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他們三人可不傻,聽著白髮少年的話,似乎明白了什麼,但又不敢肯定。

「有些事,必須要保密,雖然我與你們無冤無仇,但……死人終究是最能保密的。」白髮少年輕語,對著李瀟三人笑了一下,道:「得罪了。」

「等下!」

「等等!」

……

這一刻,李瀟三人急忙開口,他們可是看到了那白髮少年眼中的殺意。

這,分明是想要殺他們滅口!

「哦?還有什麼事?若是你們在這世上,有什麼未了的心愿,我倒是可以幫你們去完成。」白髮少年說道,眼中也是閃過一絲愧疚之意,道:「今日殺你們,也是不得已,你們的心愿,我替你們去完成。」

第二章,繼續去寫第三章

(本章完) 這白髮少年,看似很「講道理」的樣子。

他知道李瀟等人多半是猜到了他的身份,無奈之下,也只能殺人滅口。

不過,他也許諾,可以幫李瀟等人完成未了的心愿。

但,李瀟三人可不想死啊。

好不容易走到了這一步,要是就這麼死了……

「等下!你是第一神王!?」無塵急促的說道,面對死亡,他也不能淡定了。

「是。」白髮少年笑道:「只不過,闖過了輪迴,實力還未恢復到巔峰罷了。」

這話一出,李瀟三人神色頓時古怪了起來。

他們之前一直以為,第一神王多半是回不來了,畢竟他所留下的路標,都被毀了。

但誰能想到,這傢伙居然闖過了輪迴,早已歸來。

之前,他多半是實力還未回歸到巔峰,因此一直隱藏了起來。

「實力還未回到巔峰,就已經是帝尊了嗎?」孤舟無語,這要是回到了巔峰,那實力該有多麼的恐怖,起碼也是一尊魔神啊!

「等下!別動手,有話好好說,我們都是同道中人!」無塵急忙說道,他看到白髮少年朝著他們走了一步,並且其身上,一道道雷光正在跳動。

那是天道之力雷霆,以帝尊之力施展出來,足以毀滅他們!

「我知道你們兩個也是輪迴者,身上有著輪迴的氣息。」白髮少年笑道:「但,看你們的樣子,應該是還沒找回記憶,所以我也不能確定是敵是友,因此最好的辦法,還是滅了吧。」

「他和你是一夥的!他是李瀟!」

「對對對,他是李瀟!十大神王,排名第二的李瀟!」

這一刻,無塵和孤舟急了,指著李瀟,將活下去的希望,全部放在了李瀟的身上。

而白髮少年聞言后,眉頭一挑,似乎有些意外。

只見他盯著李瀟,隨即眉頭一皺,嘀咕道:「沒有輪迴的氣息,他不是輪迴者,又豈能是二弟。」

「他真的是李瀟!不對,他真的是第二神王!」無塵十分嚴肅的說道:「你若不信,可以先放過我們,以你的實力,自然可以慢慢的查清楚!」

「對對對,你要是真的把我們殺了,萬一以後知道了,他真的是你的二弟,那你怕是會無法接受的!」孤舟正色道。

白髮少年聞言,也是突然感覺很有道理。

無塵和孤舟是誰,他可不會去管。

但,倘若眼前的李瀟,真的是那第二神王李瀟,那麼,萬一殺了,這白髮少年心裡也是無法接受。

畢竟,當初十大神王,可都是經歷過同生共死的兄弟啊!

「那這樣,你們留在這裡,等我去查清楚了,再說後事。」白髮少年笑道:「這裡的廟宇,雕像都毀了,風玄也不會再來了,這裡很安全。」

「啊?這是要囚禁我們?」孤舟臉色一黑,道:「黑暗動亂即將降臨,你把我們囚禁在這裡,那我們怎能修鍊?到時候,黑暗動亂降臨,我等還不是死路一條。」

「這和我有關係嗎?」白髮少年戲虐道:「暫且放過你們,也是看在他的份上,等我弄清真相,便是決定你們生死的時候。」

說罷,這白髮少年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瀟,嘀咕道:「樣貌,神色,都和二弟很像,但……怎麼看都不像是他啊啊。」

要知道,在第一神王眼中,他的二弟,可是十大神王中,最不靠譜,最調皮的人。

而眼前的李瀟,此刻卻一本正緊,神色嚴肅無比。

當然,若是李瀟知道第一神王心裡在想什麼,估計要被氣出血來。

他現在哪是什麼正經,分明是緊張!

若不然,以他的性格,估計早就開始坑人了。

「我們要去輪迴門,尋找記憶!」

「尋找到記憶后,若我們是敵人,那麼生死由你處置!」

無塵和孤舟說道,自然是不想著被囚禁在這裡。

而且,他們殘缺的記憶,也一直都在告訴他們,只要到了輪迴峰底部的輪迴門,就能知道真相,就能找回記憶。

獨家盛寵,總裁深處別心動 如今,他們距離找回記憶,不過才差一步之遙!

「這樣也行,那你留下,他們兩個跟我去輪迴門。」白髮少年說道,大手一揮之下,一片禁制落下,將李瀟囚禁了起來。

隨後,他便帶著無塵和孤舟消失在了這裡,顯然是去了輪迴門。

此刻,李瀟眨了一下眼睛,倍感無語。

他是陪著無塵和孤舟來的,結果倒好,他被禁錮了,無塵和孤舟走了……

「這兩人,若是真的找回了記憶,萬一和第一神王是敵人……那我怕是見不到他們了。」李瀟苦笑道。

隨後,李瀟盤膝而坐,便開始修鍊。

反正出不去,掙脫不了這裡的禁錮,還不如修鍊一下。

時間,也在此緩緩的流逝。

直到一個月後,當白髮少年出現在他面前時,李瀟醒了過來。

「他們……死了?」 腹黑大叔晚上見 李瀟看了一眼四周,只有白髮少年一人。

這就意味著,無塵和孤舟,多半是死了。

「在輪迴門前,正在接受記憶和前一世的傳承。」白髮少年笑道:「真是沒想到,居然是那兩人。」

「哦?沒死?」李瀟聞言,心裡也是很開心。

「兩大戰將出現了……並且和你在一起……這是一種命運?」白髮少年嘀咕道。

此刻的白髮少年,也就是第一神王,他已經知道了無塵和孤舟的身份。

這兩人,乃初始時代,第二神王李瀟手下的兩大戰將!

並且,這兩人,當初在初始時代,可謂是極強無比。

若非這世間,神座只有十個,若不然,以無塵和孤舟的實力,也足以當上神王。

那麼,問題來了。

第二神王的兩大戰將歸來了,並且在這一世,出現在了李瀟的身邊。

這是巧合嗎?

「或許……你真的是我的二弟。」第一神王輕語,但卻感覺不到李瀟的身上有輪迴的氣息。

「這是怎麼回事呢……難道當初,你沒有進入輪迴?」第一神王皺眉,想著以自己二弟那不靠譜的性格,還真有這種可能!

「說說你的身世,詳細一點。」第一神王說道,他感覺,有必要好好的了解一下李瀟!

第三章

(本章完) 初始時代發生過大戰,許多強者都進入了輪迴,也有一些強者,正在橫渡歷史長河。

但,不管是哪類人,身上都會帶著一些特殊的性質。

比如說,橫渡歷史長河,從初始時代來到當世的人,身上會帶著時間與歲月的氣息。

而闖入輪迴的人,則會帶著輪迴的氣息。

可是,第一神王卻感覺不到李瀟身上有什麼特殊的氣息。

這就讓他很疑惑了。

兩大戰將,在這一世同時出現在李瀟身邊,這難道僅僅是巧合嗎?

「一朵花凋零,便會出現另一朵相似的話,你和我二弟,可能是樣子長得很像,但你不見得就是我的二弟。」第一神王嘆息道。

根據第一神王所知,當初的十大神王,已經有三個徹底隕落了。

或許,這三個隕落的神王中,有一人就是李瀟。

「說說看吧,你的身世,詳細一點。」第一神王說道,終究還是抱著一絲希望。

「從這一世說起嗎?還是從上一世?」李瀟皺眉道。

這一世,他從渾厄中醒來,知道自己是被林千柔救了。

仔細想來,這一世,似乎沒什麼好說的。

不過,第一神王很嚴謹,讓李瀟將兩世的經歷都說了出來。

李瀟也沒反對,畢竟如今的命還掌握在第一神王的手上,更何況,他自己也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初始時代的神王李瀟。

接下來,李瀟開始講述,將兩世的經歷都講了一遍。

第一神王在一旁仔細的聽著,等到李瀟講完后,不由眉頭一皺,似乎在懷疑什麼。

「你前一世,是孤兒?」第一神王問道。

「是啊。」李瀟點頭道。

前一世的他,確實是孤兒,並且前半生的命運很坎坷。

前一世,李瀟出生在一個小鎮內,以乞討為生。

當別人,已經開始修鍊,甚至已經是大能時,他才因為一段機緣,剛剛踏入修行。

之後,李瀟便一路成長,憑藉著自己沒皮沒臉的特點,在修行之路上摸滾打爬,終於是崛起。

不過,此刻第一神王卻狐疑的看著李瀟,問道:「十歲前的記憶呢?」

李瀟將前一世的一切都告訴了第一神王,但卻沒說十歲前的記憶。

而此刻,李瀟卻是苦笑,道:「不清楚,前一世,十歲前的記憶,一片空白。」

「不可能……」第一神王不信,道:「尋常人,或許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與年紀的增長,而忘記年幼時的一些事,但作為修士,卻不會忘記。」

「哪怕是忘記了,也會在踏入修行之路后,尋找回來。」第一神王說道。

那麼,以李瀟如今的實力,他前一世十歲前的記憶,又豈能是一片空白。

但,李瀟卻很肯定,他前一世十歲前的記憶,確確實實的是一片空白。

當初,李瀟自己也疑惑過,為何他前一世十歲前的記憶消失了。

不過,後來李瀟也沒在意了。

畢竟那段記憶,看似對他來說,並不重要。

「讓我來看看。」

這一刻,第一神王出手,身上法則與秩序閃爍,宛若一盞青銅燈一般,映照在了李瀟的面前。

他這是要以帝尊手段,推演過去,映照出李瀟前一世十歲前的記憶。

然而,當半柱香后,第一神王的神色卻變了一變。

只因,以他的手段,竟然無法映照出李瀟前一世十歲前的記憶。

那由法則和秩序凝聚的青銅燈上,空白一片。

愛情逃兵 「確實是一片空白……有些古怪。」第一神王皺眉,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瀟,道:「可能是被人故意抹去了。」

「誰會抹去我的記憶?」李瀟愕然,搖頭道:「那時候,我只是一個孤兒,靠乞討為生,誰會那麼無聊來抹去我的記憶。」

再者,以李瀟如今的實力,就算當初被人抹去了記憶,但現在也該是恢復了。

除非是,當初抹去他記憶的人,境界超越了玄尊。

但仔細想來,這就更不可能了。

那個超越玄尊的強者,會無聊到去抹除一個乞討的孤兒的記憶?

「去第二禁地!」

這一刻,第一神王無法淡定了,他突然有種感覺,或許自己的二弟,真的是歸來了。

話音落下時,第一神王起身,抓起李瀟的肩膀,身影一閃之下,便消失在了原地。

僅僅是幾息之間,他便帶著李瀟,出現在了第二禁地之中。

第二禁地,便是十大神王李瀟的道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