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他剛要把門關上,小糯米突然叫了他一聲,「爸爸,你去哪裡呀?」

關門的動作一頓。

慕靖西嗓音低啞,「爸爸出去睡。」

小糯米不明白,她扭頭望著喬安,「麻麻,爸爸不跟我們一起睡覺覺嗎?」

「嗯。」喬安不願多說,抱著小糯米睡了。

慕靖西把門關上,在沙發上躺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王叔和張嬸來做早餐,看到躺在沙發的上的慕靖西,嚇了一跳。

「慕少,您怎麼在沙發上睡?」

合一躺下的慕靖西,緩緩坐起身,他揉了揉額角,「沒事,你們去做早餐吧。」

躺了一夜沙發,慕靖西渾身酸痛,睡眠質量很糟糕,沒休息好。

夏霖起床了,「三少,早。」

「早。」

慕靖西眼裡滿是紅血絲,看來確實沒休息好,夏霖想說些什麼,還沒來得及開口,卧室門便打開了。

喬安抱著小糯米出來了,小糯米精神不振,蔫蔫的趴在她懷裡。

「小糯米還是燒,你帶她去醫院吧。」

在小糯米面前,兩人暫時的和解,沒有當著小糯米的面吵架,更沒有讓她發現,爸爸媽媽不合。

這是兩人無形中達成的默契。

「嗯。」慕靖西接過小糯米,伸手探了探她額頭的溫度。

確實還很燙,相較於昨晚,小糯米現在的精神,越來越差了。

「小糯米,爸爸帶你去醫院。跟媽媽說再見。」

「不要。」小糯米軟綿綿的說,伸手抓住喬安的手,「麻麻,一起。」

喬安心裡很不是滋味,她也想陪著小糯米,她現在生病真是虛弱需要人陪的時候,她也很想陪在她身邊,照顧她。

可她……不能。

「抱歉小糯米,麻麻還要工作。」

剎那間,小糯米眼裡便溢滿了淚光。

她抿著小嘴巴,別開腦袋,不去看她。

「小糯米,晚上麻麻去看你,好不好?」

慕靖西拍了拍小糯米的背,低聲哄著,「媽媽要工作,小糯米要體諒一下媽媽,好么?」

「……」

「爸爸會陪著你。」

「……」

「小糯米,乖一點。」

最後,小糯米終於不情不願的轉過頭來,淚光閃閃的看著喬安,點了一下腦袋。

喬安心疼極了,心中酸澀得難受。

吃了早餐,慕靖西便帶著小糯米離開了。

一整天,喬安都心不在焉的,頻頻出錯,後來同事看不下去了,建議她去休息一會兒。

她才有空給慕靖西打電話。 「天地玄黃……什麼意思?」古木聞言有些迷茫了,而後者則說道:「我將這些字臨摹下來,找了很多精通古文學者才得知,至於是何意思就不清楚了。」

「四座石室內有什麼?」

「什麼也沒有,好像是洞府主人用來放東西的儲物室。」李醒武如此解釋道。

「哦。」

古木聞言明白了,旋即淡淡說道:「羊皮卷呢?」他來這裡可不是單純參觀上古洞府的,羊皮卷才是重點。

李醒武不語,抬腳走向裡面,而當他一動身,古木就緊跟在其後面,寸步不離。畢竟前者對上古洞府好像很了解,如果自己和他拉開距離,搞不好就有什麼機關呢。

兩人最終來到石凳前。

古木就看到李醒武在其中一個石凳兩側有規律的拍打起來。旋即看到石凳驀然散發出璀璨光芒,而石桌中央位置,也出現一道道細芒。

「咻!」

細芒升起后,石桌驀然分開出一個凹槽,就看到裡面放著一張泛黃的羊皮卷。

古木見狀,便猜測此物和自己所獲得的那兩張羊皮卷相同,於是並沒有急著伸手去拿,而是向著李醒武道:「拿出來。」

李醒武暗暗苦笑,心想著,此子還真是謹慎。然後只好將鑲在石桌內的羊皮卷拿了出來。

古木這才放下心,旋即一揮手將其拿在手中。

和羊皮卷接觸。

他感覺到一股古樸氣息,如此更加肯定,這就是貨真價實的第三張羊皮卷了。

李醒武很老實,就是這麼站著。

而古木確定羊皮卷真假后,將其收入空間戒指,這才開始打量著整座上古洞府。畢竟東西已經到手,接下來就要好好研究了,順便也考慮著,這裡環境不錯,適合安葬李醒武。

「你好像對洞府很了解?」想起剛才李醒武擊打石凳,觸發機關,古木知道這個老頭對洞府簡直了如指掌,否則又豈會這麼牛的找到暗道機關設置呢。

李醒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說道:「古木,羊皮卷已經給你,你一定要信守承諾放了我。」

古木點點頭,道:「放心吧,我這個人說話算話。」

李醒武聽他所說,也算頗為安心,當然他也知道,如果此子要殺自己,他也只能認了。

「我在洞府曾經居住過兩年,對這裡的一切都有所了解。」李醒武只好回答了古木剛才的問題。

扶明錄 「那好,進去看看這間石室。」古木指著最左側,刻著『黃』字的石室說道。

雖然李醒武說這是儲物室,但他還是想看看,畢竟每個人都有好奇心。更別說,這還是一座存在萬載之久的上古洞府。

李興武只好照辦,抬腳走入石室內,而古木也緊跟其後。

這刻著『黃』字的石室,是一座只有十平方米的空間,裡面除了石壁,什麼東西都沒有,很是空蕩蕩。

當古木剛剛走入其中,首先發現在石室中央位置,地面有著一平米的玉板,和周圍石板明顯不同。

這讓他頗為意外。

同時更感覺到,在玉板中透發著一股狂暴的靈力屬性。

「好強的屬性靈力!」

感覺到那股靈力波動,古木頓時震驚不已,因為這股力量的強度,讓他想起,當年進入葬龍山禁地,充斥在天地間的暴躁屬性。

而就是在那天,讓他意識到『五行真元訣』的木觸鍊氣原來可以煉化暴躁屬性,也提前擁有了只有武師境界才有的意念。《詳見第四十章。》

想到這裡,古木又突然想到,如果自己坐在上面,運轉五行真元訣,肯定可以吸收這股力量!

難道這是一間修鍊室?

古木暗暗揣測著,不過也就在他走神之際,突然感覺李醒武在自己眼前消失了。

其實這個老頭在他失神的時候,身子就已錯開,並以最快速度跨出小門,同時右手拍在牆壁的一處。

「轟隆隆!」

就在古木發現李醒武消失,剛剛轉身之際,前方那門突然落下一道巨石,顯然是要將自己困在裡面。

李醒武果然居心叵測!

古木暗暗後悔自己在看到強暴靈力而失神,不過他畢竟始終處於警戒狀態,在發現不對,轉身就已經揮動了右臂。

「嗖!」

一抹火之真元從手掌飛出,在巨石即將落下的瞬間,最終順著空隙飛掠而去。

……

外界,李醒武拍在機關上,見得這座大門即將關上,嘴角抹出一絲奸笑。

他將古木帶到上古洞府,一開始就打算將這小子引入有機關的石室內。所以他在之前一直表現的很老實,也很配合的將羊皮卷給了古木。

他知道,古木肯定會好奇四座石室,而且在進入后,在感覺到強悍屬性,也必然會和自己以前那樣走神。

一切如他所料,當古木進入后,感覺到那玉板內的屬性就愕然了,而他便抓住了如此機會。

他相信,只要此子被關進去,肯定不會在短時間出來,因為這種大門石質很強硬。

可以說這一計劃,李醒武在牢里就已經想好了,而如今也成功了,所以他狂喜不已,也知道自己真正的活了下來。

可是……

當那巨石落下,他想要仰天大笑之際,卻看到一團火光從裡面飛出來,而且充斥著炙熱氣息!

「不……」

李醒武表情凝固,繼而目眥欲裂,最後張嘴大吼一聲,但僅僅吐出一個字,頓時被那抹溶火無情吞噬。

溶火強度很高,在接觸到他之後,便驀然膨脹燃燒起來,而他只是普通人,甚至連幾個呼吸都沒堅持下來,便徹底被焚燒虛無。

他致死都沒想到,自己精心策劃的這一切,即將順利完成,那年輕人卻會這麼快回過神,還施展武技攻擊!

他當年來到石室內,感覺到玉板的靈力,曾愣愣出神了一刻鐘,後來更是差點難以自拔的坐在上面修練。

靈力對武者的誘惑極大。

李醒武一直認為,像古木這種天才,在看到強暴靈力,肯定會如自己那般陷入震驚,或許還會很白痴坐在上面貪婪吸收。

但他臨死的時候才知道,這個男人並不白痴,而且回過神來,還能做出極快反應將自己抹殺!李醒武死的真是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 開口的第一句,便是詢問小糯米,「小糯米怎麼樣了?」

「輸了液,已經睡著了。」

男人的聲音,低低沉沉,透著幾分低啞。

喬安很擔心,小糯米身體一向很好,向來很少生病。

這一次,高燒竟然還沒退,讓她不得不擔心。

「我晚上去看小糯米。」

慕靖西看了一眼熟睡的小糯米,她晚上過來的話,意味著她休息的時間會減少。

思忖片刻,他說,「我送小糯米去基地,你不用親自過來了。」

「好。」

神醫傾城:腹黑兒子妖孽爹 沒有多餘的話,掛了電話。

慕靖西似乎已經習慣了她的冷漠和冷淡,放下手機,眸色深諳,修長的手指拿著手機把玩,心思已經飄遠了……

晚上九點,慕靖西帶著小糯米回航天基地。

喬安早早的就回了公寓,看到小糯米的那一刻,她心都快碎了。

明明早上離開的時候,看起來還挺好的。

為什麼……現在這麼憔悴?

她似乎很疲憊,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了。

艱難的睜開了眼,看了她,聲音微弱,「麻麻……」

叫了一聲,又睏倦的閉上了眼。

喬安緊緊抱著她,淚目了,「寶貝兒,麻麻在。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告訴麻麻好不好?」

然而,小糯米只是趴在她懷裡,沒有說話。

渾身都軟綿綿的,沒有一丁點力氣。

看她傷心,慕靖西也於心不忍,想要把她抱進懷裡安慰,卻又害怕自己唐突了她。

他雙手握緊,又鬆開,骨節泛著白,「醫生說,高燒會反反覆復幾天,只要溫度不高,就沒事。」

喬安親著小糯米的額頭,「寶貝,你受苦了。」

她抱著小糯米回卧室,把她方躺下,一步也不肯離開她。

慕靖西也跟著回到卧室,他注意到夏霖欲言又止,便頓住了腳步,「怎麼了?」

「是這樣的三少,喬小姐因為擔心小小姐,今晚晚餐也沒吃。」

「把晚餐端到卧室來吧。」

「好的,三少。」

有三少在,應該能勸喬小姐把飯吃了。

契約前妻:慕少的99次求婚 懷著身孕,不吃晚餐怎麼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