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姐姐在隔壁等你。」

「是。」

宋傲忙應和了一聲,探出頭去,四處看了看,確定沒有人關注這裡,他這才一個閃身出門來,順手將門給帶上了。

兩人結伴往隔壁房間去,進了門來,宋傲站在門扉處,而寒夏也到了蕭春身後去。

蕭春舉杯,示意他過去,宋傲笑了笑,慢慢往屋子中央走去。

屋子中點燃著好聞的檀香,香氣正四處飄散。

到了蕭春身前,他先是行了一禮,這才快速的問道:「聽說公子受傷了,如今怎麼樣了?」

這個問題實在是太快,還沒有等她們問話,沒有想到他竟然先開了口,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聞言,蕭春的眉毛皺了皺,寒夏動作有些遲疑,見此,宋傲便知自己問錯了話,忙又給自己打圓場道。

「先前我聽關青衫和游風提起,加上我是親眼看到公子墜入深淵之中去的,所以我想問一問,公子現在如何了。」

寒夏聽聞,此話有理,正欲回答之時,卻見蕭春突然站起,瞬間將她遮擋在後面。

見此情景,她瞬間閉嘴,也知道自己差點又說錯了話來,怕被宋傲看出端倪,她忙彎腰又開始為蕭春斟茶。

蕭春站起,微微撥弄了一下耳邊的長發,這才慢慢回答道。

「可不是嘛,公子被那個叫姜如玉的女人給拉入深淵之中去了,她要找死別帶上公子啊,這下好了,我們找了幾天了,都還沒有找到公子。」

說著她又露出愁苦的樣子,唉聲嘆氣了一陣這才繼續道:「希望野狼不要將本公子屍體吃掉才好,就算是死,也希望他能留個全屍,唉–」

悲傷和可惜的嘆息,而此時,寒夏也將茶遞了過來,蕭春接過茶杯,輕輕的觸碰了一下寒夏的手指,寒夏瞬間會意。

宋傲還在心裡探尋著這話的真假,卻沒有絲毫的表露,臉上亦是露出悲天憫人的姿態。

接著,寒夏也嘆息道:「可不是嘛,我們都奔波了兩三天了,都不見本公子屍體。真不想去找了,找到屍體有什麼用?」

「那……」

宋傲遲疑了一下,心中思緒萬千,又繼續問道:「那之前的事情該如何是好,網已經撒開,又該怎麼辦?」

這是詢問,也是試探。

如今事情沒有明朗,他自然不敢輕舉妄動。 ?「誰知道呢。」

蕭春嘆息一聲,慢悠悠的呷了一口茶,這才繼續道:「反正我們與本公子不熟悉,等再找尋個幾日,再找不到他的屍體的話,只當他是被那豺狼虎豹給吃了。」

「就是,本公子管我們也太嚴格了,死了也好,死了我們便自由了。」

寒夏是時候應和道,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笑意。

蕭春嗔怒了一句,這才繼續道:「心裡知道就好,說出來幹嘛呢?」

說著她又轉頭,驟然轉移的話題,問道:「不知道宋公子那裡又得到了什麼消息?」

聞言,宋傲如夢初醒,這兩人說話滴水不漏,話題轉移得太快,還真的捉弄不透她們的真實所想。

心神電轉,他便快速回答道:「是,我從城主府那裡得到消息,無雙宮的火是破雲宗的人放的。」

說著他又繼續補充道:「這話是游風親口對洛庭說的,是我親耳聽到的。」

停頓了一會兒,看不出這兩女的心中所想,他又繼續道:「因為這個消息,他們達成了協議。只要這件事情不鬧大,城主府就不會過問。」

「好一個螳螂捕蟬哩。」

寒夏給自己斟茶一杯,呷了一口,這才轉頭對蕭春詢問道:「姐姐,這件事情怎麼複雜,如今本公子又生死不明,我們該如何是好?」

聽聞這話,蕭春沉吟了一會兒,凝眉,似乎是沒有什麼好主意,抬眉之間,正好見宋傲在自己面前。

她想了想,這才詢問道:「此事,宋公子覺得應該如何做才好?」

宋傲怔了怔,沒有想到蕭春竟然會詢問自己的意見,他還在思考寒夏那句「生死不明」的意思。

聽聞蕭春的問,他故作沉吟模樣,裝作認真想了想,這才試探性回答道。

「如今前路未明,而且公子又不在,我們沒有辦法去詢問公子的意見。」

他停了停,有意無意的瞟了蕭春一眼,見她不為所動,他這才繼續道:「依照在下的意思,還是靜觀其變的好,萬一落城三首他們自己鬥起來,那麼我們豈不是就成了那得利的漁翁了?」

蕭春聽著,寒夏小心翼翼的去望向她,用目光徵求她的意見。

沉默了數個呼吸,蕭春這才從思緒之中回神,對著宋傲默默點頭應和道。

「如今我們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還是先按宋公子說的做吧。」

「是。」

宋傲點頭,內心一陣歡喜,臉上卻絲毫不表露出來。

「好了,你先回去吧,以免被人發現端倪。先按兵不動,等候我們的吩咐。」

寒夏總結道。

宋傲拱手,表示明白,又站立了小會兒,見蕭春一臉愁苦模樣,似乎再不會理會自己。

頓了頓,他又拱手行禮,然後便轉身離去了。

門扉被輕巧關上,宋傲腳步頓了頓,心中一個大膽的念頭生起。

聽聞外面再沒有聲響,寒夏掃視了一番,這才走到蕭春身邊去,蕭春瞬間回神,慢慢轉頭。

寒夏先替蕭春斟茶一杯,再替自己斟茶一杯,隨後才坐到蕭春身邊去,輕聲問道。

「春大人,難道您是懷疑宋傲?」

蕭春將茶杯撥弄開來,順手從身後拿出一根帶有靈性的胡蘿蔔,遞給寒夏,這才慢慢道。

「宮主大人說過,人類最不可信,所以,我誰都會懷疑的。」

寒夏歡喜的啃著胡蘿蔔,支吾有聲。

「就是,本公子答應替我們尋找神花印記的,可是到現在,卻變成了我們提他跑腿,他哪裡幫助了我們分毫啊!」

語氣之中的不滿,表露無遺,蕭春又將一根胡蘿蔔扔過去,寒夏歡喜的接過,她這才回答道。

「既然我們成了人形,就必須要學會人類的生存方式和法則。我覺得這樣就挺好啊,等本公子將事情昨晚,一定會幫我們的,他不像是說話不算數的人。」

「嗯,不過屬下還是很擔心,不知道現在他是不是還活著,若是他真的死了,我們這些努力就真的是白費了哩。」

寒夏心情還是不爽,語氣之中難免是有些抱怨。

蕭春聞言,呷了一口茶,又輕輕摸了摸寒夏的髮髻,這才慢慢回答道。

「他肯定是還活著的。」

說著她微微一笑,繼續道:「看得出來,華青前輩很在乎本公子的死活,看她現在還運籌帷幄的樣子,本公子暫時應該沒有什麼大礙。」

「本公子也是,進山尋寶而已,別人沒出事,倒是他出事了。」

寒夏抬眉,吧唧了一下嘴,滿意的一笑,這才低眉繼續道。

「差點連小命都玩脫了,希望他真的沒事,否則我們做的這一切就是無用功。」

「是啊。」

從骷髏島開始橫推萬界 蕭春幽幽嘆息,隨後才附和道:「說起來,這段時間我們真的耽誤了本來要做的事情呢。」

說著她心中一動,心神感應,片刻之中,便感應到念皇鳥的存在。

這一次,念皇鳥似乎沒有之前那麼害怕了。

感應到這些,蕭春心中一跳,忙用心神問道:「念皇鳥,那個人還活著沒?」

「活著。」

念皇鳥的羽毛抖了抖,小心翼翼的抬頭,沉默了小會兒這才補充道。

「生之氣息很微弱,似乎是在命懸一線。」

聞言蕭春苦笑,頓了頓這才說道:「若是他真不在了,你倒是不用害怕,也可以助我們飛翔了。」

「這段時間,你們的尋找全是空白。」

念皇鳥不合時宜的說了一句,蕭春默默點頭,嘆息道:「是啊。」

說著她低頭,微微一笑,回答道:「我明白了。」

轉頭之時,寒夏已經將兩根靈性胡蘿蔔食用完,見此,蕭春才吩咐道。

「我們先去將這些消息告訴房子遺他們,隨後我們再去尋找神花印記,這件事情真的耽誤太久了。若是被宮主大人知曉,只怕是要怪罪你我的。」

「是哩。」

寒夏應和了一聲,兩人略微收拾了一下,便悄悄出去了。

轉角之處,望著蕭春寒夏匆匆忙忙離去的背影,宋傲沉吟了一下,想了想,最終離去了。

「關公子若是死了,便不再是老仙的徒弟,那麼我能修仙的機率便又小了。」

宋傲埋頭,沉沉的嘆息了一聲,隨後才悲戚道。

「看來這一次,我又押錯了!」

心中想著,他又開始尋找起自己的下一個目標來,想了想,最終還是沒有找到符合的人,最後也只能罷了。

如今沒有確定官天是否死亡,所以他現在還必須按照蕭春寒夏她們的吩咐做事。

不過看她們那麼急切離開的樣子,宋傲在猜測,多半官天已經不在世了。

猜測只是猜測,可惜沒有證據。

若是問修仙和美人哪個重要,宋傲一定會選擇修仙。

畢竟只有能夠修仙才能出人頭地。

「花雪姑娘一定不會看上我這種平庸到沒有任何勢力和錢財的男人的。」

他想。

前路依然渺茫。

宋傲車馬奔騰,快速往城主府中飛奔而去。

事情再怎麼樣,他也不能丟了最初的工作,那麼不然的話,他還真的是一無所有了。

弟弟還依靠自己,將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他身上! ?陽光從樹梢之中透出來。

無雙宮三面高山隱秘之處,藏著三撥人。

分別是房子川和壯五,以及華青。

他們三人各自佔有一處最好的位置,遠遠的關注著無雙宮下面的局勢,就是想尋找到一絲不一樣的情況。

蕭春寒夏得到的情報,以及由房子遺帶了回來。

那些只是最合理的猜測,因為沒有證據,所以他們在尋找證據。

此時正是第二日的上午十分,無雙宮的火焰早就已經熄滅,無雙宮的幾個弟子正按照華青的指示故意在四處尋找東西。

範圍並不會超過華青之前規定的。

人越來越多,這裡也越來越熱鬧,絲毫都沒有無雙宮被滅的凄涼之感,反而是非常的熱鬧。

趙嬈站立在半山腰的一處山洞之中,忍不住感嘆:「這一次事件,竟然使得無雙宮比過年還熱鬧,現在這般情景,應該是無雙宮最熱鬧的時候吧。」

尋找的人,依舊沒有一點點消息,仿若是人間蒸發了一般。

趙影與趙玲兒不知所蹤,死不見屍。

一次洗劫,現在無雙宮留下的,可以辦事的弟子也不過六七人,總的來說,無雙宮現在是勢力大損,最嚴重的一次。

趙嬈寫了一個名單,認真的數了幾遍,發現現在無雙宮還活著,並且能夠聯繫到的弟子也不過十人。

這是多麼的可悲。

本以為這一次的變故,無雙宮因為距離落城最繁華之處較遠,可以保存實力,至少也可以將損失減少到最少。

沒有想到,此次受損最嚴重的就是她們無雙宮。

落城不入流的幫派都被一夕之間滅了,雖然她們沒有被那些神秘力量給偷襲,可是依然沒有擺脫這個命運。

趙嬈搖頭嘆息,站在洞口四處去看,遠處,壯五與房子川各自隱藏在樹梢或者山丘之中,為無雙宮探聽消息。

等到自己遇難,才會知道誰會真心對自己好。

而如今,無雙宮到了命懸一線之際,替她們勞累奔波的竟然不是自家弟子,而是一些認識不多久的人。

說起來,那些人或多或少的都跟官天有關係。

四處唯一不見華青。

而此時的華青卻晃蕩在一棵樹上假寐。

這裡根本不需要自己,該安排的事情她都安排好了,勞累了這麼久,也該歇息一下。

時間一點點過去,尋寶之人越發的覺得心情炙熱,幹勁兒也更足。

果然,和之前在北翼山脈一樣,只要努力尋找,或多或少都會尋找到寶貝。

有的是黃白之物,有的是金叉朱釵,或者胭脂丹蔻,但是無論是什麼都好,也總算沒有白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