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哈哈哈……」

教室里很多人都忍不住大笑出聲,俞漫漫惱羞成怒,忍不住放聲哭了起來。 「俞漫漫,我背你去醫護室吧。」這時同班的一個男生走了過來。

俞漫漫邊哭邊看著那個男生,是跟她一個班的鄧語豪,也是學會幹部,一直追求她,可她一直看不上他。

鄧語豪走到她面前蹲了下來,朝她伸出手。

她有些嫌棄的看著他的手,不情願可也別無它法了,只好負氣把手放到他的手上。

鄧語豪把她背了起來,而剛剛最開始嘲笑她的那個男生,又故意吹起了口哨,「看來咱們的俞大校花是愛上了被男生背的感覺嘍。」

教室里的人又哈哈大笑起來,俞漫漫一臉羞怒,索性把臉埋在鄧語豪的背上,催促著他走快點,不願再聽同學們的嘲笑。

班上還是有一部份人站在俞漫漫這邊的,有人指著那個男生說:「馬帥帥,你有必要這樣嘲笑俞漫漫嗎?告示上都說了,她是無辜的,是謝麗利用了她,她也是受害者,你就別再針對她了。」

馬帥帥不屑道:「你是說,她沒有在穆晨面前裝受傷、裝可憐?」

那個同學臉一紅,這話沒法接了,索性不再理會馬帥帥。

馬帥帥見沒人再敢幫俞漫漫說話,又不屑的呸了一下,「戲精!」

九班,祝七巧眼尖,瞧見洪寶石一個人看著手機在那眯著眼睛偷笑,忙湊上前去打聽,「老大,在看什麼呢?給我也樂樂。」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洪寶石見祝七巧湊了過來,索性點到九班的微信群,把馬帥帥發給她的照片全發到群里。

大家看了直呼痛快,陶夭恍然大悟的點頭,「原來老大昨天說的話是這意思。」

葉華馨也點頭:「這下果然是真、可、憐了,不用費心去裝了。」

小狼鄙視的看了她們幾個一眼,總結了一句:「果然不能得罪女子!」

洪寶石聽見小狼的話,直接抓起桌上的課本就往他臉上扔。小狼手上動作迅速的接過課本,反手扔回她的桌面上。

紅顏錯 俞漫漫悲憤的趴在醫護室的病床上,心裡越想越恨,那椅子明顯就是被人動了手腳的,要是被她知道是誰敢作弄她,她非整死那個人不可!

還有那個馬帥帥,居然敢當眾羞辱她,等她傷好了,看她怎麼弄死他!

俞漫漫這一摔,讓她整整在醫護躺了一上午才緩過勁來,下午再回教室上課時,她仔細的檢查了課桌跟椅子,見完全沒有問題以後,才小心翼翼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她以為事情已經過去了,等上課時,數學老師走進教室,俞漫漫正準備從抽屜裡面拿出數學課本,與課堂筆記。

可當她的手伸進抽屜時,卻感覺手上摸到了什麼滑滑膩膩的東西,她一驚,忙抽回手。

班長喊道:「起立,敬禮!」

俞漫漫跟著同學們一塊站了起來,「老師好!」

「同學們好,請坐下。」老師翻了翻課本,「請大家拿出課本,翻到第112頁。」

俞漫漫心裡有點發怵,但又不能不把課本拿出來,便歪著身子去看抽屜,然後抽著課本的邊緣慢慢的往外拉。

隨著課本越拉越出來,課本上面一條默青色的小蛇出現在她的眼中。

「啊!」俞漫漫尖叫,趕緊從自己的座位上跳了起來,「蛇,有蛇!」

「啊!」其他同學聽她這麼喊,有些膽小的也跟著喊了起來:「蛇?哪裡有蛇?」

劇本樂園 「那裡,蛇在那裡!」俞漫漫指著跟著課本一起掉到地上的蛇大喊。

老師也跟著被嚇了一跳,剎時之間整個教室雞飛狗跳起來。

機靈寶寶Ⅲ殺手媽咪免費送 馬帥帥趁亂用手機偷拍了一個小禮頻,發到洪寶石的手機里,然後再若無其事的收起手機,冷眼看著鬧哄哄的教室,還有嚇得臉色發白的俞漫漫。

九班,也正在上課的洪寶石,收到小視頻后,馬上轉發到班上的微信群里。同學們趁教師不注意的時候,都偷偷拿出手機,偷笑的看著洪寶石發的小視頻。

三班,老師跟同學冷靜下來以後,突然有人指著「蛇」說:「這蛇好像是假的,不會動。」

「假的?」大家聽了都仔細去看地上那條蛇,果然,它正一動不動的躺在原來的位置。

有個膽子大一點兒的男生,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用尺子戳了戳蛇身,發現果然是一條假蛇,鬆了口氣,直接用手捏著蛇尾舉了起來,「這是條玩具蛇。」

老師脖然大怒起來,「誰幹的?上課期間作出這種惡作劇,不想上課了是不是?」

俞漫漫剛才已經被嚇哭了,此時抽泣著說:「老師,這是有人故意作弄我,放在我的抽屜裡面。還有,早上我的椅子也被人動過手腳,我一坐上去椅子就壞了,害我摔到在地上受傷。」

「誰?到底是誰做的?」老師還算是比較喜歡俞漫漫的,俞漫漫在他們班成績是最好的一個,要不是因為中考失誤,她可是百分百能進一班的尖子生。所以老師見有人故意作弄她,馬上就升起了護短之心。

「到底是誰作弄俞漫漫同學,自己自覺點站出來。」老師見沒人吭聲,又問:「有沒有人知道是誰做的?說出來!」

教室里除了老師的咆哮聲,與俞漫漫楚楚可憐的抽泣聲,大家都安靜了下來。

不管老師怎麼問,就是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最後,再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老師只好憤憤不平的作罷,先擇繼續上課。

俞漫漫雖然不甘心,但也沒有辦法,只能吃了這個啞巴虧。

她這一整天都是在受傷與驚嚇下度過的,好在後來沒再發生什麼意外,放學時間一到,她馬上離開學校,一秒都不願多待。

第二天上學,上過一次虧的俞漫漫這次非常小心,再次仔細的檢查了下桌椅才放心坐下,等到上午的課都上完,也沒再發生什麼,她的防禦之心漸漸降了下來。

吃完中飯以後,按照慣例,她回到宿舍午休,洗臉洗手洗腳以後,躺在床上,隨手扯過空調被蓋在身上,然而被子裡面卻突然竄出來一隻灰絨絨的東西。

「啊!」俞漫漫手忙腳亂的從床上爬起來,由於下床的時候太急,一不小心就被被子拌了一下,整個人狼狽的從床上摔到了地上。 「怎麼了?」

「你怎麼了,漫漫?」

「漫漫,你沒事吧?」

同宿舍的另外三個女同學忙關心的湊上前,好奇的問她怎麼了。

俞漫漫在她們的攙扶下慢慢站了起來,指著她的床說:「我被子裡面有東西。」

她們忙問:「有什麼東西?」

「不知道,我沒看清楚,灰色的,毛絨絨的,好像……好像是老鼠。」

「老鼠?!」她們都是女生,都怕老鼠那種生物。

「我也沒看清楚,好像是。」俞漫漫拍著自己的小心臟,驚魂未定道。

其中一個女生懷疑道:「會不會也是假的?是玩具?」

另一個女生點頭:「有可能,就像昨天那條蛇一樣,說不定這也是個玩具。」

俞漫漫聽了以後,心才慢慢定下,心想,肯定是玩具,又是故意用來嚇她的惡作劇。她生氣的走到床前,一把揭起被子,打算把這「玩具」給扔出來。

卻沒想到,被子揭開以後,那「玩具」卻看著她們幾個女生,萌萌的眨了眨眼睛,然後在床上動來動去。

「啊!」

「啊!」

「啊!」

「啊!」

這下四個女生都不約而同的尖叫著抱在了一起,這不是玩具,這居然是真的!真的是老鼠!

這時,她們宿舍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一個身材高大的女生走了進來,看見她們就問:「鬼叫什麼呢?在走廊上就聽你們宿舍的鬼叫聲。」

俞漫漫一見來人,就指著她問:「你、你不是九班的嗎,你來我們宿舍做什麼?」

來人正是九班的牛虹虹,她一臉無辜道:「哦,我是來找我兒子的。」

「你兒子?」

「對呀,我今天回宿舍的時候發現我兒子不見啦,所以就到處在找,聽見你們這動靜大就過來看看我兒子在不在這兒。」

「你兒子怎麼可能會在我們宿舍?」俞漫漫說完,又覺得不對,「不對,你哪來的兒子啊?」

「旺財!」牛虹虹突然激動的大喊了一聲,「旺財,我的寶貝兒子,原來你跑到這來啦,嚇死媽媽了,媽媽還以為你被人拐跑了呢!」

「這……」

宿舍的幾個女生一臉的驚訝,看著牛虹虹跟個寶貝似的,把那隻老鼠抱在了自己的懷裡,還一邊輕撫著老鼠的頭,一邊「心疼」的安慰著:「別怕,媽媽這就帶你回家,以後別再亂跑了知道嗎?要是遇到壞人怎麼辦?壞人把你給煮了吃的!」

俞漫漫反應過來,指著牛虹虹大罵:「是你故意把這老鼠放在我被子里的是不是?你就是為了作弄我嚇我是不是?」

牛虹虹白了她一眼,「拜拖,沒有見識也有點常識好不好!這是倉鼠,是寵物,你怎麼能說我兒子是老鼠呢?這是對我家旺財的污辱,我可以找律師告你的知道不知道!」

「你……」俞漫漫被她氣得啞口無言。

牛虹虹懶得再理會她們幾個,抱著小旺財就離開這個宿舍,回到她們九班的宿舍區域。

俞漫漫被氣得七竅生煙,她們宿舍在四樓,而九班的幾個宿舍都在三樓,這倉鼠如果不是被人故意放到她床上的,難道還真是它自己跑來的?

真當她是白痴嗎?!

如果是以前,她裝裝可憐,肯定有大把的人為她出面,幫她聲討九班的人。

可是經過了之前的事,雖然已經解釋了自己是無辜的,但卻並不是所有人都選擇相信她。她現在也只能夾著尾巴做人,因為不管她說什麼、做什麼,別人都會有一種懷疑的眼光去看她。

三樓的某間女生宿舍裡面,牛虹虹正興高采烈的吹噓著剛才的「精彩過程」,宿舍裡面的幾個女生聽了以後,個個都笑得花枝亂顫。

尤其是陶夭,她摸著自己的胃,一臉「痛苦」的笑道:「哎呀,媽呀,真要命,剛剛吃太飽了,這一笑,笑得我胃都抽筋了。」

葉華馨笑完,忍不住提醒了句,「老大,你才剛回學校,現在這麼高調的整她會不會不太好?」

洪寶石邪魅一笑,「她不是說我壞,一見到我就嚇得跪地求饒嗎?那我就光明正大的壞給她看,否則我豈不是白擔了這個惡名!」

葉華馨寵溺的看著她笑,知道她是因為之前的事,心裡憋屈久了,想好好找俞漫漫發泄一下呢。

洪寶石笑哈哈道:「放心吧,我有分寸,你們不用擔心。」

接下來的一整個星期,俞漫漫沒有一天過得順心的,只要在崇雅學院,她隨時隨刻都有可能發現意外,或者是受到驚嚇。

弄得她現在每時每刻都過得提心弔膽,只要一踏入崇雅學院,她就開始神精質起來。

她已經有了很深的被害妄想症,總覺得有人在害她,見到誰都覺得有些可疑,她已經快被這一切給逼瘋了。

好不容易到了周末,終於可以不用回學校,俞漫漫才在家裡好好的放鬆下來。

俞漫漫可不是一個簡單的女生,放鬆下來、冷靜下來以後,她就開始思考、分析。

最終,她斷定這一切都是洪寶石做的。既然知道了,那她就得想出對策,不能再這麼坐以待斃。

她拿出手機,點開少了謝麗的微信群,再次招集她的幾個心腹,讓她們到老地方見面,卻沒想到,因為謝麗的事,她們幾個都有點兒兔死狐悲的感覺,也都對俞漫漫開始設防起來。

對俞漫漫提出的見面,她們默契的各自找著借口推託。

賀雅蘭:「抱歉啊漫漫,我今天去不了了,我媽媽有些不舒服,我爸爸又出國了,我得在家裡陪著我媽媽呢。」

安然:「對不起漫漫,我趕不過去了。昨晚跟著我爸爸、媽媽到大澳賭場玩了,現在還沒回惠市呢。」

至尊王妃請當家 蘇碧瑤:「不好意思啊漫漫,我也去不了了,早上不知道吃錯什麼東西,我今天拉了一天的肚子,一分鐘前我剛從衛生間出來呢……不行,肚子又痛了,不跟你說了,我得去衛生間。」

俞漫漫:「不是吧??怎麼都那麼巧?個個都有事,個個都不能出來。」

俞漫漫:「算了算了,那等星期一上學的時候再說吧。」

俞漫漫壓根就沒想到,一向對她言聽計從的幾個心腹,現在居然敢故意躲著不見她,還真以為她們都有事,只好無奈的放下手機。 俞漫漫周末兩天什麼也沒幹,就關在家裡絞盡腦汁、挖空心思的想對策。

學霸就是學霸,在這種「孤軍奮戰」的時候,居然還真讓她想出了一個將計就計的妙計。

雖然她的幾個心腹都不能出來見面,但這完全不影響她對她們幾個下達任務。

她在微信群里一連發出十幾個指示,分別給她們幾個安排任務。

俞漫漫自己正為自己的妙計,而感到興奮激動,其她幾個卻顯得有些不情不願。

當然,誰也不敢當面跟她唱反調,畢竟俞家的勢力太大,不是她們能惹得起的,於是只好紛紛在微信回復:「知道了。」

又到了星期一,俞漫漫跟往常一樣上學,但她不再疑神疑鬼的擔心有人害她。

相反,她就等著別人來整她,動靜越大越好,最好被全校的師生都看見更好。

接下來的幾天……

「啊!」

課室里,俞漫漫打開書包時發現書包裡面有蟑螂。

「哎喲,痛死了!」

上體育課時跑步時,俞漫漫突然摔了一跤,老師過來詢問時,她說好像是被誰故意拌了一下。

「啊!」

飯堂里,吃飯吃一半的俞漫漫,走到自動販賣機里買了瓶飲料,回到餐桌時,卻發現飯菜上多了一條蟲子。

類似的事情,發生在俞漫漫的身上越來越多,某些原本看熱鬧的同學都開始看不過去了,而這時,有一些傳言慢慢傳了出來。

傳言說,這些都是洪寶石對俞漫漫的報復,儘管學校已經貼出告示,證明俞漫漫之前並沒有害洪寶石,但洪寶石卻仍然不肯放過她,原因就是,洪寶石忌妒俞漫漫曾經讓穆晨背過她。

女生307宿舍,葉華馨躺在床上看手機,邊刷著論壇邊說:「老大,差不多就收手吧,再下去就有些過了。」

陶夭也點頭:「對啊,老大,出口氣就算了,再這麼不依不饒的,顯得你有點小心眼。」

洪寶石納悶,「收什麼手,我就上個星期整了她幾回,見她出醜了幾次,我這氣一消,早就沒理她了。」

祝七巧:「咦?不是老大?那俞漫漫天天被人整,是誰搞的鬼?」

洪寶石:「別問我,反正不是我。」

葉華馨:「既然不是咱們老大幹的,也不是九班的人乾的,那咱就不管了。」

祝七巧:「那論壇上那些傳言?」

洪寶石:「嘴上別人身上,愛說啥說啥,不用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