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到現在為止,鹿羽都還只是靜靜的看著深潭,絲毫沒有防禦的架勢。

就算是馬上反應,也已經晚了。

所有人看來,鹿羽這次都是必死無疑!

然而就在此時,幽寒深潭中忽然又颳起一片陰風,將這一柄六級長劍忽然纏繞起來,撕裂成幾塊! 「什麼!」

眾人看到這一幕,無不駭然變色。

靠近幽寒深潭的區域,居然是恐怖如斯。那深潭中刮出的陰風,竟連堅硬的魂器都能直接撕裂!

這也太恐怖了!

「啊!我的劍!」

柳陽心疼無比的叫道,這可是六級魂器啊,價值連城,居然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毀了。

殺鹿羽不成,反蝕一把米。

「大家先遠離這幽寒深潭!這裡面只怕是有什麼上古的凶獸!」

荊無還驚呼了一聲,周圍很多人都是齊齊後退。就連血鱗巨獸這些神獸,那也是避開了一些。

連深潭中刮起來的陰風,都是那麼的恐怖,就更不用說深潭中的那個東西了。

今天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看到了無比震驚的一幕。

鹿羽居然朝著幽寒深潭,直接跳入進去!

「撲通」一聲,在大家還沒回過神來的時候,鹿羽已是跳入到了深潭中。

鹿羽的身影馬上沉入到下面,再不可見。

「啊,鹿羽這是找死啊!」

眾人真是想不通了,鹿羽何以敢這般去做。

這一跳入到幽寒深潭,怕是連骨頭渣滓都剩下不了啊。

他們遠遠的看著幽寒深潭,都不知道要不要離開了。

按理來說,他們如願以償,親眼看到鹿羽的死。但是他們內心中又感到一些不安,覺得鹿羽的事情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再等等!我有一種直覺,鹿羽還會從幽寒深潭中跳出來。」

旻風人尊沉聲說道。

「那他剛才為何要跳入到幽寒深潭中?到底是為了什麼?」

南宮傑緊緊的一咬牙。他也決定先等下去。

反正他們是不敢靠近幽寒深潭的,就只能是遠遠守在這裡了。

「等到鹿羽出來,在殺他之前,一定要找他問清楚這幽寒深潭的秘密!」獨孤金握緊了手中的魂器。

「沒錯!大家嚴陣以待!」

兩方人的聯盟仍在繼續,都守在這邊。

……

卻說鹿羽跳入到幽寒深潭中,馬上凝結出自身的大金身。

他在深潭中不斷下沉,那些恐怖的陰風,居然主動的給他讓路。

他沉入到裡面,才知道這幽寒深潭的水,有多麼的深。這裡面是一片廣闊的小世界。

他在裡面遊盪著,發現原來深潭中的水,乃是血紅色的。

只不過這種血紅色,似乎是經過了多年的漂白,變得有些發白了。

從地面上往下看深潭,是絕對看不出來的。只有置身到其中,才知道深潭的水是血紅色的。

「這種血紅色的潭水……」

鹿羽眼睛一抖,他忽然想到了絕滅屍地中的血靈河和血海。

這莫非都是人血形成的……

正在這時,遠遠近近忽然響起了一片哭聲。

哭聲乃是從幽寒深潭的深處升起的,在短短時間內不斷的擴展,越來越大聲,哭的也越來越凄厲,真是不知道是何人所哭。

一般人要是置身在這裡,肯定要讓這片哭聲給活活嚇死了。

這也太陰森恐怖了!

幽寒的深潭中,突兀出現這麼凄厲的哭聲,莫非是鬼魂不成?

但這時鹿羽的身體中卻凝聚著一股正氣,他一生無愧於天地,為人族正義而戰,豈能怕了這些魑魅魍魎。

當即,他一聲大喝:「誰在裝神扮鬼,給我滾出來!」

一聲大喝之下,那些哭聲頓時戛然而止。

接著便看到有一排排的女鬼,朝著鹿羽這邊遊盪而來。

真的就是女鬼。

她們都是有身體的,但是很多身體都殘缺了,各種奇形怪狀的都有,顯得非常的可怖。並且披頭散髮的樣子,有些女鬼的眼瞳都是血乎乎的一片。

這樣的女鬼起碼有上萬人,密密麻麻的。這等駭人的模樣,一般人見到了絕對要嚇個魂飛魄散。也就只有鹿羽,神色不變,只是用一雙眼睛深深的注視著這周圍的一切。

「這深潭之底,竟有這麼多的女鬼!」

劍晨獃獃的說道。

要說他兩世之命,也算是見識廣博了,但是也從來沒見識過這等駭人的一幕。

這世上還真有鬼嗎?

「她們不是鬼。」鹿羽忽然說道,他的語氣顯得很冷靜。

「莫非她們是怨靈?」劍晨問道。

鹿羽說道:「也並非是怨靈,她們都有身體,儘管這身體大多腐爛和殘缺。」

「那她們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劍晨當真是想不通了。

而這時,他忽然注意到,那些「女鬼」根本就不攻擊鹿羽,而只是聚集在鹿羽之前。

她們的動作和表情都顯得十分的怪異,身體一顫一顫的。

細細看來,她們居然是在激動的悲泣。

只是因為她們的身體特異,使得悲泣的樣子看起來非常的怪異。

她們讓之前鹿羽喝叫了一聲,不敢哭出聲來,但實在是難以控制自己的激動,現在仍舊是泄露出了哭聲。

這一哭,頓時如江河泄水,一發不可收拾。

周圍哭聲四作,一個個「女鬼」嚎啕不已,簡直要斷氣了一般。

上萬個「女鬼」圍著鹿羽不攻擊,卻哭成這樣。這一幕真是劍晨想都想不到的。

「帝尊大人……是您……真的是您……」

有個別幾個還能發聲的「女鬼」,顫抖的叫起了鹿羽。她們似乎太久沒有開口了,聲音叫出來,就像是鬼嚎一般,讓人聽得是毛骨悚然。

但是劍晨在聽到這一聲稱呼之後,卻是終於明白過來了。

「原來她們是上古時代的人……」劍晨震驚的說道。

「是你們,你們還活著。」

鹿羽這時也認出了這些「女鬼」的身份,此時他終於是明白,之前來到骨剎禁地后,內心中總有的那個熟悉的感應是什麼,原來是因為天坑深潭中的這些故人。

是的,眼前的這些人對他來說,都太過熟悉了。

慕少,別來無恙 這些都是他天帝宮的人。

她們有一個當年響徹整個天武大陸的名字——鳳天神女營。

鳳天神女營有別於天帝宮四岳天軍,乃是一個非常超然的存在。

鳳天神女營中的人,全部都是女子,她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平凡出身,卻修鍊到了令人震驚的高修為。

在這男權的武道世界,這一個全部由女子組成的大軍,是如此的不可思議。鳳天神女營,乃是當時最為亮麗的一條風景線。

因為,鳳天神女營的首領,乃是落輕璇! 落輕璇的道心是最為堅定的,她擁有著絕世優美的容貌,但同時也是一個膽大包天,無法無天的性子。

她此生做的都是逆天之事。

本是平凡的出生,卻硬是憑著自己一顆堅定的道心,修鍊到了大天位人皇,成就至尊輝煌之境。

在群星璀璨的天帝宮,她也是最為耀眼的存在之一。

她敢愛敢恨。

她從來不隱藏自己的內心,既然愛上了自己的師尊,那就勇敢的愛下去。

愛他個天昏地暗,愛他個地動山搖。哪怕再多的人阻止,哪怕整個世界都不容。

正是這樣一個敢愛敢恨的落輕璇,一手開創出了鳳天神女營。

鳳凰帝尊洛姬,座下有鳳情宮。

世人尊崇鳳情宮,頂禮膜拜,民間取名無人敢用「鳳」字,只怕觸及到了鳳凰帝尊的名諱。

但是落輕璇偏偏就要用上這個「鳳」字,不僅要冠上「鳳」之名,而且在「鳳」之後,還要加上一個「天」。

鳳天鳳天,比之單純的鳳,還要強!

單單是從這名字上,就可以看出來,落輕璇對鳳凰帝尊的挑釁之意。

這一生,落輕璇就是這麼一個隨心而走的人。

她的鳳天神女營,沒有天才,沒有天驕,全部都來自民間最為普通的女子,大多甚至是無依無靠的孤兒。

她卻憑著自己通天的造化,還有絕世的手段,將這麼一群平凡的女子,鍛煉成了一個個人中龍鳳。

在上古時代,鳳天神女營是一支驚艷了整個時代的大軍。不同於四岳天軍,鳳天神女營為天帝宮帶來了不一樣的亮麗風采。

世人皆知,鳳天神女營的神女們,是最為自信飛揚的。她們不僅是修鍊出了非常高的境界,演練了眾多絕世的陣法,最主要還是內心層面的高度,那是很多男子豪雄,都比不上的。

然而誰能想象,昔日的神女們,如今卻成了眼前的這些女鬼!

「大人,我們就知道您還在這個世上,您不會離開我們的……我們這次能見到您,就算是就此灰飛煙滅,也是無怨無悔……」

「只要大人還在,我們天帝宮就有重整的一天……」

女鬼們的聲音凄厲。

為首的一個女鬼,告訴了鹿羽她真實的身份,原來是當年鳳天神女營的七大副將之一的青夜。當年也是個美麗溫婉的奇女子,也曾是大陸上赫赫有名的鳳女,如今卻落得個身體腐爛成陰兵的下場。

「你們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鹿羽沉聲說道,他的眼中閃過一抹痛心之色,這些都曾是他天帝宮的子弟。

「大人,我們鳳天神女營的十萬神女,死了十支八九,如今就只剩下我們一萬人了,而且非人非鬼,只是一群無家可歸的陰兵。」

青夜統領的回答中,帶著一種劇烈的顫抖。

想起當年發生的那一件大變故,她們還是瑟瑟發抖。

「到底發生什麼了?」

鹿羽緊緊的一咬牙,最後問出了那個最為關心的問題:「落輕璇呢?她……可還活著?」

他內心是非常不確定的,落輕璇畢竟只是凡體,並沒有仙體。縱然是修鍊有龜息神術,再搞到一些延壽的丹藥,在保持正常形態的情況下能不能真的撐過一萬年,也是非常難說的。

而何況,鳳天神女營的人都殘成這樣了,這讓他內心更是不安。

那個敢愛敢恨、用情至深的女子,當真要永遠離自己而去?

想到這裡,鹿羽的內心是非常沉重的。

「大人,您放心,大落皇並沒有死。我們鳳天神女營犧牲之一切,都只是為了幫大落皇逆天而行,好好的活下去,直到大人重新出現的那一天……大落皇還沒有等到大人,又怎能離開這個世界。」

青夜統領和鹿羽道來,使得鹿羽的一顆心稍微的安寧下來。

落輕璇沒有死就好!

青夜統領接下來緩緩說道:「大人,我們天帝宮的龜息神術雖然神奇,大落皇也傳承有您的絕世煉丹之術,可以煉製一些延壽丹藥給我們。我們鳳天神女營的人可以勉強活個幾千年,但是到了五千年的時候,也差不多撐到了極限……」

「五千年前,就連大落皇也感受到了生命力的巨大流逝。大落皇自然可以比我們神女們活的事情還長一點,但是她知道,自己絕美的容顏將要漸漸衰老,這是她無法容忍的事情。大落皇和我們說過,她有一種直覺,大人您並沒有飛升離開這個世界,大人您遲早要歸來的。她就算是傾盡一切,也要保住自己原本的模樣,一直等到大人您歸來時的相見。她絕不能容忍,和你再見時,你看到的是她衰老的模樣。」

鹿羽聽聞這言,深吸了一口氣。他是非常了解落輕璇的性格的,這個話絕對是落輕璇說的。

青夜統領接著說道:「五千年前,大落皇帶領著我們鳳天神女營,來到這片地方,做下了一件曠古未有的逆天之事!」

當「逆天之事」說出來的時候,鹿羽的眼眸頓時一緊,他忽然意識到,傳說中毀滅了這片土地的天譴,正是落輕璇引來的!

無法無天的落輕璇,到底做了怎樣的逆天之事?

鹿羽的內心起伏波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