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夜千羽一個心念,幽影玄狼立刻從地上彈起來,飛奔到夜千羽面前。

夜千羽手在幽影玄狼背上一撐,翻上幽影玄狼的背,又將虎妞拉了上來。

幽影玄狼身形只微微停頓,就按照夜千羽的吩咐,朝發出慘叫聲的方向衝去。

麻溜的動作,讓那隨隊侍衛目瞪口呆。

對方可是有黑暗之氣的,兩個連玄魂也沒有的,沖這麼快去送死啊?

名萌世家 「你們給我停下來!」

夜千羽怎麼可能停下來。

那隨隊侍衛無奈,只能追上去。

夜千羽是第一個到達現場的。

她都看到了什麼,一個似人非人、皮膚黝黑的怪物,正大口咀嚼著什麼,閃著寒光的利爪還在往地上滴著血。 見有人來了,那怪物立刻撤退。

夜千羽忙讓幽影玄狼追上去。

路上遇到其他聞聲趕來的人,膽小的,選擇了觀望,膽大的,加入追趕隊伍,和夜千羽一起追那怪物。

那怪物速度奇快,幽影玄狼也只勉強跟得上那怪物的動作。

很快追出綠洲,進入沙漠,那怪物竟像沙蠍沙殼蟲那些沙漠妖獸般,鑽進沙子里去了。

鑽進沙子這還怎麼追?一下子失去了追蹤的方向。

追趕隊伍里有土系的,將附近的沙子翻了個底朝天,都沒找到那怪物的蹤跡,想來已經遠遠地遁逃開了。

小球兒能感覺到那怪物的出現,這一點,已經基本可以確認了。

夜千羽原指望小球兒能知道那怪物往哪個方向逃了,不過小球兒趴在虎妞頭上,並無任何反應。

回去后,又是所有人一起開大會。

夜千羽又被狠狠訓了一頓。

「你不要命了嗎?萬一沾染到黑暗之氣怎麼辦?」

當然是涼拌。

夜千羽雖然還沒有覺醒出玄魂,卻有光系,根本不懼黑暗之氣。

她不想暴露自己有光系,乖乖聽訓。

左以晴和芙念瑤只覺得無比遺憾,那怪物真不給力,隨便給夜千羽撓上一爪子,夜千羽就必死無疑了。

這一次的死者,是個女子,和同伴一起出來解手的時候被襲擊的。

同樣是心臟被挖出來吃掉了,傷口同樣縈繞著淡淡的詭異黑氣,很快出現腐爛的痕迹。

她的同伴因為受到太大的驚嚇,昏厥過去了,一時還沒有醒過來。

看到那怪物模樣的人,紛紛討論起來,那怪物到底是個什麼物種。

外形像人,兩條腿,兩隻胳膊,一個腦袋,但是皮膚黝黑,容貌醜陋,又不像人。

然後就是,那怪物吃心臟的行為,代表了什麼?

變態癖好?還是說,以心臟為食?

最後就是,那怪物怎麼會有黑暗之氣,上千年沒現過世的暗系力量,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一個怪物身上?

醫毒雙絕,第一冥王妃 討論了半天,討論不出一個結果。

唯一能確認的是,那怪物雖然可怕,卻也是害怕人類的,不敢和人類發生正面衝突。

其實,在綠洲上紮營的各支隊伍,都加強了守夜。

這一次的死者因為出來解手,才遭到襲擊。

看來以後就連解手也要成群結隊才行了。

又討論了一會兒,還是那句話,膽子小的,等天亮了趕緊回去,還不想回去的,自己多注意,千萬別把小命弄丟了。

正要解散,昏厥過去的那女子醒過來了。

那女子一臉的驚惶不定,見周圍全是人,已經不見了那怪物的蹤影,才慢慢冷靜下來,然後說了一個很是驚悚、讓人細思極恐的細節。

她和死者一起出來解手。

那怪物突然出現,好像認識她一樣,盯著她看,甚至喊了她的名字。

「會不會那怪物潛伏在什麼地方,偷聽到了你的名字?」

「這不可能,那怪物喊的不是我的大名,而是我的一個小名……」

她的那個小名只有一個人知道,那便是她的姘頭,而且,她的姘頭只有在床上才會喊她那個小名。

自從來了綠洲,她就沒和她的姘頭上過床了,那怪物怎麼可能偷聽到她的那個小名?

讓她感到驚恐不已的是,她的姘頭就是昨夜的死者!

昨夜,那怪物吃了她姘頭的心臟,今夜,那怪物竟叫出了只有她姘頭才知道的小名! 本來與人相好這種事是不好說出來的,但是事態重大,那女人顧不上了,一五一十地全說了出來。

眾人聽完,全驚疑不定了起來。

「吃心臟還能獲得記憶?」

那女人繼續說道,那怪物離她比較近,她本以為那怪物會襲擊她,結果那怪物捨近求遠地襲擊了她的同伴。

這麼看來,那怪物確實很有可能獲得了她姘頭,也就是昨夜死者的記憶,並且那記憶對那怪物的行為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這並不是什麼好事,怪物有了人類的記憶和感情,可能會變得更加難以對付,眾人在惶惶不安中解散。

夜千羽剛一鑽進帳篷,白洛影就從血玉鐲子里跳了出來,吐槽:「那些人瞎扯淡,吃心臟怎麼可能獲得記憶!」

確實不可能。

很多人吃過雞鴨豬牛的心臟,從來沒聽說過,有誰獲得了雞鴨豬牛的記憶——雞鴨豬牛雖是牲畜,卻也是有記憶的。

血玉鐲子里,白沉也說了:「這種情況只能是吞噬靈魂,靈魂才是記憶的載體,那怪物用某種方法吞噬了昨夜死者的靈魂,吃心臟應該只是為了滿足口腹之慾。」

那麼問題來了,那怪物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要吞噬靈魂?

夜千羽覺得,小球兒可能知道什麼。

夜千羽就讓白洛影試著和小球兒溝通。

白洛影溝通了半天,小球兒半點反應也沒有。

「你特么聾了嗎?」

小球兒烏溜溜的大眼睛里閃過一抹情緒,彷彿在說,本寶寶才不聾。

「還是說啞了?」

小球兒總算有反應了,點了兩下尾巴,就是這麼一回事,本寶寶不會說話。

白洛影:「……」

原來是個小啞巴,白費了他半天口水。

既然如此……

「你是不是能感覺到那怪物的出現?」夜千羽問道,只能這麼問了。

小球兒點了兩下尾巴,又搖了兩下尾巴。

夜千羽全靠猜,小球兒的意思是,有時候能感覺到,有時候感覺不到?

這就有點坑爹了,她還以為可以將小球兒當成怪物來襲警報器。

白洛影哼唧一聲:「你說你有什麼用,感覺個怪物而已,還時而靈光,時而失靈!」

為了方便小球兒和白洛影交流,夜千羽將小球兒托在手上,小球兒正好和白洛影臉對臉,翅膀一扇,就飛到了白洛影頭上,然後張嘴咬下。

這一次可不止咬毛,而是咬住了腦門。

白洛影到底是龍族,皮厚,一點也不疼,一邊用爪子想將小球兒從他頭上扒拉下來,一邊繼續嘲諷小球兒:「自己沒用,還不讓人說了!」

夜千羽看著,哭笑不得。

就在這時,有人敲了敲帳篷門。

夜千羽挑起帳篷門,看到門外的人,不由得睜大眼睛。

「厲川???你怎麼會在這裡?」

「見到我這麼激動,難不成是……想我了?」

滾蛋,夜千羽立刻要將帳篷門放下來。

厲川適時候地拋出一記重磅炸彈:「你不想知道那怪物是怎麼一回事?」

夜千羽頓時停了下來:「你知道?」 系統出錯,上一張重複的請移步書評區閱讀正常章節



厲川笑說:「不請我進去坐坐?」

夜千羽想起上次請他進屋坐坐的後果,重重地將帳篷門往下一放。

然而厲川的動作比她快,在她將帳篷門放下來之前就一個矮身鑽進了帳篷。

夜千羽冷了臉:「你又想幹什麼?」

帳篷里空間小,只能彎著腰,地上鋪著防潮防蟲蟻的墊子,厲川在墊子上坐下:「來幫你解答心中的疑惑。」

夜千羽確實想弄清楚那怪物的來龍去脈,只好忍了。

厲川沒再廢話:「那怪物是魔族,你好像已經見過那怪物了,外形和人類很相似,就是黑了點丑了點。魔族生而擁有黑暗之氣,不過這並不是魔族最可怕的地方,魔族最可怕的地方在於,魔族會吞噬。」

「吞噬人類的靈魂,用以強化自己的靈魂,這也就罷了,他們往往會變化成人類的樣子,潛藏到人類當中。」

聽到這,夜千羽已是目瞪口呆,潛藏到人類當中???要不要這麼驚悚?

「他們為什麼要潛藏到人類當中?為了天天有心臟吃?」

厲川笑了起來:「差不多吧,不過他們吃心臟不僅僅是為了口腹之慾,吞噬對方的血肉后,他們可以獲得對方一部分的能力。」

還能吞噬血肉,獲得對方的能力???夜千羽已經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才好了。

「他們吞噬血肉的對象不止人類,還有妖獸。」厲川舉了個例子,「沙蠍沙殼蟲那些不是能沙遁,假如他們吞噬了沙蠍沙殼蟲那些的心臟,就可以獲得沙遁的能力。」

夜千羽喃喃:「怪不得那怪物能沙遁……」

厲川挑了挑眉:「你已經見識過了?」

這問的不是廢話,當然是見識過了才會感嘆,夜千羽沒理睬他,轉而問道:「他們能靠吞噬血肉無限獲得能力嗎?」

「當然不能,如果能的話,人類早就滅絕了。一般來說,只能獲得一兩種能力。」

夜千羽鬆了一口氣,這還差不多,嚇死她了。

惹上冰山爵少 「吞噬人類的血肉后,他們是不是也變得能修鍊了?」

「對,和人類一般無二。」

「那不是沒辦法分辨人類和他們了?」

「也不是毫無辦法,聖光陣能讓他們現出原形。」

「光系的力量?」

大國金融 「對,不過因為這方大陸上沒有光明神石,是沒辦法建設聖光陣的。」

「這方大陸……」夜千羽心中一動,「難道還有別的大陸?」

厲川一副老司機的樣子:「當然有,事實上,魔族就是從別的大陸來的。」

就連他本人,都是外來戶。

他來滄雲大陸,是為了得到先祖遺留下來的銀月之眼,卻不想,被夜千羽得了。

他還指望有一天夜千羽能將銀月之眼給他,所以才來提醒夜千羽這麼多。

萬一夜千羽死了,銀月之眼會跟著死去。

當然,虎妞也是一方面的原因,他欠她頗多,如果可以,希望她這一世能平安喜樂。

殊不知,他的照料,非但沒能幫上虎妞,還讓虎妞被秦沐風誤會。 作為一個穿越者,夜千羽的接受能力還是很強的,很快接受了這個設定。

魔族出現得太突然,一點前兆也沒有,猝不及防地就出現了,實在太違和,如果是外來戶,就說得通了。

夜千羽狐疑地看著厲川:「你怎麼知道魔族是從別的大陸來的?」

魔族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出現,她懷疑背後有人推動。

在背後推動的人,會是厲川嗎?

厲川看她:「你懷疑我?」

「你難道不可疑嗎?」知道得太多了。

「不管你信還是不信,魔族不是我放到這方大陸的,整個事態也不是我能阻止的,我唯一感興趣的就是,銀月之眼。」