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所以當這些身穿重甲的法師開始向前推進的時候,無數的火焰跨過天空飛向敵人的陣地。

點點火雨,將天上的雲彩染成了紅色,無數的煙塵在天幕上滑行。

一道道魔法鏈條在天空中揮舞,焰紅色的法陣不斷在天際出現,灑下無數的亮色火雨。

隨著這些散發著炙熱溫度的火球砸向弗爾基恩的陣營,天空中那淡藍色的帷幕不斷的變色,一道道夾雜著冰晶雪片的寒風激流與火球撞在了一起。

小一些的滾燙火球瞬間被寒風所侵襲,化作黑色的碎屑迸裂開來。

而大一些的,則沒有那麼容易熄滅,還是穿過了障壁一頭扎進了地面。

不過這種等級的魔法根本無法產生有效的殺傷,地面上無數個淡黑色的光圈讓人看不清其中的景色,落下來的火雨撞上這不斷顫抖的光圈就好像撞上了無比堅硬的城牆,全部都炸裂成了無數的火花。

暗障魔法,說起來叫暗障,實際上除了顏色,它與暗沒有一分錢的關係。

這是種標準的埋置魔法,真正產生巨大防禦力的,竟然是重力……

不過這種程度的重力魔法,純粹就是以數量來抵禦攻擊,甚至連正牌重力魔法都算不上。

話雖這麼說,對付這種程度的試探,足夠了。

另一邊,捷利菲爾德衝出幾步,卻發現他的速度太快了,顏華瞬間就被拋下了幾百米。

一個折身沖向顏華,一把將他抓起,沉腰用力,他將顏華重重的扔了出去。

「娘的,微風!送他一程!」多虧學習暴風劍術的時候,捷利菲爾德也曾學習過風魔法的皮毛,這個時候倒是用的上。

他明白,聖法蘭人這種過家家式的魔法攻擊,只不過是演給他們的聖法蘭大祭司看而已。

英靈的千里視界,讓他輕易的找到了那個掌控者戰場的人。

在聖法蘭軍的中軍,有數以萬計的奴隸軍,而這些人,才是真正的攻勢……

沒多久,這些炮灰就會走上戰場,代替高貴的法師發動攻擊。

而炫耀過武力的法師們,則將回到他們的位置上,看著這場即將消逝無數生命的大戰慢慢展開……

金色的車駕上,身穿黑金色長袍的馬魯帝大祭司面色平靜的看著幾十裡外那延綿無盡的戰陣。

「陛下,您看我們強大的法師們,他們在用火焰向您致意。」好似自言自語,不過淡藍色的視界魔法穿過無數距離,將戰場上的一切展示給聖法蘭迪亞的王,安森·科爾林看。

「祭司大人,您將忠勇的貴族法師置於戰爭的前沿,是不是兒戲了點?」對於這一幕,帝王安森卻沒有任何喜色。

戰爭的過程他並不在意,他需要的是勝利。

這些法師大部分都是貴族出身,他們都是各個封地里的領主,畢竟普通人連學習魔法的資格都沒有,更別說他們連昂貴的附魔鎧甲都置辦不起。

現在,他還不能讓他們送死,畢竟這些帶著自己領下私兵助陣而來的貴族,還需要約束他們的手下。

「您自然無須擔心,雖然他們的身份高貴,卻都有為您赴湯蹈火的忠心。」微微低下頭顱,馬魯帝大祭司謙恭的回答道。

安森並不是真的要斥責什麼,他只不過是為了顯得仁慈一些而已。

這點馬魯帝心中明白,他自然要配合安森演好這場戲。

隨著他的手指輕輕揮動,他的聲音傳達到了戰場上的每一處,就連弗爾基恩一側,也能清楚的聽到。

「勇氣與睿智並存的戰士們,我王已經看到了你們的忠誠!」

「現在,我們將用劍與火,為我王送上千古不朽的勝利,為主神拉維西塔尊上帶來無盡的信仰與榮光!」

「征服!勝利必將屬於拉維西塔!」

從練習生到影帝 隨著他的聲音,歡呼聲雀躍而起,順著戰場向前延伸,一直到向前挺進了兩箭之地就停止的法師方陣。

無數的詠唱聲在陣中響起,他們詠唱著一樣的咒文。

「焚盡萬惡的神火,降臨世間,以馬爾澤為名!占星末世之光!」

天穹之上,原本因為風暴而聚集的暗色雲層透出了一抹紅色,一道亮紅色的光柱衝破雲層,直挺挺的轟擊在了那道天幕帷帳之上!

一個人的力量,根本不足以驅動末世的光華,但是三千名法師,卻可以用魔力作為代價,召喚來馬爾澤的黃昏光輝。

巨大的火焰波紋不斷的疊加,在光幕上形成了一道又一道的爆炸……

天幕,碎裂了!

歡呼聲一下子猛烈了起來,也讓這些法師得意起來,甚至有人揮舞著雙手,試圖在祭司大人的視線中多吸引一些注意力。

弗爾基恩人卻沒有給他們多少炫耀的時間,隨著一聲淡淡的弦響,一縷淡青色的光輝貼著地面閃過。

鮮血飛濺。

精鋼打造內襯皮革的鎧甲,上面鍛壓了淡紫色的魔金。

但是就算是這麼一件上好鎧甲,也根本無法阻止光輝的力量。

那道光轉瞬即逝,連續將七名身穿重甲的法師洞穿,才顫抖著箭尾停留在第八位法師的胸口上……

這是……淡青色的箭矢。

周圍的法師錯愕的看著這支箭,這裡距離弗爾基恩的陣地,足足有兩千碼啊!

什麼樣的箭手可以射出這樣的勁矢?!

緊接著,第二支,第三支,淡青色的光輝並沒有給他們留下喘息的時間,連續五道箭矢激射而來! 每一道箭矢,都帶來了死亡。

幾乎是一瞬間,三道箭矢化身為死神之鐮,所過之處儘是血光。

這第四道與第五道,卻被冰藍色的冰錐打中!

冰錐碎裂,箭矢也不知道飛濺到哪裡去了。

原本坐在車駕中看戲的馬魯帝終於走了出來,這些冰錐,就是從他的手中迸射而出的。

「展開攻勢,障壁破了,沒有必要白白犧牲我們的精英。」淡淡的吩咐了一句,他知道,那隱藏在陣中的遊獵者,好似一隻兇殘的幽靈,不是這些貴族老爺能夠對付的。

看著中軍方陣向前前進,左翼的五千騎兵開始接應法師撤退,他才算放下心來。

雖然出了點小波折,問題不大。

戰場西邊的森林中,顏華被摔了個七暈八素。

不過多虧捷利菲爾德那精巧的控制力,加上他那有了一定素質的身體,並沒有造成什麼傷害。

很快找到了裝有貨物的箱子,顏華的耳邊傳來了捷利菲爾德的聲音:「你自己小心,他們的兩翼開始前進了,我…………還有點時間才能到,安全第一!」

畢竟他要用雙腳趕來,並不精通傳送之類的技能,他只能用這種辦法讓顏華先行抵達。

說實話,顏華雖然看不到戰場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他能夠看到天穹上那帶著無盡威勢的光柱,也能聞到空氣中淡淡的血腥味。

這,就是戰場嗎?

心中帶著一絲緊張,顏華緊了緊手中的長劍。

這把劍,是米老爺子專門為他量身打造的武器—-海瀾。

使用瑪蒂娜精靈木製造的劍柄,精細的纏繞著皮革,劍身是由一整塊鍛銀鍛打而成的。

精巧的鑲嵌了兩塊淡藍色的冰晶,還有一塊在核心位置的水光石。

不得不說,這把劍根本就是用優秀材料堆砌出來的…………保命之物。

除了強度外,這把劍外面並沒有任何增幅主人的魔法,它上面的冰晶與水光石灌注著兩個魔法。

一個是五級冰屬魔法冰霜結界,一個是七級魔法水的奇迹。

冰霜結界,就如它的名字,激發后形成一個大約五十碼的結界,可以抵禦同級別的攻擊法術兩次,或者嚴重降低侵入這個結界的攻擊者的速度。

正是因為這種特性,不管是法術攻擊,還是近身刺殺,它都可以起到相當作用。

而水之奇迹,則是水屬性的高位治療魔法。

為的是萬一有人給顏華造成了致命傷害,這個奇迹也可以保住他的性命。

雖然只有一次機會……

老爺子的用意很簡單,活下來比什麼都強。

手中的長劍傳來微微寒意,讓顏華漸漸冷靜下來。

只見他從后腰的小皮袋裡翻出一小塊晶體,將它捏碎。

叮!

水晶的粉末在空氣中飛舞,漸漸的,周圍十幾米的範圍內,都是這種晶瑩的粉末。

而粉末散落在樹冠上,草葉上,化成了它們的顏色。

而顏華與貨物,漸漸的消失不見。

猶自搖九鈴 這是一種簡單的一次性障眼法,欺騙沒有偵測能力的普通士兵應該沒有問題。

小心的蜷縮自己的身體,只要沒有太大的動作,從外面的視線很難看到異常。

悉悉索索。

樹林里傳來了輕響,顏華知道,這是斥候在開路了。

沒有多久,一左一右間隔十幾米的距離,兩個身穿深綠色遮頭兜帽的斥候輕巧的經過,他們並沒有發現掩藏在樹叢中的貨物與顏華。

呼,微微吐出口氣,看起來躲過去了。

不過他還是希望捷利菲爾德快些來,斥候經過的路線,很可能會有步兵跟來。

沒過多久,第二波斥候再次拉網,這一次,距離顏華的藏身處比較遠。

要來了么?

顏華微微屏息,他知道怕是很快就會……

等等?這次的聲音很大!

步兵怕是不會有這麼大的動靜。

就在他疑惑的時候,一道黑影從樹叢裡面撞了出來,跟顏華正好打了個照面。

騎兵??

為什麼騎兵會進入這種複雜的地形?顏華微微皺眉。

腦海里快速的收集著信息,也許是樹木叢生,這騎兵沒有裝備礙事的騎槍,而是裝備著長劍。

媽咪9塊9:高冷爹地求帶走 並非是普通士兵的簡單的制式長劍,劍柄上那紅色的寶石讓他心中收緊。

眼神高速尋找,這傢伙的盔甲也點綴著魔金!

這是騎士!

顏華不敢放鬆任何信息,穿著附魔鎧甲的騎士,很可能懂得魔法。

雖然也許只是低級魔法,卻也有可能看穿顏華布置的這個簡單的障眼法。

也許是剛才的樹叢打亂了他的裝束,這名騎士並沒有立即策馬前進,而是拉住籠頭,用手在盔甲上拍打著。

「%%%%%%」顏華聽不懂他在說什麼,這傢伙沒有空間轉換裝置。

咔噠,咔噠。

戰馬踱著步,慢慢的前進。

距離顏華所掩藏的樹叢越來越近。

好在他並沒有注意這邊,這是個好消息。

眼見戰馬從他前面幾米外緩緩經過,快了,還有幾步,這騎士就會失去視角。

還好,馬上的騎士並沒有關注這邊的傾向。

騎士的視角已經被身後的樹榦遮擋的差不多時,顏華不經意的產生了一瞬間的鬆懈。

緊繃的神經微微放鬆,眼神也在一瞬間掃往周圍,他以為自己安全了。

下一秒,他的頭頂被黑影所籠罩!

兩支強壯的馬蹄直奔他的面門,速度太快!

戰馬那發散出幽幽紅光的眼睛讓顏華愕然。

冰霜結界自動激活,多虧他的意識還算清醒,讓他抓住了那一瞬間的機會。

猛地仰頭翻滾,試圖逃出戰馬雙蹄那要命的範圍。

勁風幾乎是擦著顏華的鼻子劃過去的!

努力擰身轉換姿勢試圖維持招架姿態,他知道,絕對不可能僅僅只有這麼一下,既然能夠將殺意隱藏的如此完美,這個騎士絕對不是個普通人物。

他快,劍鋒更快。

就在顏華的視角轉向上方的時候,一道銀色的劍光已經到了他的面門上。

兩拳,就這麼點距離,顏華的額心已經被劍氣割傷!

可是顏華連手中的劍還沒有來得及抬起。

疼痛刺激著顏華的精神,他的求生欲讓他的身體痙攣著,發揮出了超人的爆發力。

側身,腰部肌肉傳來劇痛,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肉體正在求生意志的支配下對抗物理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