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哈哈!這等強弩之末哪裡還需要徐殺兄出手啊,看我屠了他便是。」

這時,又一個男子站了出來,這男子的年齡不及那個叫徐殺的青年,但馬屁拍得倒是非常溜,修為也不弱,天空戰師八階。

「呵呵!那好吧,既然青煙兄想要出手,那我也樂得休閑了。」徐殺淡然一笑。

那叫青煙的男子聽到徐殺喚他為兄,他心中便是欣喜無比。要知道徐殺可不是普通人,他可是天葉學院的學生,能進天葉學院的哪個不是天才?而且徐殺可是註定要進入天葉學院內門的學生,前途不可限量!他自然是要拚命討好。

「哼!匹夫,待我屠你!」青煙一步站了出來,冷冷的看向瀋陽。

此時瀋陽剛好將一個戰師打趴在地,殺氣正盛,他雙眼猩紅的盯了青煙一下,那青煙竟然不自覺的後退了兩步。

他面子上就有些難看了,不得已冷哼了一聲:「找死!」

說著,他瞬間便朝著瀋陽衝去。

「死!」

瀋陽只說了一個字,而後便沖向青煙,交手瞬間,殺意沸騰!

徐殺笑呵呵的看著這一幕,心中毫無波瀾,而後又看向身邊的一位中年男子,拱手道:「寺莊主,看來這一次我的任務也快要完成了啊!」

「呵呵,徐小兄放心吧,寺某自然會按照約定行事。」中年男子淡淡一笑。

「如此,便好。」徐殺同樣一笑。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徐殺與賀離乃是天葉學院外門頂尖的兩個學員。

徐殺,年齡二十三,修為戰將三階;賀離,年齡二十四,修為戰將四階!

在學院天葉外榜上,兩人佔據了第二以及第三名的位置,幾乎是公認的可以進入內門的天才級別的人物了。

而這一次的任務,也是他們外門之中最後一次任務,獵殺十大盜。

直到現在,任務已經開始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十大盜實在是太過狡猾與機靈了,他們總共有五個人出任務,最後也就剩下徐殺以及賀離兩個實力最強的活了下來,而十大盜,也就剩下眼前一個!

「轟!」

此刻,瀋陽發狂,身上的力量更是瘋狂的提升,讓一邊準備出手的紀羽都看得一怔一怔的。

天空戰師五階的瀋陽,本身應該已經耗盡了所有的力量,但卻在瀕危的時候像是有了迴光返照一般,力量再一次提升了一個層次,怪哉怪哉!

「死!」

瀋陽怒吼著,一拳猛然朝著青煙轟去,那青煙在愕然之下被瀋陽一拳轟中,霎時間,口吐鮮血,倒在地上不斷的抽搐……

「怎麼回事?」紀羽眉頭微皺,看著這一幕。

青煙就倒在離他跟戰月兒不遠的地方,這場戰鬥他看得真切,原本青煙是佔據了上風的,但接下來瀋陽卻有如神助,瞬間強大了許多,這未免也太怪異了吧?

「又來了,已經進入了狂暴狀態了,快!只要將他耗死即可!你們兩個,還站在這裡做什麼!趕緊下手!」一個天空戰師似乎對這一幕非常熟悉,朝著紀羽他們喊道。

而徐殺的目光,此刻亦是跟著青煙倒下的方向,當撇到紀羽身邊的戰月兒的時候,他眼睛不由一亮。

「閉嘴!」不由分說,他朝著剛剛那說話的天空戰師冷冷一喝:「讓一個女子做這等事情,未免也太過了吧?」

說著,他又看向瀋陽,心中不知道在躊躇些什麼。

瀋陽雙眼猩紅無比,似乎已經慢慢的喪失了神智,在聽到那男子的喊話之後,殺意更是強大,而很快,他同樣也看到了紀羽以及戰月兒。

「殺!」低吼一聲,此時他已經不認得紀羽了。

瀋陽瘋狂的朝著紀羽跟戰月兒衝去,而此刻也沒有其他人在意兩人的來歷,似乎兩人本身就站在這裡一般。

「我來應付,你後退。」紀羽神情凝重的看著瀋陽,心中不斷的想著各種可能性,為什麼瀋陽會落到這種狀態?

「小心……」戰月兒只對紀羽說了一句,但那眼神之中卻又蘊含著萬千的柔情。

這一幕被徐殺看在眼中,他只是冷哼一聲。

不過是一個天空戰師五階的小子罷了,要對付發狂的大盜?哼! 師叔無敵 找死而已!

他已經在心中暗自掂量好了,只要紀羽一死,他便立刻出手,來一場英雄救美。

然而,事與願違……

紀羽動了,就在所有人都認為一個天空戰師五階不可能打敗發狂的大盜之時,紀羽給了他們一個答案。

速度!

風之奧義的力量運轉而起,紀羽的速度絲毫不下於戰將,直面迎向瀋陽。下一霎,又出現在瀋陽的身後。

天元九變!

此時,九個紀羽瞬間飛出,讓人有種眼花繚亂的感覺,每一個紀羽都分別朝著瀋陽身上的每一個位置攻去。

意念之力不斷的掃視而出,此時紀羽的意念之力已經到達了煉魂的境地,可以看出戰將的死穴所在,他想要看看瀋陽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很快,他臉色就變了!

穴道!

瀋陽身上的每一個穴道都變了,像是被某種力量強行擴大了無數倍一般,熾烈的力量直接提升了他的實力,但也間接的讓他渾身的經脈遭受了破壞,走到這一步……瀋陽就算撐下去了,怕也是難以活下去了啊!

想到這裡,紀羽便感覺有種悲涼之意,怎麼會這樣?他們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吼!」

這時,瀋陽發出了一聲吼聲,那股爆破的力量瞬間將九個紀羽都同時打飛了,紀羽嘴角也流下了血跡。

「嘖,一個天空戰師果然不可能會是那大盜的對手,不過倒是可以用來消耗此人的力量。」徐殺身邊的賀離淡淡的笑了笑。

紀羽出手,他本身就不看在眼中。

但紀羽卻沒有在意這些事情,他心中已然震驚無比,要怎麼做……才能救下瀋陽?

瀋陽的攻勢沒有任何的間斷,瘋狂而又猛烈,對紀羽更是步步緊逼。

重生奮鬥:空間之璀璨人生 紀羽被迫防守,卻不知道該如何行動。

兀地,一個聲音在他腦海之中響起:「用你身上那神奇的火焰,融入他的經脈當中。」

頓時,紀羽眼睛一亮,火靈變瞬間運轉而起,他一手死死的抓住了瀋陽,那火焰悄然湧入瀋陽的體內。

火靈變,這是神火的進化產物,有極強的毀滅能力,但同時又有神奇的恢復能力,是繼承自九鼎丹火的。這種能力並不明顯,紀羽也很少會使用,這一次在丹核的提醒之下他才想起火靈變的另外一個功能。

在火靈變滲入瀋陽體內的一霎間,紀羽兩隻手同時也死死的抓住了瀋陽,兩人一時間便在原地一動不動,像是掙扎,又像是比拼。

意念之力引導著火靈變闖入瀋陽體內,紀羽臉上有汗水流出,心中更是有些緊張。

壞!非常壞!

他看到的經脈幾乎都要壞死了,這不知道是什麼古怪的秘法,竟然會有這種毀滅的力量,但付出的代價卻是直接讓經脈壞死。

瀋陽也不動了,而他的眼睛似乎也不像之前那樣的猩紅……

逐漸的,最後一絲的血腥也慢慢消失,有些渾濁的眼睛慢慢的變得清澈起來。

「紀羽?是你!」瀋陽清醒過來時,第一眼便看到了眼前的紀羽,霎時間便是又驚又喜。

但紀羽卻又抓了抓他的手腕,暗示他別衝動,瀋陽明白自己的情況,看了看周圍,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在火靈變在瀋陽體內最後一條經脈走過的時候,那暴動的力量也慢慢的恢復了。

「就是現在,去死吧!」

還沒等紀羽跟瀋陽說上一句話的時候,一個聲音冷然傳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徐殺一直都在注意著這一幕,等了這麼久,也就是在等這一刻,等著那大盜力量消耗的這一刻。

只要那大盜力量耗完了,那就是一個廢人,他便可馬上出手滅殺。

雖然他有些意外那天空戰師的小子竟然這麼快就將那大盜的力量耗完了,但卻不認為是那小子有多厲害,只當做那小子運氣比較好。

抓住了這機會,徐殺猛然出手,一股強大的殺氣從他身上散播而開。

下一霎,徐殺猛然沖向瀋陽以及紀羽,演化了一把巨劍,竟然想要將兩人同時斬殺。

然而戰月兒也一直都關注著這一幕,等徐殺出手的時候她自然也注意到了,哪裡會讓徐殺得手?

二話不說,戰月兒蓮步輕移,速度快到了極致,戰家的小戰字訣演化而出,一下子便將那巨劍給抵擋了下來。

「卑鄙!」戰月兒看向徐殺,冷哼一聲。

原本便對戰月兒有覬覦之心的徐殺也怔了一下,算漏了?這個女人竟然出手了?竟然為那小子出手了?

想到這裡,徐殺對紀羽的嫉妒之心頓起!憑什麼?不過是一個天空戰師的小子,有這種資格霸佔這絕世佳人?

「哼!這位姑娘,還請你先讓開一邊,待我殺了那惡賊再跟你解釋一番。」徐殺忍著憤怒,對戰月兒說道。

「我同伴現在正牽制著他,不需要你出手!」戰月兒才不會理會徐殺,她知道現在紀羽正處於一種特殊的狀態,絕對不能被打擾,她現在也只有為紀羽護法了。

「姑娘,那惡賊作惡多端,若不趁著這個時候斬殺,等他清醒過來就麻煩了!」

「我同伴呢?」

「我乃天葉學院的學生,若是你信得過我的話,我會給你同伴家裡一個交代。」迫不得已,徐殺看了看紀羽,說道。

天葉學院的學生,這個名頭可不小吧?他就不信說出來之後這個女子不動容!嘿……果然動容了!

的確,戰月兒動容了,看向徐殺,她神色卻有些冰冷,天葉學院,什麼時候出這種人了?

「你的意思是要連我同伴一起斬殺了?」

「你同伴為了攪殺惡賊而死,我天葉學院一定會給他一個好的名聲!」徐殺堅定的道,他認為這個女子已經慢慢被他折服了。

在場之人此刻都是有些動容……他們哪裡還看不出來,這徐殺就是看上了這個女子,所以才對這女子的男伴產生了殺心,而且理由還是這麼的冠冕堂皇!

不管怎麼樣,徐殺的陰狠已經被他們看在眼中了……

「呸!好名聲?你需要的話我可以給你啊!」

就在此刻,一個冷哼之聲傳來。

所有人皆是一怔,再看向聲音來源的時候,才發現那個天空戰師五階的少年動了!

紀羽冷冷的看了一眼徐殺,剛剛的一幕他都看在眼中,他也沒想到,除了那幾個家族之人,天葉學院竟然還有這種心狠手辣之人!

「你沒事吧?」瀋陽雙腳一軟,紀羽一把手搭在了他的手臂上才沒有讓他倒下。

看著虛弱的瀋陽,紀羽也不知道有什麼感覺,只覺得有些難受……當初那豪爽的十兄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沒事,呵呵,只是沒想到竟然在這種時候還能見到你。」瀋陽虛弱的咳了一下,對紀羽苦笑道。

沒想到啊,紀羽自己也沒有想到啊!

原本以為再也不會見到了,但又沒想到再次見面會是這種場景,而且當年的十個人,似乎就剩下一個了。

「他們呢?」紀羽輕聲問道。

冥夫夜半來壓牀 一股殺氣與恨意又從瀋陽眼中瀰漫而出,瀋陽死死的看了徐殺跟賀離一眼,又死死的盯住了徐殺身邊的那個中年男子,咬牙道:「被他們殺了!」

死了?紀羽的心咯噔一下……十兄弟,就剩下瀋陽一人?這是怎麼樣的一種悲哀啊,難怪,難怪剛剛瀋陽會是這種痴狂的樣子,死了!兄弟們都死了,他不發狂才怪。

那一個個的身影在紀羽腦海之中浮現,紀羽的心有些冷,竟然……都死了。

「為什麼?」

「呵……」

「哼!原來你們認識!看來我也留你不得!」沒等瀋陽說下去,一聲冷哼兀然傳來。

那徐殺殺氣凜然的盯著紀羽以及徐殺,而寺塗庄的其餘幾人同樣是面帶殺氣的看著紀羽兩人。

原來是來了幫手!

剛剛的對話他們都聽在耳中,這兩人,竟然是熟識的。

徐殺身邊的那個中年男子不動聲色的看向了紀羽,那殺氣迸發而出,異常的明顯。

而徐殺此刻更是興奮無比,原本以為沒有機會將那小子殺了,沒想到峰迴路轉,這小子竟然跟那大盜相識,那現在斬殺了他們也有了個名正言順的理由了。

紀羽眉頭微微一皺,一眼掃過眼前這些帶著殺氣的人,而後他又看著已經沒有力氣的瀋陽……

「你快走,他們要對付的是我,你趕緊離開,我拖住他們!」瀋陽朝著紀羽喊道,但他卻沒有立刻站穩了。

「想走?哼,你們今天都要死在這裡!」徐殺哪裡會讓紀羽離開,一聲喝下,幾個強者瞬間將紀羽跟瀋陽圍了起來。

瞥了一眼這些人,紀羽又看了看瀋陽,淡淡道:「問心無愧?」

「除了拖累了你之外,我……問心無愧!」瀋陽似乎知道紀羽的問題是什麼意思,而後便直接說道。

與此同時,紀羽便慢慢的下了決定:「那好,剩下的交給我。」

他慢慢的將瀋陽扶在一邊坐下,又看了一邊的戰月兒,戰月兒對著紀羽點了點頭,來到了紀羽的身邊。

徐殺看在眼中,那殺意便是更重了,只見他朝著紀羽冷喝一聲:「那惡賊大盜四處掠奪傷人,如今你竟然還敢不識好歹,助紂為虐,我當為所有人,殺你!」

「嘖,掠奪傷人?我看傷的應該就你們這些所謂的家族之人吧?」紀羽瞥了一眼徐殺旁邊的那中年男子,他感覺得到來自那中年男子身上的殺氣。

瀋陽等人絕對不是大惡之人,做的乃是問心無愧的事情,那麼……其中的問題就一定是出在這些人身上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等助紂為虐之人,何必跟他啰嗦這麼多,直接斬殺了吧!」

「對!直接殺了!」

「他身邊那漂亮的小姑娘說不定就是被他搶來的,看我來解救!」

這時,一個長得猥瑣至極的中年男子首先便沖了出去,他雙眼貪婪的盯著戰月兒,一邊又猛然對紀羽下手。

這男子是天空戰師七階的強者,對付一個五階的天空戰師自然是手到擒來,他只想要在美人面前好好的表現一下自己。

然而……

「一群傻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