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沒錯,這次龍骨鑰匙遺失,是皇甫丹的責任,與碧家沒有任何關係。」

一聽冷寒澈的話,皇甫慕楓更加不淡定了,看著冷寒澈和冷寒烈張了張口后,又無奈的閉上了。

沒錯,皇甫慕楓突然明白了什麼,複雜的看向皇甫丹。

而接收到皇甫慕楓的眼光后,心思聰慧的皇甫丹也一下子明白了什麼,眼神閃動的低下了頭,不再做任何爭辯。

冷寒烈輕了輕嗓子,回味著冷寒澈的話:「修羅王說的有理。」

知道冷寒烈對冷寒澈偏袒,但是沒想到會偏袒到這種地步。

皇甫丹再怎麼說現在是碧家的二太太,而對於皇甫家那只是一個嫁出去的女兒,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現在她還是皇甫家的二太太,碧家不可能脫的了干係。」就在大家沉默的時候,依然是不怕死的碧綰不溫不火的說了一句。

但是碧綰的話,正是大家想說又不敢說出口的。

「這好辦,休了就成。」冷寒澈隨意的說著,「如果不肯,那就直接逐出碧家,省事。」

冷寒澈的話讓碧厚學一愣,這是在暗示自己:要麼就休妻要麼就與碧家脫離關係?

「修羅王的提議好,老夫同意。」一道蒼老渾厚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大長老,是大長老。」聽到聲音的碧謙幾人,頓時激動地說著。

陸先森,只婚不愛 沒錯,來人正是碧家的大長老碧雄冥。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怎麼沒人通知老夫?」碧雄冥冷冷的質問著,雪白的鬍子隨著說話快速的震動著。

「大長老,不是說聯繫不上你。」劉錦馨好奇的看向一旁的皇甫丹。

「誰聯繫過老夫,嗯?」碧雄冥更加憤怒的審視著眾人,「謙兒,你來說?」

「大長老,之前我一直處於昏迷中,也就這幾天才醒來,期間發生了什麼我真的不清楚。」

「你怎麼了?怎麼會昏迷?」這下碧雄冥臉上的怒氣微微消散了一些,關心的看著碧謙詢問道。

碧謙搖頭無奈的解釋道:「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的昏迷之後又莫名其妙的醒了。」

聽了碧謙的話后,碧雄冥輕輕的拍了拍碧謙的肩膀:「二爺,你決定如何做?」

碧雄冥的話就像一個驚雷直接打在碧厚學的身上,沒想到大長老一出現,什麼都不問就做出如此的決定。

「大長老,我是碧家八抬大轎將我娶進來的,現在無緣無故想將我趕出去,欺人太甚。」

「無緣無故,你還有臉說。」碧雄冥突然冷笑一聲,「你的心思老夫不想揭穿,就憑弄丟龍骨鑰匙,將家主的事情隱瞞不報,這憑這幾點將你趕出碧家搓搓有餘,二爺,你難道為了這個女人,想將碧家至於萬劫不復的地步?」

「我……」碧厚學在皇甫丹和碧雄冥之間不停的徘徊,皇甫丹他不能捨棄而碧家他更不願意離開…… 看著碧厚學為難的模樣,碧雄冥看了看不耐煩的冷寒烈,厲聲追問道:「二爺,你的決定是什麼?」

「我……大長老,丹兒她……」

就在碧厚學替皇甫丹想著說辭的時候,皇甫丹突然冷笑一聲:「二爺,你寫吧。」

「不,丹兒。」

「母親……」

「快寫。」皇甫丹大義凌然的說著,「既然我弄丟了龍骨鑰匙,那麼我一人承擔。」

「沒想到皇甫小姐如此聲明大義,朕佩服。」冷寒烈點頭稱讚著,「這次龍骨鑰匙遺失,朕就不再追究碧家和皇甫家的罪責,來人,將皇甫丹打入死牢,聽候發落。」

在冷寒烈一聲令下,冷焰帶著幾個侍衛將皇甫丹押了下去。

看著皇甫丹被押走的背影,皇甫慕楓只能隱忍著默默的緊捏了袖中的拳頭。

之後冷寒烈對碧雄冥關照了幾句后,神情凝重的離開了碧府。

在冷寒烈離開后不久,冷寒澈、冷羽紋、逍遙卓易等人也陸陸續續的離開了碧府。

所有人都離開后,碧府瞬間恢復了安靜。

「神棍,這怎麼看著像是一出精心安排的好戲啊。」離開碧府不遠的逍遙御風,就忍不住的拉著宇文邕輕聲追問道。

「呵呵……大手筆啊。」宇文邕也是佩服的點著頭。

「難道是王爺?」逍遙御風猜測著。

「不是。」

八零甜妻乖一點 「那是碧謙?」

「不像。」

「難道是大長老?」

「不知道。」

「你能不能說句人話。」見宇文邕吊自己胃口,逍遙御風氣惱的說著。

「我是真不知道。」

「讓老夫更奇怪的是,那龍骨鑰匙到底去哪了?」一旁的逍遙卓易皺眉思索著,對於背後設計之人,逍遙卓易更關心的是龍骨鑰匙。

「肯定是皇甫丹私藏了。」

「命都沒了,得到了龍骨鑰匙又能如何。」宇文邕反對著,「相反拿出龍骨鑰匙,對她更有利。」

「那是怎麼回事?」聽宇文邕這麼一說,逍遙御風也皺眉思索起來。

「或許那個龍骨鑰匙本就有問題。」逍遙馨蘭閃動著眼珠猜測道。

對於逍遙馨蘭的猜測,逍遙卓易和宇文邕不是沒有想過,但是那是龍骨鑰匙,只要摸到龍骨鑰匙就能感觸到龍骨內的龍吟聲,根本無法偽造。

見幾人不搭理自己,逍遙馨蘭聳聳肩:「我回公會了。」

而同逍遙卓易和宇文邕一樣的冷寒烈、蘇匡、歐陽耀輝幾人,也陷入了不解。

「龍骨鑰匙?怎麼會有龍骨鑰匙?」遠在南召國的凌雲風,收到媚姐傳來的消息,詫異的看著手中的龍骨鑰匙,「這大陸上竟然有人能夠仿造龍骨鑰匙……」

離開碧府的冷寒澈,一路御風回到了修羅王府,而修影奉冷寒澈的命令去了皇室煉藥師公會。

到了修羅王府,冷寒澈直接去了寒洞。

看著安詳躺在冰床上的屍體,冷寒澈緊緊的皺著眉頭,一動不動的看著。

冷寒澈的這個動作,一直保持到修影將熊柏青請來才結束。

「熊老,你看看這具屍體。」

「綰兒!」

「王妃!」

當熊柏青和修影看清屍體的模樣后,同時驚訝的驚呼道。

「她不是。」冷寒澈冷冷的解釋著,今天在碧府發生的一切,讓他對這具屍體想到了什麼…… 「她不是?」熊柏青聲音顫抖的靠近幾步,眯眼認真審視著屍體,「太像了,這手法只有幻族的易容術能做到。」

「易容術?呵呵……」冷寒澈冷笑一聲,「易容術能用在死人身上?」

「這是哪來的?她是誰?是誰做的?」熊柏青眼中閃著激動的光芒,看著冷寒澈追問道。

經過剛才的仔細查看,熊柏青發現了這具屍體的秘密。

「離殤給的。」

「離殤……」熊柏青和修影兩人同時驚呼一聲后,又很有默契的低頭陷入了沉思。

這下修影似乎明白了,為什麼自己王爺會搬去滿鳳樓,為什麼圍著離殤轉,為什麼在碧家要幫他說話,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王妃。

而熊柏青在聽到離殤的名字后,在腦中立刻浮現出那個英俊風發的少年。

這個少年難道認識碧綰?

為什麼要弄一具假屍在這裡?

碧綰現在是死是活?

熊柏青努力的搖了搖頭,抬眼看著冷寒澈詢問道:「那綰兒呢?」

「據說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但是……」

等了半天沒見冷寒澈將下半句話說出來,熊柏青頓時焦急的催促道:「但是什麼?」

冷寒澈收回了凝視著屍體的目光:「但是本王總覺得這具屍體有問題。」

「廢話,不是綰兒的屍體,變成了綰兒的模樣,肯定是有問題啊。」熊柏青理所當然的回答道。

「本王說的不是這個。」

熊柏青抬手,閉眼凝結意念對屍體從頭到腳進行仔細掃視。

「這是一具男性屍體,用水晶琉璃果處理過,用……」

說著說著熊柏青突然睜大了眼睛,愣愣的看著屍體。

而與熊柏青一樣的冷寒澈,也愣愣的看著屍體出神。

見熊藥師和自己王爺都一動不動的看著屍體,修影不解的上前一步:「王爺,熊藥師……」

修影的輕聲叫喚終於讓冷寒澈和熊柏青有了一絲反應。

「熊老,你確定是一具男性的屍體?」

「這個老夫自然能夠確定。」

「騙子,該死的騙子。」冷寒澈咬牙切齒的說著,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比寒洞內的寒冰之氣還要冷幾分。

「騙子,什麼騙子?」

「離殤說這是他所愛之人的屍體。」冷寒澈慢慢捏緊拳頭,指骨間傳出的『咯咯』聲,讓熊柏青和修影不自然的咽了咽口水。

「這個暫且不說,就以這藥水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煉製出來的。」熊柏青立馬打岔道,真怕冷寒澈現在就會衝出去,將離殤那個白臉少年一掌拍死。

「什麼藥水?」

「融屍水。」熊柏青不確定的說著,「這個我只在一本書上見過,但是具體的煉製方法沒有任何記載。這種藥水可以將屍體變成任何想要變的模樣。」

「離殤是煉藥師?」冷寒澈咬牙從牙縫中擠出這幾個字,而臉上猙獰的表情表示他在極度忍耐著。

「除非知道煉製方法,不然就算高級煉藥師也未必能夠煉製出來。」熊柏青確定的說著。

「我現在就去問個清楚。」說著冷寒澈直接轉身就要御風而起。

「去了也不會有結果。」熊柏青淡然的說著,「他現在是唯一的線索,你又能如何。」 熊柏青的話讓冷寒澈停住了腳步。

沒錯,熊柏青說的有理,這個該死的騙子已經騙了自己兩次了。

想他堂堂的修羅王,竟然會栽在一個少年手上。

重要的不是栽在他手上,而是連續幾次栽在他的手上,這是冷寒澈第一次開始懷疑自己的智商。

冷靜下來的冷寒澈,看著熊柏青:「有辦法恢復屍體的本來面目嗎?」

熊柏青無奈的搖著頭:「自己何曾不想恢復他的容貌。」

王牌少帥 「盤龍銅鏡,王爺。」

冷寒澈抬眼看向修影,無奈的解釋道:「連靈魂都沒有,盤龍銅鏡又能如何。」

「什麼?沒有靈魂?」修影不解的皺眉道,「死了意念會消散,靈魂會涅槃,但是並不是沒有,除非是被人強行抽離。」

「對,就是被人強行抽離。」、

「強行抽離,這人的實力……」修影暗暗驚嘆著。

「或許我們可以試一試,我們感覺不到一絲靈魂的遺留,或許盤龍銅鏡可以。」

冷寒澈轉頭看了看病床上的屍體:「修影,將他帶上。」

說完,冷寒澈出了寒洞,往存放盤龍銅鏡的那間密室走去。

到了房間,修影將屍體放好后,冷寒澈將銅鏡對準屍體,在銅鏡上滴了一滴自己的血液。

當銅鏡吸收掉冷寒澈的血后,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將屍體照亮。

隨著金光消失,在鏡子裡面出現一道模糊的若影若現的影子。

「有……」熊柏青指著銅鏡興奮地說著,「可是銅鏡的人影根本分辨不出。」

「仔細看好。」說著冷寒澈直接將自己的手掌劃破,雙手緊緊的按向那相互盤踞的十二條神龍。

在冷寒澈穩穩按在神龍上后,整個銅鏡頓時金光再現。

只是這次的金光也沒有持續太久,一閃而過後整個銅鏡變成了黑色。

「看清楚了沒。」冷寒澈睜開眼睛,有些虛弱的追問道。

「嗯……」熊柏青和修影看著冷寒澈點了點頭,很有默契的反問道,「你知道是誰嗎?」

看著兩人吃驚的眼神,冷寒澈眉頭微蹙。

「這人你一定猜不到。」熊柏青故意賣起了關子,想看看冷寒澈那著急的模樣。

「是……碧海林。」

冷寒澈的回答讓熊柏青和修影瞪大了眼睛,對於冷寒澈他們有的只有佩服了。

「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