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小塵,這風神的實力,在三十六大正神之中,排在為師之後,但那已經是萬年之前的排名了,我們三十六大正神,每一萬年會聚首切磋排名次,這一萬年過去,這風神的修為進步很大,就算是為師出手,也未必能夠穩勝他。」

「陌塵小二,若是在不出來受死,我這十大狂龍捲,可要攻入至尊城了,到時候別說我不給你機會。」風神冷聲說道。

其實,論單體實力,風神在三十六大正神之中排在第三,論手中的勢力,風神在三十六大正神之中,那可是無人能比啊,不說別的,光是手中十大一級初期的神級的強者,就不是其他正神能夠比擬的啊,強如泰坦神殿,也只是有著左右兩個護法修為達到了一級神而已啊。

「師傅,師叔,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我先拖住風神,其他的,交給你們了。」說著,陌塵直接沖了出去,至尊閣之中,除了陌塵之外,還有四大正神,陌塵的四大魔獸,王臣雲葉,泰坦神殿左右護法,東神宗三大一級神,一共十五個一級神。

「我乃獸神陌塵,請指教!」陌塵飄飛而出,在高空之中冷眼直視風神,說道。

「哼,狗屁獸神,你個黃毛小兒,殺我弟弟,今日,我便殺了你,為弟弟報仇!」說著只見風神的身體,化為一片青芒,速度極快,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了陌塵近前。

陌塵眉頭一皺,抬起拳頭朝著青芒轟出,但是,陌塵的拳頭轟在青芒之上,就好像轟到了空氣一般,青芒自動散開,朝著陌塵包裹而來。

「嗯?這風神的本體,竟然是一道清風,該死!」陌塵大驚,當青芒包裹住自己的身體的時候,陌塵才意識到,這風神,根本不是人類和魔獸之軀啊,其本體,只是一道清風而已,根本沒有實體,陌塵強大的力量,根本沒有一點優勢可言啊。

「哈哈,小子,現在才知道,已經晚了,讓你嘗一嘗,沒我切割成碎片的滋味吧,旋風刃!」伴隨著風神話音剛落,包裹住陌塵的清芒,快速旋轉了起來,旋轉之中,一道道青芒竟然凝聚成了一把把極其鋒利的青色風刃。

「唰,唰,唰,唰!」僅僅一個眨眼的功夫,陌塵身上,一道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遍布全身各處,疼痛刺激著陌塵的大腦,短短几秒鐘,陌塵就變成了一個血人。

「哼!」陌塵冷哼一聲,直接開啟了不滅金身,頓時,金光爆射,旋轉之中的風刃的速度變得遲緩了下來,陌塵身體之上的傷口,竟然癒合了,透過傷口可以看到,陌塵的身體之中,一道道綠芒綻放,不滅金身開啟的同時,陌塵開啟了生命之體。

「嗯?不滅金身和生命之體,怪不得生命女神和泰坦之神會死心塌地的留在你身邊,原來你竟然能夠同時擁有生命之體以及泰坦一族的不滅金身!」風神的聲音之中充滿了驚訝。

「不過,就算你擁有生命之體和不滅金身,同樣也無法與我抗衡,小子,我會將你身上的肉一塊一塊的切割下來,讓你受盡折磨而死,哈哈哈哈!」風神狂笑起來,緊接著,周圍的風刃又一次快速旋轉起來,這一次,比之前竟然還要快上許多啊。

「該死,這些青芒,根本甩不掉,若是在這樣消耗下去的話,必然被耗死!怎麼辦?」一時間,陌塵也發起了愁了,任由風刃在自己的身體之上一刀一刀的切割著,金光陌塵有著生命之體的變態治癒能力,但是,根本比不上風刃的切割速度啊,照著這樣下去的話,陌塵必定被耗死啊。

「哼,沒辦法了,只能動用你了,無鋒!」百般無奈之下,陌塵大喊一聲,頓時,嗡的一聲輕響,無鋒破體而出,直接落入到了陌塵的手中,頓時,凝重的氣勢,爆發而出,無鋒出現的那一刻,陌塵直接開啟了泰坦王之力。

頓時,陌塵的身體之上,凝重的氣勢,竟然讓風刃的速度變慢了許多,緊接著就是風神驚訝的聲音響起:「該死,小子,你手中的長劍,這氣息,難道,這是准混沌神器么!」

「你眼力真不錯,但是,還欠些火候,呀!」陌塵直接抬起無鋒朝著圍在自己身體周圍的清芒一斬而下,頓時,青芒直接被斬成了兩半,其中還傳出了風神驚訝的痛呼之聲。

「該死,這不是准混沌神器,這是真正的混沌神器!該死,我的身體!」說著,陌塵周圍的清芒遠離了陌塵,在距離陌塵五百米的地方停住,恢復人形,只見風神胸口,一道深深的傷口從流淌著青色的血液。 高傲的風神此時此刻,震驚的看著陌塵,看著陌塵手中的那把漆黑如墨的闊劍,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小子,之前玄域出現的混沌神器,我以為只是傳說,現在看來,是我看錯了,原來真的有混沌神器出世了,哼,只是可惜了,被你得到,根本無法綻放出混沌神器的光輝,殺了你,混沌神器,就是我的了,哈哈哈哈!」說著,風神狂笑了起來,混沌神器,每一個一級巔峰的強者都想要得到的東西啊,只要得到了混沌神器,那麼,就能夠摸索到混沌境界的門檻啊。

「哼,五大主神都沒有從我手中奪走混沌神器,就憑你?你想得到我的混沌神器?」陌塵不屑的說道,不過,對於風神的實力,陌塵還是很驚訝,風屬性破壞力極大,而陌塵的力量,顯然是被風屬性克制住了啊。

風屬性,在神界之中屬於極其稀少的屬性,甚至是力量型的神級強者都要比風屬性的神級強者多上很多啊,風神手下,只有三千嫡系,但是,這三千弟子,修為都達到了二級神的境界了啊,可想而知風神在三十六大正神之中是何等強大的存在。

「小子,你會為你的高傲付出代價的,今日我不僅要殺了你,我還要將至尊城屠殺乾淨,哼哼,我這十大狂龍捲,在神界之中,能夠抵抗的人,根本不存在。」說著,風神朝著不遠處的十個狂龍捲點了點頭。

頓時,十大狂龍捲呼嘯著,朝著至尊城的方向旋轉著飛速而去。

「風神,你,真是心狠手辣,呸,你與神界委員會同流合污,我陌塵,絕不輕饒!」說著,陌塵臉色變得冷了下來,一股強悍的氣勢從陌塵的身體之中爆發而出,對於風神的無情,陌塵也不需要留手什麼,想要幹掉風神這樣的強者,只有毀滅級的戰技,才能夠將其毀滅啊。

「這氣息,這是,毀滅級戰技,這小子,竟然已經掌控了毀滅級戰技!」風神驚呼道,身為一級巔峰的風神,他也只是掌控了一個狂龍捲毀滅級戰技啊,在神界之中,也只有正神才有著毀滅級的戰技啊,至於那些沒有正神神位的一級巔峰的神級強者,只有靠著自己的領悟,才能夠擁有屬於自己的毀滅級戰技啊。

遠處,泰日天等人看到十個狂龍捲呼嘯而至,臉色凝重至極,在十大狂龍捲呼嘯而來的時候,只見三十多個一級神,從狂龍捲身後飄飛而出,正是神界委員會十億大軍之中的那些一級神啊,屠神尊者首當其中,緊接著,便是一個個一級神,朝著至尊城撲了上來。

「該死,那個傢伙,早知道那天就應該宰了他!」看到屠神尊者沖在了最前面,龍神冷哼一聲說道。

泰日天眉頭一皺,朝著身後一眾一級神強者大手一揮,直接沖了上去,對於至尊閣來說,一個要大三個啊,而且,還有著十大狂龍捲在一邊呼嘯著,給他們帶來強大的壓迫感啊。

至尊閣的一眾一級神強者,紛紛皺起了眉頭,一對三,還要面臨狂龍捲的威脅,這根本就是找虐啊,但是,沒有一個人退縮,跟著泰日天,沖了上來,展開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戰鬥。

「轟隆隆!」遠處,陌塵一劍斬出,在無鋒強盛凝重的劍氣之下,風神左突右閃,避開無鋒鋒利而又凝重的劍氣。

「該死,這傢伙在拖延時間,只要十大狂龍捲進入至尊城,後果不堪想象!」陌塵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看了一眼風神,陌塵冷哼一聲,轉身就要朝著十大狂龍捲飛去,只有先解決掉了至尊城的危機,陌塵才能夠安心戰鬥啊。

但是,陌塵還未跨出一步,只見一黑一白兩個一級巔峰的頂級強者一左一右逼死自己的路,正是在暗中虎視眈眈的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啊。

「陌塵,想不到你手中真的有著混沌神器,不過,就算如此,今日我們三大正神聯手,定要娶你小命,為我們死去的弟弟們報仇!」黑暗之神陰狠的看著陌塵說道。

「光明之神,黑暗之神!」陌塵臉色沉了下來,是啊,一個風神尚且難以應付,在加上光明黑暗兩大正神的話,那陌塵根本應付不過來啊。

「化鎧!」無奈之下,陌塵朝著至尊城之中大喊一聲,頓時,四大神獸紛紛響應,化為一塊一塊的裝備,眨眼的功夫就籠罩在了自己身體之上,頓時,陌塵身體之中,凝重的氣息在一次爆開而出。

「哼哼,想不到當年的獸神都沒有得到的待遇,你這小子卻得到了,看來,你的天賦,要比上一個獸神要強大得多,不過嘛,今日,你註定要死!」話落,黑暗之神手持一把黑色長劍,朝著陌塵一劍斬下。

「嗡!」黑劍之上,灑出一片黑芒,陌塵眉頭一皺,與龍族接觸得多了,陌塵知道,這黑暗之神長劍之上的黑芒,那可是與龍炎很相似的一種具有腐蝕性的氣體啊。

不過,陌塵有著朱雀劍,自然不怕,收起無鋒,陌塵反手抽出身後的朱雀劍,頓時,白色的凈化之火在劍身之上流轉,那黑色的腐蝕性氣體,直接在朱雀劍之下全部消散了。

露出了持劍斬下的黑暗之上。

「老黑小心!」光明之神見狀,大喊一聲,手中的白色長劍綻放出耀眼白光,朝著陌塵逼了上來。

「嗯?想要包夾我么!」陌塵面色不太好看,原本要對付黑暗之神的,但是,感受到來自側面的威脅,陌塵不得不後退啊,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風神竟然來到了陌塵身後,掀起了一道巨大的龍捲風,將陌塵直接吞噬其中。

巨大的龍捲風附帶著強悍的旋轉之力,陌塵身陷其中,被強大的旋轉之力帶動,自身也跟著旋轉了起來,此時,風神的聲音在龍捲之中從四面八方傳來。

「哼哼,小子,你的力量很強,但是在我的龍捲之中,我倒要看看,你到底還能不能將自己的優勢完全發揮出來!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風神話音剛落,龍捲之中,頓時,告訴旋轉起來,周圍的土石,都被捲入其中,而且,陌塵根本無法穩住自己的身體啊,只能夠任由龍捲之力不斷的撕扯著自己的身體,不過,擁有不滅金身,短時間之內,這龍捲根本奈何不了陌塵。

「該死,這小子的身體竟然如此強悍,我的龍捲之中,竟然無法撕裂分毫!」風神驚訝的看著陌塵說道,良久,風神繼續說道:「小子,我倒要看看,你的身體還能夠承受多久,我就不信,你能夠永遠堅持下去。」說著,風神笑了起來。

「哼!」陌塵冷哼一聲,不滅金身開啟到了極限,但是,陌塵知道,光憑藉著不滅金身,根本無法持久抵抗這龍捲的撕裂之力啊。

「不行,不能跟他這樣耗下去,十大狂龍捲還沒有解決,神界委員會的一級神數量,是我們的三倍,若是在不解決眼前的問題,我至尊閣,必將覆滅!」說著,陌塵的臉色變得陰沉了下來。

「哈哈哈哈,這小子,今日必死,風神,老黑,這混沌神器可是見者有份啊。」光明黑暗兩大正神站在龍捲風之外,看到陌塵在龍捲風之中毫無抵抗之力,情緒激動了起來,混沌神器啊,那可是混沌神器,當今神界都沒有的混沌神器啊。

「兩位兄弟放心,現在我們同在一條船上,若是我得到了這混沌神器,定然不會忘記兩位兄弟的。」風神承諾的說道。

「有你這句話,我老黑,信你,這小子就交給你了,我和老白去對付泰日天和龍神那兩個傢伙。」黑暗之神說道。

此時,泰日天和龍神幾乎被十多個一級神強者圍攻,身為正神的他們,雖然實力完全凌駕於這些一級神之上,但是,在強,也耐不住多人的撕咬啊。

「該死,陌塵被封神給困住了,老龍,怎麼辦?在這樣被耗下去的話,我們的人,根本抵擋不住他們這圍攻的戰鬥啊!」泰日天沉重的說道。

龍神以為把擊飛一個一級神,看向身後被打得節節敗退的一眾一級神,臉色沉了下來,說道:「陌塵那小子現在被捆住,這裡只有靠我們兩個了,生命女神戰鬥力不夠,地狼那個傢伙殺傷性不強,老泰,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只有讓地狼那個傢伙將核心成員傳送走了,否則,別無他法!」龍神說道。

「該死,這可惡的風神,這十大狂龍捲,若是進入至尊城的話,那後果不堪想象,老龍,小塵不在,我們兩個一定要守住這裡,至尊城一旦覆滅的話,那麼,泰坦神殿和龍神大陸,必定也要遭殃,這是我們的選擇,既然選擇走了這條路,那麼,我們一定要陪著他走到最後,哪怕一身是傷,甚至是死,也得走完!」泰日天的話音極為堅定。

「老泰,我知道,當年我沒有選擇支持老獸神,是因為有所忌憚,這一次,我毫無顧忌的選擇支持他,我早就下定了決心,獸神在,龍神就在,龍神在,龍神大陸就在。」龍神的語氣也格外的堅定。

「哼,你們嘰嘰歪歪說的什麼,你們這是在交代遺言么!」這時候,光明之神與黑暗之神兩人齊齊殺至,只見他們一個對付志軒,一個對付飄飄,直接將兩人打成了重傷,飄飄情況還好一些,只見志軒的胸口,一道傷口直接可以看到了骨頭,而且,黑暗之神的長劍之上,附帶著一股極強的腐蝕性的氣體啊,此時志軒的傷口,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蝕著,雖然緩慢,但是,這對於身體素質一般的志軒來說,那可是致命的傷害啊。

「志軒!」寒飛臉色大變,趕忙逼退對手,一把扶住志軒,並護住飄飄。

「宗主,我不行了,這傷口,已經波及到我的心臟了!」志軒臉色蒼白如紙,艱難的說道。

「不,志軒,你不能死,我們三人從小一起長大,親入姐弟,你不能丟下大姐和小弟我啊。」寒飛一手捂住志軒的傷口,另外一隻手拖住志軒的身體,激動的說道。

「可是我的傷,已經……」志軒話還沒有說完,只見一道淡綠色的光芒從天而降,直接落入到了志軒的傷口之上,濃郁的生命氣息,撲面而來。

「這是,生命女神!」寒飛和飄飄趕忙回頭,只見在三人身後,生命女神一臉微笑的看著他們。

「有我在,想死,可沒那麼容易,等這次劫難過後,把東神宗的人都帶過來吧,神界委員會的強大,你們也見識到了,我們只有將全部力量凝聚在一起,才能夠抗衡他們。」生命女神的聲音很甜美,但此時志軒和寒飛根本沒有多餘的心情去欣賞。

生命女神話里的意思很明顯了,讓他們將東神宗的人帶來,就是想要將東神宗與至尊閣合併在一起啊,至尊閣雖然成立只有幾十年的時間,財力方面無法與東神宗相比,但是論實力,至尊閣完全凌駕於東神宗之上啊,不說別的,光是五大正神,就足以震動整個神界啊。

「我知道了,只有團結,才有出路,生命女神,謝謝你。」說著,寒飛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並對著生命女神點了點頭。

「生命女神,想不到你也投靠了至尊城!媽的,枉我一直在追求你,想不到你卻要與我作對!」這時,光明之神恨聲說道。

生命女神眉頭一皺,在追求她的人之中,光明之神的印象給她最深,畢竟身為生命女神,只有在光明之下,生命氣息才會變得更加活躍啊,不過,光明之神一直沒有接受任何人,並不是因為她不喜歡,而是她並沒有遇到一個在人品之上符合她的要求的人啊,因此這數十萬年來,生命女神一直都單著啊。

「追求我的人,可以從至尊城排到東格城,難道我還要考慮追求我的每一個人么。」生命女神淡淡的說道。

「你!」光明之神竟然無話可說,看著生命女神,咬牙切齒,繼續說道:「你竟然與獸神同流合污,既然這樣,我光明之神,以後不在追求你。」 「那又如何!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這對於我來說,並沒有什麼損失,光明,你身為光明之神,主宰世間一切光明,卻看不清何為光明,你,不配做這光明之神的正神之位!」生命女神故意激怒光明之神。

果然,聽了生命女神的話,光明之神勃然大怒,抬起手中光明之劍指向生命女神,怒罵道:「你這臭biao子,竟然如此侮辱我,我光明神殿與你生命之森,從今往後,將徹底決裂,去死吧!」說著,光明之神抬起手中的光明之劍,操著生命女神刺了上來。

「你們三個先到後面休息一會,這裡交給我!」生命女神朝著寒飛三人說道,至尊閣一眾一級神之中,也就東神宗的三人傷得最嚴重,別看寒飛還有能力戰鬥,但其實他的體內,已經受到了嚴重的傷勢了啊,生命女神已經將三人治好了,但是還需要三人運功調息一下才能夠完全恢復啊。

「多謝生命女神相救,我東神宗三人,必將銘記於心。」說完,寒飛三人直接退了下去,生命女神作為三十六大正神之中排在第九的存在,名次要比光明之神高出很多,其實力,毋庸置疑,雖然攻擊性沒有光明之神那麼強大,但是在其他方面,實力要比光明之神強大很多啊。

面對光明之神的攻勢,生命女神手中一根純綠色的法杖,綻放著淡淡的綠光,只見生命女神朝著光明之神的方向一指,頓時,一道道猶如藤蔓一般的綠色能量,盤旋而上,直接纏繞上了光明之神。

頓時,前進的攻勢受到了阻攔,光明之神眉頭一皺,在三十六大正神之中,光明之神排在第十五,黑暗之神排在第六,而空間之神地狼排名也比較低,排在了二十一。

「老白,我來助你!」這時,原本要去對付泰日天的黑暗之神,看到了光明之神被生命女神困住,抬起自己的黑暗之劍,朝著生命女神突襲而至。

生命女神眉頭一皺,看向黑暗之神,手中法杖在一次前指,頓時,澎湃的生命之力狂涌而出,一片淡綠色的生命之力,將黑暗之神籠罩住了啊。

在三十六大正神之中,生命女神攻擊性雖然不強,但是,其控制的手段,在三十六大正神之中,無人能及啊,只要是中了生命女神的手段,那麼,想要掙脫,難上加難啊,以生命女神的修為,控制一般的一級神,大概能夠控制十個。

但是控制正神的話,前十範圍之內,只能夠控制一人,排在第十之後的,生命女神大概能夠控制兩人啊,而且,不過,她控制住了黑暗和光明兩大正神,之前被她困住了十多個一級神,紛紛掙開了生命女神的禁錮,加入到了戰鬥其中,其中幾個修為在一級中期後期的一級神,朝著生命女神圍攏了上來。

生命女神眉頭一皺,這要是被這麼多人圍攻的話,就算身為正神,也無法應付得過來啊。

「哼哼,不愧是生命女神,如傳說之中一樣傾國傾城,神界第一美女的稱號,果然名不虛傳,今日我們兄弟幾個就將你活捉了,帶回去慢慢品嘗一下神界第一美女的滋味。」說著,這六個一級神臉上都陰笑了起來。

生命女神眉頭一皺,看著這六個一級神說道:「無恥!」

「哈哈哈哈,你們上,她控制住了我們,若是在想控制你們的話,我們就能夠掙開這該死的禁錮,但時候,我和老黑也來品嘗一下神界第一美女的滋味如何,老黑,你說是不是。」光明之神的臉上突然露出了淫淫的笑容。

「嘿嘿,老白,其實我早就想試一試這生命女神的身體的滋味了,只是以前礙於你,所以一直不敢說,現在既然已經成了對立了,我也不需要隱瞞什麼了,到時候你第一個上,我第二個。」黑暗之神也露出了淫淫的笑容。

「你們!」生命女神一時無話可說,冷冷的看著六個一級神,手中的法杖之上,淡淡的生命之氣爆發而出,此時此刻,淡綠色的生命之力襯托著生命女神絕世容顏,變得更加的高貴,而且,一身淡綠色長裙,將生命女神顯得更加的美麗動人啊。

「大家先別著急著沉醉美色,一起上,先拿下她,在說道。」這時候,一個一級後期的神級強者招呼著其他五個一級神,以不同的角度,朝著生命女神圍攻了上去。

「既然你們這麼頑固不化,那麼,就別怪我無情!生命之奧義,永恆空間,生命流逝!」頓時,生命女神身上,一股恐怖的氣勢爆發而出,原本生命女神身體周圍充滿了生命之力,但是,此時此刻,生命之力變成了毀滅性的氣息。

「不好,大家快撤,這是她的毀滅級戰技,快,撤,撤!」這時候,光明之神大喊一聲,但是,已經晚了,六個一級神,全部被生命女神身體之上爆發出來的濃郁生命之力包裹其中,根本看不到裡面的情況啊。

緊接著,那一片濃濃的綠芒之中,傳出了六大一級神的慘叫驚呼之聲。

「啊,我的身體,我的手,我的臉,這怎麼回事?」

「我感覺我的生命正在快速流失,啊,不要啊,我不要死。」

「毀滅級戰技,這是毀滅級戰技,我的生命,在流失,我的身體,在老化,該死!」六個一級神強者,身體被綠芒包裹之後,迅速老化,而且,生命的流失極快,身為一級神,生命力極其旺盛,但是在生命女神面前,一切生物的生命,都將被她主宰啊,強如龍神,甚至是五大主神,在生命女神面前,對她的毀滅級戰技生命流逝,都要忌憚幾分啊。

生命流逝,這也是生命女神唯一一個攻擊性極強的戰技,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生命女神絕對不願意動用的戰技啊。

「這時,生命流逝,想不到那個傢伙竟然動用了數萬年都不曾用過的戰技!」這時,泰日天和龍神都朝著生命女神看了過來啊,是啊,生命女神已經數萬年沒有動用過這個毀滅級戰技了,以至於甚至其他正神都忘記了,生命女神擁有著一個就連主神都要忌憚幾分的毀滅級戰技啊。 慘叫之聲足足持續了一分鐘,這一分鐘之中,所有正在戰鬥的一級神都停了下來,驚恐的看著那一片被綠芒包裹著的區域,一個個內心之中,充滿了恐懼,身為強大的一級神強者,自然是能夠感受得到綠芒之中那恐怖的氣勢啊。

「該死,生命女神竟然擁有如此厲害的戰技,直接讓他們的生命力快速流失,難道這就是正神的實力么?」屠神尊者等人一個個臉色凝重得很,看著那一片綠芒,心中不由得升起了退縮之意。

在生命女神動用毀滅級戰技的那一刻,光明之神與黑暗之神兩人就掙脫了生命女神的禁錮,兩人驚訝萬分,看著那一片綠芒,感覺後背發涼,剛剛生命女神若是將他們也帶入其中的話,兩人自問,能擋住生命之力的流失么?儘管身為正神,有著無盡的生命力,但是,生命之神,那可是主宰一切生命的存在啊。

「生命流逝,她已經很久沒有用過了,以至於我們都忘記了她擁有如此強大的戰技了!」泰日天嘆息了一聲,淡淡的說道。

一分鐘之後,濃郁的綠芒逐漸消散,六個一級神也在也沒有慘叫與掙扎,當綠芒散去的那一刻,一個個一級神,震撼的看著漂浮在生命女神周圍的六個一級神。

此時此刻,六個一級神,身上沒有一點傷口,但是,他們的身體,竟然一個個像快要死掉的老頭一樣,而且,他們一個個,連說話的力氣都快沒有了啊。

「還,還,我們,的生,生命來!」六個一級神強者,生命力幾乎全部流逝,生命女神故意給六人留下幾分鐘的生命力,她要讓在場所有人知道,身為生命女神,是能夠主宰一切生命的啊。

「吾乃生命之神,爾等若在侵犯,我便收回爾等生命!」說著,生命女神高舉手中的生命法杖,頓時,生命女神的身上,爆發出一陣極其濃郁的生命之力,伴隨著身體緩緩飄起,所有一級神強者,都震撼無比。

「生命女神,主宰一切生命的神,媽的,我們怎麼都忘記了,每一個正神,都是一方主宰啊。」一時間,神界委員會剩下的三十來個一級神,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是啊,每一個正神,都是一方霸主啊,都能夠掌控一方力量啊,生命女神,掌控著世間一切的生命啊。

「哼,別在哪裡妖言惑眾,你這毀滅級戰技,剛剛才使用過,我就不信,你還能夠在一次使用,老黑,我們聯手,拿下這個賤人,到時候,我們一起享用她的身體。」說著,光明之神與黑暗之神兩人從兩個不同的角度朝著生命女神沖了上來。

生命女神眉頭一皺,確實,這生命流逝每一次使用之後,都要等二十四個小時才可以在一次使用,而且,使用生命流逝雖然對生命女神的修為沒有任何消耗,反而還能夠吸收生命力補充生命女神的,但是,這些吸收的生命之力需要煉化才可以啊。

此時此刻的生命女神,吸收了六個一級神的龐大生命力,一旦使用神力的話,那些吸收的生命之力在身體之中肯定不會穩定啊,嚴重的話,生命女神會變成一個廢人啊,因此,短時間之內,生命女神根本沒有辦法出手啊。

泰日天自然知道,生命女神無法出手,只見他冷哼一聲,一個閃身就來到了生命女神的身前,高達的身軀,直接將生命女神擋在自己高大的身後。

「這裡先交給我,你回去休息一會。」泰日天話語剛落,志軒寒飛以及飄飄三人飛了上來,護在生命女神身邊,警惕的看著四周。

「該死,這個娘們,竟然嚇唬我們,大家一起上,拿下那個臭娘們,神界第一個美女,哼哼,今日,我們要讓你成為我們的胯下之物。」說著,一眾一級神,紛紛朝著生命女神這邊瘋狂的衝擊了上來。

「媽的,你們是當我至尊城無人么?」這時候,龍神,空間之神紛紛來到泰日天身邊,護住生命女神,此時,泰日天一拳一個,強悍的力量,直接將光明與黑暗兩個正神逼退,冷眼看著周圍圍住他們的一級神,三十多個一級神,在加上兩個正神,確實不好對付啊。

而且,十大狂龍捲已經來到了至尊城之外,在有一分鐘,十大狂龍捲,就要捲入至尊城之中了啊。

「哼,泰日天,龍神,你們兩個苦苦支撐,還能撐多久?獸神被風神困住,這十大狂龍捲只要攻入至尊城之中,哼哼,你們就完蛋了。」黑暗之神笑眯眯的看著泰日天說道,是啊,只要十大狂龍捲攻入至尊城之中,那麼,必定血流成河啊,身為至尊閣的人,他們沒有退縮,而是一個個來到了至尊城之外,形成了一個個以魔獸以及人類人牆堡壘,試圖抵抗狂龍捲啊。

「該死,卑鄙,竟然對城中的人下手,你們可知道,這城中雖然居住著至尊閣弟子,更是有著他們的家人啊。」泰日天恨聲說道,是啊,身為至尊閣弟子,有著至尊城作為跟基地,加入其中,必定會一家人都搬到至尊城啊,此時的至尊閣之中,可是有著一億多修為沒有達到神級的人類啊,這些都是至尊閣弟子的親屬啊。

「哼哼,你們不是有著生命女神么?能夠主宰生命的神么,怎麼了?現在知道怕了?」光明之神不屑的看著生命女神說道。

「身為至尊人,死為至尊鬼,身為至尊男兒,我們何懼之有!」這時,至尊閣的城牆之上,一個個神級強者,一隻只魔獸,紛紛飛起,組成一道道肉牆,面對十大狂龍捲突襲,一個個臉色堅定,他們沒有懼怕之意,沒有逃避,一個個視死如歸一般。

風清揚,風雲池,龍逸,百少楊,雲兒允兒,以及從蒼雲大陸之上進入神界的人,站在了人牆的最前方,身為陌塵身邊最親近的人,他們一個個義無反顧,一臉的視死如歸,就算是要死,他們也要衝在最前面啊。 「師傅,我們真的能夠守住至尊城么?」這時,面對氣勢洶洶的十大狂龍捲,百少楊喃喃自語說道。

風清揚點了點頭,扭頭看向身後一眾蒼雲大陸的人,說道:「當初在蒼雲之時,你們可曾想過,我們能夠戰勝古族,進入神界!」

再見傾心猶可欺 「啊,這個,以當時的情形來看,我們都沒有想過會能夠打敗強大的古族,進入神界,爺爺,你的意思我已經明白了!」龍逸看著風清揚堅定的點了點頭,他的父親,被血魔煉製成了血奴之後,雖然本拯救出來了,但是一直都是一個植物人狀態,一直無法蘇醒,在進入神界的時候,龍逸將龍無常也帶入了神界,不過,依舊沒有找到能夠治好龍無常的辦法,就連生命女神也沒有辦法啊,因此,龍逸一心想要成為陌塵那樣的存在,可是不管他怎麼努力,還是被陌塵遠遠的拋在了後面啊。

現在,是時候展現他們的力量守衛至尊閣了,可是,面對十大狂龍捲,他們毫無還手之力啊。

「清揚兄,我們知道該怎麼做,身為陌塵身邊最親近的人,只有我們身先士卒,終然身死,在所不惜,只有這樣,才能夠激烈至尊閣的弟子,對么!」青刀佛淡然的說道。

「不錯,我們身為陌塵身邊最親近的人,只有我們身先士卒,他們才會服服貼貼的,就算這十大狂龍捲攻入至尊城,哪怕還有一人一獸,我們都要抵抗到底。」風清揚堅定的說道。

「來吧,不管你們有多麼強大,我至尊閣,何懼之有!」這時,風清揚抬起手中長劍,頓時,身體之上,爆發出強悍的氣勢,雖然只有三級中期的修為,但是,在至尊閣至尊,哪怕強如二級巔峰的強者,也不敢直接忽視風清揚的實力啊。

「身為至尊人,死為至尊鬼,我至尊男兒,當永垂不倒!殺!」這時,十多個蒼雲大陸的人,身體之上,爆發出一陣強烈的光輝,一個個修為都達到了三級神的層次,但是,他們身上所爆發出來的氣勢,就算是二級神,也要色變啊。

「呼,不愧是和閣主一個大陸的人,他們的實力,都有著能夠越級戰鬥的資本。」人牆之中,一個個神級強者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十多人。

風雲池,風清揚,龍逸,百少楊,齊天,血瀝,青刀佛,清機流,碧絕心,韓祁,木田,凝雪,雲兒允兒,托破,托里,砼日,卡卡羅特,以及進入神界很久的亦擎天,一個個一臉堅定之色,二十個人,兩人一組,超著十大狂龍捲衝擊了上去。

「哈哈哈哈,小小三級神,竟然也妄圖抵抗狂龍捲,真是可笑至極!」這時候,遠處的風神,看到二十個修為基本上都在三級神的人兩人一組沖入到了狂龍捲之中,頓時囂張的大笑了起來。

確實,三級神的修為,進入狂龍捲,別說抗衡其中的一級神了,就連這狂龍捲的切割旋轉之力,他們都難以應付啊。

果不其然,剛剛被捲入,體質較弱的血瀝以及木田,身體瞬間被絞成了粉末,齊天和韓祁也沒有堅持多久,也紛紛葬送其中。

其他人情況也好不到那裡去,雖然勉強能夠抗衡切割之力,但是,身體被狂龍捲捲入其中,根本無法穩住啊,一個個臉色凝重得很,他們知道這狂龍捲強大無比,但是,卻依舊義無反顧進去其中,為的,就是想要激發至尊閣三億魔獸以及弟子的血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