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這一次任務,你們既然都有興趣,那麼久一起去,我會為你們壓陣,讓我看見你們的血性!」

冷飛雙說完,直接離去。

留下一群面面相窺的小隊隊長。

「我怎麼感覺有些不太妙啊?」

一位隊長嘀咕著。

「話說,你們誰有東龍村最近的資料?」

一位隊長未雨綢繆,詢問著其餘人。

「殿主絕對是擲象境,甚至在擲象境中都是強者,此外則是秋白,別看這傢伙默不作聲,但實力很可能也是擲象境,什麼樣的任務,才能讓我們一起出手,甚至需要兩位擲象境武者壓陣?」

胖乎乎的朱大有些後悔了。

「管他那麼多,殿主安排的最大嘛,有足夠的好處就行,總比在衛三江手下,好處沒有,還想要我們拚命強!」



「應該差不多了。」

易水寒感覺對八極架的動作基本上已經熟練了。

得益於突飛猛進的領悟力,易水寒感覺自己對靜態八極架已經基本熟練。

靜態的八極架對武者並沒有作用,唯有動態的八極架才能搬運氣血,對武者有著效果。

再三回想著每一個分解動作的要領,易水寒開始生澀的將這些動作連貫起來,形成動態的八極架!

「嘶!」

只是剛站樁沒一會,易水寒突然身子一僵,急忙停了下來,倒吸了一口涼氣。 武清沒好氣的站起身,惡狠狠的瞪著戴郁白,「戴郁白,你不是疑惑自己的臉為什麼會火辣辣的疼嗎?要不要我現在就告訴你原因?!」

戴郁白一面聽著耳機里的回應,一面微笑著點點頭,「嗯,總算不是郁白少帥了,直呼戴郁白就顯得親近多了,當然,直接叫郁白會更完美。」

好吧,武清無奈扶額,這位郁白少帥一悶騷起來還真是天下無敵。

可是才想到悶騷這個詞,她就大大的呸了一聲!

戴郁白這哪裡是悶騷,這明明是明騷!

「切!不想知道原因就算了,我還懶得跟你說。」

武清說著徐步踱到書桌另一端的凳子前,環抱著雙臂坐下,還大咧咧的翹起了二郎腿。

戴郁白抬手按住耳機,眸色微動,似乎是聽到了什麼有用的回應。

武清餘光瞥見,也不禁有些好奇起來,支棱起耳朵等著戴郁白接下來的分析。

不想戴郁白頓了一下之後,說出的第一句話卻和電波沒有任何關係。

農門美人梟 他抬眸似笑非笑的望了她一眼,「我臉上的傷,難道不是武清你趁我不備時下的毒手?」

「怎麼可能?!」

武清身子往後仰了仰,慵懶的靠著椅背,從鼻腔中發出一聲冷冷的哼笑,「那是你暈倒昏迷時,臉先著的地!一定是你不知在什麼時候做下了什麼虧心的事,遭天譴了。」

這一次對於武清的譏諷,戴郁白卻恍然未覺。

他強吻她,隨即昏迷,之後她肯定對他下了黑手。

不過想到自己因何才會如此激怒了武清時,他的唇竟不覺的顫了一下。

他一手點著信號機,一手不覺抬起撫上自己的唇。

只覺得那瘋狂一吻的觸感,越回味越清晰,這該死的感覺又要將他剛捋清的思緒打成一團亂麻。

沒想到這個動作瞬間將武清激怒,她猛地站起身,抬起手狠狠打掉戴郁白撫著嘴唇的手,惡聲惡氣的說道:「戴郁白你要查什麼趕緊查,武清時間金貴的很,沒空跟您在這浪費。」

望著武清氣急敗壞的樣子,戴郁白不怒反笑,「武清,你沒發現我們終於不再客套疏遠了嗎?」

武清聞言也是一怔。

她終於意識到了,不知在什麼后,她已經像個現代人那樣直呼戴郁白的名諱了,而戴郁白更是親昵的稱她為武清。

武清忽然想起一件事,又坐回了椅子上,無奈的笑了笑,「真是奇怪,你好像從一開始就叫我武清,而不是我的梨園花名舞晴呢。」

戴郁白點擊信號機的手忽的一滯,隨即又快速的運作起來。另一隻手拉開抽屜,拿出紙筆,兩隻手互不干擾的各行其是起來。

作繭自縛,孽緣 就是這樣,都沒妨礙他喟嘆出一句真誠的感慨。

「武術的武,清白的清。這句話,從一開始我就記在了心裡。」

武清點翹的二郎腿忽的一頓。

說這句話時,梁心也在當場。

不僅如此,武清後面更是跟梁心強調過,她不再是以前的姬舞晴。

但是梁心每一次開口都是舞晴。

他根本不在乎她叫什麼名字,她有什麼思想,她真正苛求的又是什麼。

他甚至從來沒有尊重過她,沒有把姬舞晴當成一個獨立的人來看。

對他而言,姬舞晴只是一件工具,一個花瓶,梁心對姬舞晴那才只是赤裸裸的利用。

她緩緩抬眸,再度重新審視著戴郁白。

不禁自嘲一笑。

她這是怎麼了?

戴郁白對她也是利用,甚至對那些小士兵們下過拉攏不成就地擊斃的冷酷命令。

她竟然還把他與梁心區分出來。

不過,還是有些區別的吧。

最起碼,她真心愿意和戴郁白做朋友。雖然即便做了朋友,她也會防備著他。

只因他太妖孽,太狡猾。

稍一不留神,自己就會真的掉進他編製的感情陷阱中去。 「只是動作錯了,居然讓我手臂都像是廢了一樣?!」

易水寒一臉后怕,急忙停了下來,看著自己左手手臂!

哪怕已經將所有的靜態八極架動作掌握,但是易水寒在連貫的動作中也是有些出錯。

可這一出錯,後果就是手臂鼓起來一個大包!

手臂紅腫,疼痛不已,就像是去醫院做皮試一樣。

「好霸道的八極架。」

易水寒心有餘悸,輕輕揉著紅腫處的部位,讓血液流通。

「但效果也十分可怕,只是剛一開始,我就能感受到渾身氣血被八極架調動了起來,逐漸沸騰!」

易水寒放棄了繼續修行八極架,開始在腦海中一遍遍的模擬著八極架的動作!

八極架太過霸道,修行時稍不注意就會損傷自己的身體。

反而是普通人修行八極架倒是沒有太大傷害!

因為普通人體內氣血太弱了,哪怕是站樁中出現差錯,也不會有什麼太強烈的感覺。

但武者卻不同,氣血旺盛。

在修行八極架時,更是調動全身氣血,讓氣血不斷沸騰,沖刷全身!

這樣一來,一旦出錯,也會受到更加嚴重的傷勢!

「有人教導,和自行修行的差別太大了,我只是半路出家,根本不知道修行中的諸多禁忌。」

易水寒感嘆起來,一時間有些猶豫。

「聽諦殿…」

猶豫再三,易水寒還是放棄了。

從根子上講,易水寒還沒能夠完成轉變,對聽諦殿有些排斥。

「我想要的生活並不是打打殺殺啊。」

易水寒自語著,一時間心中百味陳雜。

「這個狀態已經不適合再修行了,也該出門走走了。」

太古丹尊 易水寒搖了搖頭,放空心靈,消除腦海中的種種雜念。

「再等一段時間吧,修行八極拳之後就回家。」

易水寒原本就是準備回老家的,只不過因為異變,在江夏市留了下來。

「出門逛逛也好。」

在江夏市也有一段時間了,但是易水寒卻發現自己還沒好好轉過。

洗了個澡,換了一身衣服,易水寒出了門。

只是剛一出門,就遇上唐雅。

「好巧啊,你要出門?」

唐雅向著易水寒打著招呼。

「出去轉轉,天天待在家裡身子都要生鏽了。」易水寒眉頭一皺,但伸手不打笑臉人,也只有停下來。

易水寒對這個女人可是敬而遠之的,不是什麼善茬,被人賣了,說不定還得幫她數錢。

唐雅看出來易水寒的疏遠,也沒在意,依舊笑吟吟開口,「現在這個點,還沒吃午飯吧,我請你吧。」

「不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易水寒搖頭,直接轉身離去。

留下唐雅一臉錯愕,「哼!」

冷哼一聲,唐雅眼中神色變幻不定,看著易水寒離去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易水寒將這事拋之腦後,自己在大街上晃悠一圈,找到一家飯店,解決了肚子問題。

隨意上了一輛公交車,易水寒也不在意這輛車是開到哪裡的。

靜靜地靠在窗邊,看向窗外。

【妖魔鬼怪名稱】:長生花!

【品質】:精英!

【等級】:斷流境!

【能力】:子體寄生在年老宿主體內,可讓年老宿主返老回童,恢復青春!

被寄生之後,宿主每一日年輕一歲,直至自身生機被徹底吞噬!

易水寒在打量時,突然瞳孔一縮!

公交車逐漸遠去,但易水寒卻是久久不能平靜!

「斷流境的妖魔鬼怪!」

「此外雙眼獲取的信息似乎更加的完整了,這一次多出來一個能力!」

易水寒心中震動,斷流境的強悍已經見識過了,好不誇張的說,這樣的存在就是人形殺戮兵器!

破壞力恐怖!

而讓易水寒詫異的是雙眼的能力似乎增強了!

「之前沒有任何不同,因為我的精神力增強了?」

易水寒沉吟,也只有這個原因。

「我的精神力越強,雙眼獲得的信息也就越完善,那麼會不會再出現妖魔鬼怪的弱點?」

易水寒念頭轉動。

沒有了再閑逛的念頭,易水寒回到小區中。

「一頭斷流境的妖魔鬼怪,放任不管,危害太大了,但是我並沒有證據。」

易水寒有些苦惱,總不能跑到聽諦殿,說自己發現一頭斷流境的妖魔鬼怪吧?

「太危險了,人口越密集的地方,妖魔鬼怪的數量就會越多?」

易水寒猜測著,念頭不斷轉動。

「不行,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不管了,明天就走!」

易水寒感覺太危險了,準備離去。

自己回去老家,人煙稀少,總不能還接連遇見妖魔鬼怪吧?

「真要是這樣,恐怕整個夏國都淪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