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漫步踏上地宮之時,徐海寶卻覺得有些意外。相比地下古道中瀰漫著魔氣,地宮這邊卻感覺不到魔氣的存在。這種奇怪的現象,也引起徐海寶的好奇。

利用法力推開應該塵封許久的地宮大門,徐海寶也能感受到,這座地宮看上去更像陵墓。先前那條地下古道,應該也是開鑿出的墓道。可這規模,還是有些驚人。

隨著地宮大門被推開,徐海寶很快看到位於地宮廣場的執戈士。看上去,這些執戈士跟雕像沒什麼區別。可雙腳剛踏入地宮,執戈士便集結轉身挺戈上前。

甚至一股衝天煞氣撲面而來,耳邊還傳來悠遠的聲音道:「止!」

文娛幕后大佬 看到這一幕,徐海寶依舊很感興趣的道:「有意思!跟魔石傀儡有異曲同工之處的機關傀儡。這玩意,那怕現在科技,只怕也造不出來啊!」

利用非石非鐵的材料,打造出這種塵封千年,依舊能做出進攻姿態的機關傀儡。現在的科技,也根本做不到。這裡面,也涉及到一些修真鑄造秘術。

繼續上前的徐海寶,完全無視執戈士的威脅。這種機關傀儡,對付一般的武者,或許還能管些用。對待徐海寶這樣的高手,基本沒什麼威脅。

面對開始攻擊的執戈士,徐海寶竄步上前握拳道:「破!」

伸手掏出機關傀儡封存在身體中的能量盒,這具高大的機關傀儡,瞬間便凝固住,變成一具真正的雕像,靜靜的待在原地。能量盒中的晶石,對徐海寶還是有些用處的。

如同幻影一般,徐海寶一拳接一拳,將機關傀儡的能量盒掏出。將其扔進混沌珠空間,自有珠靈將其分解。至於機關傀儡,徐海寶也沒收兩具當做收藏品。

在修真界,其實也有神奇的傀儡秘術。藉助製造出來的能量盒,甚至可以造出築基境跟金丹境的傀儡來。只不過,能做到這一點的人,還是不多的。

強行破解機關傀儡陣阻攔的徐海寶,並未在地宮廣場耽誤多少時間。望著緩緩升高的台階,徐海寶繼續大步向前,直到抵達地宮最深處的大殿。

就在徐海寶推開大殿大門那一刻,內心一緊的徐海寶瞬間轉移位置。 豪門棄婦的外遇 一道堪稱致命的黑色能量,瞬間從大殿中射出,甚至將秘銅打造的殿門打穿一個洞。

「娘的!這大殿究竟有什麼鬼東西,究竟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大殿被推開的瞬間,原本被阻礙的精神力,也很快能夠穿透進去。當精神力感知到,那座聳立於大殿中的雕像時,徐海寶卻發現精神力瞬間被牽引了過去。

正當徐海寶意識到大事不妙時,隱藏在識海中的混沌珠靈,輕輕一振道:「禁! 豪門協議,純禽老公別太壞 還不速速醒來!殿中那兩件寶物,一定要將其取出來!」

截斷於雕像間的精神牽引,徐海寶也嚇出一身冷汗。他很清楚,若非珠靈阻止那股強悍無比的牽引力。只怕此刻的他,很有可能被奪舍,或者徹底淪落成失去意識的白痴! 所謂『一念可成佛,一念也可成魔』,看著位於地宮那尊模樣怪異的雙臉雕像,徐海寶內心確實極為感嘆。可相同的,內心也覺得非常慶幸。

在這尊模樣怪異的雕像頭頂,鑲刻著一顆如同巨大眼球的圓球。先前衝擊徐海寶識海的能量,便來自於這顆眼珠狀的圓球物。這顆眼球,也擁有極其龐大的魔力。

根據珠靈提供的消息,這是一顆真魔的眼球。何為真魔呢?意指真正得道成魔的修士,跟修真者得道成仙的意思差不多。成仙者,也可稱之為真仙。

得知這個消息,徐海寶內心也極其震撼。早前一直懷疑,這世上究竟有沒有仙魔的他,這會終於有機會,接觸到一顆真魔遺落的眼球。

即便只是一顆眼球,其威力也減弱了許多。但對徐海寶而言,若非珠靈示警並扼制魔力侵襲,只怕此刻的徐海寶,很難活著離開這座地宮。

「真魔之眼,為何會遺落在這裡呢?這樣的至寶之物,當年的魔修為何沒帶走呢?」

內心暗自嘀咕的徐海寶,繼續打量著雕像的另一側。看著這尊雕像,一面是形象猙獰的惡魔面孔。而另一而,則是佛法無邊的佛之臉譜。一邊是魔,一邊是佛,雙面雕像。

惡魔這一面,鑲刻的是真魔之眼。而佛之面孔這邊,依舊有一件佛家至寶。看著佛像頭頂的石佛蓮花,徐海寶知道這是佛家至寶,比得道高僧的舍利子都稀有。

看似跟石頭一般的石佛蓮花,實則也是一種天生的蓮花。此蓮花大多出現在佛門聖地中,經受歷代高僧施予佛法,方能茁壯成長。正因如此,才被視為佛家至寶。

雕像背後則安放著一座銅棺,躺在裡面的是個年過半百左右的男人。透過精神力探知到這一切的徐海寶,知曉那個男人已經死去,可身軀依舊完好保存下來。

憑藉這尊雕像奇特的能量場,魔力與佛力始終處於對抗狀態,讓銅棺中的死者,似乎享受到陰陽兩極的照撫。銅棺之中,存放的金銀珠寶更是多的嚇人。

探知到銅棺中的一切,徐海寶略顯好奇道:「此人是魔修?還是樓蘭的君主呢?」

能躺在這具銅棺中的人,必然是古時的大人物。除了當時的君主之外,唯有建造魔石傀儡的魔修。可對方已經死去,徐海寶也找不到其它太多的線索。

將平台附近檢查了一遍,確認沒什麼別的機關秘術,徐海寶透過精神力詢問道:「珠靈,那具銅棺要不要收到空間去?那個人,是不是真的死了?」

豪門占卜妻 「已經死了!只不過,此人生前應該很有權勢。能同時得到真魔之眼中石佛蓮花,此人還真是幸運。這尊雕像,或許是他死前,希望藉此重生吧!」

「憑藉一顆真魔之眼跟石佛蓮花,真能起死回生嗎?」

「確實做不到!只不過,有真魔之眼跟石佛蓮花在,一般人想靠近他的地宮都難。一旦被真魔之眼侵噬,進入地宮的人,根本沒可能倖存下來。

至於石佛蓮花,剛好能壓制真魔之眼的擴散。看樣子,當年這個古國消失,很有可能跟這兩樣東西有關。不出意外,那個古國或許就是因此而滅亡的。

銅棺中有些東西不錯,對我而言有些作用。可我始終覺得,這具銅棺應該不簡單。你等下先移雕像,而後再移銅棺,我會在一旁盯著的!」

「謝了!」

即便受限於徐海寶的實力有限,混沌珠的珠靈蘇醒時間有限。可隨著空間不斷進化,珠靈蘇醒的時間越來越多。偶爾的話,也會給徐海寶授授課之類的。

念叨最多的,便是催促徐海寶儘快提升實力。每次徐海寶境界提醒,珠靈便能復甦一些遺失的記憶。這種依存關係,也讓珠靈非常配合跟支持徐海寶。

站在雕像前,徐海寶伸手推了推雕像,發現這具雕像的石材也不簡單。如果猜測不錯,這雕像應該也是鍊氣士所為。其堅固程度及重量,只怕已經超過鋼鐵鑄造的雕像了。

利用丹力,隔斷雕像與平台間的聯繫,將精神力籠罩在雕像上,徐海寶暗道一聲『收』,這尊雕像便迅速消失。當雕像消失那一刻,銅棺也開始顫抖起來。

最令徐海寶驚訝的,還是那具似乎剛死不久的屍體,真一臉痛苦的搖晃起來。看到這一幕,徐海寶同樣有些傻眼道:「珠靈,你不是說這傢伙已經死了嗎?」

「他確實死了!可靈魂還保留在銅棺之中!移走雕像之後,他的靈魂無處安放。沾染的魔力跟佛力,正在侵蝕他的靈魂之力。想起死回生,又談何容易啊!」

享受到雕像庇護的好處,自然也有相應的壞處。能量場平衡被打破,屍身迅速發生著變化。原本看上去還鮮活的肉身,在抖動過程中迅速的變質。

沒過一會,屍身徹底化為灰燼。銅棺的抖動,應該來緣於這種身體內部的能量衝突。待肉身消失那一刻,銅棺看上去又徹底安靜了下來。

只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徐海寶也覺得大開眼界。看來地球的隱密,確實超乎想象。換成其它科考隊伍,即便找到這座山谷,也絕對下不來這座地宮。

相應的,即便闖進這座地宮,也很難抵擋真魔之眼的侵蝕。只要不移走雕像,銅棺中的主人,便能一直保持這種狀態安睡下去,等待將來有天能真正蘇醒。

很可惜,他有些不幸的遇見了徐海寶。最重要的,對徐海寶這個修真者而言,任何跟魔修打交道的勢力或人,他都不會有什麼好感,也沒覺得有什麼好內疚。

最重要的,徐海寶覺得當年樓蘭古國一夜間突然消失,很有可能跟銅棺中那個人有很大關係。為一己利慾,賠上一個國家的人,這確實有點瘋狂,也符合魔修的自私。

透過精神力看著躺在銅棺中的人消失,徐海寶也知道換成其它人,等打開銅棺看到裡面空無一人,甚至連屍骨都沒保存下來,勢必又會覺得這是一個不解之謎吧!

為了確保安全,徐海寶再次釋放精神力包裹住銅棺,將其直接收進混沌珠空間。到了空間里,即便開啟銅棺有什麼危險,相信珠靈也能壓制住。

取走銅棺之後,徐海寶發現地宮之中,已經沒太多的有價值的東西。這座地宮,或許將來也能做為考古遺址。可目前的話,還必須將其封堵起來。

魔物及魔氣的源頭,應該都來緣於那顆真魔之眼。至於那朵石佛蓮花,將來也能煉製成護身寶器。若能讓其繼續進化,再進這種魔窟就不會覺得有壓力了。

離開地宮之時,徐海寶也沒忘記施展水系法術,將地宮徹底清洗一遍,而後利用冰焰之力,將殘存的魔氣燃燒乾凈。至於魔物的話,一路過來也被清理的差不多。

可徐海寶更清楚,從地宮旁邊流過的地下暗河中,應該也存在不少魔物。這些始終生活在暗處的魔物,想將其徹底剷除乾淨,只怕徐海寶也沒這個能力。

一直在山谷洞口等候的玄機道長等人,看到終於從洞穴中出來的徐海寶,也顯得長鬆一口氣,紛紛上前道:「怎麼樣?下面沒什麼問題吧?」

「問題很大!不過,已經解決了。魔氣的源頭,已經被我清理了。可地下古道旁有條地下暗河,那些想依水而活的魔物,只怕我也斬殺不幹凈。

好在這條地下暗河,都位於地下百米,只要沒出口,那些魔物應該成不了氣候。堵住魔氣誕生的源頭,那些魔物也會自生自滅。時間一長,也會淪為普通的毒物。」

魔物跟毒物,無疑前者的威脅更多。單純的毒物,普通的先天強者便能應付。反觀碰到魔物這種東西,即便先天強者也需格外小心,稍有不慎便會陰溝裡翻船。

「究竟是什麼東西能產生魔氣?」

有好奇的供奉,也試著問了一句,徐海寶卻搖頭道:「此事你們還是別知道為好!那東西,你們最好別碰到。即便是我,先前也徹底被陰了。那東西,極其邪門。

地下古道盡頭,有一座地宮,應該是某位大人物的陵寢之地。裡面有害的東西,我都清理了一遍。稍後你們若想進去,也需格外小心,切記不可在裡面久留。」

「我們也能下去?」

「應該可以!普通的毒物,應該傷害不了你們。只是進去時,多準備一些噴火器。普通的毒物,看到噴火器都會避開。只是裡面的魔氣,還要讓它揮發一段時間。」

知道有些東西,越是不讓人知道,越容易讓人產生好奇心。既然這樣,徐海寶自然不會阻止眾人下古道一探究竟。單單那幾具取走能量盒的機關傀儡,就足夠他們研究了。

但對徐海寶而言,此次樓蘭古國之行,基本已經告一段落。雖然大概判斷出樓蘭古國消失的原因,可徐海寶依舊明白,涉及魔物這種東西,不適宜廣而告之。

這也意味著,有關樓蘭古國消失的秘密,依舊只能成為一個不解之謎,讓其繼續吸引著各路考古學家來此研究。可這片沙漠地帶的隱患,也被解決的差不多。

解開謎團的同時,徐海寶心裡也增加了不少謎團。而其中謎團最大的,便是那顆真魔之眼,究竟是從何而來呢?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還是有其它原因呢?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從樓蘭古城遺址離開,將地下古道徹底清理一遍的徐海寶,也沒在這裡多待。帶著唐興佑等人,繼續往下一個目的地前行。發現的地宮,也被軍方徹底封鎖起來。

甚至為了保險起見,徐海寶臨行時特意讓玄機道長等人留下,還給玄機道長留了兩枚玉符。一旦有超出玄機道長等人控制的魔物出現,玉符也能釋放一道金丹之力。

即便再碰到沙漠巨蟲那種魔物,憑藉徐海寶煉製的這枚玉符,也能將其斬殺。得知這個情況,眾供奉看向玄機道長的眼神,也多了幾分羨慕之色。

按照徐海寶介紹的情況,這兩枚攻擊玉符如果此次沒用掉,也可收歸供奉院。未來即使徐海寶不在,這兩枚玉符也能解救特事院兩次重大危機。

看著遠去的徐海寶一行,留守的玄機道長等人也道:「對徐顧問而言,世俗間的事,他已經不怎麼感興趣了。唯有這樣的險地,他才會流露出更大的興趣。」

知道此番徐海寶前行的方向,便是被很多探險家視為極其危險的羅布泊區域。相比樓蘭古國流傳的神秘事件,圍繞著羅布泊的隱密事件,更是吸引眾多探險家的熱情。

最令人稀奇的,無疑還是羅布泊從太空看,竟然跟人的耳朵一樣。也正因如此,羅布泊也被很多人喻為『地球之耳』。可這片區域,依舊被視為不詳跟死亡之地。

圍繞這片區域產生的神秘未解事件,也一直流傳甚廣。加上羅布泊是核爆區域,眼下更為列為軍事禁區。可對探險家們而言,越危險的地方越覺得有挑戰也刺激。

依舊步行前進的徐海寶,借著夜宿沙漠的機會進入混沌珠空間。而此刻的混沌珠空間,卻發現了令徐海寶很詫異的變化。之前有日光的空間,竟然有了月光陰氣的存在。

似乎看出徐海寶的詫異,珠靈適時出現解釋道:「月華之力,都來自於那顆真魔之眼。魔氣化歸混沌之後,也能轉換成月華之力,這次找到的東西非常不錯!」

從珠靈的語氣中,徐海寶也能聽出它似乎很興奮。已經能演化四季的空間,有了月華之力后,空間也變得更完整,朝演變世界更進了一步。

「石佛蓮花呢?」

「養在雪山之巔,暫時溫養起來!雖然空間佛力不多,可佛蓮也吸收天地靈氣。假以時日,或許能進化出一尊佛法青蓮來。等你進階元嬰期,它可做為護嬰寶器。」

佛法青蓮,一種堪稱後天靈寶的存在。相傳當年道家三聖,便有開天青蓮護其法體。若是能有這樣一朵佛法青蓮,做為元嬰的護法寶器,確實值得慶幸。

有了這樣一朵護法青蓮,往後徐海寶修行突破,再也不用擔心被心魔所侵。除此之外,進入一些極陰之地,也不用擔心受陰氣跟魔氣的侵蝕。

總的來說,石佛蓮花現在雖然用不上,卻能養在的混沌珠空間內。對徐海寶而言,儲存在空間的這些天材地寶,將來都能為此所用。溫養時間越長,品質就越高。

欣賞著空間變化之時,珠靈突然又道:「這方世界非常神秘!此次空間再次進化之後,我又復甦了一些記憶。這真魔之眼,只怕就屬於這方世界遺落下來的。」

「你的意思是,這方世界有真魔殞落?什麼人,能有這樣的實力?真魔堪比天仙啊!」

「聖人之下皆螻蟻!即便是准聖,也難逃時光長河的催殘,更何況小小的天仙。雖然我不知道,我是如何來到這方世界。可這方世界,絕對非比尋常。

往後的話,你可以多去一些地方。尤其東方境內,肯定隱藏著很多上古之秘。你目前所在的這方地界,很有可能就是當年真魔殞落之地。真魔殞落,寸草不生啊!」

面對珠靈做出的分析,徐海寶也覺得有些道理。可對於地球存在的秘密,徐海寶同樣渴望去了解跟探尋。只要不飛升,往後這樣的機會肯定有很多。

想到這裡,徐海寶也點頭道:「此番出來遊歷,我會多走幾個人跡罕見的無人區。至於能有什麼機緣,也只能寄望於老天了。這幾處無人區,確實存在很多未來之謎啊!」

連准聖都有可能殞落,做為一名金丹境的菜鳥修士,徐海寶確實覺得壓力山大。借著此番機會,徐海寶在空間修鍊了一段時間,將修為提升到金丹中期。

短短一年左右的時間,便從金丹初期提升到中期。這種修行速度,只怕在所謂的修真界,也鮮少有人能做到。更何況,此刻正處於末法時代的地球,那就更加令人難以置信了。

修為提升的同時,徐海寶的玄水訣功法,也再次獲得突破。雖然尚未進階,可徐海寶依舊相信,等衝擊元嬰境時,相信功法也會水到渠成的完成突破。

從空間出來,看著依舊在休息的眾人,徐海寶也沒過多打擾。視線投向遠方,希望這次的羅布泊之行,也能有所收穫。那樣的話,也不枉此行專程出來了。

休息了幾個小時,眾人跟以前一樣,依舊在天亮前繼續前行。當徐海寶一行抵達羅布泊地界時,這方土地的荒涼,卻遠遠超出徐海寶的想象。

隨行的唐興佑等人,更是難掩驚訝之色道:「這地方看上去,似乎荒涼的可怕啊!」

「相傳古時羅布泊,是塞外綠洲的核心區域。時過境遷,這方區域竟然變成這個樣子。最令人意外的,還是這方區域竟然連地下水都感應不到,太不可思議了。」

早前行走在其它沙漠地帶,徐海寶偶爾都能感應到地下水的存在。抵達羅布泊所在,竟然感應不到地下水的存在。要知道,這裡早年是湖泊所在呢!

如果水位下降或流失,至少地下水還是存在的。可其它高海撥的沙漠地帶都能發現地下水存在,這裡卻完全涸死了一般。這情況,明顯就有些不正常嘛!

想到這裡的徐海寶,也適時道:「繼續前進!行進路上,都打起精神來。若覺得有什麼不適,立刻退出來。這方區域,或許會有核輻射的存在。」

雖然不知當年為何選擇在這裡進行核爆實驗,可在徐海寶看來,當年國家會做出這種選擇,肯定也有不為人知的秘密。很可惜,這個秘密在特事院檔案中也未曾記載。

來羅布泊之前,徐海寶也詢問過特事院的檔案管理人員。這些老人對於羅布泊的情況,似乎都不是很了解。只知道,早年很多資料都被秘密銷毀了。

按理說,有些機密資料都需要留檔儲存,以備將來調閱查詢。可有關核爆實驗的資料,卻被封存銷毀。當年這裡發生過什麼,或許只有少數人知曉實情。

只是那些知情人,如今無一例外都不在人世。時間過去這麼久,再想調查這裡當年發生了什麼。或許只有進去查看一番,才能了解到第一手的資料。

進入乾涸沙化的羅布泊湖區,徐海寶不時能感應到,在被黃沙填埋的羅布泊下,偶爾也能發現一些屍骨的存在。可表面區域,似乎都被沙化了。

越往乾涸的湖中心地帶走,能看到被掩埋的屍骨就更多。最令胡彪不解的是,其中有些屍骨看上去,有點類似於人類的骨骼,卻並非人類的骨骼。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當年在這進行核爆實驗,真是發現了不明類人生物?」

內心暗自嘀咕的徐海寶,也是從一些未解檔案中,發現有相關記載的。當然,那些檔案給出的是『疑似』,而非給予了準確的證明。

當徐海寶抵達羅布泊所謂的湖心處,看到那塊樹立的牌子,也知道這裡偶爾也有人來。至少國家派遣的科考人員,也對這片區域進行過相關考察。

站在湖心處,徐海寶抬頭看了看天空,似乎也看出這裡有什麼不同。結果很顯然,徐海寶什麼也沒看出來。繼續前行后,徐海寶終於發現有異常之處。

望著突然停下的徐海寶,跟隨前進的唐興佑等人,隨即心中一緊道:「箭魚,有情況?」

「不用擔心!只是發現,這方區域下面,沒表面看起來這麼平靜。沒事,繼續前進!」

從精神力探測反饋的信息,徐海寶發現被掩埋在地底近百米的地方,竟然有城牆一樣的東西存在。這說明,早年這方區域有地下城的存在。

可這座城的遺址,已經被無數的黃沙跟泥土所填埋。想要將其重新挖掘出來,其難度可想而知。沿著被掩埋的地下城遺迹,徐海寶慢步前行。

其它隨行人員都知道,徐海寶應該在地下發現了什麼。有意識放慢腳步,雙眼卻警惕的注視著四周。早前在樓蘭碰到的毒物,已經讓他們覺得頗為棘手。

包括唐興佑這種先天武者,通過此次歷練,他們才真正明白,先天境界算不了什麼。真碰上沙漠巨蟲那種怪物,只怕他們也唯有逃跑一條路可選。

早前覺得突破,終於可以高枕無憂歇一歇的他們,也知道修鍊永無止境。境界越高,他們接觸這個世界的秘密就越多,就越發明白實力有多麼的重要! 行走在已經完全乾涸的羅布泊湖中,藉助精神力巡視著湖底之下的地下城殘骸。徐海寶內心中也很好奇,這座地下城究竟是何時建造起來的。

早年做為水源中心地的羅布泊,最後變成現在這個荒涼模樣,跟這座掩埋在地下的城市,究竟又存在何種關係?這種謎團,確實讓徐海寶也產生了困惑。

跟著徐海寶一起出來歷練的唐興佑等人,更多還是警惕著四周。在這種地方,他們不敢有絲毫大意。早前樓蘭古城遭遇的魔化生物,已經讓他們體會到這個地方的恐怖。

雖然那些魔化生物,原本有可能不會跟他們發生衝突。說的直接一點,他們不挖掘那座傀儡廟宇,或許那些魔化生物就不會出現。而羅布泊的神秘色彩,比樓蘭更多。

感應著掩埋在地下城中的累累屍骨,徐海寶已經能確認,那些屍骨有點類似於人類,卻跟人類又有所不同。最為奇物的是,這些屍骨都呈烏黑色。

「難道是中毒而死的?」

鑒於那些屍骨埋的比較深,徐海寶也沒想停下將其挖掘出來。說到底,好奇歸好奇,對這些沒什麼價值的屍骨,徐海寶還是沒興趣將其挖掘出來。

就在徐海寶滿懷好奇心時,跟其共享精神力的珠靈卻道:「這應該是葬屍地!」

「什麼意思?葬屍地,難道這下面也有大型的陵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