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兩人交談的空隙里,眾人都已紛紛走出了墓穴,四周一下子突然安靜了下來。風從墓口處吹來,不禁讓人毛骨悚然了下。

林北望看著這一副精美的石棺,腦海中不免又浮現了棺上面的八個字,「吾心歸處,吾魂始初。」這八個字,如今後半句倒像是應驗在了陸寒徹身上。這倒是更像是這座墓真正的墓碑了。也像是墓主人造這一座空墓真正的用意了。

這樣一想,林北望突然感覺有一雙眼睛好像在看著自己。不禁抬頭尋望了下周圍,發現墓穴里依然空寂無人,只有她和季楠風。這墓穴看著風平浪靜的,卻總有一種邪乎的感覺。林北望不覺得發毛,倒是好奇心被完全吊了起來。

「走吧?」

季楠風看著林北望,溫柔的尋問著。

林北望的眼眸微轉,再次意猶未盡的看了一眼這墓穴。總覺得有一天她還會再來這裡的。但現在還停留於此的話,不免顯得自己專業素養不夠。林北望點了點頭,和季楠風一起走出了墓穴。

想不到墓穴外面已經來了很多的記者在那邊採訪著江教授。

江教授平生應該還沒有被這麼多人包圍著,一臉興奮滔滔不絕的和記者講述本次考古的發現。

講的意猶未盡之時,江教授還打開了那副捲軸,展示在眾人的眼前,一一對著眾人講解秦漢時期的造紙工藝以及繪畫技藝。



「你不上前?」林北望痞笑著看向季楠風,「現在可是上電視的大好時機啊!」

季楠風儒雅的一笑,頗為老沉的說到,「這種機會還是留給需要的人吧。」

林北望會心一笑,跟著季楠風離開了挖掘現場。

她是能理解江教授打開捲軸時那股燥熱迫切的心情的,有時候學術界里也需要爭名奪利的。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誰又能跳脫江湖之外而不置身其中呢。林北望低頭一笑,覺得這山林間的風又大了些,不禁環抱著自己的雙臂。這六月的仲夏,墓穴前卻意外的冷寒。這C城是要變天了嗎?

第二天,整個C城的早間新聞無一例外的都報導了郊外挖掘現場的重大發現,秦漢時期無名墓穴出土了一件重要文物——一卷畫軸。畫軸上女子的背影,婀娜多姿,風采絕倫。單單隻是個背影,就已經能讓人為之瘋狂。C城的百姓們都在猜想這會不會是秦漢時期最美的女子,讓君主為之傾國傾城的人呢。於是街頭巷尾都陷入一陣猜測女子真實樣貌的熱潮之中。

回到海濱別墅的林北望自然也在早餐時間看到了這一則新聞。電視上畫像一出現,林北望就端著一杯咖啡,湊到了電視機前,細細看著畫像上的女子。看著看著,竟莫名的生出一股熟悉之感來。

林北望抿了一口咖啡,咖啡的苦澀讓林北望從那一股奇怪的感覺中恍然清醒。不禁連連誇讚了下畫師的技藝,一副簡單的畫像,就能讓人生出這麼多的情緒來,著實是厲害!比起她在姑蘇家族看過的那些名家畫作來,這副簡單粗暴的背影像看著更絕倫了些。 ?鎮天宗高懸眾生之上,神秘莫測,甚至比禁地都要神秘,一直成為傳說。

今天,丁峰來到了鎮天宗的門前。

東海之東,萬里雲層,這裡有一座隱藏在虛空中的空間之門,若是沒有大神通根本察覺不到。

在這座古老的空間之門左右,盤坐著兩位神尊強者,他們宛若石頭一樣,一動不動,不知守護了多少年。

刀路獨行 東海被天罰雷雲覆蓋,他們也察覺到了,甚至看到了,但職責所在,他們一直沒有動彈,靜靜的守護著宗派門戶。

「至高聖地處,不得亂闖,退下!」

丁峰前來,驚動了兩位老者,左邊的一位睜開了眼睛,呵斥道。

「至高聖地?」丁峰笑了,「從今天開始,這裡將成為凡塵俗地!」

「哪裡來的野小子,狂妄!「

老者大怒,宗派在他們心中可是最神聖的地方,豈容褻瀆,伸出一根手指,化作百丈長,點向了丁峰的眉心。

狠辣無情。

「不愧是鎮天宗的老祖!」

丁峰也伸出一根手指,卻將老者的手指直接崩碎,化成血霧,不等對方震驚,他一掌穿梭空間,拍在了頭頂,震碎了元神。

另一個老者大驚,卻沒有第一時間攻殺過來,而是向宗派傳音,利用神通,敲響了鐘聲。

「夠忠心的,可惜,在這個殘酷的世界,又有什麼對錯之分?不過都是掙扎的可憐人罷了!」

雖這樣說著,丁峰卻沒有含糊,將這位老者也給轟殺了。

他站在門前,沒有第一時間進去。

「不愧是鎮天宗!」

丁峰仔細感應,發現踏入門之後竟然被傳入一處陣法籠罩的絕地之內。讓他不禁感嘆。細細推敲,催動空間能力,將空間之門給完全解析了出來。

「鎮天宗,就給我出來吧!」

丁峰身體一震,從他體內噴出空間奧義,時空真理,他就是虛空,他就是乾坤,人站在那裡,卻同時穿梭四萬八千世界。處於不同時空中。

大手一抓,空間之門碎裂。

一掌拍下,虛空震動。震碎了三萬億時空節點,讓蒼穹一暗,一個巨大的小世界出現上方,顯露世人之前。

「好一個鎮天宗!」

丁峰一眼望去,萬法之眼,洞徹世間本質。除了寥寥幾個地方。他將鎮天宗窺視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此刻。鎮天宗已經亂成一團了。

在不久前,鎮天宗的禁地之內。安放魂球的大殿。這裡的每一顆魂球,都代表著至少神王之境的強者,竟然不下於十萬。然而今天,這裡的魂球好似鞭炮一般,不停的炸裂,響個不停,差點將守護這裡的幾位長老活活嚇死。

隨後,宗派的老祖宗都從棺材中爬了出來,同時知道了外面的消息。

天罰降臨,禁地毀滅,諸神之城被轟碎,出去的長老等強者全部死亡,就連宗派培養,準備衝擊大帝之位的昊日都被殺。

還沒等他們商量好對策,入侵宗派的鐘聲響了起來,可緊接著,宗派所在的小世界忽然震動,被硬生生的從空間縫隙中拉了出來。

不等丁峰行動,一道光影已經出現在了丁峰身前。

「丁峰,是你?」

這是鎮天宗的宗主昊陽,昊日的父親,此刻他正坐在宗派的寶座之上,凝聚一道意念分身出來,看到丁峰之後,他兩眼立即紅了。

「是我!」

緋聞新娘,翻身吧! 丁峰卻沒有看昊陽,而是目光閃閃,望向了鎮天宗內的一個大殿,在那裡,明月正遙望向丁峰這邊,可惜,大殿之外是強大的禁制,她出不去。

「我就知道,你會來的!」

明月笑了,笑的格外甜,格外開心。

「記住,暫時不要和我相認!」

丁峰一道意念噴薄而出,化作風雷,在鎮天宗各處轟響,其中一道卻沒入了明月腦海中。

明月理解的點點頭。

昊陽被丁峰的無視氣惱了,「丁峰,沒想到,你竟敢來我鎮天宗放肆,真以為你可以無法無天,無人可制了?」

丁峰搖頭而笑:「當初我和禁地搏殺時,你們出現要在鎮壓我,我們之間就沒什麼好談的了。至於我無法無天?哈,有你們無法無天嗎?竟然勾結禁地,想奴役天下,當真好大的狗膽。真以為你們是五帝之宗,就可以將世人踩在腳下?」

「今天,我就終結你們的神話!」丁峰手一指,喝道,「殺!」

第一巨人和第二巨人當即跳了出來,將昊陽的意念體打碎,就撕裂空間,闖入了鎮天宗,丁峰也緊隨其後。

「丁峰,當真狂妄,竟敢闖我宗派,我讓你知道,身為五帝宗門的底蘊,為何高高在上,俯視眾生!鎮天大陣,起!」

昊陽坐在寶座上升到了高空,面向頂峰,殺機毫不掩飾的釋放了出來。

轟隆隆……!

鎮天宗所在的空間很大很大,方圓不下於千萬里,簡直就是一方小世界,此刻,無數的強者從各處騰空而起,一個個看向丁峰的目光帶著無盡的仇恨。

身為鎮天宗的弟子,哪個不高傲,哪個不傲人一等,哪知今天被別人欺負上門了。

隨著昊陽的聲音落下,宗派各處,噴出了一道道金光,整整三百六十道,形成一座大陣,又有十位準帝老祖,拿出了帝兵落在了昊陽身邊。

「憑這就想將我鎮壓?昊陽,你也太小看我丁峰了!」

丁峰不屑的冷笑。

「是嗎?」

昊陽手一指,金光落下,將第一巨人硬生生的轟入地底,「鎮天大陣,何為鎮天,就是真正的能鎮壓蒼天。別說他們是偽帝傀儡,就是真正的大帝,到了我鎮天宗,也能輕易的鎮壓!」

轟……!

第一巨人體外炸開了一團毀滅風暴,將金光的禁錮之力轟散,騰空而起,手中出現了一件帝兵,是一把神刀。

「是嗎?那就看看吧!」

丁峰站著沒動,卻吩咐了兩個巨人,開始了攻殺。

他們每一個手中。都有一件帝刀。

百位準帝以陣法構成的大帝神體,手執帝刀,發揮出來的威能。絕對驚天動地。

「鎮壓!」

昊陽臉色一變,他手一指,高空凝聚兩個大大的『鎮』字,分別落向了第一巨人和第二巨人,光芒閃爍,化作無量的鎮壓之力。讓兩位巨人陷入了泥濘的漩渦。竟然一時之間無法掙脫。

「轟殺丁峰!」

昊陽站起身,手指丁峰喝道。

「是。宗主!」

十位準帝同時祭出了大帝之兵,打出了大帝一擊。

面對丁峰。他們當成了大帝一般的敵人。

轟隆隆……!

十次大帝一擊,這是何等恐怖,哪怕丁峰都臉色狂變。「那麼,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統統出來吧!」

第三巨人曾經被摧毀了,丁峰現在兌換的就替代了名號。

這一次,他將所有的神晶全部兌換成了准帝強者,又組成了五位巨人,每人手中,都有一件帝刀。

這是當初的戰利品,也正如當初所想是為制式帝兵,在某個禁地之中,這種破界刀,他得到了十餘把,雖沒有特殊的能力,卻擁有無雙的殺伐之力。

轟……!

五位偽帝出來,一人一刀,便將攻殺過來的毀滅洪流斬碎。

「怎麼可能?」

看到五位巨人,昊陽尖叫,宛若宮中的老太監,充滿了難以置信的驚駭。他身旁的十位老者也面無人色,他們能打出大帝一擊,最多也不過兩三次罷了,碰到巨人這等偽帝,根本不是對手。

「這就是我的底氣,殺!」

丁峰身下出現了一輛戰車,正是九龍帝車,他端坐上面,高高在上,俯視八方。看著昊陽等人的震驚,丁峰心中湧起了奇怪的想法,十餘年前,他剛來到這方世界時,面對族內的子弟,他都戰戰兢兢,後來被逼入萬道山禁地,出來之後隱姓埋名,化成西門吹雪潛修,夾著尾巴做人。

可自從萬墳坑之後,他強勢崛起,卻也只算小打小鬧,直到他再次進入萬道山,在裡面突飛猛進,修為暴漲,一舉達到世間的巔峰,這才有了笑傲天下的資本。

如今強闖五帝之宗,俯視八方,讓他更明白一個道理。

在這樣武道為尊,實力就是一切的世界,力量是何等的重要。

就好似凡塵俗世的皇權或者無上的財富。

昊陽不再猶豫,單膝跪下,朝天祈禱:「諸位大帝,宗派面臨滅派危機,無法抵擋,請大帝英靈庇佑!」

嗡嗡嗡……!

鎮天宗有五座帝山,每一座都高萬丈,是鎮天宗的聖地,上面不但靈氣濃郁,也有著真正的大帝傳承,是鎮天宗弟子最嚮往的地方。

而今天,五座帝山同時升起了浩大的氣息,在山巔上空,紛紛凝聚出一個高大的身影,他們背負青天,鎮壓環宇,磅礴的大帝意志橫掃鎮天宗。

「鎮天宗第一萬零八代弟子,當代宗主昊陽拜見五位大帝!」

看到五道身影,昊陽頓時激動了。

「拜見五位大帝!」

宗派弟子,也全部振奮了,全部跪下參拜。

那可是大帝啊,儘管不是真人,只是留下的意志之力,可那依然是大帝,擁有著大帝的部分威能,操控天地,霸絕環宇,誰能抵擋。

「宗派竟然被入侵了?」

在最前面的一座帝山上,頭戴金冠的中年人搖搖頭,大手一壓,金光暴漲,將丁峰和七位偽帝盡數籠罩進去。(未完待續。())

PS:感謝亂世天辰100幣打賞!

不知不覺兩百章了,五十多萬字,卻還不到三千推薦票,訂閱更是慘淡!

寫書以來,這是老李成績最差的一次了!

低谷中的低谷!

老李要看看,寫到兩百萬字時,成績會不會好!

鎮天宗高懸眾生之上,神秘莫測,甚至比禁地都要神秘,一直成為傳說。

今天,丁峰來到了鎮天宗的門前。

東海之東,萬里雲層,這裡有一座隱藏在虛空中的空間之門,若是沒有大神通根本察覺不到。

在這座古老的空間之門左右,盤坐著兩位神尊強者,他們宛若石頭一樣,一動不動,不知守護了多少年。

東海被天罰雷雲覆蓋,他們也察覺到了,甚至看到了,但職責所在,他們一直沒有動彈,靜靜的守護著宗派門戶。

「至高聖地處,不得亂闖,退下!」

丁峰前來,驚動了兩位老者,左邊的一位睜開了眼睛,呵斥道。

「至高聖地?」丁峰笑了,「從今天開始,這裡將成為凡塵俗地!」

「哪裡來的野小子,狂妄!「

老者大怒,宗派在他們心中可是最神聖的地方,豈容褻瀆,伸出一根手指,化作百丈長,點向了丁峰的眉心。

狠辣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