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果然,她的話才落,一個諾大的身影,就以壓倒勢的姿態,站在了某人的面前,周身散發著陣陣的威壓。

然而,某個遲鈍的主,竟然還不知死活的繼續埋汰的說道。

「這位兄台,你能不能稍微厚道那麼一點,別攔著我的視線,不知道我正在看太後娘娘訓斥,那不孝子嗎?」

「好看嗎?」軒轅徹的聲音夾雜著暴風驟雨的說道,若是某人細細的一聽,定然能夠聽到那森森作響的拳頭聲音。

可這脫線的某人,卻連連的點頭,絲毫沒將某人的威壓放在眼裡,一副評價的語氣道。

「還行吧!總體來說,這冰塊王爺的膽子還是挺大,竟然敢這般的和太後娘娘說話,他也是很有勇氣。」洛七七不加修飾的說道,言語之中還夾雜著些許的鄙視,「不過這王爺也太過不孝了,若是本小姐有這樣的娃兒,鐵定要狠狠的三天一小大,五天一大打的,把他修理的不敢嘚瑟。」

洛七七這話一出,她啃青蘋果的速度,不由的緩和了幾分,莫名的覺得這周邊,怎麼突然就降溫了呢?

忍不住的在心中暗暗的作想,這是啥鬼天氣,怎麼說變就變,簡直就和孩童一般的臉似,也太沒有個準頭了吧!

低喃了一番之後,她立馬抬起了頭,正想對太后說話的時候,一雙冒火的眸子和那黑到堪比小包哥哥哥的臉,頓時嚇的洛七七手裡拿著的青蘋果掉了。

這般模樣,不由的讓洛七七咽了一口,強忍著輸人不輸陣的氣勢,她直直的挺著胸脯子勇敢的對視著。

「王爺,你….你靠…本小姐…那麼近做什麼?」

看著這傢伙兒,洛七七這會兒心裡真的是狗帶了,怎麼沒人提醒自己,這貨啥時候來的,且還那般的看著自己,這是要鬧啥子。

她將眼角的餘光,看向了一旁裝死狀態的歐陽宇軒,見他極快的將頭偏向了一邊,頓時把洛七七氣的忍不住的在心裡畫著圈圈詛咒他。

尼瑪的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掉鏈子,還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軒轅徹沒有想到這該死的臭丫頭,都已經被自己緊緊的抱在懷裡了,她竟然還能夠當著自己的面走神,真是好樣的。

抱著她腰肢的手腕,力度不由的加大了幾分,洛七七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冷氣,注意力立馬就回來了。

看著自己和冰塊王爺,那極為曖昧的姿勢,她的瞳孔頓時放大,滿是詫異的瞪著某人。

一想到這傢伙兒的手,不知道抱過多少母蒼蠅,洛七七的心裡就忍不住的作嘔。

她連連的拍著胸口,穩住自己內心的噁心勁兒,大聲的吼道。

「王爺,若是你不儘快的把本小姐放開,恐怕你會後悔。」 軒轅徹臉色頓黑,儼然一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既視感,還從未被任何人如此的威脅過。

他眼神微微的一眯,寒眸乍現,涼涼的看著眼前,不知死活的洛七七。

她還真是好樣的,敢這般和自己說話….

旋即,不悅的沉聲,開口道。

「洛七七,你的膽子很好,只不過本王,今天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軒轅徹的言語突然一頓,好看的唇角,掀起一抹不達眼底的冷笑,「既然你如此的有興緻,就去陪一陪本王的風遁吧!它一定會很喜歡你。」

洛太后聽到這後半句話,神情驟變,連忙沉聲的呵斥道。

「徹兒,那畜生可是吃人的,你可切莫胡來,七兒不過就是小孩子家的心性,說出來的話,怎可當真?」

歐陽宇軒,也被軒轅徹的話,給嚇住了,還以為這傢伙兒不會生氣,卻沒有想到,他竟然這般狠辣。

不出手則以,一發怒驚人啊!

依舊還是那副死德性,性子乖張至極,只要惹了他不快,就立馬讓那人生死不能自主。

這樣的報復,果真是不負戰神的盛名啊!

軒轅徹視線微微的一掃,落在了歐陽宇軒的身上,在宮門口的那一幕,當真是刺眼至極。

他淡淡的勾唇,漫不經心的回答著自家母后的話,可這目光,卻讓歐陽宇軒,後背汗水直流。

「母后說的什麼話,都說禍害遺千年,如洛小姐這般的人物,徹兒相信她的命很硬,就算將她和本王的愛寵放在一起,估計害怕的有可能會是風遁。」

洛太后的眉心擰了擰,她伸手無奈的捏了捏,對於這徹兒的心思,她真的是越發的難以拿捏了。

可如何都不能夠讓七兒,在自己的面前出事,她滿臉的不悅,聲音不由的加大了許多。

「徹兒,你若沒有什麼事兒,就先回去吧!本宮和七兒多日未見了,想要讓她在宮中對陪一陪本宮,今日你帶李玉兒進宮之事兒,本宮也就不多加計較了,可你若是敢在背後肆意的欺負七兒,那就別怪母后,讓人將你的那隻老虎給剁了。」

在軒轅徹這冷凍冰箱的懷裡,洛七七差一點就被冷的直打哆嗦,可在聽到了這傢伙兒殘忍至極的話之後,頓時氣的臉黑。

這該死的男人,心竟然如此的黑,把他和善意正直的小包哥哥放在一起比較,那簡直是狗帶了好嗎?

赤裸裸的侮辱啊!

不過,她靈動的大眼珠子,在眼眶之中,微微的一轉悠,心中便有了主意。

敢拿那吃人的老虎嚇唬她,恐怕沒那麼容易,只要他敢,自己就把他的愛寵給打的爹娘都不認識。

「娘娘,七兒覺得,這老虎不能夠剁了,太殘忍了。」洛七七一臉糾結的道,滿是不單純的看著洛太后。

聞言,洛太後有種風中凌亂的錯覺,這傻乎乎的丫頭該不會剛才的時候,在徹兒的懷裡睡著吧!

怎麼一臉睡眼惺忪的模樣,莫不是都沒聽到徹兒和自己的話嗎?

這般心大真的好嗎?

看著這啥都不懂的傻丫頭,洛太后的心中生出了滿滿的憐惜之情。

越發的在心裡肯定,這丫頭一定要留下來,如此良善的丫頭,可不能夠讓徹兒這混蛋給嚇到了。 洛七七的傻氣,頓時把慈寧宮的眾人,給震住了。

將他們雷了一個徹底,均不由的對著她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一個個的在心裡暗暗的尋思著,這傻乎乎的洛小姐,應該是在上次的時候,被本王爺打的,落了後遺症了吧!

感受著大伙兒那同情的小眼神,洛七七的嘴角,不著痕迹的微微一扯。

若不是為了噁心一把,緊緊抱著自己的某人,她才不會如此犧牲。

旋即,她眨巴著單純又極具殺傷力的眼眸,萌噠噠的看著軒轅徹,輕聲的說道。

「徹王爺,風遁長的好看嗎?」

軒轅徹冷冷的看著這傻氣的洛七七,這麼清澈可愛的眼眸,配在小白痴的眼中,怎麼那麼的礙眼呢?

問出來的話,也是傻氣十足,他緊緊的皺著眉心,自己要害她,可這丫頭卻一副白痴的望著自己,她腦袋壞了不成。

然而,接下來,他的回答,卻又越發的讓他忍不住的氣悶。

「好看,他是本王養的愛寵,自然非比尋常。」

洛七七聽后,可愛的小腦袋瓜,歪了歪,耷拉了一會兒,很是糾結的說道。

「王爺,你把你的愛寵送來洛府吧!七兒也養了一隻花花,瞧著和你那肥肥的老虎還是挺配的,既然你把它當做了愛子,我家花花也不醜,算是良配了,回去之後,我好好的收拾一下花花,不久之後,王爺您就帶著風遁來求親吧!」

「雖然七兒與王爺,註定有緣無非了,那麼就讓我們兩家來做姻親,若是那小崽子敢欺負,本小姐的花花,我這娘家人,就把它那玩意給跺了。」

洛七七笑的一臉的純良,滿是笑意的俏臉上,卻帶著一股子的狠勁兒。

這該死的混蛋想要讓那畜生吃了自己,那麼她就讓他慪到吐血,看看他們誰比較吃虧。

自家那隻肥貓,雖然和混蛋王爺家的老虎,不是一個物種,但是磨合一下,應該能夠美美的相處。

她就不相信,自己成了他家愛寵的丈母娘,這畜生還敢對自己不敬,那麼就別怪她不客氣了,教訓起來,也能夠師出有名了。

畢竟東籬國,可是一個極為崇尚孝道的地方,若是自己女婿,膽敢以下犯上,作為花花的娘家人,動手小懲大誡也是可以。

一旁的洛太后,還一個勁兒的擔心,這不長心眼的傻丫頭,會被徹兒給欺負了,卻不想這丫頭竟然還是一個鬼靈精。

這麼被她一攪,頓時就讓緊張的氛圍,增添了些許的緩和,掃了一眼,那臉色黑的如同鍋底一般的徹兒。

她緊緊的壓住,即將破口而出的陣陣笑意,虎著一張厲色的容顏,對著軒轅徹道。

「徹兒,你皇兄,幾日未見你,過去御書房吧!李小姐,本宮會替你照顧好的。」

被忽視了許久的李玉兒,見太后似是要留下自己,頓時嚇的三魂丟了五魄。

她進來慈寧宮那麼久,太後娘娘就直接冷著自己,如今這會兒竟然要留下自己,恐怕不會有什麼好事兒。

擔心軒轅徹真的會把自己給留下,小腿顫顫的走到了太後娘娘的面前,立馬就跪了下來,聲音帶著顫意的說道。

「玉兒感謝娘娘垂愛,只是玉兒身體,有些不利索,擔心衝撞了娘娘,還請娘娘讓玉兒也一同離開吧!」 洛太后,眼神犀利的掃過跪在下方的李玉兒,對於這個上不得檯面的李家庶女,她的心裡是十分的不喜。

可徹兒,這性情,真的是….

她無奈的在心裡嘆息,視線再次落在李玉兒身上。

臉色微沉,不悅的開口道。

「李小姐,莫不是害怕本宮會吃人嗎?竟然讓你如此的畏懼,本宮記得這裡可不曾養過什麼吃人的畜生。」

李玉兒聽了太后的話,頓時害怕的整個身子抖成了一鍋水,瞬間大氣都不敢出了。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太后的眼神竟然會如此的犀利,自己什麼都沒有說,她竟然就已經猜測的七七八八了。

那畜生吃人的話,傳的如此快,竟然讓太後知曉是自己在王爺的面前,說了這笑言而過的話。

可她不過是隨意的說起風遁,且當時只是在興頭上,附和著說了那麼幾句。

卻不曾想到,那麼快就傳到了太後娘娘的耳朵里。

此刻,李玉兒真的是後悔萬分。

只能夠一個勁兒的磕頭求饒,聲音之中帶著幾分害怕的哭腔,對著洛太后連連的說道:「沒….沒有….太後娘娘很和藹仁慈,只是臣女真的身體不舒服,無法得此福氣,隨側在太後娘娘的身前,還望太後娘娘恕罪。」

洛七七看著這漂亮的太後娘娘,不過就是隨意的說了幾句話,竟然就把這李玉兒,嚇唬的語無倫次,莫名的心中不解。

便將視線在兩人的身上走了一個來回,還以為太后姑姑,不該是那麼疾言厲色的一個人,卻不想也是分人的。

雖然她對著小白花,沒啥太大的好感,可也不想多給自己添麻煩,尤其是這心眼比針尖還小的軒轅徹。

若是太后姑姑,今天為難了他心愛的小白花,指不定在背後怎麼陰自己呢?

在心裡一番計較之後,洛七七開口了。

「美人姑姑,既然李小姐身子那麼的柔弱,那直接讓她回去吧!反正姑姑你身邊,不是還有七兒嗎?七兒會在宮裡,好好的陪一陪姑姑你的。」

洛太后看著這傻丫頭,賣萌的模樣,不由的好笑,自己是在為了她撐場子,讓有小心思的人明白,認清楚自己的位置。

可這丫頭,還真是單純的不知道讓她說什麼才好了。

美眸瞪了洛七七一眼之後,一臉嫌棄的看著李玉兒,極為不耐煩的說道。

「既然,七兒都已經為你求情了,李小姐這段時間,就好好的在府中修養,平時沒有什麼事兒,就不用進宮了。」

聞言,洛七七頓時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太后還真是會收拾人啊!

這再來幾天的時間,可就是百花節了,那時候宮中可是極為的熱鬧。

世家女子都得進宮,明裡雖然是賞花,可這明眼人都知道,無疑就是一場變相的相親大會嗎?

李玉兒作為東籬國的第二美人,卻不想就這麼輕飄飄的就被姑姑駁了機會,這可虧大了。

遠離了冰凍王爺之後,洛七七的心情賊好,吃著清脆的青蘋果,一臉玩味的看著低著頭,渾身發顫的李玉兒,這心裡的滋味真是倍爽啊!

「太後娘娘,是玉兒錯了,玉兒的身體能夠撐的住,不用那麼快就回府。」

李玉兒咬著唇,一臉柔軟的說道。

她若是真的回了府,就再也沒有機會參加白花節了,那比打她一頓,還要讓她難受。 洛七七看著這性子,轉變的如此之快的李玉兒,不由的暗暗好笑。

之前還說自己的身子不爽,這一聽太后姑姑,要讓她閉門修養,頓時就好了,這般反覆無常真的好嗎?

啃著嘎嘣脆的青蘋果,頓時都覺得挺沒有意思,對於那即將而來的百花節,她是一點嚮往都沒有。

左右不過就是世家女子,找一些優質男子聯姻的戲碼罷了。

不由的打了一個哈欠,伸了伸胳膊,這出來的挺早,又被帥氣老爹教訓,這會兒還真是挺想眯一會兒。

「漂亮姑姑,七兒有些犯困了,能不能先眯一會兒,待七兒有精神了,再繼續陪著漂亮姑姑你說說話,撲撲蝶啥的。」

雖然,撲撲蝶是一件比較拉低智商的事兒,可這悲催的古代,似乎也沒有什麼比較合適的娛樂啊!

賞花啥的,她還真沒有那個高尚的情趣,怕自己會賞到一半,就睡過去了。

那個時候,估計會有些少稍稍的難看。

洛太后的目光,轉向一臉困意滿滿的洛七七,見這丫頭的頭一點一點的,都快低到桌子上了。

心中滿是詫異不已,這徹兒都還沒走,怎麼這丫頭就睡著了呢?

如此好的機會,怎麼就不知道把握,她本想困住李玉兒,讓七兒和徹兒好好的相處。

可這丫頭卻那麼的….讓她無法形容了,心中的打算就這麼被打破了,看著那跪在地上的李玉兒,也挺心煩。

直接大手一揮,對著幾人道:「既然七兒困了,你們就下去吧!」轉身對著伺候在一旁的蘇嬤嬤繼而說道:「蘇嬤嬤,去收拾一下,把七兒這丫頭,給送到本宮的偏殿住著。」

看著就這麼堂而皇之睡著了的洛七七,軒轅徹的目光,不受控制的偏了過氣。

心中很是怪異,這洛七七是真的不同了。

不會花痴一般的粘著自己,也不會滿眼愛意的看著自己,反而是滿滿的嫌棄,以前就跟一個花蝴蝶似的,可如今這會兒,卻跟變了一個人似的。

若是說這該死的洛七七會欲情故縱了,可她在宮門外的表現,又十分的奇怪,以及剛才那不加掩飾的厭惡,尤其是自己在抱著她的時候,在她的眼裡,彷彿自己就是瘟疫一般。

這樣的認知,讓他極其的不悅,在母后說完之後,他便不受控制的道。

「母后,這洛七七性子極其的鬧騰,還是別放在母后的宮殿了,左右徹兒也不常在宮中居住,就讓洛七七住在徹兒的宮裡吧!」

聞言,除了已經夢周公的洛七七之外,其他人的眼睛都充滿了詫異。

紛紛一臉狐疑的看著軒轅徹,不由的暗暗猜測這爺,究竟想要做什麼?

剛才還準備將人給喂寵物的某人,怎麼眨眼的功夫,就那麼良善了呢?

莫不是其中有什麼陰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