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而此時,本應該是黑暗的夜裡,但七輪明月之下,讓天地顯得異常的明亮。

江寂塵取出戰隊玉牌,神念進入其中。

「咦,竟然還沒有結束!」

「不過,現在已經決出了前五名。」

「這前五名的戰隊需要守擂,只要在這最後的十天內,沒有人能夠擊敗他們,那麼,他們就可以進入第八重天。」

江寂塵從戰隊玉牌中了解到了這些信息。

同時,也了解到現在的規則。

那就是前五名戰隊進行守擂,而任何戰隊都可以上去挑戰。

而若想拿到第一名,只能從第五開始挑戰,勝出后,可以繼續挑戰第四名。

如此類推,要挑戰完五個戰隊,才能成為天決賽第一名。

江寂塵隨後又把這些規則簡單的說了一下。

「最後的十天?」

「也即是說時間馬上就要到了,那我們還要不要去挑戰?」

藍靈萱開口問道。

現在趕去,恐怕會很匆忙。

這是天決賽最後的戰鬥,設在第七重天的天決城中!

「都到了這裡,又豈有不參加的道理?」

「走,我們現在就前往天決城。」

江寂塵最後做出了決定。

…….

與此同時,第七重天天決城,天決賽最後的決戰激烈的上演著。

但排名基本上已定!

第五名,天藏宮主戰隊。

第四名,天衍派主戰隊。

第三名,凌家主戰隊。

第二名,蒼穹拍賣會主戰隊。

第一名,神聖派主戰隊。

這裡之所以說是主戰隊,那是因為前面六重天,其實都是這些戰隊的分支戰隊。

如天衍戰隊的詩芸兒,也只是分支戰隊中的隊員而已。

這些戰隊真正的力量,其實就是處於第七重天的主戰隊。

所以,哪怕他們前六重天的分支戰隊敗盡,對他們也沒有多大的影響。

這五大主戰隊,都是第七重天的頂尖戰力!

這段時間,不斷的有戰隊上台挑戰他們。

然而,連第五戰隊,天藏宮主戰隊都沒有戰隊可以擊敗他們。

上去,都是送死,被滅團。

因此,這種挑戰,根本就是讓人絕望的。

到了最後幾天,五大戰隊就根本沒有人再敢上來挑戰了,他們只是坐等著天決寒最後時間的到來,然後他們就會被傳送入第八重天世界。

天決賽最後的一天,五個天決賽擂台上,停駐著五個戰隊。

前四名的擂台,東南西北各佔一個方位。

而第一名,則是位於中心處。

在擂台四方天地,飄立著眾多的圍觀著。

「最後一天了,再沒有挑戰,天決賽就以這樣的結果結束了。」

「這是根本沒有任何懸念的,現在有哪個戰隊的實力能與這五個戰隊比?上去都是送死。」

「確實,就算有些人擁有實力,但也會忌憚於這些戰隊身後的勢力,也未必敢出手。」

…….

眾人低聲音議論道。

同時,發出嘆息之聲。

而擂台之上,五大戰隊的修士,一個個無比倨傲的樣子。

顯然,他們現在是坐等著被傳送入第八重天了。

到時,他們任何一人,得到的獎勵還是次要,得到的身份和地位才是他們拚命追求的。

所以,一個個臉上都洋溢著興奮之意。

「凌兄,一切已成定局,到了第八重天,我們可以好好一起慶祝一下!」

第二名的蒼穹拍賣會戰隊首領仲劍峰開口說道。

他也是蒼穹拍賣會的少主!

當初,在一重天處的只是他的一道分身而已,他的分身曾在一重天神城大門前攔截江寂塵。

而現在這個是他的真身。

他的修為,已是神王八重圓滿境,非常的強大。

而他是對著凌家戰隊的首領凌峰說這句話。

凌峰,是凌家的至強天才,擁有神王八重後期境,戰力驚人。

他笑道:「正有此意。」

凌峰話剛落,第一名的神聖派戰隊首領鄧沖卻開口道:「哈哈…….到時不如讓本少主做當,宴請各位?」

而江寂塵若在此,自然會認得,此人正是紅髮少年,天聖派少門主鄧沖。

他的神念分身,曾在第一重天神獸埋骨之地被江寂塵所斬滅。 「神聖派少門主鄧公子的邀請,又豈有不去之理,哈哈……」

「倒是天衍派的旋音師姐,肯不肯賞臉了?」

蒼穹拍賣會少主眉開眼笑地恭維了神聖派少門主鄧沖,又趁機向天衍派戰隊發出了邀請。

而天衍派戰隊的首領正是常仙兒的師姐旋音,詩芸兒此是站立在她的身邊。

旋音綻放出美麗的笑容道:「那是小女子的榮幸呢,到時必定準時到場。」

看著擂台上的戰隊隔空傳音,毫不顧忌。

眾戰隊終於看出了!

這五大主戰隊,根本就是一個聯盟體。

他們是強強聯合,所以,他們根本不會有一絲的機會。

哪怕有戰隊擊敗了其中一隊,那另外的戰隊必然會出手,會將敢挑戰他們的戰隊屠滅。

也便是說,若想進入第八重天,那就需要同時把五大戰隊同時擊敗,成為第一強戰隊。

但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當下,有哪個戰隊可以以一挑五?

「這些人真是傻逼,能夠進入第八重天的五個名額早已內定,那有可能輪得到他們?」

「確實,一群跳樑小丑,還不知死活的拚命爭奪!」

「他們也直是夠膽小如鼠的,這幾天竟然沒有一個戰隊敢挑戰,我都無聊死了。」

「是呀,我倒是希望這些傢伙膽子大些,上台挑戰,這樣我們就可以屠滅他們了。」

五大戰隊的修士,此時也在擂台上無聊的議論著。

他們現在確實很無聊。

但規則如此,他們也不得不站在上面。

若不然,一旦走下擂台,便是相當於守擂失敗,就會失去進入第八重天的資格。

「大人,已經幾天了,都沒有人上來挑戰,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不如現在就啟動傳送陣吧!」

神聖派少門這時忽然對遠方的一座古殿傳音道。

那是第八重天的法神會大殿。

此時,一道身影飄立在大殿頂上。

這是一個青衣老者,身上的氣息深不測。

但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帝者。

而他也正是第七重天法神會的會長易長明。

他淡淡地掃了神聖派少門主鄧沖一眼道:「時間未到,一切按規則。」

trymad1(‘gad2’);catch(ex)然而,對於易長明,神聖派少門主毫無懼意,淡淡地回應道:「哼,那也只是浪費時間罷了。」

「一切都已定局,無可更改!」

對於神聖派少門主的話,眾人皆認為如此。

但是,神聖派少門的聲音一落,另一道聲音卻接著響起,從遠方傳來。

「誰告訴你是浪費時間了?」

「我流音戰隊,便要挑戰你們!」

聲音響起,震驚四方。

並不僅是那人敢反駁神聖派少門主的話,而是因為那人說的最後一句話。

「流音戰隊?它竟然敢上台挑戰?」

「流音戰隊,究竟是何方神聖?」

這一刻,圍觀者的心中,同時生出了這樣的想法。

他們根本無法想象,在最後時刻,竟然還有戰隊敢上台挑戰。

「流音戰隊,咦,這是第七重天排名最後的戰隊。」

「隊長,江寂塵,他不是消失在第四重天的失落神通幻境中了么?現在竟然出現在這裡?」

「太驚人、太不可思議了。」

…….

這一刻,四方修士看著由遠而近的一隊人。

除了江寂塵和林望,清一色的都是絕色美人,讓人看得眼睛發直。

但這一刻,所有修士的目光卻是集中最前面的一個青年身上。

自然就是江寂塵了。

由於江寂塵之前的戰績太過輝煌,所以,哪怕是第七重天,依舊有很多修士都聽說過江寂塵。

「沒道理呀,從第六重天進入第七重天只有十個戰隊,但並沒流音戰隊,他們是從哪裡來的?」

很多人同時心中生出這樣的疑惑。

只是由不得他們多想,江寂塵已經帶著楊雪瑤、藍靈萱、海媚仙子、麗莎等人飄然的出現在第五名戰隊的擂台上。

第五名,天藏宮主戰隊!

天藏宮是九重天上四大門派之一,勢力無比巨大。

天藏宮主戰隊的首領於正,神王八重後期境。

他身後有五百隊員,個個都是神王七重前期之上。

這樣的戰隊實力,確實驚人恐怖。

但反觀流音戰隊,隊長江寂塵神王五重圓滿境。

楊雪瑤、藍靈萱、麗莎、海媚仙子,皆是神王六重境。

trymad1(‘gad2’);catch(ex)翟心雨、藍靈雨神王五重境!

其餘都是低於神王五重境。

這樣的修為境界,在天藏宮主戰隊面前,根本是連渣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