斷續續的說出了兩個詞……

「……」李成身體一僵,不是說是殭屍的么?電影里也沒說殭屍會說話啊,之前也一直在亂吼來著吧,這突然說話了是什麼情況……

林軒挑了挑眉毛,這個屍傀竟然說話了?看來如果不把他擊殺的話,這個屍傀很快就會自主掙脫朱宇的控制了,畢竟朱宇已經死了,看來這個屍傀還真是天生的靈魂強大啊,回頭看了一眼那個被打倒一邊的黃毛,似乎是這個粗胳膊更容易清醒吧?

「這個屍傀的靈魂天生強大,而且已經快要掙脫控制了,如果他醒過來的話很可能直接突破物鏡十品,然後靈魂力量將會直接膨脹,這就是天賦你羨慕不來,如果他醒了直接反噬你的控制的話,你會很危險,那個黃毛就不會,他的靈魂力量跟你比起來就差遠了,你可以直接控制那個黃毛!」正在林軒想著的時候,道元的聲音響起。

「控制?」林軒疑惑的問道。

「當然是控制,不然你以為他們能夠那麼痛快的說出自己的來歷?在這個偏僻的地方竟然有修鍊者,不是很奇怪么,難道你還要嚴刑拷打?你以為你在這裡還能剩下多少時間,一個鬧鬼的小事讓你和辰星鬧了這麼多天了,恐怕明天你老爸他們就該打電話問你怎麼還不回去了!」

「額……」林軒沉默了一下,果斷選擇放棄這個天生靈魂強大的特殊屍傀,現在還是速戰速決為好,那些村民們還聚集在後山呢,雖說現在天氣不冷,不過這些村民們都習慣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冷不丁讓他們這麼晚睡,還是在大山裡,估計很多村民會受不了……為了九水村可憐的村民們……

「那麼……」林軒輕輕的抬了一下腳,朝前面邁了一步……

「別……別過來……吼……」豹哥低吼了一聲,林軒輕輕的動作觸動了豹哥的神經,在他現在恢復不多的靈智里明確的顯示著這個人不是現在自己可以抗衡的,而根據自己潛意識裡的經驗來說在遇到比自己強大的對手的時候,劫持一個人質是最好的……好吧,這是豹哥當黑社會的時候被警察圍剿時常用的計策……

「那麼,就讓這場遺傳了千年的苦情劇,在我手中最後的落幕吧!」林軒輕嘆了一聲,腳下點點金光,右手兩指並劍,豎立胸前!

豹哥的靈魂開始飛快的衝破這朱宇的封印,越來越強大的靈魂告訴給他帶來一種越來越強烈的不安,似乎將會有什麼很可怕的事情發生。

「吼吼……」豹哥不斷的朝著林軒怒吼著,四肢開始不停地亂舞著,有幾下差點就飛到李成的臉上了,李成正不斷的專註的不斷來回躲避,生怕一下子就被掛到了,自己未來可是要成為國家領導人的男人,可不能在這裡有什麼損傷了,那以後多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黨……

「喂,林軒,你還在那裡發什麼呆,還不趕緊把這大傢伙給解決掉,我可是快撐不住了啊!」李成大叫道。

「呵呵……」林軒輕笑一聲:「感覺到了么,不愧是天生靈魂強大的人,不過可惜了,控制不了的力量可是在龍組的消滅目標里,所以,就這樣吧……」

「小世界!」呼的一聲,林軒的領域一下子展開,金燦燦的讓李成直接愣了一下,差點被飛舞的手臂打到。

「吼!」豹哥看到金色的領域展開,猛地舉起手臂,直接對著李成的頭顱而去,看樣子是知道自己基本上不能在接下來的攻擊力活下來,竟然是抱著和李成同歸於盡的想法。李成此刻竟然也不躲了,平靜的看著越來越大的拳頭。

「呵呵,在我面前,你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這就是絕對實力的壓制……」在這種時刻,林軒竟然還搖了搖頭。

林軒豎立的劍指猛地橫了過來,輕喝道:「隱劍!」

忽然,豹哥身後出現了九把金劍,鋒銳的氣息直指豹哥的後背,就像是憑空出現一樣,豹哥一下子直了一下腰,動作也猛地停頓了一下,似乎有什麼東西束縛住了他。

「吼!」豹哥突然揚天大吼,雙臂猛地增大了幾分,回了一下手臂再次猛地朝李成的頭顱砸了下去,李成眯了眯眼睛,就這樣冷冷的看著迎面而來的巨大拳頭。

「倒是有幾分能耐,不過,結束了!」

「殺!」林軒輕喝一聲,九柄劍猛地沒入了豹哥的身體,強烈的劍氣一瞬間摧毀了豹哥的一切生機,就連最後的靈魂也一併絞殺,豹哥連掙扎的時間都沒有,一瞬間生機滅絕,而在豹哥臨死之前,巨大的拳頭距離李成的臉已經只剩下不到十厘米的距離,強烈的拳風讓李成已經睜不開眼睛了……

「轟……」豹哥略微有些龐大的身軀緩緩的倒在了地上,李成常舒了一口氣,一下子也是坐在了地上,腦袋一陣陣眩暈……

「唰!」林軒收起來領域,快步的走了過來,拍了拍李成的肩膀說道:「行啊,成哥,泰山崩於前而不改色,有兩下子啊!」

李成犯了個白眼,說道:「扯淡!那是我嚇得動不了了,你要是再晚一秒,我就去見我太爺爺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還太爺爺,直接說去見閻王爺唄,怎麼去了閻王殿還要托關係走後門啊,難道你要在閻王殿考個公務員?」林軒翻了個白眼,拍了一下李成的腦袋說道。

「我說,林總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沒看到我是傷員么,還是國家公務人員,你身為龍組的一員經驗攻擊國家公務人員的腦袋,我可是能跟林叔叔投訴你,讓他關你緊閉!」李成甩了甩頭,接著昂起頭說道。

「行啊成哥,翅膀硬了啊,忘了當初你在學校吃不上飯的時候是誰幫你買飯的了哈,你小子竟然忘恩負義!」林軒懟了李成一拳,沒好氣的說道。

「哎呀,哎呦,可疼死我了啊,哎呦,快來人啊,有沒有人啊,有人襲擊國家公務人員啊,有沒有人啊,還有沒有天理了,還有沒有王法了!」李成頓時哭天搶地的大喊大叫。

「去你的,國家有你這樣的公務人員真是恥辱啊!我剛剛打你那一拳都打不死蚊子好么!」林軒兩腿一伸,也躺在了地上。

李成故作震驚的表情,長大了嘴說道:「是么,連蚊子都打不死?你看你看,我身上正好有一個蚊子,就是你剛剛打死的!」

「滾蛋!」

「哈哈哈!龍組的人也爆粗口了!」李成仰頭大笑,雙眼出神的望著天。

「去你的……」林軒也笑了,也是愣愣的看著天空。

「呵啊……終於結束了啊,這幾天可累死我了啊……」李成深吸一口氣,又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輕輕的說道。

「恩,是啊,結束了啊,自從被你小子一個電話給叫過來了,我連個安生覺都沒睡上!」林軒也長舒了一口氣,這幾天真是太累了,那次差點就死掉了,幸虧突破了十一品,不然後果堪憂啊……今晚果然可以睡一個好覺了么……

一時間兩個人都安靜了下來,就這樣靜靜的望著夜空,似乎也是一種不錯的消遣,特別是在連番的戰鬥之後……

「那個,林總啊,我總覺得咱們是不是忘了什麼?」李成撓了撓腦袋說道。

「啊?忘了什麼啊?」林軒被問的一愣……

「我怎麼記得是三隻殭屍,你貌似只是殺了兩隻啊?」李成疑惑的說道。

「啊?」林軒眨了眨眼睛……

「吼……」

「……」

「……」

「說好的已經結束了呢……」李成以一種你騙我的神情看著林軒。

「額,那個,這個黃毛是我特異留下的活口……」林軒略微尷尬的說道,看著李成幽怨的眼神,林軒撇了撇嘴說道:「再說,剛剛明明是你先說的結束了……」

「是我說的么?明明是你先說的,怎麼會是我先說的……」李成翻身而起,俯視著林軒說道。

「嘖嘖,果然是國家公務人員啊,這翻臉推卸責任運用的可真是爐火純青,睜眼說瞎話的本領已經達到部級的了!」林軒也翻身而起,跟李成互相瞪著眼睛,同時一揮手把飛奔過來的黃毛殭屍打飛回去……

「哈,你有證據是我先說的么,沒有證據可不能亂說話,華夏可是一個講究證據的地方……」李成抖著腿,揚著眉說道。

「成哥啊成哥,這才一個月啊,曾經那個單純的好少年哪裡去了,這臉皮已經可正面擋住殭屍了吧!」林軒痛心疾首的錘了錘手,然後反身一腳把黃毛殭屍又踢飛了回去……

「啦啦啦啦……下次記住一定要抓住第一手證據啊,如果你剛剛錄了音,是不是就沒問題了,嘖嘖,你還是太年輕啊,小夥子,還需要磨練呀……嘎嘎」李成拍了拍林軒的肩膀,繼續抖腿……

「唉……人心不古啊,人心不古啊……唉……」又是一頓捶胸頓足,直接把黃毛殭屍踩在腳下……

——

在陸家眾人以及趙隊幾人望眼欲穿的等候下,林軒和李成總算是回到了陸家大院,話說戰鬥的聲音早就結束了,怎麼這倆人過了這麼長時間才回來,要不是陸老爺子沉得住氣,陸明寒都要帶人出去找了,趙隊差點以為這倆人跟那三個殭屍同歸於盡了,話說剛剛怎麼就沒看住李成那小子,讓他偷偷跑出去了……

見到李成和林軒回來了,眾人皆是圍了上來,看到兩人都沒有什麼事情,眾人皆是悄悄的鬆了一口氣,趙隊不知道林軒的背景,但是多少知道一點龍組的事情,知道那裡的人都是國家的寶貝,失去一個都能讓國家心疼一段時間,至於這個李書記的背景趙隊來之前聽他們局長念叨過一些,很有些恐怖,如果這倆人出來問題,可能自己和小馮不至於說以死謝罪,也差不多革職處理了……

見到眾人焦急擔心的表情,林軒和李成兩人也是略微有些尷尬,剛剛聊天聊得有些起勁,加上李成確實有些脫力了,總不能讓林軒給背回來吧,林軒還拎著一個黃毛屍傀呢,再說李成也有點不好意思,怎麼說也是國家公務人員不是,怎麼能在外人面前表示出自己弱勢的一面,所以兩個人略微休息了一會……恩……就是略微的休息了一小下嘛……

「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林小友,果然真英雄!」陸老爺給林軒作了一個揖說道。

「哈哈,陸老爺子客氣了……」林軒也作了一個揖,右手還拎著黃毛屍傀,看著眾人眼皮一跳一跳的……林軒自己也嘀咕,自己都二十一了,還是少年?好吧,和陸老爺子比起來也算是少年了吧……

「林軒同志,這殭屍……」趙隊站出來指著黃毛屍傀說道。

「啊,這個屍傀啊,這是我活捉的,準備打聽打聽他們到底是什麼人!」林軒隨意的甩了甩黃毛屍傀說道。

趙隊嘴角抽了抽,進一步的了解了林軒的實力,果然龍組的人都不是人類,剛剛這殭屍還打的這邊連還手之力都沒有吧……

「這殭屍還能說話?」趙隊疑惑道。眾人也疑惑的看著林軒,大家也都疑惑林軒帶個殭屍回來幹什麼……

「這個,趙隊長有所不知,剛剛在回來的時候林軒已經跟我說了,這些殭屍其實是一些屍傀,是那個鬼魅所製造出來的,而這些屍傀的原形就是一些人類,所以林軒給他活捉回來想看看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李成上前一步說道。

「哦……」眾人皆是點了點頭,沒想到那鬼魅竟然有這樣的通天本領……

「林小友,我那小孫女……」想到那鬼魅陸老爺子突然反應了過來,趕緊問道。

「老爺子莫憂,陸露已經被我們救出來了,此刻正在陸家祖墳那裡,跟辰道長和鳳妍以及陸家過去的一個人在一起,此時夜深了,就不過來了,在那裡露宿了。那鬼魅也已經被我們消滅,最後剩下的屍傀也只剩下這一隻了,所以九水村的這次危機,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林軒揚了揚手中的黃毛屍傀說道……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聽完林軒的話之後,眾人皆是輕輕的鬆了一口氣,這一場九水村的浩劫終於是結束了,這估計是九水村建村以來,除了天災以外的最慘重的一次損失了吧。一直以來九水村就猶如一個世外桃源一樣,避於世外,雖然和外界也有聯絡,不過幾乎算是一半隱世了,外面世界幾經戰亂九水村依舊故我,只是生產力限制了九水村的人口罷了。

而這一次九水村的村民損失慘重,之前在門口的地方周四利用屍傀殺了不少人,而且之後的戰鬥對於那一片的房屋破壞很大,所以要恢復到以前那種日子,就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了……

「如此,便多謝林小友出手相助了!」陸老爺子輕輕的跟林軒拱了拱手,做了一個揖。

「陸老爺子不必客氣,先不必說這是我們龍組的任務,就算沒有這次任務,李成是我的大學同學,也是好哥們,哥們有難,自然會前來幫忙的!」林軒也趕緊做了一個揖,可憐的黃毛殭屍被碰的一下扔在了地上……

「呵呵,林小友連番戰鬥,恐怕已經是極為疲憊了,不如先去休息如何,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來處理了!」陸老爺子笑呵呵的說道,此時九水村的危機解除,陸露的安危也不必擔心了,陸老爺子也恢復了笑容,只是在這笑容之下卻是有點疲憊,畢竟有些老了,連番的折騰,加上心裡的折磨讓老爺子有些疲憊了。

學園島戰記 林軒點了點頭,從陸家祖墳到九水村是有一段距離的,這麼急速的跑過來,然後還因為李成那個二貨而在此使用了大消耗的領域技能,此刻林軒也是真的十分疲憊了,雖然有生命泉水可以治癒傷痕,但是疲憊是無法治癒的,特別是精神上的疲憊。

對著眾人拱了拱手,林軒就拖著黃毛屍傀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陸老爺和李成他們了,畢竟李成是這個村子的村支書,這個時候還是需要他前去的,對於李成和陸家來說今晚註定會是一個不眠之夜,而林軒就是來負責戰鬥的,現在戰鬥結束了,也該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打開房門進入房間,一切和早上走的時候一樣,看來在這場劫難之下,陸家大院依舊十分堅挺,不愧是綿延了千年的古老家族,這個古宅就是陸家祖上給子孫最寶貴的遺產……

林軒看了看手裡的黃毛屍傀,此刻黃毛屍傀十分安靜,似乎也是有了一點點靈智,緊緊的閉著眼睛,任由林軒拎著……

「這個傢伙怎麼辦?」林軒在忽然開口說道,畢竟現在自己要休息了,如果這傢伙趁自己睡著了跑出去胡鬧就不好了,而且林軒也沒有讓別人看著自己睡覺的喜歡……

「將七彩琉璃罩借給我,我將這屍傀的靈魂暫時封印,封印了靈魂又沒有人控制的屍傀就是一個木頭。」道元說道。

黃毛有些奇怪的睜開了眼睛,四處看了看,並沒有什麼人,但是這個實力強大的人在跟誰說話?緊接著黃毛屍傀就發現散發著七彩光芒的小玻璃罩從這個強大的人類頭裡飛了出來,然後就朝著自己飛了過來,然後……然後就是一片黑暗了……

林軒將已經變成一塊木頭的黃毛殭屍隨意的扔在了一邊,然後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還放著那本告訴了林軒事情真相的古籍,似乎現在陸家人也都不知道埋藏在這本書里的秘密了,畢竟沒有哪個陸家人會隨隨便便的把古籍扔到水裡去……

輕輕的摸了摸書籍的表面,頗有些感慨,事情的發生總是那麼一波三折,總是那麼讓人無法捉摸,要是沒有這本書籍的啟發,恐怕現在林軒也不能突破吧,林軒的突破本就需要一個契機而已,而這本書恰巧給了林軒這麼一個契機……

大大的張了張嘴,打了一個哈欠,放下了書籍,走向了自己的床鋪,甚至都沒有脫衣服,就直接躺在了床上,深深的伸了一個懶腰,然後閉上了眼睛,伴隨著外面不斷呼和嘈雜的聲音,林軒很快的進入了夢鄉,甚至還輕輕的打起了鼾……

這一夜林軒睡得很香,甚至都沒有做夢,直接一覺到天亮……哦不,應該說是一覺到了快要中了,大概睡到了十一點左右,林軒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再次誇張的伸了一個懶腰,走下了床鋪,外面依舊是有些嘈雜,這林軒可以理解,畢竟是大災過後,陸家作為千百年來九水村的核心,這裡肯定是最為繁忙的,而李成的村支書辦公場所也被破壞掉了,只能跑來陸家這裡辦公,所以陸家應該就是九水村現在最忙碌的地方了吧。

看了一眼被扔在角落裡的黃毛,現在還不是審問他的時候,還是等等吧,這樣的事情在這裡人多嘴雜,還是不要弄的好。

推開門,一股陽光的氣息撒了進來,深吸一口氣,感覺大腦清爽了不少,經過這一晚的休息,林軒感覺自己的精神力略微的增長了一些,心中一喜,這七彩琉璃罩果真是一個好東西,若是有一個修鍊精神力的修鍊者恐怕會得到更大的好處……

「林公子,您起來啦!」林軒正望著天空出神,就聽到一個女子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林軒轉過頭來,一個妙齡女子正睜著大眼睛望著林軒,手裡還捧著一個食盒,看那樣子似乎是要來給林軒送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